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七百八十章 两个物质界的安妮

第七百八十章 两个物质界的安妮

“尊敬的巨人武僧,我是这个小镇的负责人。”
  
  “如果您缺乏食物,我们会将肥硕的肉块和鲜美的鱼肉供奉给您。”
  
  “如果你需要财物,就如您所见到的这样,这只是一座贫瘠的小镇,我们甚至没有正规的军队驻扎。”
  
  “我们会竭尽全力满足您的需求,还请你放过我们这些渺小的生物……”
  
  在小镇之前,一个有些颤抖的壮汉站在紧急搭建的平台之上,仰望着易秋说道。
  
  因为易秋现在的体型过于庞大,他需要非常费劲才能看到易秋的眼睛。
  
  这种姿势让他不一会儿便感觉到肌肉酸痛,但是他没有因此而选择休息。
  
  毕竟现在,他并非为了一个人亦或一条狗去交涉……
  
  “该死,我只是一个吟游诗人……”
  
  “早知如此,我就更加努力去训练哄骗技艺了。”
  
  “又或许,不来这个鬼地方才是更好的选择?”
  
  自称小镇负责人的壮汉感觉自己的小腿有些发软,哪怕他走南闯北了数十年,也没有见过这种恐怖的存在。
  
  听说这是从异域来的冒险者,壮汉觉得异域生物的风格还真是有些微妙……
  
  不过他没有说谎,在大约10分钟之前。
  
  这座小镇的负责人找到了他,并且将身上的职务直接传授给了他。
  
  严格来说,他不仅是现在小镇里面的负责人,还是唯一个身兼数职的负责人……
  
  尽管身体不断颤抖,汗水如同雨水般很快便浸湿了壮汉的衣裳。
  
  但是他没有退缩,因为他也有他所坚守的信念……
  
  “没有军队驻扎吗?”
  
  就在这个时候,壮汉听见了头顶上传来犹如雷鸣般的声音。
  
  那声音是如此巨大,以至于距离过近的他都有些忍不住要晕厥的既视感。
  
  易秋看着底下这个凡物,易秋并不知道他的来历。
  
  但是,易秋肯定他并非他所说的小镇负责人。
  
  因为他的身上,并没有总是萦绕在泰瑞斯帝国士兵身上的标志性负面气息……
  
  不过易秋并没有揭露他,毕竟这家伙不是一个邪恶的存在。
  
  有着《崇善之书——第1537页》的易秋,能够轻易甄别那些邪恶阵营的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泰瑞斯帝国的士兵基本上都处于邪恶的阵营。
  
  这种阵营的剧烈倾向,并非基于他们严苛的军事化制度,而是他们所使用的禁忌武器。
  
  毕竟,除了游走于理智和绝对混乱的危险存在之外,很少有生灵能够驾驭这种危险的力量。
  
  就如同易秋所在的物质界的一位名人所言:“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会凝视你。”
  
  肆意地使用负面情绪,必然会导致某些不可逆转的永久性改变。
  
  要知道哪怕是传奇野蛮人,也并非选择直接进行更为恐怖的狂暴修炼。
  
  而是试图在狂暴的同时,保持着绝对坚定的理智。
  
  当然,某种异类传奇野蛮人,就不能以常理而论了。
  
  易秋的目光在集镇之中扫过,很显然在这个集镇之中,是存在一些非善良阵营的存在的。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游离于善良和邪恶之间。
  
  易秋对着壮汉点了点头,然后准备转身离开,寻找下一个集镇。
  
  不过就在易秋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心头突然浮现出一丝微妙信息。
  
  这是直觉所予以他的某种启示,显然在这个集镇之中存在某种对他有价值的物品或者生灵。
  
  易秋顿时停了下来,在壮汉负责人不安的注视之下。
  
  易秋的目光,开始浮现出更为浓烈的金色……
  
  “精灵?”
  
  突然,易秋的目光停住了,他看向那个灵魂明显异于常人的少女。
  
  是的,尽管她的外表和周围的帝国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易秋的目光之下,她的灵魂泛着某种令易秋感到熟悉的气息。
  
  在确定这并非对方的伪装之后,易秋将目光聚焦于她。
  
  很显然,这是一个有某种特殊天赋的少女。
  
  不过易秋不确定,这是她的天赋能力,还是潜伏在她血脉中的某种返祖力量。
  
  凡物血脉的交织之下,也并非是全然的庸俗。
  
  血脉的微妙之处,在于它并非全然按照人类的意志而进行。
  
  有的时候,它会调皮地从那些已然被世人遗忘的角落里面,翻找出某些令人惊愕的大家伙……
  
  想了想,易秋弯下腰将手放在少女所藏的屋子之前:
  
  “我感觉到了某些启示,或许你会给我带来一些其他的东西。”
  
  “那么,你愿意做我客人吗?”
  
  …………
  
  …………
  
  而在物质界之中,另外一个名为:安妮-塔瑞斯的小姑娘则有些闷闷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是一个混血儿,他的父亲在那遥远的东方长大,而她的母亲则从下生活在米字旗之下。
  
  因为某种她仍未知晓的原因,在她看来完全不合拍的父母结合在了起来,组成了现在她所在的家庭。
  
  这种家庭背景,让她从小受到了来自两个文化的混合教育。
  
  不过显然,无论是哪种教育,都无法解决熊孩子的本质……
  
  就在不久前,试图将自家的二哈进行安妮版染发的安妮-塔瑞斯,被提前回家的母亲当场抓获了。
  
  于是,她不得不在一个星期之内,完成一整套名为《5年中考3年模拟》的练习题……
  
  “这个题目一定被施加了东方的魔法,所以我才解不开,所以跳过……”
  
  在又发现了一个令她咬笔苦思了许久,也没有半点头绪的题目之后,安妮-塔瑞斯果断选择了放弃。
  
  是的,大人才会傻傻坚持,小孩子都知道根本做不出来!
  
  安妮-塔瑞斯觉得自己有了非常充足的理由,这至少能够让她在面对母亲的拷问的时候,有一个完整的回复。
  
  至于结果?
  
  管她的,反正就算没有这种事情,也会有其他的事情让母亲有足够的借口将她禁足在家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妮-塔瑞斯似乎听到了窗外的扑腾声。
  
  顿时,安妮-塔瑞斯眼前一亮。
  
  就在她打开窗户,试图捕捉那只迷失的小鸟的时候。
  
  她看见在窗外的小树上,一只英格兰圆脸胖鸡正用它幽冷的目光凝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