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558章 好戏上演

第558章 好戏上演

看着原口启之助走出指挥部的身影,赤西奉平也是血脉喷张,联队长的瞒天过海之计到目前可以说说是天衣无缝,这次终于逮到了重创甚至全歼支那军队的机会了。
  
  下一刻,他立即狞声喝道:“立即检查各部队联络情况,确保通信畅通!”
  
  当原口启之助走出指挥部不久之后,汉厂营南侧的两个阵地开始激烈的“交火”了。
  
  原口启之助一边走,一边不住地点头,能够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自己精心编写的剧本已经精彩上演,他难掩眉目之间的得意之色。
  
  进攻阵地上的枪炮声响成了一片,不仅是三八大盖的声音,还有歪把子和九二式重机枪的声音,这些还不够,鬼子连迫击炮和掷弹筒也都用上了。可以说,原口启之助为了尽可能的将这出戏演的逼真一些,已经是下了血本了。
  
  负责面南防守的是两个穿着补充营军装的鬼子中队,这些鬼子对于自己的这副扮相颇有微词,尤其是两个鬼子中队长,堂堂的大日本皇军,竟然穿从支那军人尸体上扒下来的衣服,真是让人觉得晦气。
  
  其中一个鬼子中队长满是嫌弃的看了自己一眼身上穿的脏兮兮带着血污的灰色军装,眉头都拧成了一团,抬手对着斜上方开了一枪,你还别说,支那军官的驳壳枪比皇军的南部十四式手枪性能可是要强多了,不仅不会卡壳,而且射程远、威力大,唯一的不足就是拿着分量有些重。
  
  鬼子中队长又斜眼瞥了一眼旁边的士兵,这些士兵用的都是缴获的武器,相比皇军的制式武器可就要差多了,一些步枪膛线都磨没了,准星缺口处的金属磨损的锃亮,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瞄准射击。
  
  一个士兵打了两枪就开始卡壳了,气得他直咬牙跺脚,那样子看着将汉阳造摔了都不解气。
  
  鬼子中队长有心上去训斥几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自己心里都不痛快,更别说那些士兵了,这个时候让他们发泄自己的情绪也好,省的闷在心里。
  
  鬼子中队长正在走神的工夫,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尖啸声,紧接着一发迫击炮炮弹落在了据他们的战地只有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爆炸溅起的泥沙和碎石满天飞,落到了鬼子中队长的脖子上,烫的这家伙直龇牙。
  
  “八嘎,步兵第二大队这些家伙都是蠢猪吗,怎么炮弹会打得这么近,难道就不怕伤到自己人吗?”鬼子中队长一边抖落着脖子里的砂石一边咧嘴骂道。
  
  一些鬼子士兵假扮晋绥军士兵来心中就有怨气,这时被迫击炮炮弹激起的砂石溅到的几个士兵也纷纷地低声咒骂起来。不过,他们骂归骂,手里并没有像样的武器。
  
  对面负责进攻的鬼子炮兵根本听不到同伴的咒骂声,依然没有停止动作,继续将一发发的炮弹射向对面的阵地南侧。鬼子的炮兵战斗素养极高,几乎是指哪打哪,所以为了让战斗尽可能的显得逼真一些,炮兵将弹着点尽量靠近假扮晋绥军的阵地一方。但是,鬼子炮兵小队长考虑到不能误伤自己人,在达到了一定的距离之后便不再往前延伸了。
  
  看着炮弹一排排的在阵地前方攒落,一个穿着晋绥军军装的鬼子士兵吓得赶紧躲进了战壕里。在他左侧的另一个鬼子士兵是一名炮兵,但是由于要假扮补充营的士兵,所以他不能操炮只能兵端着一支老旧的中正式,这家伙对着躲进战壕的同伴愤愤道:“步兵第二大队的炮兵射击技术连给我们提鞋都不配,如果是我的话还可以将炮火向前延伸七八米,这样才更加逼真。”
  
  他的话音刚落,一发炮弹落在了阵地正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将还未从鄙视与不忿的情绪中缓转过来的鬼子炮兵的半个脑袋削掉了,尸体像是树桩一样倒在了战壕里,红的鲜血和白的脑浆混合物撒了一地。
  
  “小林君,小林君……”另一个鬼子士兵抱着鬼子炮兵的尸体哀嚎起来。
  
  “八嘎呀路!”不远处的鬼子中队长看到自己的士兵竟然被自己人给炸死了,不禁勃然大怒,指着对面阵地大骂道:“蠢猪,蠢猪,你们杀死了自己人,杀死了自己人……”
  
  然而他的骂声迅速地淹没在了震耳欲聋的枪炮响声中。对面的鬼子炮兵根本没有观察到刚才的误伤,因为刚才那发炮弹射击诸元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有问题的是炮弹本身。尽管日本人及其严谨细致,但也不能保证所有的炮弹都质量合格,刚才的那一发炮弹就是一个残次品,只不过他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
  
  看到对方没有反应,鬼子中队长当即挂通了指挥部的电话,将刚才的误伤事件报告给了联队。
  
  赤西奉平一听自己人竟然炸死了自己人,也被气得够呛,当即通过电话命令步兵第二大队负责进攻的那个中队停止炮击,以防再误炸自己人。
  
  当对面的鬼子中队长接到电话之后,立即赶到炮兵阵地,看到炮兵小队长仍然在指挥手下的两门迫击炮发射,上前狠狠地扇了炮兵小队长一个大嘴巴。
  
  “长官?”炮兵小队长不明所以,一连懵逼的看着鬼子中队长。
  
  “八嘎,你们刚才炸死了步兵第三大队的一名士兵。从现在开始,停止炮击,停止炮击。”鬼子中队长怒吼,他知道这次战斗结束之后步兵第三大队一定会追究这件事,而联队是不可能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到时候自己这个中队长肯定是要受到训斥和处理的。
  
  “哈依!”鬼子炮兵小队长这才弄明白自己刚才为啥挨了一个大嘴巴,当下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敢情是误杀了自己人,不过这家伙很是纳闷,射击诸元明明没有任何的问题啊,炮弹怎么会飞到自己同伴的头上呢。
  
  短时间内,鬼子炮兵小队长根本不可能弄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只能遵照命令停止发射。不过这样也好,刚才真是白白浪费了十几发炮弹,又不是炸敌人,看着真让人心疼。
  
  原口启之助正在往镇子口走去,突然听到镇子南边阵地上的炮声没了,急忙扭过头去看,只是由于房屋树木遮挡,根本看不见阵地上的情况,于是他叫来了一个传令兵,让他去指挥部通知阵地双方继续,特别是迫击炮要打起来,不能停。
  
  赤西奉平接到命令之后有些郁闷,这叫怎么回事啊?为了迷惑支那骑兵,又浪费弹药,又死人的。不过,原口启之助是他的上级,赤西奉平必须要执行命令。
  
  很快迫击炮的爆炸声再次响起,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步兵第二大队的炮兵可不敢把弹着点弄得那么靠前了,基本上阵地中间稍稍靠着北侧一点就爆炸了。
  
  原口启之助兴冲冲地带着手下的士兵赶到了镇子口,这个时候远处尘土飞扬,一大片骑兵正在沿着大路疾驰而来。原口启之助颇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伸手想去握紧军刀的刀柄,当手耷拉下后连续摸了几次,都没有摸到,这才想到自己穿着的是晋绥军的军装,而军刀已经放在了指挥部里,他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
  
  原口启之助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一帮手下,生怕他们在关键时刻忘了自己的临时身份,一会儿让支那骑兵看出了破绽。你别说,这一看还真看出了问题,其中一个士兵虽然身上的衣服和军帽都已经换了,但是仍然穿着皇军的翻毛大头鞋。原口启之助眉头紧蹙,低声对那个士兵道:“八嘎,谁让你不换鞋的,赶紧给我滚到后面去。”
  
  那个士兵吓坏了,缩着脖子顿首,一转身钻到了队伍的后面去。原口启之助还不放心,准备继续检查是否还有破绽,却看到后面的士兵脸上呈现撤惊讶之色,于是他赶忙扭头向镇子外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他的脸上也变了颜色,原来啊,刚才还在向着这边飞奔疾驰的支那骑兵,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距离镇子口大概一公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原口启之助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难道支那人发现了什么?他的脑海里迅速地将之前的事情回忆了一遍,发现没有十分明显的纰漏之后更加诧异和困惑了,支那骑兵到底是什么原因停止不前了?
  
  这时,穿着晋绥军少尉军服的鬼子军官低声道:“联队长,是不是支那人发现了什么?要不要卑职立刻带人赶过去?”
  
  原口启之助摇摇头,从这里到支那骑兵的位置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公里,但是己方是步兵,对方是骑兵,一旦让支那人发现了异常,他们可以迅速上马一溜烟就溜了,而自己的士兵在后面追甚至连灰都吃不上。他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支那奇兵,道:“再等一等!他们还没有表现出要撤离的迹象,这个时候我们不能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