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异世界精灵物语 > 第三百零七章:希望 3

第三百零七章:希望 3

第三百零七章
  
  吉岚抬手撑住了洞穴。数百吨的岩石被它一个人抗住,黑色的魔力涌动,把整个顶层给托起。
  
  洞穴在战争中被震得坍塌下来,如果不是吉岚在这里,那么所有人现在已经都被压死了。
  
  黑色的暗流涌动,在这种地方黑暗元素是最充裕的。奥月用黑暗元素强行塞上了石头之间的缝隙,以此来稳固这脆弱的顶部。
  
  孩子们跟着奥月往外跑,这种情况下至少得先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不然的话都得被石头埋在地下。
  
  可是原本用来离开的通道在现在已经被落石堵住了,奥月是用自己的魔法强行破坏出来了一条前往外面的路。
  
  贝拉被奥月抗在肩上,这个孩子被吓坏了,从刚才到现在都在哭。
  
  它的两个哥哥跑在前面,兄长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孩子,正在前面想着办法带着孩子们撤离。
  
  而它的弟弟一直都紧跟着奥月,到处都是哭声。根本没办法管理或者带领。
  
  “带着那三个孩子走。”娜莎的声音用精神链接的方法和奥月交流。
  
  奥月没有回答,只是在哄着抗在肩上的贝拉,这个孩子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差,从刚才到现在都在哭。
  
  不过这里并没有多少水给她喝,所以哭到一半眼泪就流干净了。最后是在流血,红色的血泪在她的脸上涂满了红色的纹路。
  
  现在完全没法考虑隐蔽性的问题,人类魔法师用土系的魔法引起了大规模的地震。它们很清楚这个城市的下面早就被挖空,所以大地一旦开始震动地下就会开始塌陷。
  
  根本不知道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很可能来的时候建立的根据地已经废掉了。现在奥月连把孩子往什么地方带都不知道。
  
  只能先往外面带,先到安全的,不会被落石击中的地方躲着才是正确的做法。
  
  道路的前方忽然投射进来光芒,那是太阳光。在十几分钟的狂奔后它们已经极其的接近地表。
  
  最前面的孩子看见太阳光的时候忽然就不淡定了,它们已经在地下呆了太久,几乎是忘我的向着太阳底下奔跑。
  
  黑色的链锁从地上冒出,把出口封死,前面的孩子撞在上面,挤在一起。
  
  “别慌着出去,现在外面很危险。”奥月刚想仔细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一个被堵住的孩子抬手就一拳头打在他的脑袋上。
  
  那个孩子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是已经长的很壮,这一拳狠狠的落在了奥月的侧脸上。打的奥月一个踉跄,差点把抗在肩上的贝拉丢在地上。
  
  被重击了一下后奥月一个晃神,本来魔法就需要高度的注意力,更何况现在他的注意力有大半都集中在稳定地表的时候被这么一下重击。面前的链锁因此而松开了几道缝,几个孩子拥挤着跑了出去。
  
  奥月眼睁睁的看着炮弹落在面前,矮人的炮弹里塞了大量的铁砂,落地的瞬间跑在前面的孩子浑身的皮肉都被高温加速的铁砂给穿烂。炮弹的碎片在目光所及的地方都留下了可怖的痕迹,就连在链锁后面的孩子都有被重伤的。
  
  哀嚎和痛哭的声音再次此起彼伏,奥月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震坏了。他感觉自己的听力真的是一无是处,除了让自己变得更加痛苦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那些跑在前面的孩子死了连一半都不到,因为没在面前爆炸,只是被波及到的孩子大都没有被一下毙命。但是大都已经残废,带着浑身的伤在泥里面打滚。因为痛苦而发出呻吟的声音。
  
  这些孩子没法带走,它们离开的地方距离这里数公里。奥月和娜莎连续狂奔这么远有的时候都需要休息,更别说这些孩子了。这些受伤的孩子只能呆在这里听天由命。
  
  “活该。”娜莎哼哼着说,踹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孩子来到奥月身边。
  
  她一把从奥月的肩上夺过来贝拉,那个孩子对于娜莎一直是很惊恐。这个叫做娜莎的家伙从出现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表现出来一点名为怜惜的情绪。
  
  娜莎连好好对待这一个孩子的心情都没有,把自己的手帕取出来堵上了贝拉的嘴。然后直接冲向外面。
  
  奥月和她几乎同时冲到了地面上,刚才的炮弹命中以后没有人敢再上来。但是地下的洞穴已经开始坍塌。再不离开就真的完了。
  
  他还得确认现在的位置,刚才它们只是为了冲出来就拼尽全力,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判断自己的位置。以及前往的方向,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决定。
  
  整个上面比之前来的还要乱,上一次的时候奥月和娜莎只是站着高高的看着整场战争的发生。就像是天使站在天上观看人世的繁乱。看自己的心情从里面救出一些可怜人。
  
  但是这一次它们是直接身处在混乱当中。真的是混乱,目光所及的一切都乱套了。
  
  根本没法判断自己的位置,整个城市的地形因为局部塌陷而完全变了。本来奥月就不熟悉这个城市,现在地形又开始大规模变动。没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找清楚方向。
  
  杀红眼的兽人向着奥月冲过来,奥月的体型和人类差不多,在兽人的城市里就会被当作人类来看。
  
  但是还没有靠近就被黑色的气流震开,奥月现在也顾不得自己的行踪暴露,黑暗魔法在外面搭成了庇护所。
  
  他看了一眼兄长,刚才的弟弟也在混乱当中受了伤,那个男孩子一直都很坚强。所以奥月就没怎么把它放在心上,现在才注意到弟弟的伤势很严重,腿上被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我抱着他,你跟紧我!”奥月从他的怀里抢过来弟弟,它们的哥哥不过也是个孩子,待会它们要跑过很长的一段距离,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孩子和没法带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孩子强行穿过这么远的距离。
  
  “贝拉呢?”兄长看着奥月肩膀上原本应该呆着的孩子不见了,自己着急的喊。
  
  “放心,她是安全的。”奥月看了一眼娜莎,娜莎把她简单的束缚好就捆在了自己身后。那把长长的红色太刀出鞘。但是她却没有变成恶鬼的样子。
  
  “你真的能完全的控制那把剑?”奥月知道自己现在问不是很好,但是他还是有点好奇为什么这次娜莎连鬼化都没有。
  
  “我给你说过吗?哦,一直没时间说来着。那个状态会消耗我的寿命,我不觉得自己的寿命应该因为这些家伙而被消耗。”娜莎厌恶的看了一眼自己背着的东西。然后看着奥月:“最后一次提议,带着这三个孩子走。剩下的孩子不是我们能带走的!”
  
  “回去再说。”奥月没有同意,然后俯身再次抱起一个孩子,背起一个孩子。
  
  这样的话他自己一个人就把三个孩子带在身上。这里面大都是受伤的,那些还能跑起来的孩子自己没时间去在意。只能大声的喊着跟紧我。
  
  甘现在快要疯掉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停的向着拉莫发出来预警。莫迪那只兔子还没有从洞穴里出来,拉莫好像回去找了。吉岚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帮助那边,只是在尽可能的往身上带着孩子。
  
  这群家伙接下来要穿过的地方是兽人的敌后区域。得亏不是在兽人冲锋的路上,真撞上冲锋只有吉岚能够活下来。
  
  奥月也没法去在意太多的人了,他只是在用黑暗元素做成魔法保护着身边能看的见的孩子,然后向着大概的方向跑。
  
  到处都是哭喊的声音,没有跟上的孩子也就会直接暴露在奥月魔法的庇护之下,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法去管那些家伙。
  
  巨大的危机感在奥月的心头炸开,时间流速慢了下来。第六感忽然触发,奥月用了一个极快的速度就找到了危机感的来源。
  
  那是赤红的火焰,一个扭曲的怪物对着奥月吐出了红色的火焰。
  
  这个距离根本无法闪避,奥月只是注意到了危险的来源,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躲避那扑面而来的高温。
  
  挡住它的是吉岚,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这个大块头甩下了身上的孩子,用着几乎在时间夹缝中瞬移的速度挡在了奥月面前。那炽热的火焰几乎把它身上的衣服全都瞬间融化。
  
  奥月呆呆的看着吉岚,吉岚的身上那层人类的皮肤都被烧掉了一半,但是露出来的不是肌肉。而是坚硬东西,样子就像是那白色的角。
  
  “我挡住它。”吉岚简单的说着,然后一步步的向前,一拳打在冲过来的怪物脸上。这一下极狠,奥月听见了麦斯浑身上下的骨头在暗劲下断掉的声音。
  
  吉岚身上属于人的部分开始变化,浑身上下长出来尖刺。人和衣物都是它用魔力幻化出来的东西,本质上只有角而已。
  
  所以它也变成了一个怪物,等着麦斯恢复完骨头后重新起身。
  
  这家伙只有吉岚能够对付,只是一年多不见这个怪物要远比和奥月对决的时候要强,那个时候它刚刚完成蜕变,还是在重伤的状态下。所以显着畸形。
  
  但是现在站在面前的那个怪物和吉岚差不多的大小,身后托着长长的尾巴,浑身长满坚硬的龙鳞。
  
  那东西喷出的火焰温度极高,且还有很强的腐蚀性。就连吉岚护在身上的魔力都能化开,奥月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吉岚身上的人类皮肤被破坏。
  
  因为那只是理论上可以破坏的东西,不代表它可以被轻松破坏掉。
  
  但是现在没时间想这些,奥月带着孩子们从破损的城墙冲了出去。连续的魔法直接把一处城墙炸出来缺口。
  
  奥月即将走出去的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趴在他身上的孩子跟着他跌倒在地上。
  
  他只能紧紧的护住弟弟,脑袋开始充血,剧痛在全身上下反应。
  
  第六感被触发以后他浑身的神经都开始疼痛,刚才一系列的魔法使用中他出现了失误。以至于受到的反噬让它的眼睛和耳朵里都开始流血。疲倦感卷席全身,他的体力没有娜莎好,现在身上带着的孩子重量都要和他相当。从这里跑到城墙以及过去了很长的距离,他身体这才来的及反应痛楚。
  
  但是一旦反应过来奥月就整个人和废了无意,随便一动都好疼。
  
  这里可不是休息的地方,当奥月反应过来一旦没有了城墙,那抛射过来的弓箭是多么的致命。
  
  他试图再次使用黑暗魔法,但是严重痉挛下的自己再次出现失误。一个高阶魔法运行到一半戛然而止,再次一口血喷出来。
  
  因为一发炮弹比他更快,巨大的声浪和元素乱流直接让奥月把放到一半的魔法咽了回去。冲力把它击倒,弹片在背后划过,割烂抗寒服和轻甲在他的背后留下数道伤口。
  
  奥月绝望的看着天上落下来的箭,那是箭雨。他把孩子摁在身下,一根射穿了他的后背,蹭着肋骨撕下来了一大块肉。
  
  但是弓箭在接下来就被拔了出来。娜莎赶来了,一把扭断自己的胳膊从里面挤出来血喂给奥月。
  
  血刚进嗓子没多久,奥月就开始吐血,吐出大口的黑血。
  
  这箭有毒,人类和矮人用的可不是什么劣质的东西做出来的毒药。奥月自己的身体对毒的耐性很差,应该说能耐得住这种毒的只有吸血鬼。它们的血液能在和毒素接触后凝结,咳出来就能免除毒性。
  
  娜莎简单的接上自己的骨头,再晚几秒奥月就会因为毒素蔓延而会死在这里。她用这种办法把奥月的命强行吊了回来。
  
  奥月看到这个家伙的身上也插着几根箭,娜莎随意把箭从伤口里拔出来,吐出黑血后。长刀挥舞,斩开了其他的箭镞。
  
  奥月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直到现在他还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
  
  但是当他看到周围的时候心都凉了,因为那个一直跟着它的兄长,此刻尸体正在火焰中燃烧。人肉中可燃的部分把它的尸体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