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149章 铩羽而归

第149章 铩羽而归

    秋田茂对中村田宽的说法很是不解,不禁怒道:“怎么,你就忍心让这些为天皇陛下捐躯的帝国勇士这样躺在冰冷的野地中吗?作为他们的长官,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士兵的?”
  
      秋田茂这句话既是说给玉碎的士兵听得,更是说给中村大队剩下的活着的官兵听得,看看吧,这就是你们的长官,你们的大队长,不仅因为他的无能导致帝国士兵的无辜丧命,更让人感到寒心的是死后都不愿意为他们收尸。这样的长官,你们跟着他能够有什么好?
  
      秋田茂冷峻的眼光从中村大队的士兵们脸上扫过,士兵们均低下头,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的长官也很是失望。
  
      气氛变得异常压抑起来,过了片刻,中村田宽才道:“秋田君,并不是我不愿意给玉碎的士兵们收尸,而是怕更多的士兵丧命于此?”
  
      “纳尼?”秋田茂冷笑了一声,“中村君,你的这个理由听起来还真是可笑至极啊!”
  
      中村田宽显然已经适应了秋田茂的讥讽,缓缓道:“这些支那人及其狡猾,数次在战场上布置各种诡雷,我们中村大队吃尽了苦头,所以我才说要等到天亮再说。”中村田宽说得显然都是实话,常凌风这伙人经常利用皇军的汽车、尸体布置诡雷,已经炸死炸伤数十名士兵了,所以在晚上收尸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常凌风的手段中村田宽领略过,但是秋田茂并没有和常凌风打过多少交道,即使刚才被常凌风假扮日本军医骗过一次,秋田茂也只是感觉这是支那人的小聪明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听到中村田宽这样说,秋田茂的心里更是对他一阵鄙夷,当即道:“中村君,我看你是被这些支那人吓破了胆,所以才变得如此多疑。如果每个指挥官都像你这个样子,我们大日本帝国什么时候才能够占领支那?”
  
      中村田宽强忍着内心的怒火道:“为了帝国勇士们的安危,还请秋田君小心谨慎才是。”说完向着秋田茂重重顿首。
  
      秋田茂一刻也不想在看中村田宽小心翼翼的样子了,口气极其生硬地道:“够了,既然你不愿意给他们收尸,那就让我们秋田大队去做吧。”挥挥手叫来了高岛峻,“高岛君,让两个步兵小组整理这些玉碎勇士的尸体。”
  
      “哈依!”高岛峻重重顿首,转身刚要去安排任务,却被秋田茂又叫住了,秋田茂走到高岛峻的面前压低了声音道:“高岛君,请务必小心。”尽管秋田茂对中村田宽胆小如鼠的样子极其鄙视,但是他也不得不让手下小心一些,无论怎么说小心一些都是无大错的。
  
      高岛峻点点头转身去了。
  
      “秋田君,你这……”中村田宽还想说什么,然而这时秋田茂早就转身走了,留给他一个背影。
  
      中村田宽无奈地摇摇头,开始为高岛峻手下的两个步兵小组担心起来。
  
      然而,高岛峻的手下很快就将重机枪阵地的16具尸体整理好了,并没有像中村田宽所说的诡雷。看来,支那人走得也很匆忙,并没有来得及布置。
  
      秋田茂不知什么时候又来到了中村田宽的身前,阴森森地道:“中村君,你看这不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吗?”
  
      中村田宽顿时哑然,这时他甚至希望听到手雷爆炸的声音,但是转念一想就立即丢掉了这荒唐的想法,怎么能为了个人之前的意气之争而拿帝国勇士的生命当筹码呢?
  
      这时,秋田大队负责搜索的小队长过来报告说并没有发现支那人逃跑的踪迹。
  
      没等秋田茂说话,中村田宽抢先说道:“一定是支那人对他们逃跑路上的痕迹进行了处理,真是狡猾之极啊。”
  
      秋田茂狠狠地瞪了中村田宽一样。
  
      既然无法确定支那人的逃跑路线,盲目的追击便毫无意义。
  
      群山巍峨,夜色茫茫,没有了作战任务,秋田茂顿时觉得体内的血液不再像进山的时候那么滚烫了,他卷了卷大衣,冷冷地对中村田宽道:“中村君,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各自归建,向警备队司令部报告吧。”
  
      过了片刻,山道上都是稀稀拉拉的日军士兵,其中一些人还两个一组的抬着一具具的尸体,其中就包括在山上找到的手冢三郎的尸体。本来,一次本可以立功的任务,就这样匆匆的以失败告终了。一路上,秋田茂低着头,一不发。
  
      下了山,两个大队的人分成两路,秋田大队一路向东回怀来县城,此时的汽车已经返回来接他们了。而中村田宽则带人通过木桥,也准备乘车回宣化。
  
      就在中村田宽抬脚踏上木桥的一刹那,前方一个士兵突然回来报告说对岸的汽车不见了,而且留守的两个步兵小组全部都被杀死了,无一活口。
  
      中村田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无异于五雷轰顶一般,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啊,坏事情一个接着一个的,还都是找自己。
  
      中村田宽急匆匆就要过桥,由于木桥上仍然是用梯子临时连在一起的,一个士兵担心中村田宽掉下桥去,想去扶他一把,却被中村田宽粗暴地一把推开。走到对岸一看,6辆汽车果然踪迹不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士兵的尸体,有的被拧断了脖子,有的被击碎了喉骨,有的被割喉……全都是一击毙命,没有任何的犹豫,看得出来对方一定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八嘎呀路!”中村田宽看着地上远去的车轮痕迹,睚眦俱裂,恨不得把牙都咬碎了,这肯定就是常凌风一伙干的,太狡猾了,竟然躲过了皇军的追击,绕到了后面。
  
      没有了汽车,这么多的尸体怎么办?怎么运回宣化。
  
      ……
  
      常凌风他们一路向东并没有遇到任何情况,一路畅通。在距离香炉山还有二十里地的时候,统一下了车,在怎么处置这些车辆的时候犯了难,直接炸了吧,有些可惜了,但是藏起吧有没地方可藏,鬼子很快就会顺着车轮的痕迹找过来。所以,常凌风决定将这6辆汽车破坏掉,绝对不能留给鬼子。
  
      正在安排这件事的时候,黄生明走了过来,道:“常连长,是不是要把这些汽车破坏了?”
  
      “嗯。”常凌风无奈地点点头,“我们没得用,也不能给小鬼子用,只能这样了。”
  
      “常连长,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把这些汽车都藏起来。”黄生明道。
  
      “有这样的地方?”大勺听到而来黄生明的话,小跑着过来,一把抓住黄生明的胳膊,刚才他开车开得那叫一个惬意,自然是想着把这些车留下,以后还能再开呢。
  
      “往北走不远有一处洞口,洞口很小,但是容下一辆汽车进出没问题,里面空间可大了,6辆车也没问题。”看到常凌风好像还有些疑问,便道:“我是本地人,小时候常在这里玩儿,放心吧,那个地方很隐蔽,去的路也都是石头路,基本上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的。”
  
      “既然是这样,赶紧带我们去。”常凌风心中一喜,“李剑,带几个兄弟去把后面的轮胎痕迹处理掉。”
  
      “是!”
  
      这个洞口真如黄生明所说的一样,洞口都是枯枝枯叶,从远处看根本发现不了。但是扒开枯枝枯叶之后,里面便显现出一个比平常老百姓家的大门还要大上两圈的洞口,常凌风在黄生明的带领下,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这个石洞高近三米,而且越往里走越高、越宽,走到50米左右的时候便是一个四分之一的足球场大的巨型空间,当真是一处绝佳的妙处。
  
      为了保险起见,独立连的人都下了车,李松州、王成和几名临时的司机将6辆汽车开进了山洞之中,又将洞口进行了伪装,是常凌风亲自带人弄得,比原来的还隐蔽,不走到跟前根本看不出来。
  
      一行人趁着夜色返回了香炉山。
  
      ……
  
      坂本吉太郎又是在睡梦之中被小泉清叫醒的,这让他极度地郁闷。等坂本吉太郎穿好和服,趿拉着木屐从里屋走出来的时候,小泉清已经站在外间里等着他了。坂本吉太郎从小泉清黑着的那张脸就知道,肯定又没有什么好事情。
  
      “司令官阁下,收到秋田大队的紧急电报!”小泉清抬头看了看坂本吉太郎的表情,才继续道:“秋田大队赶到上花园的时候,长冈宽治旅团长及其卫队84人已经集体玉碎。”
  
      “纳尼?”坂本吉太郎心头一颤,果然是个坏消息,还是个天大的坏消息。
  
      “查清楚了吗,是什么人干的?”坂本吉太郎声音沙哑地问道。
  
      “据秋田茂和中村田宽来看,应该是常凌风一伙所为。”
  
      “难道没有找到任何支那人的踪迹吗?”
  
      “中村大队一部与支那人交了火,但是在占尽优势即将将敌人围歼的情况下,却被突如起来的敌人援兵打乱了阵脚,最终功归一篑,此役中村大队出动5个小队,但是活着回来的只有三分之一。”
  
      “八嘎呀路,中村田宽这头蠢猪,是怎么指挥打仗的。为什么没有他的报告?”
  
      “卑职已经和一大队联系过了,中村君还没有回到宣化。”
  
      “这个蠢货在干什么?”坂本吉太郎顿时暴跳如雷,秋田茂都回去了,而中村田宽却没有到,他哪里知道秋田茂是坐车回去的,而中村田宽带着残部还徒步行军在回宣化的路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