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483章 入门训练

第483章 入门训练

    七星镇后狮子山,山道崎岖,蜿蜒曲折,从清晨开始便下起了雨,如此一来,将原本就十分难走的道路变得更加泥泞不堪。照目前这个情况,即使是正常行走也是颇为困难。
  
      但是正是在这崎岖不平的山路之上,一群身着各色衣服的青壮汉子正在发足狂奔,雨水已经将他们的周身衣物尽数打湿,湿哒哒地贴在他们身体上,身材强壮瘦弱立刻显现。
  
      一些人的衣服和脸上满是泥水,显然是在路上摔了跟头。
  
      尽管这些人已经累的跟死狗一样,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停下来。因为整个队伍每隔上二十米就有一个人在拼命催促着他们。
  
      “你的腿是面条做的吗?”
  
      “这才跑了多远,就喘成狗了?”
  
      “你,说你呢,那个穿黑衣服的胖子,你就是来我们独立营混饭吃的吧,老子跟你说,一会儿放了早饭,麻溜给我滚蛋!”
  
      “爬起来,给老子爬起来,不然老子踢爆你的屁股!”
  
      “我们独立营招兵,但是不会收留你们这些病猫,把你们吃奶的劲都给老子使出来!”
  
      在队伍的最前头,王成正叉着腰看着山下这像是排着长龙一样的队伍,眼睛中充满了笑意,这才两天多的时间,就已经有五百多人来报名参军了,而且报名的热度还在持续升高。
  
      常凌风走之前特意交待要挑选优质的兵员,独立营是打仗的部队,不能什么老弱病残都收,不是收容所,更不是养老院。于是,林凤和刘一刀一商量,决定采取试训淘汰的办法进行筛选。
  
      唯一上过正规军校的王成,自然成了这次试训的负责人。
  
      人的身体好不好,一拉体能立马就能看出来了。
  
      看着时间,待最后一名准士兵冲过终点线的时候,王成终于吹响了手里的哨子:“原地休息十分钟!”
  
      听到哨声,祁山就像是浑身上下的力气被抽空了一样,终于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张着大嘴呼呼地喘着粗气。
  
      整整二十里山路跑完,骨头都快散架了。
  
      “赶紧站起来,慢慢走几步!”王成看到祁山等十几个青年躺在了地上连忙轰他们起来。
  
      跑步时,大量血液供应下肢活动的需要,如果到达终点后马上停下来,下肢中的血液突然失去了肌肉活动的压挤作用,再加上血液本身的重力作用,就会使血液淤积于下肢,造成脑部贫血,从而引起头晕,眼睛发黑,面色苍白,手指发凉等现象,严重的会导致突然晕倒。
  
      祁山站起来,可是双腿好像是不听使唤了一般,连着使了三次劲都没有起来,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我拉你起来。”
  
      祁山顺着这只手看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十分瘦弱戴着黑框眼睛的青年,便将手递给了他。
  
      刚刚站立起来,脚下一软,祁山好悬没摔倒,刚才的眼镜青年手疾地扶住了他。
  
      “谢谢!”祁山面色惨白地道谢。
  
      “不用谢。”眼镜青年的气息也不够匀,显然刚才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直到现在还没将呼吸调整过来。
  
      祁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林书!”那个青年喘了口气道,“你呢?”
  
      “我叫祁山!”祁山回答,“我家是怀来柴沟堡的,你呢?”
  
      “北平!”陈林书道。
  
      “为什么来这么远的地方当兵?”祁山道,“北平是大城市,可是比这穷乡僻壤好多了。”
  
      陈林书倔强地仰起头,任由细雨打湿了自己略显稚气的脸庞,雾蒙蒙的两个眼镜片之后,一双眼睛变得深邃起来:“日寇的滚滚铁蹄踏破神州大地,所到之处,烧杀掳掠,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哀鸿遍野,惨不忍睹。北平再大再好,还是我们的土地吗?”
  
      “你又为什么来当兵?”陈林书问。
  
      “我啊?”祁山对着陈林书笑了笑,“我在张桓上了中学,毕业之后在家无所事事,我又不想帮着我爹经营他的粮店,听说独立营在招兵,就偷偷地跑了出来。对了,看你这个样子也像是上过学的,高中?”
  
      在祁山看来,眼前这个陈林书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自己是初中毕业的,在家待了两年,那陈林书最多也就是高中。
  
      “大学!”
  
      “啊?”陈林书的回答让祁山大跌眼镜,他双目直勾勾地看着陈林书,像是刚刚才见到一样。
  
      陈林书想换个话题,道:“你发现没有,很多人没有跟上来?”
  
      祁山点点头,他也注意到了。
  
      没想到,祁山又绕回了原来的话题:“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大学生,来这里当兵可是有些屈才了!”
  
      陈林书摇摇头:“没什么屈才不屈才的,如果可以让我们脚下这片土地获得和平与安宁,我愿意献出我的一切,包括我的鲜血和生命!”
  
      说完,陈林书走向山崖,迎着丝丝细雨,望着山下升起的袅袅炊烟,轻声哼唱着:
  
      同学们,大家起来,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
  
      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
  
      我们是要选择“战”还是“降”?
  
      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
  
      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
  
      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
  
      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我们今天弦歌在一堂,
  
      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
  
      同学们!同学们!
  
      快拿出力量,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祁山跟了过去,静静地听陈林书唱着,直到他唱完,问道:“你刚才唱的真好听,叫什么名字?”
  
      “叫……”
  
      “嘟嘟嘟……”一声尖锐急促的哨声骤然响起,让陈林书后半句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听到哨声,陈林书和祁山便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朝着哨声响起的方向跑去,期间要不是陈林书扶着祁山,他非得摔个狗吃屎不可。
  
      一阵阵急促的哨声响过之后,响起一道厉声:“全体集合,成十列横队面向我集合!”
  
      除了陈林书和祁山,还有四百多个青年像是从四面八方飞来的蜜蜂一样围拢了过去。
  
      之前已经有近一百多人已经被淘汰了,连体能都跟不上,将来怎么打鬼子?
  
      “稍息!”“立正”
  
      “向右看……齐!”
  
      “向前……看!”
  
      队伍歪歪扭扭的,王成只得多整了几遍,还有侦察连的战士在下面帮着整队,这才稍稍像那么回事。也难怪,下面这四百多人中很多左右都不分,你还想着让他们把队站好?
  
      “稍息!”
  
      “立正!”
  
      整好队之后,王成冷峻的目光从四百多个陌生的面孔上扫过,朗声道:“各位,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你们已经经过了第一道关口的考核,已经成为了我们独立营的预备士兵,接下来,就是三个月的入伍阶段训练。”
  
      王成话音刚落,下面就哗然一片。
  
      什么?预备士兵?还要三个月的训练?这也太坑了吧?
  
      “长官,是不是以后每天的训练都是这样啊?”
  
      “要是天天这样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
  
      “长官,为什么是预备士兵啊?”祁山也在人群中问道。
  
      王成听着下面吵吵成了一片,厉声喝道:“都闭嘴!让你们说话了吗?”
  
      “很累吗?”王成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我告诉你们,刚刚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达到终点的一百多个人已经在食堂里吃早饭了。”
  
      顿了顿,王成道:“知道他们吃过早饭干什么吗?”
  
      “回家!他们已经被淘汰了!相比他们,你们要幸运的多。”
  
      “刚才有人问,是不是以后每天都是这样的训练强度?那我现在就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不是!”
  
      祁山小声嘀咕道:“我就说嘛,要是天天都这样,不得累死啊!”
  
      “就是,就是!”站在他旁边的一个青年随声附和道。
  
      但是王成接下来的话让这些新兵们倍受打击,心里拔凉拔凉的,只听得王成沉声道:“以后每天都是并不是这样的训练强度,而是一天比一天大!用不了几天就得翻倍,而且每练习完一个科目就会组织一次考核,队列、体能、刺杀格斗、单兵战术、射击、战场救护等等。我们独立营的新兵连实行全程淘汰制,不合格的随时都得滚蛋。”
  
      祁山和陈林书等人一听立刻就紧张了起来,尤其是祁山,他是背着老爹偷偷跑出来的,要是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以后就别活人了。
  
      顿了顿又道:“如果现在就想退出的,还来得及,一会儿下山吃了早饭就可以走。”
  
      王成看了看,竟然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的,他的嘴角微微有了些笑意,旋即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记住今天自己的选择,能够坚持到最后!”
  
      祁山和陈林书对望了一眼,祁山甚至还做了一个鬼脸,心说这次可以回去吃饭了吧,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王成显然已经看到了祁山和陈林书在下面的小动作,指着他们道:“你们两个在想什么,是不是肚子饿了,想吃早饭了?”
  
      祁山举手道:“报告长官,我们早就饿的前心贴后心了,这训练也结束了,是不是该让我们回去吃饭了。”说完扭过头对着后面的同伴道:“兄弟们,对不对啊?”
  
      “对!”“对!”
  
      “对!”
  
      这么大的运动量早就将众人饿坏了。
  
      下一刻,王成笑眯眯地道:“好,从现在开始,最后到达食堂的十个人将会没饭吃!开始!”
  
      众人一听脸都绿了,顿时就一哄而散。
  
      “你还等什么?不想吃饭了?”陈林书拉起傻呆呆站着的祁山就走。
  
      “我的娘啊,这是得要了我的亲命啊!”祁山在陈林书身后留下一阵哀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陆战狂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