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异世界精灵物语 > 第一百二十七章:弦音 1

第一百二十七章:弦音 1


  第一百二十七章
  “弧琴?”莉雅愣了愣:“是那种弹奏的乐器吗?”
  “嗯,就是那个。”麦斯笑着说:“我会弹哦,只不过我的琴坏了,所以只能借用一下你的。”
  “好像有一把……”莉雅想了想说:“一直都放在我父亲的房间里,只不过从来都没有见他弹过。可能他以前也会弹吧,只不过……当时为了救我,他的手腕被金属碎片贯穿了,现在得靠着铺助器械才能勉强活动。”
  “那可真是可惜了。”麦斯想了想说:“弹琴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可是因为我……”说到这里,莉雅的眼眶有不禁红了一点:“都怪我,尽给大家添麻烦。”
  “嘿!你别哭啊。”麦斯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又惹得这个惹人怜的孩子哭是一件很损阴德的事情:“如果我是他的话,就算明知道自己会没法再碰琴也会去救你吧。”
  “真的吗?”莉雅愣了愣,认真的看着麦斯:“你觉得……我是个乖孩子吗?”
  “真的,没有比你这样的孩子更好的了。”麦斯看着她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忽然有种自己在看着已经身处在天堂中的小天使一般的女孩,那是无比纯粹的孩子,就像是从未接触过这个世界的肮脏一般。
  但是实际上这个女孩经历的事情要远比他想的要多,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几乎已经看光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恶。
  但是她仍然原因遵循着圣灵的教诲,有着仁慈和善良的心。如此的可悲,可是又如此的纯粹。
  或许只要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能像她一样,战争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你真的这样觉得吗?”莉雅再一次问,这个问题她问了不知道多少遍,无论是问谁,得到的答案都如此的相似和统一。
  “我无比的确信自己没有见过比你还要懂事跟听话的孩子。”麦斯摸了摸她的脸,吐字清晰,语速缓慢,好像想要这个女孩听清每一个词:“这个世界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才会变得美好。”
  “嗷呜。”雪瑞也抬起他那巨大的,毛茸茸的爪子摸摸莉雅的脑袋,吐着舌头摇着尾巴,看上去很是赞同自己主人的话。
  可是这个时候莉雅眨巴眨巴眼睛,认真的看着麦斯的眼睛,好像想从里面看出来什么其他的情绪,比如虚伪。
  所以麦斯知道自己现在不能眨眼,不能乱动,一旦让她觉得自己有丝毫是在骗她的,麦斯都觉得自己连睡觉都不会感到安心。
  这让他不禁有点紧张的闭住了呼吸,用着自己最真诚的眼神,就像是擦拭曾经的那把弧琴时的眼神一样。
  “谢谢。”片刻后,莉雅慢慢的低下去头,轻轻的笑了笑,脸上带上了些许的红晕。
  这个女孩笑起来真的很漂亮,如同莲花开花的那一刻,这个世界仿佛都变得纯净无暇。
  麦斯他不禁看着呆了呆,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别过去脑袋:“能帮我把弧琴拿过来吗?我会给你弹奏一首好听的曲子。”
  “嗯,我会的。”莉雅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床边跳下来,掀开旁边的床后进入了地下的休息室。
  “嗷呜?”雪瑞扭头看着麦斯歪了歪脑袋,看上去很是疑惑的样子。
  “没问题的,嗯,我没问题的。”麦斯看着雪瑞的脸,深吸一口气:“放心吧,你主人的弟弟可是一个弹琴弹得很好的人哦。”
  “嗷呜!”雪瑞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上去舔了舔他的脸。
  麦斯看着自己的手,简单的回忆着弹琴的动作跟曲子,他练习的是那样的多,甚至不需要多想就能放在正确的位置上,好像他真的抱着一个弧琴一般。
  但是只要一摸到那个乐器,他就不可避免的想到那个以城市为柴火的大火,那场火烧掉了他的一切。
  “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些调子缓一点的曲子……”他抱着脑袋想:“但是那样的话,她会不会更难过呢?”
  麦斯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心里已经开始后悔刚才说的话了。
  真是的,没这能力了还装什么……他捂着脸苦笑,明明他已经连这唯一的技艺,也已经伴随着火焰化作了灰烬,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来找朋友蹭吃蹭喝的废物罢了。
  “你怎么了?”这个时候,莉雅忽然出现在面前,她怀里抱着一把保养的很是仔细的弧琴,一看就是爱惜才会这样做。
  “没,我现在很好。”麦斯扭头看着她那关心的眼神,无奈的笑了笑。
  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而自己要让她失望了。
  我真是个,废物啊。麦斯这样想着,然后想要说自己不舒服,没法弹了的时候,透着眼镜看她那双透明又清澈的眼睛。
  “如果不舒服的话,就休息吧。”没等麦斯开口,莉雅就自己慢慢的低下头说:“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喂喂喂,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麦斯看着她那一副表情,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的心都有了。
  谁会忍心让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失望呢?那真的是只有混蛋才会做的事情吧。
  “怎么会?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麻烦。”麦斯从她的怀里拿过弧琴,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在旁边坐好。”
  麦斯抱着弧琴深吸一口气,简单的驱赶了一下自己脑海里那些挥之不去的画面,让自己能够放松下来。
  “想听什么曲子呢?”麦斯想了想说:“你说一个,我看看我记不记得。”
  “那……”莉雅想了想说:“您会不会弹一首叫做……《星空》的曲子。”
  “你说啥?”麦斯忽然蒙住了,他不是不知道这样的曲子,正相反,这好像还是他做的曲子。
  “《星空》,麦尔维斯·瓦尔德的那一首。”莉雅挠了挠头说:“不知道的话就算了,还有别的……”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曲子的?”
  “我养父告诉我的啊。”莉雅想了想说:“爸爸说那是世界上最好的曲子,如果他的手没问题的话,肯定会弹给我听的。”
  麦斯咽了口吐沫:“莉雅,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麦斯呀。”莉雅歪了歪脑袋,疑惑的问:“怎么了?”
  “我的全名是麦尔维斯·瓦尔德。”麦斯无奈的说:“那是我小时候写的曲子。”
  “呀哎哎,你这么厉害的吗?”莉雅愣了愣,然后用一副很崇拜的星星眼看着他:“那真的是你写的曲子吗?”
  “我不骗人的。”麦斯摸了摸她的脑袋:“你的养父……是不是叫达克?”
  “你怎么知道?”
  “还真是那家伙啊……”麦斯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没什么,只是以前跟他有过一些交情。”
  说着,他拨动了几下琴弦,清脆的声音如同敲打的贝壳一般。他的手微微的拂过琴弦,无需多想就成了一首曲子。
  莉雅立刻不再发出声音,只是好奇的睁着大大眼睛看着麦斯弹奏时的样子。
  而实际上这个时候的麦斯出奇的紧张,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曲子,是他小时候闲的没事的创作。
  明明他看上去显得轻松又随意。
  但是他为了将脑袋放空,差点几次弹错。
  真他娘的烂到家了。麦斯现在把弧琴砸在地上的心都有了,明明只不过是如此简单一个曲子,但是他现在连完整的弹奏下来都却如此的困难。
  一个自己弹得都弹不出感觉的曲子,怎么能指望着其他人能产生共鸣呢?
  “抱歉。”麦斯慢慢的停了下来,忽然说:“我弹了一首很烂的曲子。”
  清脆的弦音在房间里回荡,曲子在慢慢的结束。
  “怎么会?很好听啊。”莉雅愣了愣:“我很喜欢这样的曲子啊。”
  算起来的话,这是这个小姑娘这辈子第一次听到曲子,所以她又没有见识过麦斯的真正水平,自然对这样的东西的很是满意。
  麦斯看着她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顿时感觉自己刚才表现简直都对不起这么好的一个弧琴。
  想到这里,他又深吸一口气:“我试试再弹一边会不会好一点。”
  麦斯觉得自己不能让一个孩子失望,这样会让他感觉心里不安。
  “好耶。”莉雅轻轻的鼓起了掌,好像很是期待的样子。
  麦斯再次微微拨动琴弦,这一次,明明让人感觉与上一次没什么区别,但是瞬间就让听的人感觉自己简直就坐在草坪之上,看着漫天的星空。
  莉雅惊讶的捂紧了嘴,这一幕有点超乎她的想象,她感觉自己仿佛就坐在草地上面,漫天的繁星如同银河。
  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
  麦斯微微的笑了笑,对吗,这才是他应该有的水准,背一遍谱子的都是新手,不能让别人感受到这曲子中情感的人都不够资格称呼自己为游吟歌手。
  莉雅微微的转了转脑袋,看见在旁边,巨大的白狼趴在地上,微风浮起,他旁边的主人抱着一把弧琴微微的弹奏。
  这一幕明明是出自想象,但是总觉得好像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小男孩坐在石头上用带着稚气的手拨动着琴弦。弧琴发出的弦音甚至让群星都跳起了舞。
  麦斯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八岁那年,抱着弧琴坐在草坪上,那个时候他没学过多少高超的技巧,父亲也还没来的及给他找一些靠谱的老师,甚至就连弧琴都是借的哥哥们的。
  但是在星空之下,他却创造出了如此一首曲子,那悠扬的琴声甚至让野兽都能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才是一首好曲子仅仅听着悠扬的音乐,就能联想到如此美丽的场景,仿佛身临其境。
  这不是什么魔法,但却比魔法更神奇。没人能解释为什么音乐会让人产生近乎幻境的感觉,但是这却是一个优秀的音乐家能达到的事。传说中有人甚至以这为武器,只不过那是传说而已,毕竟再好的音乐产生的幻境都比不上一个低级的精神魔法的效果好。
  正当麦斯慢慢进入佳境的时候,忽然,他愣了愣,表情忽然就变得慢慢狰狞起来。
  可是就在几秒后,莉雅忽然感到平静的曲子之中,隐隐约约感受到在这平淡的曲子下,那股悲伤跟血腥的气息愈演愈烈。仿佛血缸忽然被敲开,鲜红的液体瞬间就将这个世界染红。
  “呀。”莉雅忽然惊呼起来,因为在那因为音乐而产生的想象中,忽然燃起来焚天的大火。
  而在大火之中,隐隐约约的看得见被烧的浑身焦炭的人在远远的看着自己,慢慢的微笑……
  这一幕如此的吓人,简直就像是鬼故事忽然成真了一般,那犹如地狱般的场景哪怕只是看过一眼就再也无法忘记。哪怕是在幻觉中,同样如此。
  琴声戛然而止,麦斯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慢慢的流下来,滴到了绷带上,渗过去后刺激的伤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抱歉。”麦斯看着被吓的蒙住的莉雅,强行带着一丝笑容说:“别怕,别怕,那些都是我的一些回忆而已,早就过去了,没必要害怕。”
  莉雅只是大口的喘着气,然后咽了口吐沫,轻声说:“刚刚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你就当是做了个噩梦就好。”麦斯捂了捂自己的太阳穴,现在他的太阳穴火辣辣的疼,那种疼不是肉体上的,肉体上的痛已经没有比肚子上的伤口更夸张的了。那种痛……或许应该说是在心里的。
  他无法忘记,或者说他不能忘记,那场火……那场仿佛从地狱来的火,烧掉了他的一切。
  而他甚至就连找人复仇都做不到……如果真要说是要去找精灵复仇的话,那能找的理由绝对不止这一个。
  精灵族跟人族早已是血海深仇,这个只不过是这笔算不清的账上的一笔可以忽略到不记的部分。
  疼啊……真疼啊。麦斯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止不住的乱想。
  真是的,自己这个废物为什么要苟活在世上?明明自己是整个家里最没有价值的一个……
  忽然,麦斯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搭上了一只手,他微微的抬起头,看见莉雅那双纯洁无邪的眼睛眨巴着看着他。
  “你……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