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巫师食谱

第四百七十六章 巫师食谱

可能是地狱犬奶汁以及因为特殊工艺而被炖的烂碎的其他肉块,整个汤汁显得很粘稠。
  
  但是喝下去的时候,却意外地顺滑。
  
  味道有一些辛辣,狂暴的火焰粒子在入口的瞬间便炸开了,给人一种瞬间侵袭而来的滚烫体验。
  
  地狱犬奶汁中和了龙肉中的腥味,易秋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龙肉原有的味道。
  
  而随着那锅龙肉杂烩汤表层的凝固层被易秋舀开之后,顿时整个餐厅里面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肉类在炖煮的过程中所散发的香味都是拥有足够诱惑力的。
  
  而这种香味在一定程度上要比普通肉类香味更加强大以及狂暴,它就像一头肆无忌惮的巨龙,像所有被香味笼罩区域内的生物彰显它的力量。
  
  于是在本能的反馈下,伊莎贝拉等人的唾液分泌开始加快。
  
  “嘶嘶……”
  
  然而看着易秋手上的圆勺滴落的汤汁在底下地毯上迅速燃起的火苗,强烈的求生欲让众人终止了自己的渴望。
  
  “味道还不错……”
  
  易秋踩熄了底下的火苗,然后将圆勺放进铁锅里说道。
  
  这种食物其实是比较适合作为团队战前宴会使用,刨除它本身的恢复量之外,它对于治疗的50%增益足以配得上它淡金的品质。
  
  虽然不能进行叠加,但50%的增益已经是将治疗效果至少提升2个精通级别的效果。
  
  说起来战前宴会是从艾泽拉斯等位面流传出来的习俗,因为他们在魔法增益食物研究方面有足够悠久的历史。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和他们出色的消化能力有一定关系……
  
  “我记得巫师中那些通过唯心手段捣弄奇奇怪怪汤剂的家伙,他们应该有类似的食谱。”
  
  “也许你可以去瞧瞧,我觉得可能比较适合你现在的情况。”
  
  作为一个学识渊博的学术型法师,比克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在13年前自己曾看过的那本《巫师美食概述》的书籍。
  
  上面记载了许多古怪的食谱,它们拥有非常惊人的效果,强化身体,逆转性别,永久变形,有的甚至涉及到了复活死者的领域。
  
  当然与此同时,这些食物所拥有的负面效果同样出众。
  
  比较常见的是对于基本属性的永久性下降,而罕见的则是对于某种情绪的丧失,对于某种事物相关记忆遗忘。
  
  这个派系的巫师喜欢用食物来代替药剂,或者说对于他们而言,药剂和食物之间的关系是混淆的。
  
  他们长期以某种定向的特制食物为食,以期许获得魔法能力的提升。
  
  比克兹将关于这个派系巫师相关战役的汇总信息打包给易秋发了过去,作为一个有组织的法师,他在这方面的资料情报甚至要比伊莎贝拉更加深入。
  
  因为帝国的情报资料更多地是针对政治和军事资源,像这种相对偏僻的资料,帝国是不会进行收集的。
  
  倒是一些历史悠长的大型玩家组织,有可能会有相关的资料存储。
  
  巫师?
  
  易秋摸了摸光头,想起了昆特牌……
  
  …………
  
  …………
  
  在继续闲侃了一个下午之后,易秋和艾玛便离开了。
  
  相比于易秋和艾玛这两个还没有习惯综网玩家普遍活动规律的玩家而言,在一次战役后进行2-3天的修整显得过于漫长。
  
  这其实也是一种保护,并不是每个生灵都是为了厮杀而生的。
  
  面对同类的死亡,面对鲜血与哀嚎,战斗结束之后精神的放松也是具有其重要意义的。
  
  只是基于物质界的环境,位于其中的人类对于超凡力量的渴望无疑是强烈却注定无法满足的。
  
  当出现一个途径之后,这种压抑的渴望便会转化为勃勃的动力,一直燃烧到激情退却。
  
  易秋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热切还能持续多久,但是直到目前,他并未因为频繁地进行战斗而感到厌倦。
  
  在几人约定好下次的战役时间之后,易秋便准备乘着这个时间将那个从狼人身上得到的炼狱月夜钥匙给解决掉。
  
  至于艾玛,她要回去喂龙……
  
  “你确定不需要我先炮制一下?”
  
  易秋看着正在不断收拾着他之前放置到草坪上龙肉的艾玛问道。
  
  克希亚在一旁以饱含希望地眼神看着艾玛,然后被艾玛无视了。
  
  “不了,克希亚还只是一头幼龙,我觉得它吃新鲜的龙肉更适合它成长。”
  
  艾玛微笑地拒绝道,然后还以克希亚一个危险的眼神。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一下他是正统的龙之烹饪师。
  
  不过想到艾玛可能比自己更了解这一点,她只是基于铲屎官的慎重考量罢了。
  
  毕竟那头红龙幼崽她得到的过程还是比较曲折的,在自然的情况下想要获得一头巨龙幼崽可不那么容易。
  
  巨龙虽然没有破壳而出看见了第一个生物便是母亲或者主人的天性,但是在击杀了母龙的情况下,幼龙基本上便刨除了驯养的可能性。
  
  当然白龙说不好,不过哪怕短期成功驯养。
  
  等到白龙成年,智商开始上线之后,情况就不怎么好说了。
  
  一般来说,幼龙都是有母龙保护的,有的善良龙甚至还有情侣党。
  
  一头巨龙和两头巨龙是两个概念,尤其是对于配合默契的夫妻龙,挑战难度绝对不是翻倍那么简单。
  
  不过所幸基于巨龙本身的天性,在产卵后还能维持家庭不结束的,只有少部分龙类才会出现。
  
  更多的情况下,母龙会将公龙驱逐出巢穴。
  
  当然也有法师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是公龙选择了背弃自己养育幼崽的职责。
  
  “我去看看列夫,顺便将之前弄到的一些矿石带给他。”
  
  想了想,易秋对着艾玛说道。
  
  之前在绿龙巢穴里面,他收获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矿石。
  
  有的他还能够分辨,但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没有任何印象。
  
  当然这也与他贫瘠的矿石知识有关,不过他觉得其中总还是有一些是物质界没有的。
  
  此时澳洲的夜色已经很深了,在艾玛的注视下,易秋朝着前方做出了虚踏的动作,然后下一瞬间,他的身影直接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