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439章 分歧

第439章 分歧

    深夜时分,赐儿山南麓,一支五个人的小分队在夜色中沿着蜿蜒的山路潜行。这些士兵身上的军装呈不规则块状的迷彩色,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他们脚步轻盈,一路上十分警惕。
  
      五人之中,最后一个士兵的身材明显比前面的四个人高大不少,显得有些另类。
  
      在小路转过山脚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士兵突然扭过头低声对后面的人说了一句话,竟然是日语。然后就听后面的那个人道:“少村君,我们的任务是考核,其他的事情不要多管。”
  
      “哈依!”叫作少村的鬼子正是侥幸从关孟涛手下逃走的骷髅队队员少村智久,和他的队友工藤相比,他就幸运的多了,只是手臂上中了一枪,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次他们四个骷髅队队员此次的任务是考核一个人,带队的是副队长野比俊夫。
  
      少村智久也是经过选拔考核才进入骷髅队的,但是他在骷髅队这么久的时间,还从没有见过哪次考核是单独组织,而且是由副队长野比俊夫亲自担任考官的,所以忍不住对被考核者的身份感兴趣起來。
  
      但是,让少村智久郁闷是,野比俊夫好像并不打算告诉他那人的情况。
  
      其实少村智久还真误会了,因为野比俊夫也不知道高个子士兵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叫宫本。
  
      身后那个大高个已经顺利完成了格斗刺杀、体能、射击等十项科目乐儿,按理说已经可以通过考核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的考核突然增加了一项,具体是什么野比俊夫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不过,少村智久还是对大高个在前面十项考核中的表现感到十分惊讶,看得出来,像射击这个科目那人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但是在短暂的练习之后,竟然可以在两百米的距离上直接命中靶心,这成绩即使是野比俊夫队长也很难做到。
  
      更加让少村智久吃惊的是那人的格斗刺杀,即使是他们五个老队员联手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只用了不到三招就全部将他们五个人打趴下了。当时,可是把少村智久吃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后来,少村智久曾经试探着和那个高个子套套近乎,但是人家好像根本不予理会,简直就是把他当成空气了,少村智久心里窝着火,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只能忍气吞声,期待着这最后一个未知科目的考核能够将牛气冲天的高个子刷下来。
  
      凌晨三点十分,一行五人来到了一个叫做孙家堡的村子外围。野比俊夫让众人停了下来,留下两个人警戒,野比俊夫将少村智久、高个子留了下来,对高个子道:“这是对你的最后一个科目的考核,据我们的情报显示,这个村子里的藏着抵抗分子,对我们周围的据点形成了不小的威胁,所以今天的考核目标就是潜入村子中,将这伙抵抗分子全部杀光,一个不留。明白吗?”
  
      那高个子正是宫本瑜,他顿首轻声道:“哈依!”
  
      野比俊夫又对少村智久道:“你和我负责全程跟着他,如实记录他的表现。”
  
      “哈依!”
  
      “目标就在进入村子后主大街上,这家的门口有一棵成人腰那么粗的大槐树,出发!”
  
      接下来的,走在最前面的变成了宫本瑜,野比俊夫和少村智久只是在他身后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远远的跟着,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进入村子之后,很快就到了所说的那家藏有抵抗分子的大门口,门口果然有一株大槐树,茂密的枝叶将大街和半个院子都罩在了下面。
  
      宫本瑜向后看了野比俊夫一眼,见野比俊夫给他打了一个开始行动的手势后,便行动了。他并没有撬开大门进入院子,而是来到了院墙之外两米出的地方站定,抬头看了看这堵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石头墙,稍微一个助跑,身体向上一纵,右手轻轻在墙头上一搭就越过了院墙。
  
      少村智久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个家伙虽然身材高大,但是身体十分的灵活,动作轻盈,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听到他落地的声音,心中暗赞,果然是个高手。
  
      少村智久本来也要跟上翻墙进去的,但是被野比俊夫用手势制止了,他心里疑惑不解,但是又不敢问,只好在原地等候。
  
      一分半钟不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自院里飘到了院外,直奔野比俊夫而来,那人轻声道:“野比君,这个院子里并没有你所说的什么抵抗分子,只有老人和孩子。你的情报是不是有误,是不是不是这家,而另有其人?”
  
      野比俊夫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家有什么人,至于之前所说的抵抗分子根本就是杜撰的。这最后一项考核内容是北白川宫永玖王特意增设的,就是让宫本瑜从武士迅速完成到一个战士的转变,用什么完成这个转变呢?用鲜血!只有敢于杀人的人才是合格的战士!
  
      “没错,情报显示的确是这家藏了抵抗分子!”野比俊夫道。
  
      “可是那些都是老人和孩子啊!”宫本瑜辩解道。
  
      “你要知道,抵抗分子不一定就是拿着刀枪的年轻人,这些老人和孩子也一样传递情报、给皇军搞破坏。你当前要做的就是杀死他们!”野比俊夫面色冷峻道。
  
      “不,我只杀那些手中有武器的抵抗分子,而不是这些手无寸铁的妇孺!”宫本瑜断然道。
  
      “八嘎!”野比俊夫骂了一句,“你要知道,你现在即将是一名皇军士兵,既然是士兵,就要服从长官的命令!”
  
      “对不起,这样荒谬的命令我无法服从!”宫本瑜毫不退步。
  
      见宫本瑜不买自己的账,野比俊夫又道:“难道你就不想通过考核了吗?要知道,骷髅队可是驻蒙兵团最优秀的战术分队,只有在这里,你才能发挥你的作用,实现你的抱负!”野比俊夫也不知道宫本瑜真实身份,只是听北白川宫永玖王简要说起过宫本瑜此行来张桓的目的是给弟弟报仇,在他看来加入骷髅队当然是的最佳选择,所以他有信心用这个理由说服宫本瑜执行自己的命令。
  
      “宫本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毕竟你前面的考核已经全部通过了,这是最后一项,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入骷髅队的。”少村智久在一旁打圆场。
  
      宫本瑜丝毫不为所动,他找杉杉元也只不过是碍于面子,祖父知道他来张桓寻仇之后肯定通过发电报和杉杉元打过招呼了,这个面子还是要给杉杉元的,但是说到报仇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靠军方的力量,凭借他自己完全可以,只要查清了杀害他弟弟的凶手们在哪里、叫什么,报仇并不是难事。
  
      “你要想清楚不执行命令的后果!”野比俊夫咄咄相逼。
  
      “对不起,这样荒谬的命令我实在是无法执行!”宫本瑜再一次表明了自己坚定的态度。
  
      “八嘎牙路!”野比俊夫十分恼火,他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各项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也猜测出这个家伙背景不一般,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公然违抗自己的命令,要知道在日本军队中等级十分的森严,下级士兵对上级长官那是听计从,不敢说半个不字。这在以前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
  
      “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去不去?”野比俊夫被下属顶撞实在是没面子,但是这个人是北白川宫永玖王特意交待的,他还是想给宫本一次机会。
  
      “不去!”宫本瑜道。
  
      “八嘎牙路!”野比俊夫彻底怒了,抬手就要抽宫本瑜的嘴巴,他是长官,打自己的士兵天经地义,何况是打一个拒绝执行上级命令的士兵。
  
      然而,手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宫本瑜伸手抓住了手腕,野比俊夫感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一个铁钳紧紧地夹住了,疼痛难忍。如果不是顾及自己长官的身份,他早就痛的大叫起来了,现在只能强忍着,很快就疼得呲牙咧嘴了。
  
      宫本瑜从出生到现在,就是他的祖父也没动过他一手指头,他岂会让一个小小的大尉动手打自己。
  
      “宫本君,你疯了吗,赶紧放手!”少村智久看到宫本瑜不仅不执行命令,还跟长官动手了,顿时吓坏了,赶紧上来企图拉开宫本瑜。
  
      但是宫本瑜的手就像是铁打的一样,无论如何也拉不开。
  
      “八嘎!”野比俊夫实在是疼得不行了,也顾不是自己长官的威仪了,伸出左手就去掏枪,却被宫本瑜一脚踢到了小腹上,整个人径直飞出去两米多远,“咣当!”野比俊夫的身体撞在门口放着的一堆柴火上,像是个大虾一样蜷缩在地上,劈柴也稀里哗啦地跌落下来。
  
      宫本瑜打了野比俊夫之后扬长而去。
  
      这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生猛,对于长官说打就打!少村智久看得目瞪口呆。
  
      柴火堆坍塌的声音,惊动了院子里的人,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谁啊,谁在外面?”
  
      少村智久向野比俊夫投去征询的目光,却见野比俊夫捂着小腹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杀!”
  
      下一刻,少村智久飘然跳进了院子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