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坠落的天穹

第九百六十五章 坠落的天穹

“你已经进阶成功了?”
  
  古拉毕丹琪死死地盯着若无其事的无,她知道自己之前那道攻击的威力。
  
  尽管,它看起来毫不出彩。
  
  但能直接令一头试图晋升上古邪物的传奇邪物也无法抵御,并且直接穿透了其本源化身的攻击。
  
  显然,并非那么简单。
  
  但无的表现,却令古拉毕丹琪的心沉入谷底。
  
  古拉毕丹琪从未想过,直接正面抗衡一头触及到上古邪物名讳的邪恶存在。
  
  她只是希望通过某种力量限制无的行动,然后将泽斯拉恩斯娜带走。
  
  尽管这次的救赎看起来异常狼狈,并且颇为失败。
  
  但是只要能够将泽斯拉恩斯娜救下来,弥补和偿还是之后的事情。
  
  只是现在看起来,救赎者的道路本就要做好与最糟糕的场面相抗衡的决心与斗志。
  
  它是黎明前黑暗的破晓之光,沉重而缓慢,但亦然坚毅如初!
  
  死战的念头让古拉毕丹琪的眼神变得更为坚毅,她体内属于救赎者的力量即时予以了足够强烈的反馈。
  
  但这抹微光在过于深沉的黑暗面前,显得苍白且无力。
  
  “充满光明的守望……”
  
  无看着古拉毕丹琪,他的目光似乎透过古拉毕丹琪的躯体,直视她那闪烁着强烈正能量光芒的灵魂。
  
  有的时候,正义和怜悯的表现并不会显得那么文雅,它会以某种鲁莽的、令人错愕的姿态去演绎。
  
  “我曾经以为它是有意义的……”
  
  无对着古拉毕丹琪缓缓地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语,似乎有无数的相同的言语从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响起。
  
  原本凡物的声音,是不可能响彻天际的。
  
  但当无数迥异的、高低起伏的声音在同一瞬间,以同样的形式去呼唤的时候,世界被震动了……
  
  “上古邪物诡恶星体?!”
  
  古拉毕丹琪突然明白了无的进阶方向:因为这个世界的原因,她后来恶补了大量的上古邪物知识。
  
  事实上在之前,古拉毕丹琪觉得无最大可能会进阶成上古邪物世界之殇。
  
  那是一种极其邪恶的灵体,它从世界的残骸中获得生命。
  
  它源于无数生灵的死亡与诅咒,并且从出生开始便带着难以消弭的强大原罪。
  
  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出乎古拉毕丹琪的意料之外……
  
  上古邪物中也是存在某种模糊等级的,它们之间存在某种强弱关系,而不是拥有某种统一的强度概念。
  
  尽管这并不能表示,上古邪物诡恶星体一定会比上古邪物世界之殇更加强大。
  
  但拥有接近实质性躯壳的上古邪物诡恶星体,是非常难以摧毁的存在。
  
  它是存在于虚与实的庞大恐怖,是黑暗中具备绝对统治力的强大存在。
  
  “不,还没有……”
  
  古拉毕丹琪握紧手中的短剑,这把剑看起来和寻常的黄铜剑没有关系。
  
  但它却是一把真正意义上的神器,是救赎的神光对于古拉毕丹琪认可的表现。
  
  这也是古拉毕丹琪敢于坦然赴死的原因至少她是拥有反抗的机会的。
  
  她不会做毫无意义的牺牲,但凡是拥有一丝的可能,她都必然付之以百倍的激情!
  
  “你尚未明白这一切,就像曾经的我一般。”
  
  “一味的燃烧与奉献,只是愚蠢的顽守。”
  
  无最后看了看一眼古拉毕丹琪,他毫不在意她的力量,哪怕她确实存在一些危险性。
  
  但对于无而言,过于愚昧的敌人丝毫让他提不起兴趣。
  
  或者对于他而言,古拉毕丹琪并不能被定义为敌人:
  
  她只是一个愚蠢的家伙罢了。
  
  是傲慢吗?
  
  无并不这么认为,他只是在呈现最真实的自己。
  
  就像这一刻,这颗星球之上无数与他拥有着同样表情的人类一般。
  
  如果人类是愚昧的,那么他亦或她们,只需要一个主宰者的思想就够了……
  
  “极致的恶,便是最为纯粹的真与美……”
  
  无从海风中截取一段温暖的气息,然后将它凝现成一朵悠然盛开的黑色莲华。
  
  “真可惜,我无法见到它真正盛开的那一天。”
  
  无脸上的表情,或者有某些带着一丝遗憾的意味。
  
  但古拉毕丹琪并没有直视他的脸,那是最为鲁莽的救赎者也不会犯的错误。
  
  凝视黑暗的不祥象征,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行为。
  
  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一种黑暗的绝对秩序。
  
  当然有的时候,这种黑暗的秩序也不一定会维系它绝对的权威。
  
  毕竟众所周知,在多元宇宙中总是有一些与黑暗为敌,乃至于为食的禁忌存在。
  
  它们并不一定都是善良的归属,虽然它们剿灭黑暗的行为是善良的。
  
  但很多的时候,这种本能或者带着强烈需求的行为,是无法被定义上太多浓烈的善良气息的。
  
  因为真正的善,不仅是行为,还需要内心的真正认可……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色猛然有光一闪而过。
  
  但却似幻影一般,毫无征兆和声音。
  
  但无知道,他来了……
  
  这一刻,这颗星球上的所有智慧生物将头高高地抬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然后,铺天盖地的黑雾将整个天穹都淹没了!
  
  “又有什么鬼东西要来?”
  
  古拉毕丹琪的眼神变得更为警惕,她觉得这次自己可能要死在这个世界了。
  
  但她并不后悔,因为她在诠释着自己的意志和延续着曾经的誓言。
  
  而死在这样的道路上,或许会有些悲呛。
  
  但就如同一杯辣喉的老酒一般,自有它醉人的风味。
  
  古拉毕丹琪将泽斯拉恩斯娜护在身后,此刻她手中的黄铜剑燃起了某种无形的剧烈火焰。
  
  她并没有用其攻击无,然后用它将自己与泽斯拉恩斯娜护持住:
  
  毁灭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救赎并不只是毁灭那么简单……
  
  “轰!!”
  
  古拉毕丹琪只是模糊看到天穹上有某一块黑雾直接坠落了下来,然后大地便传来不堪重负的哀嚎!
  
  “你在等我?”
  
  古拉毕丹琪听到某种巨大的声音,它就像云巅交织的雷鸣一般令人难以抗衡!
  
  然后,古拉毕丹琪看到一个在黑雾中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巨人俯下身子淡淡地看着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