小说酒吧 > 无尽的遗落 > 第四十六幕 教堂IV

第四十六幕 教堂IV

    “鬼东西...”“异端!”“等等,我的头也...”
  
      寂静的大厅在顷刻间沸腾,诡异的景象将众人的不安催化为恐慌,在一片嘈杂和争吵之中,黑色的裂痕遍布整颗头颅,它碎裂开来,露出一团由诸多眼球和暗色组织糅合成的荒诞产物。
  
      它慢慢立起,仿佛被堆砌叠高的血肉,怪异的模样不断刺激着人们的恐惧,每一只转动的眼睛都像是一小片漆黑的深渊。
  
      这些眼睛蠕动起来,仿佛有某种魔力。
  
      接着,不少贵族感到额头刺痛,他们惊恐地发觉额头的灰黑印记在发光发热。
  
      重重负面情绪突然涌出,他们乱作一团,一想到自己或许会像那些教士般惨死,便慌张地打翻桌椅在地毯上打滚。
  
      怪物仅仅是释放一些影响精神的波动,众人的防线便轻易崩溃。
  
      “马文·赛奇里?!”
  
      男爵哈格拉·金推开哭喊的几名贵族,强忍着眩晕感,呼唤着僵在怪物面前的马文·赛奇里。
  
      他背对着混乱的人群,呆滞地注视慢慢逼近的怪物,似乎无法动弹。
  
      “混账,把剑给我!”
  
      哈格拉·金焦虑起来,他怒喝着,一脚踹倒一位尖叫的佣兵,将他的长剑夺了过来,猛地抽出,转身便拼命地掷向马文前方的怪物。
  
      咻。
  
      长剑越过马文头顶,旋转着飞向怪物。
  
      在离它仅有半米的距离,旋转的长剑像是被冻结住突然停下,随后不可思议地调转方向飞回哈格拉·金的所在。
  
      “该死——”
  
      哈格拉·金瞳孔一缩,立刻向侧方扑倒,在地上打滚一圈,以此避开返回的长剑。
  
      一阵天旋地转,视野中的红地毯突然蠕动起来,仿佛具有了生命。
  
      “...”
  
      “嗯?”
  
      男爵突然间回过神来,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取代了马文所在的位置,那只怪物身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让他无法动弹。
  
      他无法理解,只觉得恐怖。
  
      怪物的阴影一瞬间盖过他的脸庞,眼球和组织之间裂开嘴般的缝隙,将绝望的哈格拉·金吞了进去。
  
      不等怪物开始享受其惨叫的美妙,银辉它体内席卷而出,让它颤抖不已。这是之前利奥和莎莎为保护哈格拉·金不受诅咒侵害所做的布置,没想到用在了怪物身上。
  
      轰!
  
      火焰涌出,黑血和破碎的组织溅了一地,四溢的狂风掀起焦臭的灰烬,红毯和地砖炸出肉眼可见的浅坑,周围的桌椅装饰统统飞起,摔在墙壁上散架开来。
  
      爆炸的余波让哭喊绝望的贵族们摔倒在地,他们仿佛从噩梦中惊醒,瘫坐在地,用恐惧和困惑的目光环顾四周。
  
      很快,火星点燃松软的地毯,火势以浅坑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些许浓烟升腾,开始遮蔽视线。
  
      “我们得离开——”
  
      这似乎是个离开的机会,吓破胆的贵族和重要人士们纷纷爬起身,争先恐后地逃向大厅的大门和侧门。
  
      啪嗒。
  
      出乎预料的,一只湿漉漉的,沾满漆黑粘液的粗脚踩灭了才升起的火焰。
  
      下一刻,浑身挂着焦黑眼球的人型物体从烟雾中走出,它额头处的灰黑印记熠熠发光,和在场人们额头处的灰黑印记相呼应。
  
      “...”
  
      一瞬间,额头具备灰黑印记的贵族和重要人士们怔在原地,他们慢慢低下头,意识逐渐被潮水般的黑暗所吞没。
  
      不仅如此,在剩下的贵族和重要人士们惊惧的目光中,模样大变的人型怪物转过丑陋的脸,每当它的视线扫过一名人类,那人的额头便会浮现出一模一样的灰黑印记,仿佛恶毒的诅咒。
  
      “别看它!快走!”
  
      包括马文在内,仍有几名贵族和重要人士抢在前面逃向大门,避开了怪物的凝视。
  
      怪物不为所动,它有准备。
  
      某两名具备灰黑印记的贵族突然摔倒在地,他们背后各诞生一只成熟的噩魔,黑雾涌动着极为迅速,瞬间拦在大门外,邪恶的呢喃在耳畔不断回荡。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面对可怕的噩魔,这些侥幸活下来的人们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一想到之后的下场,恶寒和恐惧便驱散了抵抗的念头。
  
      噩魔们没有犹豫,直接扑向下方的人类。
  
      下一刻,双方之间的虚空扭曲起来,一道紫色的影子拦在噩魔前方,闪烁的光辉硬生生止住两只噩魔的冲势。
  
      这是利奥曾经召唤过的“灵友”,也是利奥在男爵府邸留下的最后一道保险。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噩魔在大厅内诞生,黑雾升腾,愈发浓郁,它们最终耗尽灵友的力量,将其赶回虚空,笼罩仅剩的贵族和重要人士,将他们带向深渊。
  
      这时,摩科里斯教堂二层。
  
      “这些人被噩魔侵蚀很久了。”
  
      利奥看着房间内目光呆滞的教士们,他们额头的灰黑印记呈现灰白色,这意味着他们被剥离了几乎全部的精神和灵魂。
  
      教堂二层的房间基本是这些失去价值的教士们的废弃地,而且有不少噩魔游荡,可以算是噩魔的巢穴。
  
      “...污蚀,以神的名义控制着这里?”
  
      索尼雅注视着这疯狂的一切,她感到十分疲惫,“教士和信徒们的信仰明明是纯粹的,为什么会被这样利用?”
  
      在梅尔维斯,教士们并不是作恶者,他们的名声远比贵族们来得好。
  
      “对污蚀而言,越纯粹的信仰越有利用的价值。”
  
      利奥想起塔卡卡森林以及乌鸦森林的自由神,他以往的遭遇告诉它,污蚀就是这样的存在。
  
      “太...太疯狂了。”
  
      索尼雅难以置信,她轻声道:“摩科里斯的信仰几乎覆盖洛雷里...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座教堂,难道这些全都是...全都是污蚀的...?”
  
      “...”
  
      利奥突然扬了扬眉,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黄昏之戒,一丝紫光在表面的花纹掠过,这是灵友完全返回虚空,暂时无法召唤的信号。
  
      “嗯?”
  
      索尼雅察觉到利奥没有理会她,便看了过来,她惊讶地发现利奥双眼充斥紫光,仿佛在快速浏览诸多画面。
  
      几秒之后,利奥双眼的紫光散去,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变化。
  
      “我低估了污蚀。”
  
      利奥的语气有些凝重,这是他取回利奥·洛冬萨记忆之后首次感到一丝不安。
  
      不等索尼雅提问,他便解释道:“污蚀们基本控制了梅尔维斯,摩科里斯教堂是它们的圈套。”
  
      摩科里斯教堂一层没有污蚀存在,第二层也只有一些失魂的教士和噩魔,如果这里便是污蚀的巢穴,那也太离谱了。
  
      利奥也考虑过污蚀会借机袭击梅尔维斯的其他人,所以他留下灵友作为保险,但他仍旧低估了污蚀,即便之前他还留下灰银柄力量和莎莎的法术。
  
      这些都被污蚀扫除了,它们似乎总有办法。
  
      “什么?”
  
      索尼雅无法置信地摇头,她难以接受。
  
      “不用离开教堂了。”
  
      利奥低头看着自己的失落之戒和黄昏之戒,“它们是为我准备这一切的。”
  
      他开始察觉到,在昨夜的小巷里污蚀们未能成功杀死他,这次重整旗鼓引诱他来到摩科里斯教堂,便是要准备更可怕的攻势,趁他探查教堂的空档,以整座梅尔维斯为后备,教堂为囚笼,将他困杀在这里。
  
      所以无需离开,污蚀们已经向他表明了目的。
  
      “...”
  
      索尼雅沉默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有一些时间准备。”
  
      利奥的目光从黄昏之戒上移开,落在失落之戒上,轻声道:“...本该让你多休息一会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