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快穿之男配心难掰 > 宫锁心玉55

宫锁心玉55


  朴焱非常歉意的,低着头,盯着琴师安详的侧脸,愧疚的低喃着。
  “节哀吧”
  朴焱的话,仿佛是戳到了,温恪的痛点,她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淌着。
  声声痛彻心扉的呜咽声,让人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隆科多拉着朴焱的胳膊,把朴焱拉到了庭院中。
  侧头看着正堂中,哭的撕心裂肺的温恪,隆科多皱眉的低喃着。
  “我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好好安葬琴师的,至于温恪…………她不适合久留于此”
  “我知道,我会陪着她的,还是让她跟琴师,多相处一会吧”
  侧眸看着温恪流泪的面容,朴焱不禁的感叹,这也是位深情之人。
  隆科多点点头,算是应声了。
  两人一直陪着温恪,到夜幕降临之时,温恪也跪在棺材一侧,哭累了,哭晕了。
  朴焱弯腰,抱起了温恪,盯着温恪还挂着泪痕的面容,朴焱不禁的有些心疼。
  “我们先回去了,这里就麻烦您了,大人”
  “回去吧,不用跟爹客气,这里爹会帮你解决的”
  隆科多义正言辞的低喃着,顺便还占了朴焱的便宜。
  朴焱无奈的摇头浅笑,这个隆科多当真是老顽童啊。
  抱着温恪坐上马车后,马车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府邸。
  车夫掀开轿帘,朴焱温柔的抱着温恪,进入了府邸。
  暗中一个人影,目光隐晦的盯着那个身影,指尖狠狠的捏住,拇指上的玉扳指。
  朴焱,你当真是多情啊!
  之前明明是对自己那样的深情,然而转眼之间,就可以跟别的女子翻云覆雨,共度余生。
  玉扳指被顷刻捏碎在掌心,胤禛悲痛欲绝的,转身离去。
  回到府邸后,他不停的喝着酒,想要用酒,麻痹自己的心。
  可是一壶接着一壶,他喝到目光涣散,却唯独无法忘却,心中的疼痛。
  一个熟悉的人影,逐渐的向他靠近,胤禛抬头,恍惚间,仿佛是看到了朴焱,胤禛唇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向那人伸出手,思念的低喃声,充满了哀愁。
  “朴焱,我好想你”
  金枝本是笑颜如花的看着胤禛,但是听到了胤禛的话,面色瞬间的苍白。
  四爷,当真是喜欢哥哥。
  盯着胤禛烂醉如泥的身影,金枝强忍住心中的酸楚,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原来之前的一切,当真是胤禛的计谋。
  他娶自己,也只是另有所图!
  金枝跌坐在地,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着,原来这一切,当真是她错了。
  安顿好温恪后,朴焱无奈的用湿毛巾,擦拭温恪脸上的泪痕。
  看着温恪小脸干净后,朴焱才收回手。
  惋惜的低喃声,如同安抚的睡眠曲。
  “睡吧,世事无常,倘若你愿意留下,我还是会护你周全的”
  睡梦中的温恪,似乎还在思念她的琴师,低声的抽噎着。
  朴焱温润的嗓音,回荡在她的耳畔,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拍着她。。
  让她从悲伤中,逐渐的安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