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沟通者-易秋

第三百三十六章 沟通者-易秋

    “易,你宛如史诗中的救世主!放心,我会用我的大剑好好守护你们的!”
  
      战士彼得-萨尔哥一边说着,一边从易秋手中取下巫毒之瓶倒下一个汤勺的分量后便直接一口吞服了下去。
  
      “也许你需要了解一下易说不定比你还耐打的现实。”
  
      侏儒游荡者丹妮-毕丽莎在草地上翻了一个白眼低声说道。
  
      不过战士没有回应她,在服下巫毒之瓶产出的治愈原液之后,他的脸色开始不断变幻。
  
      因为体内及其恶劣的味觉和嗅觉反馈,他不由握紧了拳头,狰狞的青筋在他的虬起的裸露肌肉上若隐若现。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需要烤肉,他没有穿戴完全易秋最初所见他的时候装备的重甲,所以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脸部成为了重灾区。
  
      终于,在面色完成青色到白色的转换之后,似乎感觉不对,他突然用手对着嘴猛然一扇!
  
      “啪!”
  
      因为就在易秋旁边,他甚至能够听到战士的牙齿微微松动以及体内某些液体被强制回流激荡的声音。
  
      这不是单纯的蛮力,而是一种特殊的用力技巧,能够将力量更加渗透地侵入肉体。
  
      武僧在这方面拥有最为高深的造诣,不过易秋现在还没怎么接触到这些。
  
      尽管易秋没有看到战士的生命值,不过他能够肯定战士的生命值瞬间下滑了不少。
  
      巫毒之瓶出产的治愈原液需要进行一次感知检定,如果检定不过的话,是会呕吐出来的。
  
      战士使用了外力强势导致药液回流,从而出现二次检定。
  
      似乎是因为受伤触发了某种技能,战士在二次检定中通过了感知检定。
  
      “呸……”
  
      战士吐出一口带有血丝的不明液体,然后他看着易秋以及因为感慨还有这种操作而陷入呆滞状态的女游荡者微微一笑:
  
      “真正的战士,是……咳,不会浪费任何一瓶药剂的。”
  
      说话的时候,似乎是因为之前那一巴掌对于他的呼吸道产生了某种刺激所以导致他咳嗽了一下,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宛如被拯救的便秘患者一般满脸通畅的感觉:
  
      “噢,该死的飞蚁,这绝对是我感受过的第二难受的痛楚了。”
  
      “第一痛楚是什么?”
  
      女游荡者好奇地问道,她天性中的好奇分子或者说是八卦基因让她甚至暂时抑制住了胳膊传来的痒痛。
  
      “那是一个幸运与厄运交织的日子,我的位面随机触发了一个龙之国度的公共秘境,当我兴致勃勃地准备去里面淘宝的时候,我遇到了一头老年黄铜龙……”
  
      战士的脸上露出了不堪回首的痛苦表情,他有些唏嘘地看着自己的那把异种大剑:
  
      “那是一个无比漫长的夜晚,也从此坚定了我屠龙的信念。”
  
      “所有龙,都该被吃掉……”
  
      战士如是说道。
  
      …………
  
      …………
  
      “我会去拜访当地的德鲁伊,自然会指引我们的道路,从而消除迷茫……”
  
      在治愈完法师和女游荡者之后,女精灵看着众人说道。
  
      说完之后,她便独自离开了。
  
      她始终和队伍的其他成员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而且一直到现在也并没有告知众人她的姓名。
  
      易秋摸了摸光头,对着她点头大致示意了一下。
  
      以目前他所接触的情况来看,他的优势很大,最为麻烦的飞蚁并不能对他造成太大麻烦。
  
      所以对于队友,只要不阻止他击杀团队副本要求的逐蜂者首领就行了。
  
      虽然团队副本的描述信息里面有提供相应的说服选项,不过易秋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他更喜欢用这个来解决问题。
  
      “……这简直比我在导师实验室体验过的微型毕格比擒拿手按摩仪更为糟糕。”
  
      法师一脸惨白地坐着地上,他是队伍里面受创最为严重的。
  
      当第一只飞蚁的毒素在他体内蔓延的时候,他那学术派的微薄法术专注并不能让他在忍受疼痛的同时完成施法。
  
      他最先企图强行吟唱暗影门,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直接被打断了,法术反噬让他陷入了更加糟糕的境况。
  
      “这是我遇到最为糟糕的开局情况,或许综网是想告诉我们需要和逐蚁者好好沟通沟通?”
  
      已经被精灵巡林客通过法术治愈的游荡者看着状况大多不怎么好的众人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我们无法确定他们的态度如何,或许是迎面铺面的飞蚁?”
  
      法师德尔-卡诺奇耸了耸肩说道,这个动作触动了因为蚁毒的后遗症变得酥麻的肌肉,让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我们可以去询问那些居住在竹林附近的居民,副本描述里面介绍到他们曾经有彻底毁灭飞蚁的倾向,很显然他们掌握着某种能够针对飞蚁的手段。”
  
      战士彼得-萨尔哥杵着他的大剑说道。
  
      虽然他很想直接用大剑砍翻那群让他痛苦不堪的逐蚁者,但是之前的教训已经让他知道这已经不是他的蛮力能够解决的范畴了。
  
      “也许我们可以先派人去和逐蚁者沟通一下,看能否触发相应的任务。”
  
      女游荡者努力思索了一会儿后突然说道,然后她扭头看向易秋:
  
      “易,看起来你并不畏惧那些飞蚁,你愿意去和那些逐蚁者沟通吗?”
  
      “沟通?当然,没问题,我会和他们好好沟通的。”
  
      易秋看着已经处于半残状态的队伍说道。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去竹林附近找居民询问相关的情报,易去和逐蚁者沟通。”
  
      女游荡者挥舞着她的小手说道,尽管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严肃一点,但是她那差不多只能达到易秋腿部的体型让她的动作并不能被众人所察觉。
  
      “这次,应该不太可能再团灭了吗……”
  
      “至少先清掉一个boss啊……”
  
      而在女游荡者,她在向着渥利达马拉祈祷着。
  
      当然她并没有期待能够得到渥利达马拉的回应,渥利达马拉并不怎么在信徒面前展示神迹,也很少联系他的信众。
  
      他是一个真正的享乐主义者,这一点甚至写入了他的教义里面。
  
      人们在物质界接触到渥利达马拉的最多情况,是他正在向某个无辜的路人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