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190章 暴怒的常凌风

第190章 暴怒的常凌风

    虽然嘴上在不断刺激着眼前的这个老鬼子,但常凌风在对敌上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从刚才池田炳泰的身形和步伐来看,这个老鬼子绝对是一个刺杀高手。
  
      转眼间,两个人的身形就交错在一起,池田炳泰诧异不已,因为就在刚才,他凌厉的一刀竟然落空了,对方在刀锋即将碰到衣服的时候竟然从他眼前消失了。池田炳泰使劲儿眨了眨眼睛,他都怀疑自己的眼花了,刚才的人呢?
  
      “你是在找我吗?”身后传来常凌风戏谑的声音。
  
      “八嘎呀路!”池田炳泰一回头,常凌风然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找死!”池田炳泰手挽一个刀花,径直向常凌风当胸刺来。
  
      就在池田炳泰以为这次肯定能够刺中的时候,常凌风的身子竟然不可思议地向右移动了半寸,就是这半寸的距离,让这一刀再次落空,刀锋再次紧贴着常凌风的衣襟而过。
  
      独立连的官兵们不禁捏了把汗。这也太悬了,差点就开膛破肚了。
  
      常凌风已经欺身来到了池田炳泰的身前,抬起右手一记勾拳打了出去。“咔嚓!”池田炳泰感觉自己的下巴像是被一柄铁锤砸到一样,一下子噔噔噔地往后退了足足有5米。他疼得想大叫一声,张嘴的时候却感觉到下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是碎骨在肌肉牵动下发出的摩擦声,尝试了几次,只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啊啊声。池田炳泰心里明白,对方的这记勾拳竟然打碎了他的下巴,并且将下巴还打脱了勾,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好!”
  
      “这拳打得好!”
  
      “老鬼子的狗嘴都被打歪了!”
  
      刚才还提心吊胆的独立连官兵顿时欢呼雀跃起来,看到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小鬼子只是几个回合就被连长重创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给力了。什么剑道,什么流,都是狗屁。
  
      “池田,滋味好受吗?”常凌风抱着双臂问道。
  
      到现在,池田炳泰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年轻对手,对方虽然没有眼花缭乱的招数,但是身形速度极快,每每都是在即将被击中的时候突然闪身,这种速度已经超出了池田炳泰的想象,而且一出手绝对是凌厉的杀招。
  
      “呀……”池田炳泰口中含糊不清地大吼着,挥舞着军刀斜着劈过来,这一招看似势大力沉,但却是池田炳泰用的虚招,意在引诱常凌风在躲闪的时候露出破绽,这样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变招将常凌风斩于刀下。
  
      常凌风见此刀来势汹汹,当即向左移步。池田炳泰看着常凌风果然上当了,心里不禁大喜,在刀尖悬于一人之高的时候手腕突然一翻,挽了刀花,刀身放平,刀刃向右平砍,刀尖正向着常凌风的咽喉而去。池田炳泰狞笑一声,饶是你速度再快,也难以夺过我这一刀。
  
      池田炳泰甚至已经看到下一刻常凌风被锋利度的刀尖划破喉咙痛苦挣扎的表情,什么让皇军闻风丧胆的支那人,还不是被我一刀毙命。
  
      但是就在下一刻,事实无情地击碎了池田炳泰的幻想。
  
      因为他发现对方竟然身形矮了下去,原来常凌风早就看出这老鬼子要使诈,所以把大部分的精力都击中在池田炳泰的变招之上。见池田炳泰的竖劈改为横砍,当即使了一个千斤坠,低头躲过了池田炳泰的一刀,并伸出左掌在池田炳泰的刀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池田炳泰本来就将大部分力量向右挥去,在常凌风的一拍之下,挥刀横砍之势竟然没有停下来,而他本人身体也在惯性的作用下转向了后面,后背正对着常凌风。
  
      常凌风看着池田炳泰肥硕的屁股正对着自己,心里不禁一阵恶寒,当即一脚踢在池田炳泰的腿弯处。池田炳泰一下站立不稳跪倒了地上,正对着4排的那些士兵们。
  
      “我去,小鬼子给咱们跪下了。”
  
      “小鬼子,你这个年拜的可是有点早啊,爷爷压岁钱还没准备好呢。”
  
      “你这家伙是鬼子的爷爷,岂不是也是老鬼子?”
  
      “呸、呸、呸,刚才打话就当老子没说,有这样的畜生孙子,晦气!”
  
      池田炳泰虽然听不大懂这些支那士兵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肯定都是在嘲笑他,这不禁让他怒火中烧,他用军刀戳在地上就要挣扎着站起身来,却听到背后有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疾速而来,当下也顾不得站起来了,手腕一翻将军刀从自己的右侧腋下向后用力刺去。然而当一刀刺出之后,并没有像预想到的那样刺中背后的常凌风。因为常凌风早在军刀长度范围之外就已经停住了身形。
  
      下一刻,池田炳泰感到自己的后脑勺被石块狠狠地击中,几乎让他当场晕厥过去,他伸出左手一摸,满手都是血。
  
      “石头打狗!”
  
      “不对,是石头打狗头。”
  
      两名战士甚至给这随意的一击起开了名字。
  
      原来,刚才常凌风刚才在夺过池田炳泰横砍的时候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这次刚好派上了用场。
  
      不等池田炳泰再次反应过来,常凌风已经来到了他的左后方,池田炳泰的军刀仍然还在右腋之下,再想换招式的话多有不便,而左后方恰是最安全的位置。只见,常凌风抬起右腿,一脚就蹬在池田炳泰的后背上,“咔嚓”一声,肋骨竟然断了三根,随着池田炳泰的惨叫,他的身体也重重地向前倒去,整个脸部像摔在了地上,顿时把脸都拍平了,估计这时候这老鬼子就是回到日本国内,他妈妈也不会认识他了。
  
      常凌风依然不依不饶,一脚踢开池田炳泰手中的佐官刀,抬脚就在池田炳泰的右臂肘关节处跺了下去,“咔嚓”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池田炳泰的大臂和小臂摆出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角度,池田炳泰已经连呼痛的能力都没有了,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一丝丝低沉沙哑的吼声,像是一部十分老旧的破风箱。接着,他的肩关节、腕关节以及大腿踝关节、膝关节、髋关节系数被常凌风暴力弄断。
  
      听着不断响起的咔嚓咔嚓声,老徐、小吴、守富心里都在颤抖,老徐咽了口吐沫,这还是那个文文弱弱的小少爷吗,这简直就是杀神,简直就是恶魔。包括刘一刀、王三炮和黄花岭、石头山上曾经当多土匪的战士也都是心有余悸,感觉自己这些年的土匪都白当了,眼前的连长才是真正的土匪,出手如此之狠辣,让人不寒而栗,谁要是以后当了常凌风的对头,那可是好日子到头了。
  
      池田炳泰除了颈部没有被常凌风踩碎之外,全身的骨头几乎没一处好的了,而且全部是粉碎性骨折,别说是医生,估计就是大罗神仙也就救不了他了。
  
      看着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池田炳泰,常凌风冷笑一声,这样都觉得太便宜你了,侵略我们的国家、屠杀我们的同胞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看了看独立连战士都在傻呆呆地看着自己,常凌风道:“都愣着干啥啊,赶紧打扫战场啊。”大家这时才反应过来,纷纷散去打扫战场了。
  
      常凌风叫住大林道:“打扫战场的时候,别忘了弄上三四十个鬼子的狗头过来,我有用。”
  
      大林一愣,连长要鬼子的脑袋干嘛?想问但是没敢问,答应一声去了。
  
      ……
  
      小笠原五郎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昨晚全大队的人几乎都在腹泻,而且还被常凌风偷袭了,损失惨重。不过好在独立连在半夜的时候竟然像消失了一样,竟然再也没有过来骚扰。早晨八点多钟的时候,小笠原五郎才刚刚吃过早饭,这次做饭用的水再也不敢用山上那个小水洼里的水了,而是直接找到了泉水的源头。
  
      正在小笠原五郎准备通知几个中队长今天上午继续休整的时候,一名少尉匆匆跑进帐篷,小笠原五郎一看这个人正是通信参谋松本武义。松本武义报告说旅团司令部命令他们立即西进开赴斧头山,驰援池田大队。小笠原五郎并不知道池田大队也加入了战斗,他很是纳闷。于是,松本武义这才向小笠原五郎说了池田大队追击独立连主力的事,原来池田大队的报务员还没来得及发出诀别电报便被独立连击毙了,在那个时候发报绝对是个技术活,别的士兵即使想发报也不会,只能干瞪眼。
  
      还好有2个池田大队的士兵还是趁着混乱逃了出来,他们下山之后马上到了附近的据点,通过电话将池田大队几乎全部被歼灭(欠驻康庄的步兵第3中队和步兵第2中队一部)的事情报告了旅团司令部,石本寅三得到报告之后大吃一惊,池田大队就算是没有全部出动,但也是500多号人,一晚上时间说没就没了。就算是500头猪放到山里,也得抓半天吧,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小笠原五郎和中村田宽得知消息之后也是震惊不已。军令如山,小笠原五郎只好命令部队开拔向斧头山方向进发,但是他很清楚,旅团司令部的命令说是驰援,其实这多半就是收尸去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陆战狂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