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福缘仙途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漏网的人

第二百六十九章 漏网的人


      话音刚落,正在啃食崔宁护盾的金甲虫忽然一顿,然后顺着法力护盾开始慢慢滑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原先金灿灿的外表迅速罩上了一层毫无生机的灰色,不过眨眼的功夫,金甲虫便变成了灰甲虫,又迅速化为一滩黑水,彻底消失在众人眼前。
  
      吕道士的笑声还没有结束,便看到了眼前这一幕,笑声顿时戛然而止,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崔宁,“啊,我的金甲虫,那可是在奇虫榜上有数的奇虫,我培养了那么久,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死了!”刚说完便猛地吐了一口鲜血,显然这个金甲虫和他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因此连带着他也受了伤。
  
      此时另一只金甲虫也已经被韩芙裹上了一块厚厚的冰团,虽然并没有被剿杀,但是也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崔宁心里暗自得意,但脸上却面无表情的喝到,“小小伎俩也敢在我面前施展,还不束手就擒!”
  
      吕道士却还在顽抗,不过他显然只有这两个金甲虫,也不会其他法术,因此根本没有什么反击的手段,只是靠着那个淡金色的护罩硬撑。
  
      其实崔宁如果用自己的黄泉死气去污染吕道士的护罩,只要片刻功夫就能要了吕道士的性命,不过现在他们完全占了上风,而且还有很多话想要问问这个吕道士,暂时还不想取他性命,因此便和韩芙两人用法术不断的去消耗吕道士的护罩。
  
      果然没多久,就听“噗”的一声轻响,吕道士的护罩便如同气泡一般破开了,一根银针从吕道士的腹部一穿而过,显然已经将他的丹田破去,里面吕道士早已经瘫倒在地,身上的灵光迅速散去,连布满了疤痕的面孔也明显苍白了很多,显然灵气消耗极大,整个口的喘着粗气,几乎已经动弹不得。
  
      李晋见吕道士已经是强弩之末,壮起胆子上前一脚把吕道长踢翻在地上,指着他怒骂道,“姓吕的,你害死小二哥的时候,可曾想过也会有今日!枉我小二哥一向推崇你,还寻上门来一心侍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禽兽!”
  
      “李小二?哈哈哈,一心侍奉?”吕道士倒在地上,并没有露出太多惧怕的神情,反而忽然笑了起来,“会有人不求回报的去侍奉别人?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李小二这么卑躬屈膝的对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从我这里获得登仙的门路罢了”
  
      李晋瞪着他道,“想要登仙又怎样,他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哼,你以为随便奉承几句侍奉上我几天便能登仙?”吕道士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小贼见我迟迟不愿将仙术传授给他,居然想在饭菜里下毒来控制我,要不是我为了研究蛊术,对各类毒草十分熟悉,还真要着了他的道,这样的人,我还留他做什么!”
  
      “原来这里的一切真的是你做的,”王县尉叹了一口气,“吕道长,我认识你十几年,你一向性子平和,满脸春风,从未与其他人争吵过,为何短短几年忽然变了这么多!”
  
      吕道士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惨笑道,“你只知我平日强装的欢颜,却不知我心里有多苦,我的仇家有多强!”
  
      王县尉摇了摇头,“其实我很早便知道你想要找镇南王府报仇!”
  
      吕道士一愣,“你如何知道我的仇家镇南王府的?”
  
      王县尉痛心的看着吕道士,“当年灵潮来临,你与我醉酒时说漏了嘴,我替你隐瞒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最终却害了我们镇上的无辜百姓!”
  
      吕道士露出了几分歉意的神情,“我也是没有办法,可是我想要报仇啊!”
  
      王县尉死死的盯着吕道士,“你想报仇我不管你,你为何却又来伤害我们安宁镇的老百姓!”
  
      “这事却也有你的原因,”吕道士又吐出一大口鲜血,“本来像我这样没有什么背景的人根本斗不过家大业大的镇南王府,我原本也以为报仇无望,可是上天怜悯给了我一丝希望,我在王老弟家里的藏书中找到了几本讲蛊虫的书,这里面讲得内容不似胡编乱造,蛊虫的威力又极大,因此我便照着书里描述的内容找到了蛊居士的住所,发现蛊居士住所附近果然有一处隐秘的上古遗迹,得到了不少蛊虫的培育方法。不过只有腐尸蝇这种蛊虫,才能让我在镇南王府为所欲为的报仇,因此不得已”
  
      王县尉听得怒火中烧,高声打断他的话,“姓吕的,我一向与你交心,想不到你却是这样的人,为了一己私欲,全然不顾多年的乡情,滥杀无辜,还说什么不得已!”说着又一脚将吕道士踢翻,然后痛心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吕道士,“吕道长,这么多年了,你和镇南王府到底有多大仇怨,你都已经登仙了,日后前程似锦,又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吕道士发出一阵桀桀的惨笑声,“有什么仇怨?为什么不能放下?若是你全家四十七口人全部被人所害,只有你一个侥幸逃命,你能放得下这样的仇恨么!”
  
      崔宁闻言一愣,忽然想起当年崔岩和自己说过的一件事,“是你从镇南王府盗走了仙籍?”然后看着吕道士诧异的模样有问道,“你又如何逃过镇南王府内务司的追杀?”
  
      吕道士没想到自己只是无意中透露了一点信息,便让眼前的青年修士看破了底细,满脸惊恐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如何知道,难道你是镇南王府派来来此地便是来寻我的?”
  
      崔宁已经确认眼前的吕道士便是当年自己父亲和兄长追杀过的那个人,却不知他如何瞒过父亲崔岩那样精明的人,居然还活到现在,便开口说道,“我不是镇南王府的人,不过你当年也有过错,若不去盗仙籍,又怎会惹祸上身,既然逃过了追杀,何必还要去镇南王府自投罗!”
  
      吕道士又挣扎着坐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反正我受伤极重,丹田已破,自知罪孽深重,想必也活不久了,看你也是知,我便索性把话说清楚,免得死后还受人冤枉!”然后缓缓说道,“当年我也在镇南王府当差,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却没想到会遇上无妄之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福缘仙途,微信关注“优读”,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