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风暴的抉择

第二百八十四章 风暴的抉择

“……王国给你多少佣金,我给你10倍行吗!能不能别他娘地追了!”
  
  司德恩在狂奔,月光下他的影子无比细长。
  
  作为隐藏在无名小镇里面的王国背叛者之一,他可以说得上是最难缠的。
  
  因为前4个人都是因为金钱、美色、力量等各种物质化的原因而背叛王国,但司德恩不是。
  
  他只是因为太无聊了,作为弯月之心本土最为出色的探险家之一,司德恩为王国作出过很多贡献。
  
  但是所有了解司德恩的人都知道,他并非是为了报酬亦或是荣誉之类的为了王国效力,而是仅仅因为这些任务能够满足他那旺盛的、无止境的猎奇心。
  
  但是弯月之心并不是一个多么广袤的大陆,事实上它的面积是很有限的。
  
  对于弯月之心所在的位面而言,它仅仅占据了风暴之海中屈指可数的一点位置。
  
  但是他无法离开这里,因为风暴之海阻挡了一切试图穿越风暴之海的存在,而风暴大君的军队也为这道天堑补上了了最后一丝空洞。
  
  千古年来,无数弯月之心的原住民想要脱离这片大陆,但是在这绝望的天堑面前纷纷化为了风暴之海中的鱼食。
  
  在司德恩看来,不死者是弯月之心最有可能离开这片大陆的。
  
  但是他们那固执而坚守的意志,让通过背叛接触到不死者的司德恩感到很是绝望……
  
  司德恩现在只是准备在这个无名的小镇上度过自己的余生,嗯,和四个……不对,在前天已经增加为五个的伴侣度过平凡而又普通的一生。
  
  不过现在看来,王国对于他的背叛仍然是耿耿于怀……
  
  “临时面容持续时间:1个小时12分钟。”
  
  易秋瞥了一眼自己综网面板上的提示信息,没有回答司德恩的问题而是继续闷头直追。
  
  通过观星者提供的信息,易秋已经顺利解决了另外4个背叛者。
  
  虽然综网面板上没有相关的难度显示,但是易秋知道这差不多就是该副本特有的难度分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据情报上信息的长短,可以粗略地将其分为5个难度。
  
  …………
  
  …………
  
  对于现在的易秋而言,前面4个并没有什么压力。
  
  但是在第5个时候,易秋遇到了司德恩——一个棘手的敌人。
  
  司德恩的敏捷至少有20点了,他的神经反射速度非常快。
  
  尽管爆发速度没有易秋快,但是靠着超凡的灵活性他和易秋游斗了许久。
  
  因为之前试图攻击易秋,结果差点被易秋以伤换伤用震慑拳打中之后,他就一直和易秋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从易秋的拳头伤,司德恩感知到了久违的死亡气息。
  
  他知道,只要他之前被易秋的震慑拳命中了,他那灵活的双手就再也无法展现他那高超的技艺了。
  
  于是他果断抛弃五个约定终生的伴侣,直接试图逃离。
  
  但是他很绝望地发现,他无法摆脱易秋。
  
  如果不是靠着周围复杂的自然环境作为阻挡,司德恩估计自己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因为易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司德恩轻盈地跳过一个石柱,然后等易秋冲过来的时候以一个反人体力学的角度逆反了回去。
  
  看起来很酷炫,但是司德恩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之前的信心在于易秋的速度虽然快,但是不一定持久。
  
  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和他所预期的有些出入……
  
  司德恩知道,他需要作出选择了。
  
  他是一个探险者,但也曾经是一个冒险者。
  
  他不在乎邪恶亦或邪恶,他不在乎滥情亦或专情,他在乎的,是宛如死水一般的平淡。
  
  尽管在躲藏于无名小镇的日子里面,他总说自己希望能够过完平凡的一生。
  
  但是他知道,平凡是他最为厌恶的东西。
  
  而现在,他也将迎来了生命的终点——死亡。
  
  像他这样的人,当然理应有一个不平凡的死亡。
  
  司德恩的眸子里面,有某些东西在燃烧着。
  
  突然,他以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从易秋头顶跃过,然后站住了对着易秋说道:
  
  “嘿,那个光头,站住!你如果再靠近我直接用还剩下一次的跳转之靴了。”
  
  “我知道那只能阻挡你一些时间,但是你现在正缺时间,不是吗?”
  
  “我知道今天难逃一死,但是我希望选择我死亡的方式。”
  
  易秋站住了,虽然他不是怎么愿意想理会,但是直觉让他站住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就从这,就这开始……”司德恩指着潮湿的地面对着易秋说道。
  
  “朝着夕阳的方向,我不会再躲避,如果你追到我,那么弯月之手-偷心者-司德恩就是你的猎物了……”
  
  “现在……开始!”
  
  在易秋的注视中,司德恩将天上扔了一把匕首,在匕首插在地面上的时候,他突然开始朝着远方狂奔!
  
  这次的奔跑和之前不同,司德恩没有留力,他每一秒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跑着。
  
  他的速度比起之前有了显著的提高,易秋没有使用灵能躁动,就以常规的速度他甚至只能保持不被追丢。
  
  但是易秋并不着急,他感觉得到司德恩体内的力量在急速消耗,他的气息在不断变弱……
  
  “呼呼……”
  
  喉咙宛如有通红的火炭一般,炙热而痛苦。
  
  很久了,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窘迫的情况了……
  
  司德恩的视野中开始出现了幻觉,他似乎看见曾经的自己在叔叔的教导下走上了冒险家的道路。
  
  他艰苦地训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渴求着,他期待着……
  
  终于,在一次将他彻底压榨干净的训练中,他突破了凡人的极限,成为了一个职业冒险者。
  
  而现在,他再次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那些平凡的、腐朽的、不甘的东西,在宛如岩浆般炙热的喉咙处被灼烧成粗重的呼吸,然后一点一点,被排放出去……
  
  而一个新的世界,也在朝着他打开大门……
  
  我……看到了……
  
  司德恩感觉身体的一切都燃烧了起来,他的双腿已经化为了一团炙热的火焰,他跃过海滩,跃过风和阳光,他看到了……
  
  在金色的阳光的照耀下,司德恩整个人化为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炬!
  
  宛如流星一般,司德恩径直朝着太阳跑去……
  
  他从海崖上径直而过,凌空前行,似乎空气中有无形的台阶为他铺垫了一条通过太阳的道路……、
  
  “哈哈哈,你抓不到我,没有人能抓住我,我是追光者——司德……”
  
  “轰!”
  
  像是最为灿烂的烟花,司德恩在风暴之海的上空彻底炸开了……
  
  他是司德恩,阴影与光明尽付诸于他……他选择了风暴,浪潮自当伴随终生。——《王国背叛者——司德恩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