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

“看来,一切即将结束……”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立于高高的王座之上,那是属于众神长者的威压与Wwん.co
  
  但与此同时,它也意味着沉甸甸的责任和压力。
  
  并不是谁都会喜欢被人统治,尤其是对于以各自的神性为极端的诸神。
  
  成为一名神王,从来都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哪怕是秩序长者-塔瑞穆旦,也为此付出了足够巨大的代价和牺牲。
  
  在诸多秩序的交织之下,维系整个位面的大体稳定。
  
  看起来只需要用短短几个文字便能够描述的话,却隐匿着无穷时光都未能磨灭的伤痛。
  
  直至今日,都未能平息……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知道,祂在诸神之巅的行为必然会引起某些不满。
  
  维系整个世界的宁静,总需要一些不可避免的牺牲……
  
  祂会为那样的牺牲,而感到悲痛和沉默。
  
  但在其他神祇的目光中,祂仍是那位冷酷的神王……
  
  新月的反叛,并没有让秩序长者-塔瑞穆旦感到多么的愕然。
  
  在足够漫长的岁月之前,祂早已然知晓会面临现在的处境。
  
  这并不需要进行多么复杂的分析,那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积累的宿怨终将获得新生。
  
  也许是今日,亦或是将来……
  
  诸神位于神座之下,祂们或表情肃然,或窃窃私语。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知道,祂们各有心思。
  
  但此刻,祂们仍然要并肩作战。
  
  因为这次需要面对的敌人,可能不仅仅只是反叛的神祇那么简单。
  
  那令这片位面系都为之震撼的,以自我之名成为神祇的弑神者,将会是带来一切灾难的源头……
  
  而祂们,必然不愿面对那样的结局。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祂们愿意与否都不再是关键。
  
  但这并不代表,秩序长者-塔瑞穆旦会觉得祂们稳操胜券……
  
  事实上,祂比更多的神祇知晓那位的恐怖。
  
  作为一名统治这片位面已久的神王,祂从不以傲慢的姿态出现在众神之上。
  
  尽管,祂们仍然有神会认为神王的骄傲。
  
  神王不仅仅是以威严和力量支配一切,它更需要谨慎和细致到极点的意志作为中枢。
  
  它不像烈火锻铁,或更似细针绣花……
  
  “我知晓众神的意愿,但现在我们别无选择……”
  
  神座之上,在诸神的沉默中秩序长者-塔瑞穆旦如是说道。
  
  祂那充斥着威严的目光看向众神,手边屹立的战斧一如远古时的震撼。
  
  很久了,当秩序长者-塔瑞穆旦坐上众神的王座之后,祂已经将那代表祂杀戮面的巨斧搁置许久了。
  
  杀戮是破坏已有秩序,所必然会采用的暴烈之刃。
  
  但在构建新的秩序时,它却并不一定那么好用。
  
  对于秩序长者-塔瑞穆旦而言,用杀戮来构建秩序的存在,往往并不那么睿智。
  
  时间能够抹平很多东西,那些活跃于心灵中的坎坷与蹉跎。
  
  最终会在滚滚的时光中,被磨平被消弭。
  
  但杀戮带来的痕迹,却显得顽固而尖锐。
  
  在凡物们看来,祂是一位仁慈的神王。
  
  也因此,祂的神号并非冠以神王的威严,而是以一位孜孜不倦的长者形象出现。
  
  虽然众神们,并未遗忘祂的过去。
  
  神座,总是难免会染上同胞的鲜血……
  
  而秩序长者-塔瑞穆旦,更非一位仁慈的长者……
  
  “但我们知晓他,他并非弑杀者!”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以年轻人类女孩形象的神祇发言道。
  
  “鲜花与和平鸽之神,我知晓你所付出的努力。”
  
  “你一直为了和平而奋斗,但现在已然并非平叛的性质。”
  
  “现在,是战争!”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扫视着诸神,然后沉声说道。
  
  祂的声音压倒了诸神的窃窃私语,诸神的目光凝聚于祂。
  
  然后,纷纷低下了目光……
  
  神王的意志,并不为其他的因素而波动。
  
  更何况,一如秩序长者-塔瑞穆旦所言,祂们亦然知晓那位所坚守的准则。
  
  此刻,祂们已然是敌人。
  
  这一点,并没有神祇存在任何侥幸的心理。
  
  “我们并非嗜好战争的神系,但也并不会接受任何存在的审判!”
  
  “现在,让我们去让那位‘审判者’见识诸神的力量!”
  
  随着秩序长者-塔瑞穆旦的号召,秩序的金光在他的身上凝聚成神圣的战甲!
  
  无数的英灵们,从无尽的沉眠中苏醒,它们将为了神王付出永恒的生命!
  
  整个神殿陷入某种肃穆而狂热的气氛,有神祇在高声地欢呼着!
  
  也许有一如鲜花与和平鸽之神,这般希望和平的神祇。
  
  但在诸多神祇的意志中,又何尝没有某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祂们或有听闻易秋的名头,但祂们也知晓对方并没有真正地直面具备神力的真神。
  
  或许传奇的生命阶段,并不为祂们所了解。
  
  但对于微弱神性的概念,祂们无疑是行家里手。
  
  在有些神祇看来,易秋已然被微弱神性的力量所冲昏了头脑。
  
  他全然没有了解到不同神性等级之间,存在着多么巨大的鸿沟。
  
  而新月之神等神祇的反叛和逐渐升级摩擦,早已让诸神的怒火在意志中咆哮。
  
  现在,是时候去展现属于诸神的怒火了!
  
  “为了秩序神王,为了尔甘多!”
  
  酒与香料之神举起手中巨大的酒桶,祂高呼着世界之名举桶畅饮。
  
  在诸神欢笑声中,似乎气氛陡然变得激昂起来。
  
  战争的阴影似乎已然远去,祂们可以品尝到属于胜利的滋味了!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祂觉得这也是一种宣泄诸神压力的方式。
  
  要对付那样的存在,哪怕诸神的嘴里充斥的是这种轻蔑之语。
  
  但在神性意识的深处,秩序长者-塔瑞穆旦知道祂们有何尝不是存在某些难以驱散的惊惧。
  
  “为了神王,为了尔甘多……”
  
  秩序长者-塔瑞穆旦举起手边的酒杯,祂沉声地缓缓说道。
  
  而在诸神被筹交错的时候,苍穹之上的云海似乎开始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空气似乎变得清冷起来,有某种若隐若现的歌声在缭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