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神战之初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神战之初

一如艾玛所预期的那般,易秋已经准备离开物质界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Co
  
  这种离开,不像是之前那般的冒险,而是一种更为长期的、日常性的离去……
  
  而作为支撑这种离开的前提,便是他现在所展现的移动能力。
  
  作为以自我成就的神祇,易秋在其他的领域所拥有的力量非常微弱。
  
  而对于涉及到他自身方面行为的掌控和支配,甚至要比某些伟大神力都要出色。
  
  这,就是神职对于神祇的影响。
  
  神性的力量,从来不是重复而单调的。
  
  它并不是一种万能型或者通用型的力量,它所对应的力量拥有它们独特的定义。
  
  而对于易秋而言,他能够任意地出现在所有呼唤他名讳的地方。
  
  那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操作,只是一些意念上的波动。
  
  在一瞬间的空间拉扯下,便能够跨越无比遥远的区域。
  
  可以说,在这方面易秋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已经比很多神祇要强大了。
  
  这也是因为,易秋所成就的神性并非基于某个位面核心。
  
  它始于所有能够支撑“自我”概念存在的秩序,在意志的交汇中完成了某种共通。
  
  易秋凝视着眼前的物质界,那是他所曾经留下诸多痕迹的世界。
  
  在遥远的视野之下,那些属于凡物们的灯火显得有些迷离。
  
  作为混合能量文明的物质界,魔法粒子的崛起并没有彻底抹消掉电力的存在。
  
  在那些蔓延的灯火中,仍然可以看到某些属于曾经的痕迹……
  
  但更多的,或许是陌生……
  
  那些骨子里洋溢着自信的年轻面孔,那些或许曾偶有相逢的苍老面容……
  
  易秋将目光移向他曾经居住的地方,而令他颇为意外的是那里仍然延续着他之前离开时的景象。
  
  他能够感觉到某些时间的力量,正静静地附着在那个老房子的上面。
  
  在更为遥远区域里,充满了各种魔法设备的高楼正闪烁着璀璨的光火。
  
  和这个时代相比,这片位于整个城市中心的小区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而出入其中的人们,则似乎都带着某些特有的痕迹。
  
  那是属于上个世纪的时代气息,是一代人的深深烙印……
  
  易秋知道那是有些人,所特地为他准备的。
  
  但说起来,此刻他的心中并无任何缅怀的情绪。
  
  那看似无比遥远的过往,在清晰的神性意识中不过是稍纵即逝的百年。
  
  而那看似逃脱了时间洗礼的故居,也只是一种物质的呈现罢了。
  
  更多的时候,无论是神祇也好,凡物也罢。
  
  他们所真正怀念的,是那于意念之中闪烁的记忆,是难以挽回的过去……
  
  这个物质界,无疑已经走向了他们所渴望的道路。
  
  无论那是否意味着成功,亦或是具备某种方面的缺憾。
  
  现在物质界的文明,已经清晰而明朗地选择了他们的未来……
  
  而那,亦是属于他们的未来……
  
  而易秋,并不在,也不应在这个未来的包括范围之内。
  
  他的未来,在更为辽阔到无尽的多元宇宙之中……
  
  …………
  
  …………
  
  神国之外
  
  “怎么,新月的光辉并不让你如意?”
  
  “也许,新月之乡的月光会让你有不同的看法……”
  
  新月之神看着眼前的易秋,她的目光一如曾经般清冷。
  
  对于凡物而言,或许这会是多么漫长的时间。
  
  但作为一名古老的神祇,新月之神自然并不会停留在那样的时间概念中。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了解眼前这位的进步速度是怎样的恐怖。
  
  那时间愈是显得仓促,那隐匿于背后的真相便愈发恐怖。
  
  遗憾的是,她与他之间自始至终并没有完成更进一步的关系突破。
  
  众所周知,盟友,也分为很多种……
  
  新月之神微笑着邀请着易秋进入自己的神国,她当然知道这个邀请的敏感性。
  
  所谓的新月之乡,便是指她的神国。
  
  一般来说,只有关系非常亲近和信任的神祇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毕竟,神国对于神祇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而在另外一方面,它对于客人而言并不一定那么友好。
  
  但正如这种充满敏感性的行为,它所对应的益处无疑是巨大的。
  
  就像对于凡物而言,进行某些不可描绘的活动之后,其关系的上升是飞快的。
  
  当然,这种关系并不一定多么牢靠就是了。
  
  “并不需要如此——我们都应知晓自己的选择……”
  
  易秋看着新月之神说道,他自然不会畏惧进入新月之神的神国。
  
  但对于他而言,这种行为的意义是无用的。
  
  在神性意识的洞悉之下,一切行为的逻辑都被清晰地排列在易秋的眼前。
  
  他并不认可这种行为,不过他理解新月之神的做法。
  
  在涉及颠覆一个神系的重要节点上,进行一些其他的行为或者试探并非多么不可行的事情。
  
  但,易秋并不会因此选择顺应。
  
  就像他所成就的神职一般,认可并不会让他选择其他的道路。
  
  哪怕,那会是一条更为舒坦的捷径……
  
  对人际或者盟友关系的培养,从来并不在易秋的考虑范畴之内。
  
  在他追逐永恒的道路上,便早已明了他所应处的地位。
  
  无论是多么密切的伙伴,多么可靠的盟友。
  
  在无尽时光的磨洗下,总会不知不觉地消逝在过往的烟云中……
  
  它具备的更多价值,是在未来的某个时刻留下一些具备相关特质的回忆罢了。
  
  真正的永恒,应是属于个体的狂欢……
  
  “看来你仍然一点也未曾改变……”
  
  新月之神摇了摇头,她看向远处那在黄昏的余光下如火般撩人的云彩说道:
  
  “我起初希望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个见证者,后来发现那会成为一个有力的参与者……”
  
  “不过现在,也许那会是一个……审判者?”
  
  新月之神回过头,她的银发在风中漂浮着。
  
  那应是如诗般的美好画面,遗憾的是她所面对的是易秋……
  
  “就像您所说的,易秋冕下,新月的光辉需要你的意志得以彰显……”
  
  “这个世界,需要新的秩序!”
  
  易秋看着银发缭乱的新月之神,他的目光并未出现任何的变化。
  
  他与新月之神的敌人们,是有一些恩怨的。
  
  而现在,他正为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