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485章 殊死搏斗

第485章 殊死搏斗

    夜色正浓,七星镇周边十里八村的乡亲们早已经进入了梦乡,谁也不曾想到七星镇东边不到二十里的一处叫作碾子沟的山沟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殊死搏斗。
  
      一高一矮两个黑影你来我往,拳打脚踢,身形来回交错,拳脚上下翻飞,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两人的招式。从出手的狠劲和凌厉的招式来看,明显都想将对方在最短的时间内置于死地。
  
      高个子虽然身大力不亏,但是他招数似乎并没有什么一定之规,说好听的是没有一定之规,说白了就是野路子,尽管他的拳脚威猛、气势逼人,但是那个小个子似乎总能找到破解之法,不断地朝着他膝关节、裆部、肋骨、咽喉等要害部位出手,打得高个子很快就疲于应付叫苦不迭。
  
      “死吧!”突然那个矮个子低吼一声,紧跟着身体自右转,重心前移,左鞭腿猛地踢向高个子的头,这是先招。后面紧跟着就是左拳心向后,右拳变掌凶狠地向着高个子的喉部前插,无论是鞭腿还是插喉只要任何一招落实了,都够高个子喝一壶的。
  
      说时迟,那时快,高个子看到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大喊了一声“狗曰的小鬼子!”紧跟着侧身先前用肩膀硬着接了矮个子的鞭腿,这样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减弱对方的发力,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己方的伤害。
  
      嘭的一声,一记鞭腿直直踢在了高个子的肩膀上,矮个子见对方侧身,插掌已经不能再用,于是变掌为拳狠狠地击向对方的软肋。
  
      随着咔嚓一声响,高个子顿时觉得自己的肋部像是被铁锤狠狠地敲击了一下,肋骨应该是断了,紧接着喉头上涌起一股腥咸,他强咽下喉头的血腥,紧咬住下唇,仍有一股腥咸的味道自舌尖蔓延开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原本就握紧的双拳再次紧了紧,耳边似乎能听见指甲入肉的声音。
  
      “支那猪,不错吗?”那小个子竟然是个日本人,一口中国话已经说得十分流利了。
  
      “小鬼子,别太得意!”高个子强忍着疼痛道,“你们杀了我娘、媳妇和孩子,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这个高个子不是旁人,正是回家探亲却发现家人惨遭毒手的孙大水,在安葬完家人之后,大水并没有直接归队,而是踏上了复仇之路。
  
      如果是一般人,事情都发生了这么久,肯定是找不到凶手的,但是大水不一样。大水家祖祖辈辈都是猎户出身,不仅枪法出众,身上还有一身追踪的本事。
  
      从他记事的时候,爷爷和爹就带他去山中打猎,爷爷告诉他猎手首先要学会从纷繁复杂的线索中找到最有价值的东西,这些有价值的东西一般都隐藏在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足印、一堆堆新旧不等的粪便中。这需要一个猎手充分运用视觉听觉甚至嗅觉,这需要较长的实践过程,一旦学会了这个再加上经验,一切就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大水在村子外面又找到了鬼子脚印,这更加印证了鬼子就是杀人凶手。于是,大水循着足迹找下去。两天之后,终于在碾子沟发现了鬼子的落脚之处。
  
      大水并没有直接扑过去,而是远远的观察和等待。爷爷告大水,在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有幸跟着一个镖师押镖去过一次江西,在那里他头一次见到了一种叫作鳄鱼的动物,通过观察自己悟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要想捕杀到猎物,就必须有有足够的耐心、信心和狠心。
  
      耐心,就要像鳄鱼一样,不随便游来游去去寻找猎物,这样多半是白白耗费体力。鳄鱼总是耐心的潜伏在水源附近,趴在猎物必须要喝水的地方,静静地耐心等待猎物自己找上门来;所谓信心,就是指鳄鱼不管几天没有遇到猎物,即使他已经饥肠辘辘,但它还会继续有信心的待在原地等待猎物,直到猎物出现;所谓狠心,就是指一旦猎物出现在鳄鱼的攻击范围之内,它会毫不犹豫的发起攻击,一击致命,绝不嘴软,直到把猎物彻底咬死。
  
      根据当前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有两个鬼子。大水判断自己以一敌二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于是决定耐心地等待两个鬼子分开的时候各个击破。
  
      终于这天晚上的时候,大水发现一个鬼子离开了,山沟里只剩下了一个鬼子。为了保险起见,大水先是远远地跟着那个远去的鬼子,直到确认他走出很远才折返回来。
  
      被大水发现踪迹的两个鬼子正是骷髅队的少村智久和另一名鬼子。当日,在对宫本瑜的最后考核中,鬼子内部之间发生了龌龊,宫本瑜和野比俊夫分道扬镳,野比俊夫留下冈本直三、少村智久和另一名鬼子寻找宫本瑜,自己则先回张桓向北白川宫永玖王报告,不料被北白川宫永玖王狠狠训斥一番,只得再回来继续寻找宫本瑜的下落。
  
      于是,野比俊夫将四人分作两组,他自己和冈本直三一组循着宫本瑜的踪迹潜入七星镇,让少村智久带着另一名鬼子留在外围负责接应。
  
      大水看到的远去的鬼子就是少村智久,他是去七星镇外和野比俊夫接头的。
  
      按理说,少村智久和另一个鬼子都是经过特战巡逻队,旁人根本就不可能近了他们两个的身,但是大水是个例外,大水不仅会寻踪更会灭迹,二十来年的狩猎生涯让他练就了一身跟踪的本事,别说是少村智久,就是野比俊夫来了也未必能够发现得了大水一直在跟踪他们。
  
      大水既有耐心,他很清楚,自己即使是单打独斗恐怕也不是留在山沟里的这个鬼子的对手,而且对方还有武器,如果一击不能将其制服的话,自己将会陷入极大的被动,其结果就是丧命。
  
      于是他准备趁着鬼子打盹的时候突然出手,打鬼子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偷偷接近到鬼子身后,正要举起木棒狠狠地砸向鬼子的脑袋的时候,被这个鬼子发现了,结果一棒子打偏到鬼子的后背上,没能将其当场毙命,结果迎来了鬼子的猛烈反扑。
  
      看到大水已然受伤,小鬼子狞笑一声:“支那猪,受死吧!”身形暴起,转眼之间就欺身到了大水的近前,运指如钩抓向大水的咽喉。
  
      大水此时肋骨已断,每做一个动作都会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但是小鬼子的招式狠辣,如果被他扣住咽喉,会直接捏碎自己的喉骨。于是,大水忍着疼痛伸手去挡鬼子的鹰爪。
  
      小鬼子见大水做出反应,心中大喜,他的这一招本就是虚招,意在诱骗大水将注意力集中在上三盘,从而将自己的下三盘露出来,大水果然中计。
  
      于是,在大水格挡的瞬间,小鬼子撤回单爪,右脚闪电般的踢出,直奔大水的裆部。小鬼子够阴险的,竟然使出了绝户腿。
  
      大水见小鬼子将招式收回,暗道不好,中计了。一股劲风朝着下半身袭来,再想向后撤身躲开的时候自然来不及了。不过,大水并不想坐以待毙,他的反应还算快,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一拧身,将大腿正对着小鬼子出脚的方向,硬生生的将这脚接了下来。
  
      小鬼子这一脚力量极大,竟然直接踹折了大水的腿骨,大水闷哼一声,身体站立不稳直接摔到了地上,脸色苍白如纸,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
  
      “支那猪,怎么样,服了吧?”鬼子将双手互相掰动指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个中国人虽然身体强壮,抗击打能力很强,但是丝毫不懂格斗技巧,也不懂得如何发挥自己的身体优势,所以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鬼子特种兵看到大水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并没有直接选择一下杀死大水,而是存心要戏弄折磨大水一番才肯罢休。他快步上前伸手一拧,就将水的两条胳膊弄得脱臼了。
  
      大水喘着粗气,嘴里发出震颤声的咒骂:“小鬼子,我曰你祖宗,有本事你直接弄死我!”
  
      鬼子特种兵大概是个虐待狂,看到大水发狠的样子不怒反喜:“支那人,看看你多么可怜,你的生命完全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让你什么时候死,你就得什么时候死,我不让你死,你就得这样活着,当然这种活法会很不好受,因为接下来我会和你玩个小游戏!”
  
      按理说,鬼子特种兵应该立即将大水杀死,这样才能不至于泄露子的踪迹,但是这小鬼子认为这大晚上荒郊野外的,根本不会有人来,所以起了玩心,要好好的折磨大水一番再杀死他才肯罢休。
  
      “不错,我确实杀了一个中国老妇人,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孩子,对了那个女人也就是你的老婆很漂亮,要不是我们长官催得急,我真想……嘿嘿!”鬼子特种兵露出一丝淫笑,从地上捡起刚才被大水打落的匕首,对着大水的刺了下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陆战狂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