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492章 考核开始

第492章 考核开始

    前段时间,之所以鬼子没有来找独立营的麻烦,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上次上野龟甫挟大军围剿独立营却在七星镇搞得大败而回,一定程度上挫伤了鬼子的锐气。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目前刚刚完成兵员的补充,要想形成战斗力恐怕还得需要一段时间。第二个原因,是杉杉元和毛笠英寿制定的木马计划现在才刚刚开始实施,碶入独立营的钉子还未能发挥作用。
  
      尽管杉杉元急于拔掉独立营这颗钉子,但是无奈再次对独立营开展军事行动的条件并不成熟,于是只好命令属下各个部队采取守势,不得轻易去招惹独立营。
  
      而独立营也非常默契地选择了克制,常凌风巴不得为部队的整训工作赢得时间。
  
      特战队在完成场内的训练之后,又开始了紧张的野外生存训练和一系列针对性的刺杀、劫持、反劫持、破袭、侦察等战术科目的训练。最后,又由常凌风带着去了附近的三个鬼子据点,没出任何意外的拔掉了它们。
  
      眼下,特战队的训练已经基本成型,今天就是考核的日子,常凌风一大早又来到了训练营里,身后跟着侦察连全连的官兵,他们是来做考勤人员的。
  
      常凌风看到特战队早就已经集合待命了,便回头对侦察连副连长路永使了个颜色,路永心领神会,当即带着侦察连向着考核地域开进了。
  
      接着,常凌风又对特战队员道:“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基本的技战术训练已经告一段落了,但是我昨天看了你们的成绩。”说到这里,常凌风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提高嗓门道:“那就是差强人意,你们的训练成绩和我期望中的成绩差得简直是太远了。”
  
      常凌风的讲评让站在他面前的这些特战队员们面面相觑,这样的成绩竟然还不行,那什么样的成绩才算是优秀的?要知道他们为了能够通过各个科目的考核,那几乎是拼了老命的,有好几个队员都是带着伤参加训练的。
  
      看到队员们脸上露出不忿的神色,常凌风笑眯眯地道:“怎么,你们是不是不服气?”
  
      面对常凌风故意的挑衅和质问,这些队员尽管从心里气恼至极,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因为这些人知道,如果一旦开了口,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大招等着他们呢,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
  
      常凌风有意在大勺和守富面前晃了一圈,这两个平时的大嘴巴也紧紧地闭着嘴巴,眼睛也向上翻着,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常凌风一样。
  
      常凌风见这些人比之前学乖了,一个个的不肯上当,摇了摇头,道:“其实你们不服也没有关系,一会儿在接下来的考核中你们就该知道自己有多差劲了。”
  
      一听考核,所有的队员全部都打起精神来,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每天没日没夜的训练,就是为了等待最后的这次考核。
  
      “这次考核将决定你们在特战队的去留,也就是说如果不合格的话,将会被直接淘汰。”常凌风道,“我们已经在狮子山设好了考场,侦察连的人作为蓝军。”
  
      黑狼的目光骤然一亮,“蓝军”这个词是常凌风在理论课上跟队员讲起过的,就是陪练部队。侦察连的训练难度和强度和特战队相差并不是很大,只不过们的方向更接近与侦察,常凌风能够将侦察连拉过来充当蓝军使用,说明这次考核绝对没有那么的轻松。
  
      常凌风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道:“特战队不是一般的部队,是插在鬼子心脏里的一把尖刀,未来的战场环境不可预期,其残酷程度更是将会超过你们的想象,所以我们面对的将是前所未有的困难,除了你身边的战友,你们谁也指望不上。”
  
      全体队员脸上的表情也立刻变得肃穆了起来。
  
      “你们都是参加过战斗的老兵,但是之前都是普通的作战形式,而特种作战和传统的作战完全不一样,除了需要你们具备高超的战斗素养、密切的协作能力、迅速的应变临机处置以及冷静的分析判断之外,还需要强大的定力好坚强的意志,否则,我们绝对不能坚持到最后的胜利。”说到这里,常凌风再次提高了语调,“如果你们现在认怂了,可以退出。”
  
      常凌风冷峻的目光扫过众人,但见每个人都是昂首挺胸,这个时候选择退出,除非是他的脑子已经坏掉了。在特战队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忍辱负重,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最后能够通过考核,正式成为特战队的一员吗!
  
      “好,如果你们现在没有人打退堂鼓,那就在接下来的考核中证明你们的实力吧!”
  
      包括守富、小吴、大勺、大黄、李剑、李松州、黑子、麻杆等老队员在内,所有的特战队员的目光便立刻变得凌厉起来。
  
      “全体都有,以小组为单位,沿着进入狮子山进发,你们的任务是闯过蓝军设下的重围,顺利进入入狮子山上五连的驻地,到了那里,有好酒好菜等着你们。”
  
      守富和大勺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口水,还有酒菜?营长想的也太周到了,嘿嘿!
  
      常凌风一声令下,特战队所有五十名队员便分成了十个小组依次向狮子山深处走去。
  
      看到所有的队员已经出发,常凌风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然后从长金手里接过三八大盖,大步走上前去。
  
      特战队的八名老队员作为骨干分别插入了八个小组,只有两个小组是没有老队员的,一个是黑狼所在的第九小组,另一个就是刘一鸣所在的第十小组。
  
      之所以这样摆布,是因为在所有的新队员之中,他们两人是成绩最好的两个,当然黑狼的实力要比刘一鸣强一些,但是即便是这样,刘一鸣的训练成绩还是将第三名甩出去很远。
  
      自从进入特战队,刘一鸣一直就将黑狼作为自己的目标,无论是什么科目都要跟黑狼比、跟黑狼争,但是无奈自己的底子远不如黑狼,事事都被黑狼稳稳地压了一头,这让刘一鸣感到非常的不爽。他的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而今天的这次终极考核,将是他在训练期间压过黑狼的最后一次机会,因此格外珍惜。
  
      按照出发序列,刘一鸣所在的第十组是最后一个出发的,比前面黑狼的第九组晚了五分钟。
  
      “这次我们五个人一定要攥紧拳头,把第九组和黑狼的风头压下去。”刘一鸣一边走着一边开始给其余的四个队员打气。
  
      “放心吧,组长,我们一定竭尽全力!”说话的是一个小个子精瘦精瘦的战士,名字叫张鹏程,是跟着林凤和刘一鸣从一军区过来的,这次也报名参加了特战队。
  
      “组长,你就说怎么干吧,我们大伙都听你的!”一个叫作马晓庆的战士道。
  
      另外两名叫作周宝和田虎的战士虽然没有直接说话表态,但是刘一鸣从他们的眼神中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个人也将不遗余力的支持自己。
  
      “如果不出我的所料,侦察连那帮家伙一定在通往五连驻地的路上埋伏了重兵,这是挖好了坑等着我们往里跳啊。”
  
      晓庆点点头道:“组长,通往狮子山有两条路,最东边的这条最好走,我想侦察连肯定会重点在这里设伏的,不如我们从西边走,那里的道路虽然崎岖,但是肯定伏兵少。”
  
      周宝和田虎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马晓庆说的不无道理。
  
      但是,张鹏程却道:“依我看,我们想到的,侦察连那帮家伙肯定也想到了,没准儿他们在西边的路上张开了大网呢?”
  
      “你说的也对!”周宝皱着眉头思付道。
  
      这时,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刘一鸣,毕竟他是组长,这个主意还是由他来拿,而其他的人只是提一些参考性的意见。
  
      刘一鸣又想了想道:“依我看,我们那条路也不走,侦察连不是在这两条路上有埋伏吗,那就让他们埋伏着等着好了,反正我是不去触霉头。”
  
      众人一愣,马晓庆道:“可是这样做算不算违规啊?”
  
      刘一鸣咧嘴一笑,不以为意地道:“有什么违规不违规的,营长只说了我们的目标是五连在狮子山上的驻地,并没有规定我们非得走眼前这两条路。我明知道这两条路上有埋伏,还非得去走,那岂不是成了傻子了?”
  
      张鹏程也道:“对啊,只要达到目的就行了,我看至于是走哪条路就没那么重要了吧?”
  
      小组内很快统一了思想,不走常规的东西两条路上山,绕远到后山去。
  
      刘一鸣走在最前面,他端着三八大盖警惕地注视着周围,已经快要走到后山的位置了,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的伏兵,刘一鸣和其他四名队员越来越坚信自己当初的决策是正确的,不过,没有到达终点的时候,还不能有丝毫的放松。于是,刘一鸣向后打了个注意警戒的手势,提醒身后的队员不要大意。
  
      又往前走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后山小路的路口,刘一鸣忽然举起右拳握紧,后面的四个队员立即停住了身形,将枪口对着四周他们认为可疑的地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陆战狂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