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七百六十二章 陨落的暴虐灾厄之主

第七百六十二章 陨落的暴虐灾厄之主

    就在诺摩拉-灾尔在神殿上空,宣泄它的恐怖,并沉醉在自己无与伦比的强大的时候。
  
      它猛然感觉到一种非常剧烈的威胁,那是一种死亡所带来的独特冰冷味道!
  
      这是它所具备灾厄的神性,所予以它的警示。
  
      它能够感受到某种对它存在极度威胁的实践,正在某个区域发生着。
  
      但是因为现在的各种限制,它无法感知到其中具体的情况。
  
      这不禁让它变得狂怒了,充满了毁灭性的愤怒吐息从它的鼻腔中喷出!
  
      诺摩拉-灾尔低下头,它开始注视着那些渺小的善良神祇。
  
      祂们结成了一个充满了某种守护力量的法阵,里面充满了美好和光明的力量。
  
      作为纯粹到极度邪恶的存在诺摩拉-灾尔,直视这一法阵会让它感觉到某种来自灵魂的刺痛。
  
      那是来自善良的鞭挞,是光明对于黑暗的反制……
  
      哦,如此无力!
  
      下一瞬间,诺摩拉-灾尔那已然化为滚滚黑雾的神躯中,猛然喷射出充满毁灭性的恐怖吐息!
  
      就像天穹破碎了一般,整个神殿的上空都被这恐怖的吐息所包裹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诺摩拉-灾尔似乎看到了神殿之中猛然有一抹红光一闪而过!
  
      “那是?”
  
      只是直视这那红光,诺摩拉-灾尔的意志中便不由浮现出战神那充满了刚毅和战意的脸庞。
  
      那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可惜也仅仅只是如此罢了……
  
      “你们想重新铸就一个新的战神?哈,然后用他来击败我?”
  
      诺摩拉-灾尔的嘴巴咧开了,它在大笑。
  
      它的笑声穿透了整个天穹,就连那在诸神之战的战火波及下,苟延残喘的凡物们也听到了。
  
      “那是魔鬼在大笑吗?”
  
      他们将自己深埋在地下,以躲避地面上充满毁灭性的攻击。
  
      但是即便如此,也只是推移了他们死亡的时间。
  
      当整个世界面对这种毁灭性灾厄的时候,躲避只是苍白而无力的行为。
  
      “不!坚守你们的意志,我们要相信光明会永远照耀着我们,就像曾经那数万年的时光一般!”
  
      一个牧师,在黑暗中发声道。
  
      “伟大的战神,终究会斩杀那邪恶的神祇!”
  
      他在低声祈祷着,尽管他的祈祷已经许久没有得到回应了。
  
      但他不会因此而放弃,他或许已经是战神在凡间最后的信徒了。
  
      只要他不选择背叛或者遗忘,那么战神便不会永远地在星界流浪……
  
      每一个选择了背负的信徒,都要承受着相应的使命。
  
      牧师的眼中,俨然有某种坚毅的东西在闪烁着……
  
      …………
  
      …………
  
      但就在这个时候,在时间的河流划过这一毫无价值的节点的瞬间。
  
      一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身影,就这样出现在了诸神的视野中!
  
      祂们无法捕捉到那个家伙的动态,因为那已经突破了祂们当前形态的最大捕捉极限速度。
  
      祂们只能根据,那空气之中残留的影像,来推算这个家伙的速度。
  
      而对于某些更为敏感的神祇而言,祂们从那火红的身影感受到了令祂们意志灼痛的力量。
  
      那是属于最为纯粹意志的显现,是燃烧一切的最终意志!
  
      而对于诺摩拉-灾尔而言,它感觉自己的意志似乎变得凝固了一般。
  
      就在诸神们,还在观察着那火红身影流下的影像的时候。
  
      它知道,它已经被命中了。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变得绵长了,就好像瞬移一般。
  
      当空间坐标的转换,变得无比迅捷的时候,时间的概念似乎变得恍惚了。
  
      凡物们所认为瞬移是没有时间停滞的,事实上这是错误的。
  
      无论是对于空间掌控再过熟稔的存在,在进空间重叠或者穿刺的时候,总是需要在这一过程中消耗一定的时间。
  
      这个时间,对于凡物而言是短暂,且难以捕捉的。
  
      但是对于神祇而言,空间的波动便告诉了祂们的一切。
  
      所以除了掌控空间的神祇之外,其他的神祇在战斗中并不是那么肆意地使用空间移动能力。
  
      因为每一次战斗中的空间移动,都代表着一次赌博。
  
      或许下一次,当你从空间的裂缝中脱离出来的时候,面对你的就是敌人早已准备好的凶猛攻击。
  
      而在这个时候,位于空间与空间亚重叠状态存在的,是很难躲避的。
  
      但当以躯体直接驱动如此恐怖的速度的时候,那才代表着极度的危险。
  
      因为在这个时候,闪避、瞬移都是苍白的。
  
      在穿刺和重叠空间的那个微妙的时间节点之上,会有一个充满了毁灭性的拳头,将你打得粉碎!
  
      “咯……吱!!”
  
      诺摩拉-灾尔听见了自己的神性意志,不断破裂的声音。
  
      那声音是如此的震撼,以至于诺摩拉-灾尔觉得自己都已经变得恍惚了。
  
      “这是……什么?”
  
      诺摩拉-灾尔看着用以头部为武器,直接捶穿了它的神性意志。
  
      也因此躯体彻底粉碎,只剩下一个光溜溜头部的凡物。
  
      它那庞大的躯体在颤抖,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崩塌了一般。
  
      易秋没有理会它,或者说这个时候他也没有精力去理会了。
  
      粉碎躯体带来的恐怖疼痛,正疯狂地冲击着他的意志。
  
      而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在一瞬间死去。
  
      诺摩拉-灾尔用着最后的力量,将易秋的头颅从胸膛中取出,然后放在自己的手心。
  
      它将其举起,直到和它的眼睛平齐。
  
      这个动作花费了它非常多的力量,甚至让它躯体的颤抖变得更为猛烈的一些。
  
      但是它没有放弃,它认为它应当予以其和自己对等的位置。
  
      “诸神的黄昏,却由一个凡物来终结……”
  
      “阿诺耳,真是讥讽啊……”
  
      “真是遗憾,你为何是一个凡物……”
  
      诺摩拉-灾尔试图用自己残余的神性力量侵蚀易秋的头颅,它试图将其转化为不死生物。
  
      当战神阿诺耳在星界倒下的那一刻,在狂喜的同时,它也开始感觉到了来自虚无的侵扰。
  
      它并不怀疑,自己能够再次从星界的坟场中苏醒。
  
      只因为,除了生存之外,智慧生灵永远不会缺乏那深藏心底的暴虐。
  
      但是,它的力量并没有侵蚀成功。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秋的眸子开始失去了灵光……
  
      但就在诺摩拉-灾尔的意志即将沉沦进星界的时候,它看到了一抹猛然闪烁的生命之光。
  
      下一刻,一个完好无损的六臂光头出现在了它的躯体掌心。
  
      “这就……有趣了……”
  
      随后,诺摩拉-灾尔的意志彻底沉沦进了充满混沌和虚无的星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