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异世界精灵物语 > 第三百零六章:希望 2

第三百零六章:希望 2

第三百零六章
  
  在和这个兄长进行过对话后,奥月在他的指引下去找那个女孩,它们把这个孩子藏了起来。
  
  不过这里就这么大,说是藏起来,不过是在一个石头缝后的空间里。
  
  这里的地下基本是空的,这样的地方想要藏一个孩子是件容易的事情。奥月进去就看见了那个抱着腿缩在角落里的孩子,一动不动,看起来很瘦。
  
  可以理解,在这种地方待一年任谁都瘦了。本来北境的人就因为严寒很难胖起来,更别提呆了一年以后。
  
  “贝拉?贝拉。”兄长轻声呼唤着自己妹妹的名字,那个把脑袋缩在臂弯里的孩子才抬起头来,用一只眼睛看着奥月。
  
  这个孩子并没有睡着,只是蹲在这里而已。
  
  “贝拉,我们要准备离开了。”兄长用喜悦的声音说道。
  
  “可是我要死了。”贝拉看着兄长身后的家伙,轻声说:“死神来找我了。”
  
  兄长一愣,扭头看着奥月。
  
  这家伙在漆黑的地方带着一个乌鸦面具,身上还披着斗篷。这个造型真的是像极了死神,如果是个正常人在忽然看见这家伙的情况下都会被吓一跳。
  
  “贝拉,不是你想的那样。”兄长有点窘迫的解释说:“就是这个家伙说要带我们出去。”
  
  贝拉愣了愣,看着这个家伙摘下来了自己的面具。
  
  面具下面是一张漂亮的精灵脸。颜值这种东西对于精灵来说达不到满分都不好意思出门。
  
  “精灵?”她的声音变得更加阴冷:“带我们去做实验吗?你们什么法术需要献祭活物吗?”
  
  兄长愣了愣,也扭头看着奥月。
  
  这个事情是很多孩子都有的疑问,它们都知道精灵,虽然生活在北方并没有见过,但是它们都知道精灵在这个世界的南方大量的破坏了人族城市。
  
  它们还偷了人类的圣骸,这群卑鄙的家伙一直都不可以被信赖。
  
  奥月没有多解释什么,这样的事情无需解释。解释也没用。
  
  如果有人不信任一件事情,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一旦它不信任你,那么你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欺骗和掩饰。
  
  奥月只是往前挪了挪,摸了摸她的头。
  
  “我们晚上离开。”奥月对着她说道,没有说去哪里,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玉石放在了她的面前。
  
  这个玉石掏出来的时候,贝拉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看着这个白色的石头。
  
  她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他们父亲的玉佩。他们相信这样的东西能够带来好运,因此一直都在身上当作护身符来用。
  
  贝拉从地上捡起来护身符,看着它不说什么,只是看着它发呆。
  
  兄长刚才已经看过了这块玉石,因此它对自己父亲活着深信不疑。
  
  没人会为了从地底骗走一个孩子准备这么多的事情。这个叫做奥月的家伙能够说出很多只有它们和父亲才知道的事情,算不上秘密,因此才更加的无人知晓。
  
  奥月从这个石头缝里退了出来,刚出来就听见了里面传出来了哭声,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
  
  哭是一个人悲伤的表现,但是如果连哭都没有的话,那就是真的绝望了。
  
  那个孩子还能哭的出来,这代表她还对出去怀着一丝希望。
  
  “我来给你泼冷水了。”那娜莎靠在墙壁上,简单的给奥月说了自己的来意。
  
  “你说吧,无非还是那些。”奥月轻声说:“你饿吗?”
  
  “你也知道啊。”娜莎气鼓鼓的掐着腰,坐下来不乐意的看着奥月:“饿,我要吃肉汤。你带了便携的小锅和肉干,那东西被冻得太硬了,我要你给我煮。”
  
  “当然可以。”奥月坐下里,取出来几个简单的容器和架子。以及一瓶干净的水和肉干。
  
  这样的一锅炖肉虽然材料不齐全,导致味道并不是很好。不过在北境这种地方,煮熟的东西就能让人感觉到幸福感。
  
  “你真的确定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吗?”
  
  “把这些孩子全部救走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情况比预测的还要糟糕。它们的精神状态并不稳定,在半路上就可能因为各种事情而导致情况失控。所以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就带着那三个孩子离开。”奥月轻声说着,手里的活根本不停。火焰燃起以后,两个人坐在一起等着小杯子里的肉汤煮好。
  
  无奈这一个锅实在是太小,每次只够一个人吃的。所以一般得煮两次才够吃。
  
  那些孩子现在也在吃东西,只不过不是奥月给的。他能携带的东西非常有限,是吉岚用本体的残片来回搬运了大量的肉干。很多的肉干是在这种地方极其压饿的东西,只要肉干够用,想要饿死还是有不小的难度的。
  
  一个孩子闻到气味凑过来,咬着被冻硬的肉干看着那个被煮了以后散发出来香气的小锅。
  
  “滚滚滚,啃你的肉干去。”娜莎对这样的孩子一点仁慈都没有,很快就把它赶跑了。
  
  应该说这家伙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仁慈,那样的词汇不应该被用在她的身上。
  
  奥月没有阻止,因为只要自己给了这个孩子喝,那么肯定会有更多的孩子围上来。这个东西的产量本来就不多,两个人说不定都不够吃。
  
  煮好以后奥月把它放在一边冷却,等着冷好以后娜莎吃完也给自己煮一份。因为之后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填饱肚子的话估计自己在半路就不行了。
  
  “你都知道这些事情,还打算把这些孩子都带走吗?”娜莎把那个不大的杯子拿起来,她带着厚厚的手套,不怕被烫着。另一只手拿着叉子在热汤里面叉肉。
  
  “它们能活下来都不容易啊。”奥月轻声说,刚想继续解释的时候娜莎揽住他的脖子,咬着一块没煮烂的肉干对着他,示意他咬一口。
  
  奥月咬断了那根肉干,嚼着看着娜莎那不悦的眼神。
  
  “这根没有煮烂。”娜莎说着,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说。
  
  “我觉得这样能让大家都高兴一点......或许是我在给自己找无聊的安慰。”奥月说着:“但是我想要把这些孩子都带走。”
  
  “那我最后说点要去,把年纪在十岁以下的孩子抛弃。待会我去确认一下精神状态,排除掉一部分精神出现问题的家伙。”娜莎说:“排除掉这两种我觉得能简单一点,就算如此也有四十多人。哦,亲爱的,你觉得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救人?这里是兽人族的境内,我们可没有批量的护甲,这些孩子都很虚弱,我们需要带着它们在雪原上好几公里。”
  
  奥月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娜莎。
  
  “你这样的眼神我看着很不爽。”娜莎回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这个眼神真的让人感觉很不爽,那是一种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看起来跟死人似的,看着真是让人觉得难受。
  
  “我觉得......”
  
  “好的好的,谁让你是我丈夫呢。”娜莎根本就不等着奥月说完,几口吃完了手里的肉汤:“再给我来一份!”
  
  娜莎根本不用思考就能猜出来奥月的想法,那个家伙死倔。在这样的事情上自己磨破嘴皮子都没用。
  
  “你同意了?”
  
  “大不了就砍一条路出来。”娜莎说着把自己松散的头发扎好后放进来衣服里面,侧身躺在奥月身上:“你借我躺会,待会有够累的,我先睡会。”
  
  “那肉汤呢?”
  
  “煮,待会你喂我。”
  
  奥月笑了笑,忽然感觉四周开始抖了起来,他愣了愣,头上的花纹浮现,黑暗元素用立体的方法把周围的环境表现出来。
  
  “甘,发生了什么?”奥月询问道。
  
  “不知道,我也只能处理你们传回来的消息。”甘的声音传回来:“我天眼还没修好呢。”
  
  “呵,我现在相信你是受过诅咒的了。”娜莎在奥月身上蹭了蹭,给自己换了一个更好的姿势:“上面又开始战争,现在上去的话能享受特等席位来观察这一好戏哦。”
  
  ......
  
  人类的攻势在中午的时候开始,暴风雪还没停下来的时候它们的军队在大自然的庇护下移动到了合适的位置。
  
  重武器的架设用来数十分钟,那些来自矮人的重型武器在这样的平原上并不好用。但是仍然在城墙爆发出巨大的火花。
  
  城墙在这样的烟花下分崩离析,这样的重武器能够轻易的击碎墙壁。
  
  不过说的跟兽人需要城墙一样,这些家伙什么时候需要过这种不便之物?它们的战斗方式就只有冲锋,就算是守城也是带着野兽对着敌军发出来冲锋。
  
  人类看着那些扑过来的野兽架好了阵容。上一次没有守住仅是因为军队的数量被碾压。这次的人类联军几乎是整个北方的所有军势,还有矮人的帮助。带刺的塔盾立了一层又一层。天上落下来密集的火雨。
  
  这会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双方的军队势均力敌。
  
  兽人在最开始的惊讶后只有愤怒,从古到今只听说过兽人去碾碎其他种族。哪有别人来进攻的道理?矮人的军队在进来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就被暴风雪围困,它们正嘲笑着矮子那和身体成比例的智商,就又听说人类带着军队来进攻自己?合着现在的兽人是这么好欺负的吗?
  
  火球和冰刺在面前的冰原上炸开,或是冰锥和爆炸。人类的魔法师已经就位,巨大的法术屏障在人类的军队上展开,那兽人投石车投过来的石头拦在半空当中。
  
  一对重装骑兵撕碎了人类的火力线,那是一群在这里用装甲把自己武装的家伙。那些壮硕的家伙套上盔甲几乎就是无敌的。骑着坐骑的兽人靠着身高矮人也没法阻拦,只能看着它们跳进人群。它们进来就是极大的压力,挥舞着大型武器的兽人还穿着重甲,人类想要拿下它们很困难,每一个击杀都是用人命堆积出来的。
  
  矮人对这个军队的支持大多是体现在技术上,仅仅是派了一个千人步兵团进行支援。这些矮人就是人类最强劲的一道防线,这些家伙的身体都比钢铁还要坚韧。而它们自己身上还披着更为坚硬的金属。它们举着长枪和锤子,顶住了一波又一波的冲锋。
  
  麦斯站在人群当中,看着面前交战的众人没什么表情。
  
  好像他和这次战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他不但是这次战争的参与者,甚至还在这次的战争中扮演着其他人无法替代的作用。
  
  只是因为现在还轮不到他登场,他在等待着,在那之前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欣赏烟花。
  
  他等待着一边的机器准备就绪,在那之前没什么是需要他做的。
  
  “最后一次警告,你的血液已经开始不稳定了。”灵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高兴:“你这和跟魔鬼交换力量没有什么区别。”
  
  “定个时间,二十四的小时以后压制我的血液。”麦斯并不在意,他褪去了身上的盔甲和外套,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他浑身都是没有完全消退的龙鳞,现在这些龙鳞又重新开始生长。他全身上下坚硬的龙鳞冒出,金属的瞳孔发出微弱的光芒。
  
  “你的意识会在三分钟后被纳入保护空间,在那之前远离人群。”灵没辙了,这个家伙的血液已经开始以着不可逆的方法进行变化。龙血在他等待身体里温度变得极高,甚至可以要开始沸腾。
  
  麦斯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飞身跃上一边的机器。
  
  那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投石机,它被像石头一样抛投出去。在半空中它彻底的从人类变化成怪物,那巨大的怪物在空中画出来巨大的弧线。然后狠狠的砸在城墙上,把金属的城墙砸出来巨大的缺口。
  
  一旁的半兽人还在那里搬运着投石机的炮弹,没反应过来这次被抛过来的东西从石头变成了怪物。利爪从那些半兽人的身体中穿过,变成怪物的麦斯在城墙上发出来疯狂的笑声,屠杀着看到的一切生物。
  
  那个曾经懦弱的人类早已变得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