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3章 要上工了

第3章 要上工了


  常凌风在守富和老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到了院子中。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天空是透亮透亮的,繁星闪闪,完全不是后世那被雾霾包裹的天空。
  突然一阵刺骨的寒风吹来,冰冷的空气瞬间钻进了常凌风的鼻孔,他禁不住打了一个激灵。“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欣赏景色,再美的景色有命重要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么活下去!”常凌风在心里暗自骂自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借着微弱的亮光,常凌风向四周望去,这院子院墙有一人多高,加上上面的铁丝网将近2米,并且铁丝网都通上了电。铁丝网外外面好像还有一条近2米宽、3米多深的土沟,这条深沟像盘在人的脖子上的一条伤疤,异常的丑陋,因为它的存在,将劳工营与外界硬生生地割裂开来。
  放眼望去,工棚外的大院里便站满了劳工,黑压压一大片,足足有三四百人。劳工们按照之前分好的组站好,大多数人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情况好点的还有棉衣穿,但棉絮从棉衣里各个地方钻了出来,和单衣也查不多。境况差点的,就只有一层薄薄的单衣御寒。还有更可怜的,半截袖子或者裤管都被刮破,只剩一些碎布条随着寒风飘舞,有的根本就全掉了,只能拿水泥袋或者草帘裹起来遮挡,而整个人缩着肩膀,腿不停地打着颤。因为自己和守富、老徐、小吴他们几个被抓进来的时间不长,所以境况还好些,身上的衣服勉强能够御寒。但即便是这样,常凌风还是听到了自己上牙下牙打架的声音,这股深深的寒意不仅来自这该死的天气,更来自于周围这肃杀的气氛。
  近一个排的伪军端着枪将这些可怜的劳工们围在了中间。常凌风仔细看了看离自己比较的近几个伪军,有些长得也是浓眉大眼的,远不如后世小说、影视剧中表现的那么猥琐。
  不一会儿,一个鬼子军曹在一个胖翻译官的带领下,带着一个班的士兵大摇大摆地来到大院之中。原本有些悉悉索索声音的人群瞬间静了下来。
  “饭田太君,您请!”翻译官在前面领着路,一路弓着腰,原本斜挎着装有20响的枪套几乎垂到了地上,他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看他的日本主子,并报以谄媚的笑容,活脱脱一副孝敬伺候自个儿亲爹的模样。
  真是一副狗腿子像啊,呸!常凌风心里暗自骂了一句。继而他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吐吐沫的声音,常凌风心里一惊,暗叫不好,没有管住自己的嘴,这下要倒霉了。他连忙低下头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用余光发现老徐正在拼命的地拉守富的衣袖,而守富怒目圆睁,一张大脸早已憋得通红,鼻孔喘着粗气,浑身肌肉紧绷着。
  这下常凌风明白了,感情刚才那口吐沫不是自己吐的,而是守富吐的,他不禁为守富担心起来,这要是被鬼子和胖翻译官发现了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好在胖翻译官的注意力全部在鬼子身上,鬼子军曹饭田头抬得很高,高到恨不得把自己的颈椎折断,他们根本都没有注意到人群里的声音和异样。
  由于小队长小岛一郎昨天半夜就被中队长久保一个电话叫到镇里去,所以早晨例行的点名由饭田代表小岛主持。饭田身高虽然只有一米六三左右,但此时此刻他,他撇着大嘴,背着双手,迈着八字脚,那不可一世的神态,仿佛自己有两米五高。小日本这个词看来真是名副其实,常凌风心想。
  很快,饭田等人在胖翻译官的带领下就走上了院中的土台,士兵们分两列排开,饭田鼻孔朝天、居中一站,显得气场十足。
  在得到饭田的点头许可后,胖翻译官连忙低头“哈依”一声,继而转过身向前迈了两步,清了清嗓子,一改之前的奴才像,沉着脸对着台下道:“都听好了,根据太君的吩咐,现在开始点名,一个个的都把耳朵竖起来给我听好了,听到自己的名字大声回答,别自个儿找不自在,皇军的手段你们应该都清楚,就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其实,每个劳工身后的衣服上都有一个编号,是为了便于统计和管理,但是这个劳工营里并不大,因而鬼子和伪军对大部分劳工都比较熟悉,时间久了,也就不再念他们的编号,而是直呼其名。
  “李大壮。”
  “在。”
  “王耀祖。”
  “哎。”
  “房大牛。”
  “到。”
  ……
  “常凌风。”
  “常凌风。”听到没有人应答,胖翻译官的嗓音又提高了一度。
  “常凌风。”胖翻译官有些气恼,这帮泥腿子敢在太君面前不给自己面子。
  “妈的,常凌风在不在,老子叫你有没有听见?”胖翻译官彻底火了。
  “刘翻译,常凌风昨天生病了,脑子都烧糊涂了,您看他到现在还有些魔怔呢。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姓徐的汉子忙替常凌风解释到。
  胖翻译官走下土台,径直走向姓徐的汉子,顺着他指的方向向常凌风看去,只见常凌风目光呆滞着看着前方,仿佛傻了一般。
  “啪!”胖翻译官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常凌风左脸颊上,常凌风顿时感觉到火辣辣的疼,嘴角流出了一丝血,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旋即又松开了。这细微的动作虽然胖翻译官没有看到,但没有逃过旁边老徐的眼睛。
  “妈的,真像傻了一样!”胖翻译官又用手在常凌风的脸上拍了几下,看到常凌风仍然没什么反应,反倒是流出的口水弄到了自己手上,胖翻译官厌恶的赶紧在常凌风的胸口衣襟上擦了擦手,又用力的甩了几下。
  “徐大哥,你说凌风是不是真的把脑子烧坏掉了,人傻了啊?怎么被打了一耳光还跟着傻乐呢?”守富小声嘟囔着问旁边的老徐。
  “嘘!”老徐一皱眉向守富又做了个噤声的表情。
  正在这时,胖翻译官从常凌风那里转过身来,对着姓徐的汉子道:“哼,生病了,我跟你说,这皇军的规矩你们应该都懂,只要能动就得干活,要是让我看见那姓常的家伙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您放心,您放心。”姓徐的汉子赶紧弯腰点头答应。
  胖翻译官一溜小跑上了土台,在饭田面前小声嘀咕了几句,把刚才下去处理常凌风的事情解释了一下,大概的意思是有个劳工因为生病快变成傻子了,但是还能干活,考虑到现在皇军也正缺人手,就没有过分的惩罚他,让他戴罪立功。
  “呦西!刘桑,你做的很好。”饭田对胖翻译官的表现很是满意,小岛走之前一再交待他加快工期进度,这也是中队长久保的意思,现在的劳工越来越不好抓了,不能再数量上求突破,只能在现有的这些人中挖潜力了。
  “这都是饭田太君和小岛太君平时教导得好!”胖翻译官不失时机地拍起了饭田的马屁。
  “嗯。”胖翻译官这句话说得饭田很是受用。
  得到饭田的表扬之后,胖翻译官满面春风,现在他对日本人的心理把握得越来越准确了,以后小岛太君、饭田太君会更加器重和倚重自己,那升官发财还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想想都觉得美。
  “刘桑,赶紧点呼,快快滴!”
  饭田一句话将胖翻译官从美梦中惊醒,他吓得一激灵,赶紧点头哈腰答道:“哈依!马上点,马上点!”
  有了常凌风挨打的小插曲,劳工们在接下来的点名中都很配合,毕竟谁也不想再去触霉头了,很快名字就全部点完了。
  胖翻译官合上点名册,转身向饭田报告:“太君,327名劳工一个不差。”
  “呦西,把今天的任务分配下去,务必要加快速度。”
  “哈依!”
  “太君说了,我们现在的工期进度比计划晚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开足马力。我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敢偷懒,关你们禁闭、不给饭吃那都是轻的,太君要是生气了,你们小命就没有了!”有了饭田的命令,胖翻译官说话底气更加足了。
  鬼子将整个劳工营分为三个工区,全部劳工按照区、棚、班管辖,一个区有三个棚,一个棚有三个班,一个班10人左右。除了一些技术工种之外,每个班的每天的任务基本相同,偶尔也会轮换。分配完任务,劳工们就在伪军的驱赶下直奔工地。鬼子就给每个班的一条绳子,让每个劳工左手牵绳,右手拿着工具,前面由鬼子和伪军像牵牲口一样牵着走。饭田一伙跟在人群后面。
  工地并不远,在距离工棚东边只有半里地的一个小山沟里,之前这条路虽然走过很多遍了,但今天对常凌风来说,显得格外不同,一是他来到这个年代第一次去工地;二是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很差,每走一步都格外的艰难。
  尽管耳边不时地响起鬼子和伪军的呵斥声,但好像周围的一切和常凌风毫不相干似的,他只是低着头,跟着劳工们的步子缓缓地向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