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九百一十六章 未来与当下

第九百一十六章 未来与当下

在简单闲聊了一会儿之后,巴伦邓大法师便离开了。
  
  但是易秋并没有急着离开,他开始在混沌虚空中思考一些其他的问题。
  
  易秋可以选择如同一个真正的位面毁灭者一般,去寻觅那些能够让他出手的位面。
  
  多元宇宙是那般的浩瀚,易秋并不用担心他没有目标。
  
  就像一个渔夫,哪怕他钓技再过了得,也无法影响大海的生态平衡。
  
  但是易秋需要考虑到更多的东西,一些似乎看起来更为遥远的东西。
  
  按照易秋当前的邪物种植计划来看的话,只要使镇压的邪物达到某个数量,易秋觉得他再也不会缺乏传奇经验。
  
  但即便如此,当生命等级超过30之后每一级都开始需求海量的通用经验。
  
  按照预期的话,易秋觉得自己在那个时候已经不再需要苦恼于寿命的问题。
  
  但是如果他还想继续前行的话,那将会变得异常缓慢。
  
  当然相比于其他综网玩家到能够时候堪称停滞的状态,易秋估计自己算是其中进度斐然的。
  
  事实上一直到刚刚为止,易秋的既定道路就如同他所预期的那般。
  
  但是按照他刚刚所受到的启迪的话,他突然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充满了极大不确定性的道路:
  
  当他的生命形态到达行星级别之后,他的最基础生命粒子【m】都会变得比凡物强大。
  
  那么如果他以某种方式让他的基础生命粒子拥有某种简单的智慧,或者说不算是智慧,而是一种粗浅的、并不具备创造性的意志。
  
  简单来说,他的那些基础生命粒子将被视为某种智力残缺的特殊凡物信徒。
  
  它们在祈祷等其他的行为之外,基本上可以视为无智的单位。
  
  但是在进行祈祷等定向信仰活动的时候,它们能够具备接近凡物的特质。
  
  在这方面,倒是有些像是最弱小的祈并者。
  
  那么易秋在想:他是否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点燃神火?
  
  或者说那并不能算点燃神火,因为它所对应的规则和权柄,并非由某个位面所给予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倒是有些像是那些古神,自成某种秩序。
  
  也有些像是在构建一个微型的、不完整的世界,以信仰的力量去铸就一种神圣的存在。
  
  无数的想法在易秋的脑海中翻飞着,他觉得尽管这种设想充满了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但这确实充满了某种巨大的诱惑:规则的力量,才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就像易秋所持有的释厄一般,它所表现出来的、对于神性生物那蛮不讲理的伤害,也是一种规则的凝现。
  
  而且比起通过常规信仰成就神的存在而言,以这种方式点燃神火并不需要过于理会信仰的束缚。
  
  因为信仰的来源,本身就是他生命的基础构成。
  
  生于斯,长于斯……
  
  如果他能够成功走上这条道路的话,并且不断强化的话
  
  假以时日,从某意义上来说,他可以被视为行走的神国……
  
  这当然是无比困难的,尤其是在它尚且只是易秋的一种设想的时候。
  
  但是按照他脑海中隐隐约约我的预想来看,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毫无希望……
  
  至少在他获得了永恒的生命之后,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探索相关的计划。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秋感知到了某个混乱而邪恶的意志波动:
  
  “武僧!要杀就杀!要镇压就镇压!你**地把我抓在手里算什么!”
  
  晦暗指甲-丹然德拉不断挣扎着自己残余的躯体,在某种力量的镇压之下,它现在连自爆都无法完成。
  
  这无疑是让它足够郁闷的,毕竟它并不怕死在这个武僧手里。
  
  虽然它会为此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但是只要能够逃掉,一切就还有希望。
  
  尽管它才离开自己的源生位面不久,但它已经在数个位面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简单来说,哪怕它在这个位面死亡了,它也能够在其他的位面复活。
  
  这就是邪物离开了源生位面的难缠之处:
  
  它们的本源已经从源生位面之中撕扯出来了,现在它们已经不像以前那般,只需要从源生位面将其本源撕扯出来就行了。
  
  它的本源散步在它所污染的位面,它们或许并非爆发,而是蛰伏着。
  
  就像无数分散在诸多位面的魂匣一般,令人感到无比的头疼。
  
  “陪你找回你的本源……”
  
  易秋看着被自己抓在手里的晦暗指甲-丹然德拉说道。
  
  也许其他的邪物在这方面,会表现出足以令人放弃的繁琐成本。
  
  只是对于易秋而言,他知晓这头邪物的跟脚:
  
  它才强行离开本源位面没有多久,哪怕有污染的位面,也不会达到太多。
  
  而他只需要将其他能够被视为完整子体的本源收拢回来,它照样还是会老老实实地被他种在物质界的寺庙之下。
  
  易秋摸了摸光头,这自然并非多么效率高的做法。
  
  但是相对来说,只要完成一次之后,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能有源源不断的产出。
  
  这样想着,显然这点时间和精力成本实在不算什么了。
  
  而易秋也希望在这种收拢的过程中,让他研究出更为便捷的抓捕邪物计划。
  
  尽管对于多元宇宙而言,困守在源生位面的邪物有着足够的数量。
  
  但是对于易秋而言,他的意志并不能感知超过一定极限的位面。
  
  而在他所能够感知的浩瀚空间之内,相对来说那种邪物就不那么多了。
  
  尽管看起来易秋猎杀了很多邪物,似乎邪物在多元宇宙是非常寻常的存在。
  
  但事实上,每时每刻多元宇宙有很多被毁灭的位面。
  
  但这其中因为邪物而毁灭的,或许远远不到其万分之一。
  
  以稀有物种来进行定义的话,邪物作为一个独立的物种,应该算是多元宇宙中濒临灭绝的物种了。
  
  当然,它们与物种灭绝的关系也确实很紧密就是了。
  
  “……”
  
  就在晦暗指甲-丹然德拉试图表述某些词汇的时候,易秋催大了镇压它的力量。
  
  顿时,它变得无比虚弱,连传递意识这样本能般的行为也变得异常困难。
  
  不过易秋并不担心它会就此死亡,他了解邪物的生命力,而且对于这方面力量的操控,他也算是宗师级别的存在了。
  
  易秋将目光投向那混乱的虚空之中,在那里似乎有着晦暗指甲-丹然德拉若隐若现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