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快穿之男配心难掰 > 宫锁心玉完

宫锁心玉完


  在次醒来,胤禛早已不在身侧,朴焱被宫女们,搀扶起身。
  宫女们为朴焱换上官服,又束起长发,戴上官帽后,便被人引进太和殿前。
  太和殿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宫中一片红红火火。
  红布百里,朴焱混入百官之中,看着胤禛身穿龙袍,一步一步的走在红布之上。
  胸口的疼痛,越来越严重,朴焱捂住胸口,强忍住疼痛,环顾四周,却发现隆科多等人,在太和殿前。
  想要走上前去,可是力不从心,胸口的疼痛,传遍全身,汗水浸湿了官服。
  苍白的面容,透露着临死之前的灰白。
  朴焱弯腰,胸口窒息的疼痛,让他止不住的喘息着,身侧的官员,有的认出朴焱。
  连忙搀扶着朴焱,询问着朴焱,怎么了。
  朴焱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一股湿热的粘稠,从喉间涌出,血迹染湿了胸口的官服。
  喉间源源不断的血涌,想要说些什么,却再也说不出口。
  双眸深深的看了眼胤禛,太和殿前的胤禛,似乎觉察到这边的嘈杂,回头便看到人群之中的他,眼眸之中,注视到朴焱唇角止不住的血迹。
  沉稳的面容,竟然露出惊恐,丢掉手中的玉玺,匆匆的向他跑来。
  朴焱轻扯唇角露出一抹浅笑,眼前一黑,便永远的不再睁开双眸了。
  推开层层百官,看着倒在地上的朴焱,胤禛伸出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着。
  双唇抖动了,良久,却说出一句话,想要努力的喊叫太医,却因为惊恐,而失声了。
  隆科多大喊着太医,众人带来了太医,为朴焱诊脉,然而太医的话,却让胤禛,瞬间的呆愣。
  太医惋惜的收回手,又摸了摸朴焱胸口处,眼中闪过悲叹,无奈的摇头叹息。
  “皇上,朴尚书前些日,似乎是因为撞击胸腔骨,刺破心与肝脏。
  日久成疾,早已无力为天了”
  前些日?
  脑海中,回忆起那晚他狠厉的推开了朴焱,眼睁睁的看着朴焱,摔在木柱之上,疼痛到无法起身的模样。
  就是他因为,所谓的尊重,并未上前搀扶朴焱,觉察到朴焱的异样,才促使朴焱就这样离世。
  胤禛启唇,努力的想要说些什么,喉结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却说不出任何的话语。
  泛红的眼眶流出了,止不住的泪水。
  手,死死的抱住了朴焱,拼命的摇晃着朴焱,想要他醒来,想要他睁开眼。
  在看自己一眼,哪怕是打他,骂他也好,只要一眼。
  泪水止不住的滑落,朴焱,朴焱,你醒醒。
  好,我应你,我放你走,我放你远走高飞。
  我放你和妻儿离去。
  朴焱……………
  那日百官群臣,都以为胤禛是惜才,所以看到朴焱就这样离开人世,悲痛欲绝,才泣泪不已。
  可又有几人得知,胤禛这是为心爱之人落泪。
  那日胤禛哭到昏厥,却也不肯松开朴焱。
  百官纵使使出浑身解数,也分不开二人。
  胤禛他不信,他不信,朴焱这么在意身边的人,就这样撒手人寰,离开人世。
  朴焱,你醒醒啊!
  你若是在不醒来,我便杀光,所有你在意之人。
  朴焱,你醒醒,你醒醒啊!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求求你,醒醒。
  求求你,睁眼双眸在看我一眼,就好。。
  只要一眼,朴焱,朴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