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无双与修持

第五百一十七章 无双与修持

易秋弯下腰伸手将那个紫色的掉落包拾取,顿时一条新的提示信息刷新在他的视网膜中:
  
  “你获得了血脉结晶:蚺。”
  
  血脉结晶:蚺
  
  物品等级:15
  
  类型:消耗品
  
  品质:紫色
  
  描述:这是一枚从名为蚺的怪物尸体中剥离出来的奇异球状结晶体,里面蕴藏了蚺的本源力量。使用之后,属性相契合的生物有很大可能直接转化为蚺的生命形态(幼年),非对应属性的种族使用后则可能获得部分蚺的血脉能力,并有一定概率获得蚺的混合血脉模板。
  
  看着视网膜上刷新的提示信息,易秋打开物品背包,然后从中取出一枚粗看起来像是人工制品的圆润珠子。
  
  易秋愣了愣,在仔细看了一遍这玩意的物品描述之后,他心里大概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
  
  球状结晶体,而且还蕴藏了蚺的本源力量,想来就是蚺的内丹了……
  
  在物质界的神话传说和后人的文字间,这东西出现的频率并不算低。
  
  虽然易秋不了解内丹对于妖怪之类神话生物除了招来觊觎之外还有何益处,但是部分妖怪体内有内丹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易秋对于这种品质的血脉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他还是将它收了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东西还是比较有收藏意义的。
  
  易秋看了看地上因为某种奇异的力量而迅速开始变得腐败的巨蟒尸体,他感觉有些失算。
  
  他对于蟒蛇肉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喜好,不过要深入了解一个新的物种,吃无疑才是最为本质的探索方式之一。
  
  一个生物不具备外在的吸引特征,又不能够被炮制成为美食,那么想要开发它就需要更多的精力,易秋对此没有什么兴致。
  
  易秋抬头看了看前方凌驾于白云之上的陡峭高山,上面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
  
  这个战役位面和易秋想象得有不小的出入,就战役描述以及天空泛着的淡淡血色来看,易秋觉得应该是漫山遍野都是面貌狰狞的怪物。
  
  但是直到现在,出来袭击他的也不过是这头已经腐烂得只剩下一条看起来坑坑洼洼骨骼的巨蟒。
  
  想了想,易秋试着通过明晰灾厄来进行方位的辨识:
  
  易秋在心里盘算着朝巨蟒所来的方位前进,顿时明晰灾厄开始不断反馈出连绵起伏的刺激警示。
  
  易秋仔细感知了一下,明晰灾厄传递过来的刺激频率虽高,但是并没有过于致命的危险。
  
  也就是说在巨蟒所处的山丘地带,是存在着数量不低的敌人,而且都具备一定的强度。
  
  不过整体来说,对于易秋危险不大。
  
  随后,易秋打消了原有的计划,然后盘算着朝着他之前所看见的那座大山前进。
  
  顿时,一股犹如针刺的警示疯狂地刺激着他的心脏!
  
  重伤,甚至可能会死……
  
  传奇生物吗?
  
  易秋微微眯了眯眼,他看着远处云雾缭绕的大山若有所思。
  
  看来这个战役比他想象的烈度要更高一些,出生点的旁边就存在一个疑似传奇生物存在的大山,易秋突然感觉到心里传来一丝久违的悸动。
  
  如果一柄大锤总是用来锤鸡蛋,短时间内也许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长期累积下来总是会被慢慢腐蚀的。
  
  修行和战斗的侧重,有的时候会存在思想模式一定程度上的偏差。
  
  蚩尤的血脉在他的体内有些沸腾,毕竟它本是专注于战斗与厮杀的血脉。
  
  而心如止水形成的心灵湖泊则古井不波,它会让易秋刨除情绪的干扰来作出更为理性的抉择。
  
  从某种意义上,这两者是存在一定分歧的。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凝视着云雾缭绕的高山,然后扭头转向山丘的方向走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
  
  …………
  
  …………
  
  “噗!”
  
  一头人型妖鬼的头颅被释厄直接砸爆,腐臭的汁水从中溅射了出来。
  
  但是这并没有对这个不知盘绕着多少妖鬼的盆地产生多大影响,密密麻麻犹如蚁群般覆盖了地面的妖鬼不断地厮杀着。
  
  踏入这里,一切都是敌人。
  
  无论生者或是死者,无论人型亦或异型,这里所有的一切能够移动的存在都是敌人!
  
  犹如实质的猩红之光缠绕着易秋庞大的躯体,他已经在这个名为无尽杀戮盆地的地方持续厮杀了将近24个小时。
  
  “你击杀了一个敌人,你当前的连杀记录:21782!”
  
  “你当前的无双值为:21782。”
  
  “你的无双值已经进入第三阶段,你获得了特殊状态:无双(第三阶段)。”
  
  “无双(第三阶段):
  
  你的移动速度、攻击速度获得额外30%的加成,你可以通过消耗击无双值来增幅你的某个技能。
  
  ps:该状态在离开该位面后消失,但是可以在战役宝箱中有概率获得开启该能力的稀有奖励。
  
  ”
  
  随着不断地杀戮,易秋能够感觉到自己在发生着某种微妙的变化。
  
  不仅仅是无双值的加成,还是一些源于他自身能力的改变。
  
  这是易秋第一次杀戮了这么多的怪物,他现在身体绝大部分都被尚未干涸便浸染上新的尸鬼粘液所覆盖。
  
  尸鬼的粘液中是存在一些毒性的,不过对于易秋来说并不存在中毒的可能。
  
  易秋也曾以更弱小的状态面对过海量的怪物,但是那一次是在防御建筑中与其他的玩家一起协同防守。
  
  而这一次,完完全全是他独自地厮杀。
  
  这种杀戮的感觉以及对于技艺的磨炼,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体验。
  
  易秋熟稔地挥舞着释厄横扫附近妖鬼密集的区域,然后间或挥舞拳头锤爆周围更加贴近的妖鬼。
  
  他像一个不知疲倦的血肉绞肉车,在这个属于妖鬼的杀戮场中收割着。
  
  随着杀戮地不断进行,易秋感觉到某些东西在他体内蠢蠢欲动、喷薄欲出……
  
  修持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在易秋看来,修持就是将自己行为和选择的道路相贯彻,用切实的行动去执行自己的意念。
  
  而祸的道路,就是杀戮……
  
  终于,在易秋再次屠杀了一轮不知死活新靠近的妖鬼之后,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有某些东西溢了出来……https://./11_1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