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241章 开仓放粮

第241章 开仓放粮

    郑老三一晚上都没睡,一声不吭地蹲在地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一双红通通的双眼里布满了血丝。
  
      “他爹,你说这外面又是打枪又是打炮的,到底咋回事啊?”郑老三的老伴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如果有需要他们可以随时离开这里。
  
      郑老三拿出一根纤细的钢针在烟锅上拨弄了几下,又用力地抽了几口,铜制的烟锅子上烟丝陡然变得明亮了起来,这亮光也让他脸上的皱纹沟壑显得更加明显,“你问我,我咋知道哩,反正这商都打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唉……”郑老三的老伴长叹一声,“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艰难的等待中缓缓逝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枪声停了下来,偶尔有齐刷刷的脚步声和洪亮的口号声从郑老三的门口经过,除此之外没有一点喧闹声。
  
      郑老三的眉头蹙成了一团,今天的情形好像有些不大一样。以往打完仗之后整个城里就乱成了一团,最倒霉的就数他们这些老百姓了。在长官的放纵下,士兵们会肆无忌惮地挨家挨户进行抢劫。比如,去年日本人和蒙古骑兵占领了商都之后就大肆抢掠,一个蒙古骑兵的军官看上了隔壁老李头不到十八岁的闺女,硬是把她给糟蹋了,后来这闺女羞愤交加之后投缳自尽了,老李头夫妇两个去找军官理论,却被打了个半死,拖了没多少日子两个人就撒手人寰了,好好的一个家就此没了。
  
      又过了一会儿,胡同口传来了一阵喧哗声,郑老三抄起靠在墙上的锄头就将门顶上了。喧哗声越来越近,已经迫近到了郑老三家的大门口,“咚咚咚……”
  
      “他爹……”郑老三的老伴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眼巴巴地望着郑老三。
  
      “狗曰的,跟他们拼了!”郑老三在地上磕了磕烟锅子,别在了腰里,顺手拿起早已经放在锅台上的菜刀。
  
      “咚咚咚……”敲门声继续响着。
  
      郑老三仿佛要将菜刀的柄握断了一般,整个菜刀的刀身都在随着他的颤抖而抖动,他现在就像一只受了伤的羊一样,尽管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但是也要做最后的垂死一搏。
  
      “郑老三,是不是睡死过去了,赶紧去粮库领粮食去啊,去晚了可就没有了。”
  
      郑老三猛地一怔,刚才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他爹,是他得水叔!”郑老三的老伴道。
  
      “哦!”郑老三下意识地回应了一下,然后猛然道:“什么?得水说什么?”
  
      他老婆摇了摇头。因为外面乱哄哄的,听得并不是很清楚。
  
      这时得水又在外面喊道:“赶紧去领粮食啊,别怪我没提醒啊!”
  
      “他爹,他说去领粮食!”郑老三老婆这次听清了。
  
      “我有耳朵,听得清!”郑老三在家里的地位应该非常高,在他老婆面前绝对是说一不二。
  
      郑老三小心翼翼地拿掉顶门的锄头,又打开门,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院子里,外面的人正在陆陆续续地从他们的门口经过,不时有人喊着去领粮食。郑老三将耳朵贴在门上又仔细听了听,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打开门,站在门口,只见人群已经转出了胡同。郑老三正在愣神的功夫,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吓得一哆嗦,猛地一回头才发现是邻居保田。
  
      “保田,你吓死我了!”
  
      “老三,你还在跟这儿傻站着干嘛啊,还不赶紧去粮库领粮食去。”
  
      “你可别拿我寻开心了,这年头谁白白给我粮食啊?”
  
      “你爱信不信,我得走了。”保田说完撒丫子就跑了。
  
      这时,郑老三才发现保田手里拿着一个大口袋。
  
      难道是真的?
  
      下一刻,郑老三一溜小跑回到屋子,急火燎地道:“老婆子,快去拿两个口袋来!”
  
      郑老三在粮库的路上,遇见好几个已经领到了粮食的熟人,看到人家背着沉甸甸的口袋,他的心里别提多着急了,恨不得再生出两条腿来。紧赶慢赶来到粮库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才前面排队了。
  
      只听台上一个大兵大声喊道:“各位乡亲,大家不要拥挤,按照顺序排队!”借着火把的光亮一看,台子后面堆了小山一样的麻包,估计都是粮食。我的乖乖,这么多的粮食,郑老三的眼睛都直了。
  
      听到大兵的话,他一听赶紧找了一个人少的队伍站在了队尾,十五分钟之后,就轮到他了。
  
      “姓名?”负责登记发粮食的一个大兵问道。
  
      “啊?”郑老三有点懵。
  
      “就是问你叫什么名字!”郑老三身后的一个教书先生模样的人说道,也是来领粮食的。
  
      “哦,老总,我叫郑老三。”
  
      大兵一边提笔记着,一边问道:“大爷,家里几口人?”
  
      “两口。”郑老三小心地答道,生怕说错了话。
  
      “郑老三,大米白面各30斤。”大兵大声喊道。很快另一个大兵就将已经称好的粮食给他装进了口袋里,听着大米哗哗的响声,郑老三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他都不记得上次吃到大米白面是什么时候了,真是不敢想。
  
      日本人在察哈尔几乎沿袭了“伪满洲国”地区的统治模式,“伪满洲国”的居民主要有汉族、满族、蒙族、朝族等。居民按民族区分,存在等级差异,规定当地的非日本平民禁止食用大米和白面粉,只配给连猪都不爱吃的橡子面、混合面,发现你吃了大米白面就定你是“经济犯”;说声不满意的话,就说你反满抗日,定你是“思想犯”。轻者投进监狱,严刑拷打,重者送进思想矫正院,喂狼狗。
  
      郑老三背着口袋走出了100米远,又转身返了回来。
  
      刚才负责给他登记的大兵看见了,道:“大爷,你怎么又回来了,米面不是已经领好了吗?”
  
      郑老三鞠躬道:“长官,我回来不是为了米面的事,我是想问问你们是哪支部队啊?”
  
      那个大兵笑了笑,道:“哦,我们是独立连,不,是华北抗日独立营。”
  
      “哦,独立营,你们都是活菩萨啊,活菩萨……”郑老三千恩万谢地念叨着走了。像郑老三这样领到米面的老百姓还有很多,都欢天喜地的回家了。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独立连扩编成独立连的命令已经传达到了各个班排和官兵,新解放的这些伪军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独立连的老人们可就高兴坏了,连柱子都当了班长。
  
      赵治家和孙万飞两个人正蹲在宪兵小队的台阶上抽着烟,赵治家美美的吸了一口道:“老孙,我这跟做梦似的,从劳工训练所出来之后,排长位子咱屁股还没有捂热呢,就当了连长。”
  
      孙万飞一双小眼睛即使在烟雾缭绕后也显得神采奕奕,他吐出一口眼圈道:“谁说不是呢?转眼间咱们人数就扩大了一倍,照这速度,别说是连长了,我看咱们当团长都有可能了。”
  
      “团长?我看你还当师长呢!”刘一刀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副营长!”两个人赶紧起身敬礼。
  
      刘一刀先是还了礼,然后没好气地说道:“去,去,赶紧干正事去,把你们的人管好,要是出了差错,老子拿你们是问。”
  
      “是!”两个人笑笑走了,不过他们也知道,刘一刀也就是嘴上说说,他就是这火爆的脾气。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刘一刀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自自语道:“他娘的,要是当团长,也是老子比你们先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陆战狂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