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213章 把他们杀光

第213章 把他们杀光

    苏日是骑兵22团的一名战士,不过他刚刚入伍没有多久,并不是胡大海当马匪时候的嫡系。马匪表面上看着凶悍,其实很多都是一些欺软怕硬的主,如果遇到强劲的对手和敌人,这些马匪跑得比兔子还快,但是若是对方实力远远逊于自己,马匪们恨不得个个冲在前。像今天的情况,就属于后者,这些骑兵团的战士们一听仅剩下一个骑兵中队逃跑了,便纷纷纵马狂追,谁也不肯落后。苏日是蒙古族,本来就是在马背上长大,骑术本就不错,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想着冲在前面立个头功,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个愿望很难实现。因为骑兵团的老兵根本就不给他冲在前面的机会。
  
      “喂,新兵蛋子,给老子让开。”一个匪气十足的老兵纵马在苏日身后大喝道,路并不宽,苏日的马刚好挡住了他的去路。
  
      苏日扭过头一看,没想到对方更凶了:“看什么看,赶紧给老子让开,别耽误了老子立功。”那个老兵凶狠地叫道。
  
      苏日刚想顶他两句,和他并驾齐驱的另一个老兵道:“乌尼,不要难为他,我给你让开。”说完这个老兵将马头一拨靠到了路边,中间便让了一条路出来。
  
      “嘿嘿,巴达尔金,算你聪明!“后面名叫乌尼的老兵得逞后满意地笑起来,”驾!“一催马从苏日和巴达尔金的中间缝隙中蹿了过去,掠过苏日的时候一扬手,马鞭抽在了苏日的左臂上。
  
      “你干什么?”苏日大怒。
  
      ”哈哈,打你!老子就想打你!“马蹄飞过,只留下乌尼一阵坏笑声。
  
      “算了,不要这他争了,免得再吃亏。”巴达尔金是个老实人他明白乌尼是胡大海的嫡系,就算是苏日告状或者找乌尼理论的话,都不会有好果子吃,所以只能劝苏日忍气吞声。
  
      “巴达尔金,他还欺负人了。”苏日气鼓鼓地说。
  
      “算了,就让他去抢功劳吧,没准功劳没抢到,枪子先到呢!”巴达尔金开始安慰苏日了,他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不久之后竟然会一语成谶。
  
      苏日受了气,争功的心情顿时没了,索性将马的速度降了下来,巴达尔金也跟着慢了起来,其他的骑兵都在拼命地往前冲,并没有发现两个人已经慢慢地开始脱离队伍了。5分钟后,他们离前面的大部队已经有200米远了。
  
      “巴达尔金,我想方便一下。”苏日将马圈住道。
  
      “吁……“巴达尔金一拉手中的缰绳,胯下的马便稀遛遛地叫了起来,他拍了拍马的头部,笑着道苏日这家伙就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你可不要学他啊。”刚说完,马便打了一个响鼻,然后尾巴一抬噗噗地开始拉起粪来。
  
      巴达尔金在马的脖子上轻轻打了两下,道:“你可真是给我长脸。”又抬头看了看路边的草丛,大喊道:“苏日,你好了没有?”
  
      没有回答。巴达尔金又喊了两声,依旧没有回答,他正要下马去查看的时候,只见草丛被两边一分,一个人低着头走了出来。
  
      “怎么叫你你也不答应,我还以为你让狼吃了呢!”巴达尔金抱怨道。见到苏日还是低着头不说话,巴达尔金急了:“你怎么回事,方便一下便哑巴了。”
  
      话音刚落,苏日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猛然一抬头,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巴达尔金的面前,巴达尔金大惊:“你不是苏日!”说完就要从肩上摘枪。他的动作很快,但是没想到是,后面的腰带上传来一股极大的力量,巴达尔金用力地夹住马肚子,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那股力量生生地将他从马上拉了下来。
  
      “咚!”巴达尔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顿时摔了个七荤八素。还没来得及起身,一把冰凉的刺刀便抵在了脖颈上,接着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别动,小心没命。”
  
      说话的人正是常凌风,自从他们送走了小崔一行,便和麻杆悄悄地潜伏在路边,准备在鬼子经过的时候骚扰一下就跑,但是他们等了一会,没有等到鬼子,却等来了骑兵团,而且还发现了两个掉队的骑兵,正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巴达尔金大骇,道:“不动,不动。”见常凌风并没有进一步动作,便问道:“你们杀了他?”巴达尔金口中的他自然是苏日。
  
      这时小吴已经将两匹马牵到了一起,道:“放心,你那兄弟没死,只是晕了。”
  
      常凌风见眼前这个汉子虽然刀架在了脖子上,但是还能想到自己的兄弟,不禁对他有了几分好感,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巴达尔金所在的骑兵团本来组织结构就十分的松散,加上团里风气败坏,他本身对骑兵团就没有什么归属感,而且自己的命就握在眼前这个人手里,自然不会不说或者不说实话,当下道:“我们是骑兵第八师22团的,奉命追缴35军的骑兵大队余部。”
  
      “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常凌风又问。
  
      “我们整个骑兵团都来了,后面还有一个日本人的步兵大队又两个步兵中队,另外,听说26师团还有一个大队在从山西赶来,负责堵住骑兵中队的去路。”巴达尔金是无意中从他们连长口中听到的日本人的兵力部署情况的,被常凌风一问,索性都说了出来。
  
      常凌风对从东边来的鬼子兵力基本上都掌握了,但是26师团的一个步兵大队是不知道的,一旦独立连被这个步兵大队截住退路,局势便凶险了,他必须马上和独立连会和。想到这里,常凌风对着巴达尔金道:“好,念在你诚实以及关心兄弟的份上,我饶过你,但是下次再让我见到你还是替日本人做事,你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多谢好汉不杀之恩,我马上带着我的兄弟离开察哈尔,再也不回来了。”巴达尔金看到了生的希望,连忙答应常凌风的条件,“好汉,这两匹马我们也用不着了,你们牵走吧,但是请你一定要照顾好它们,它们是我们最好的伙伴。”为了确保常凌风不再反悔,巴达尔金不惜忍痛割爱。
  
      常凌风点点头,即使巴达尔金不说,这两匹马他们也是要带走的,光靠两条腿时间根本来不及,当下将刺刀从巴达尔金身上拿开,和麻杆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直到听不见马蹄声了,巴达尔金才反应过来,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到草丛中找到了躺着一动不动苏日。
  
      “苏日,苏日!”巴达尔金急切地喊道,直到探了探苏日的鼻息才放下心来。苏日被唤醒之后,还在嚷嚷着要追回自己的马匹,却被巴达尔金给劝住了,“兄弟,保命要紧。”
  
      “可是我的马!”苏日不甘心。
  
      “赶紧走吧,一会儿人家再返回杀回来,我们就倒霉了,赶紧走,赶紧走。”巴达尔金催促道。苏日有心想夺回自己的马,但是又没有勇气,况且凭着他们两条腿也追不上人家,只好作罢,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向着西北方向走去,那里有他们的草原,有他们曾经的家园。
  
      胡大海率领骑兵团一路追杀了二十里地,才发现了骑兵中队的尾巴,只有四五匹马,应该是掉队的,这让他感到兴奋不已,他们的主力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嘿嘿,只要被我胡大海咬住了,你们这50多号人休想跑掉一个。
  
      “兄弟们,骑兵中队就在前面,跟我冲啊,追上他们,把他们杀光。”胡大海将马刀刷地一声拔了出来。听到胡大海的喊声,他手下的士兵一个个地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冲啊,杀啊!”几百把马刀即使是在黑夜里也发出阵阵地寒光。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