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387章 赴任路上

第387章 赴任路上

    林凤在带着刘一鸣等人赶往七星镇的路上突然听到一阵突兀的枪声,于是赶紧藏到了山路旁边的树林之中,此时尚属初春时节,草木刚刚发芽,林子多少显得有些空旷,但是偌大的树林之中藏个把人还真不是什么困难事。
  
      枪声逼近,林凤、刘一鸣等人将已经顶上火的盒子炮紧紧地握在手中,他们这次出来的时候为了方便,都是带的两样短家伙什。“科长,怎么办?”刘一鸣用枪口顶了顶帽檐问道。
  
      “情况不明,先看看再说。”
  
      林凤的话音刚落,一个全身黑衣的人影便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后面足足有十几个人在追他,但见那黑衣人边跑边向后射击,枪响之后必然有一人倒地,竟是弹无虚发。刘一鸣不禁睁大了眼睛,心道,这人可以啊,在如此高速运动中竟然还能保持如此高的射击精度,绝对是个射击高手。
  
      后面的追兵显然并没有因为前面的几个人被击中就放弃了追击,而是机警地依靠路边的树木进行躲避,这样看来和黑衣人的距离远了,实则大大地提高了自身的安全性,而且他们依旧死死地咬住了黑衣人。
  
      “这样下去,黑衣人迟早会吃亏啊。”林凤看到黑衣人的步履已经不如初始之时那样矫健了,但是又不像是中枪的样子,不禁有些纳闷起来。
  
      “他的药效发作了,坚持不了多久了,兄弟们给我紧紧咬住他,看他能往哪里跑!”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大声朝着前面开了一枪大声喊道,“这人竟然敢背叛我们复兴社,站长有令,务必将此人捉拿回去亲自审问。”
  
      林凤和刘一鸣同时一凛,原来这些人都是复兴社的人。“哼,狗咬狗,一嘴毛!”刘一鸣从参军开始就没少吃白狗子的苦头,自然对复兴社十分的痛恨。
  
      与刘一鸣看狗咬狗打架的心态不同,林凤却在想,这前面被追杀的黑衣人是因为什么叛变了复兴社呢,难道是他投靠了日本人?
  
      眼看着黑衣人的步伐越来越艰难,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转眼之间双方已经不到三十米了,黑衣人开枪的频率和准头都大不如前,显然是子弹也不多了。
  
      “他快没子弹了,兄弟们,记住要要活口。”尖嘴猴腮的汉子声音又响了起来。
  
      “砰!”子弹在身前的大树上滑过,硬生生地见杨树皮刮出一道深痕,尖嘴猴腮的汉子吓得一激灵,骂道:“他娘的,中了我们的麻药,还能打出这样的准头,这小子果然名不虚传。”
  
      另一个声音道:“头儿,我看他这是强弩之末,蹦跶不了多一会了。”
  
      “老五,你说的没错,你带两个人从左侧迂回过去。”尖嘴猴腮的汉子道,又对另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道:“牤牛,你带人从右边上去,把这小子围起来。”
  
      “是!”“是!”
  
      两人答应一声各自带人去了。
  
      “那小子完蛋了。”刘一鸣低声对林凤道,林凤也点点头,显然不看好那黑衣人。
  
      此时黑衣人背靠着一棵腰一般粗细的杨树,正在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皮越来越沉,眼前的景物也越来越模糊,渐渐地开始旋转起来,黑衣人狠狠地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企图让自己能够清醒起来,但是毫无效果,头越来越晕,两脚发软,眼看着就要站立不稳了。
  
      “娘的,让这帮狗杂碎给暗算了,枉老子这些年来为复兴社这么卖命,到头来他们却这样对我。”黑衣人兀自咬着牙恨恨地自自语道。
  
      这时后面又有人喊道:“我知道你已经没有子弹了,兄弟们劝你一句,还是乖乖放下枪投降吧,如果你态度好的话,我想站长会念在你这些年为复兴社效力的份上饶你一命。”
  
      黑衣人用牙齿狠狠地在自己的舌头上咬了一口,疼痛让他暂时清醒了一点,但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不超过五分钟,他的中枢神经将会被彻底的麻痹,而他也就会彻底地失去知觉,成为后面那些人的俘虏,等待他的将是复兴社残酷的刑罚,老虎凳、辣椒水、电烙铁、手指竹签、电椅子、煤火炉、粗绳子、**场、吊索、带刺的钢鞭、撬杠、狼牙棒等刑具将会给他用个遍,让人生如死。
  
      与其这样被人折磨而死,不如拼了,黑衣人将最后一个弹夹压上,说是一个弹夹,其实只有四发子弹,也就是说除了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颗子弹,还能干掉三个人。黑衣人紧闭双眼,极力地使自己保持清醒,来吧,都来吧,老子临死之前也要再杀你们几个当垫背。
  
      随着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包围圈渐渐缩小,已经将黑人人合围在一个半径三十米的圆内了,虽然知道黑衣人子弹不多了,但是负责包围他的人还是十分的小心,他们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黑衣人一刻没有倒下,危险就一刻没有消除。
  
      三路追兵相互之间打着手语,一点点地接近黑衣人。
  
      “砰!”黑衣人突然开枪了,刚才从右路负责包抄的那个叫做牤牛的家伙应声而倒,林凤清楚地看到牤牛的胸口绽开一朵妖艳的血花。
  
      “砰砰砰……”看到牤牛被击中,十几个追兵心头一凛,手中的枪纷纷向黑衣人藏身的地方开火,瞬间他靠着的那棵大杨树被打得木屑、树皮四溅。黑衣人头上落下黄豆大的汗珠,刚才那一枪完全是凭着感觉射出的,但是现在他握着手枪的手变得越来越抖,要想在命中目标已经很难了。
  
      复兴社追兵的所有注意力都击中在被包围的黑衣人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身后还藏着五个人。好在林凤他们并不想横生枝节,不然这十几个人今天很难全身而退。
  
      刘一鸣将目光投向林凤,意思是怎么办?林凤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砰!”黑衣人趁着对方射击的间歇又射出一枪,不过这次较之上次准头可就差得远了,但也吓了那些人一跳。“不要再负隅顽抗了,我猜你枪里不超过两颗子弹了。”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吼道。
  
      “想……想让老子束手就擒,除非你们打死我!”
  
      “哼,事到如今了,还如此地嘴硬,你真以为自己还是复兴社名噪一时的杀手吗?”
  
      “砰!”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话音刚落,一颗子弹便打在他身前的树上,吓得他赶紧一缩脖子。
  
      黑衣人冷笑一声,此时他的眼睛已然睁不开了,枪里剩下最后一颗子弹,这是留给自己的,最后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可是手臂重似千斤,怎么抬也抬不起来。黑衣人又挣扎了几下,刚才疾速地奔跑早已经加速了麻药在血液中的运行,咚的一声便栽倒了地上。
  
      “头儿,那小子晕过去了。”一个特务喊道。
  
      “先看看那再说,别是这小子使诈!”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之前吃过亏,所以不得不小心。
  
      过了两分钟,见黑衣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才吩咐一个矮胖特务上前察看,那矮胖特务将盒子炮紧紧地攥在手里,蹑手蹑脚地走向地上躺着的黑衣人,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睛不住地盯着黑衣人的手,生怕他使诈。
  
      “头儿,咱们下的药绝对够劲,这小子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看他不像是装的,应该是真的晕过去了。”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身后一个特务小声地说道。
  
      长得尖嘴猴腮的汉子想想也是,忙对上前察看的特务道:“快,上去,赶紧将那家伙绑了。”
  
      那矮胖特务还有点胆小,并没有马上上前,急的后面的小头目大骂道:“闫三,你他娘的磨蹭什么呢,赶紧给我把他绑了。”那矮胖特务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壮着胆子用脚踢开黑衣人手里的手枪,看着那支勃朗宁手枪,特务不禁咽了口口水,这可是把好枪啊。
  
      看黑衣人毫无反应,矮胖特务才稍稍宽心,蹲下身将黑衣人翻了个面,后背朝上,这时另一个特务急忙将一段小指粗的绳子扔了过去。矮胖特务捡起绳子,抹肩头拢二背,将黑衣人牢牢捆起了起来。
  
      尖嘴猴腮的汉子见到大势已定,带着一干特务大步从树后走了出来,笑呵呵地道:“我看这次你还能往哪里跑。兄弟们,这次抓捕行动,虽然折了几个兄弟,但是瑕不掩瑜,在众位兄弟通力协作下,我们顺利擒下了这小子,回去之后我自当向站长给各位请功!”他说的吐沫横飞、得意洋洋。
  
      “呸,背地里下药算什么本事!”刘一鸣小声地骂了一句,不过顿时就引来了林凤的狠狠一瞪,意思是让他别说话。林凤不想惹事,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复兴社的特务下药的话,恐怕这十几个人还真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这时,只听尖嘴猴腮的汉子又道:“闫三,你和二嘎子抬上这小子,其余的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咱们回去复命!”
  
      尖嘴猴腮的汉子带着众人从树林里回到小路上,往前刚走了十来步,就听到背后一声清脆的枪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陆战狂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