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672章 宪兵查案

第672章 宪兵查案


  满园春的妈妈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叫做珍娘,年轻的时候干的就是这种行当,后来靠上了当地的一个富商,上了年纪之后便从一线退到了二线。由于她眼皮活络、能说会道、长袖善舞,没几年就将这园子经营的成了整个蔚县县城当中的翘楚。
  
  珍娘今天的心情不错,今天的生意格外的好,园子里几乎每间房间都已经订了出去,换来的将是大把大把的大洋。此刻,珍娘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悠闲地嗑着瓜子儿,门咣当的一声就被从外面推开了。
  
  珍娘是什么人?整个园子里都是他说了算,是谁这么不开眼不敲门就闯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抬头一看,见正是自己手下一个叫做红袖的女人,当即柳眉倒竖,将手中的瓜子中的往桌子上一放,怒道:“之前教你们的规矩都忘了是吧?你这是着急着报丧呢……”。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从红袖的身后闪出了两个男人。珍娘立即站起身来,连混迹于风月场所的她立即就看出了事情不同寻常。
  
  当即换了一副笑脸说道:“呦,原来是两位大爷,刚才没有看见二位言语多有冒犯,还请两位多多见谅!”
  
  红袖想来平时也是极为惧怕珍娘的,此时将常凌风和刘一鸣带到了之后,立即告了个罪,飞一般的逃走了,惹得珍娘朝着她的背影一直翻白眼。
  
  “两位大爷,是不是没有找到喜欢的姑娘?你们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我想出来的姑娘一定让你们满意!”来春满楼的无非都是一些寻欢作乐眠花宿柳的男人,只要将他们伺候好了,让他们高兴了,大把大把的钱就赚到了手,这也是珍娘多年以来的经营心得。
  
  不过这次显然她的心得没有派上用场,常凌风道:“我们不是来寻欢作乐的,我们是来找人的!”
  
  真娘见这两个面孔十分的生份,气势不由自主的便涨了一分,收起了刚才的笑脸说道:“原来你们是找客人,不是找姑娘的客的呀!害我刚才白白的费了这么多的口舌!”
  
  “你哪那么多废话?”刘一鸣见这个老女人一直喋喋不休心中早已怒火中烧,“我们是过来找两个太君的,耽误了皇军的是有你的好果子吃!”
  
  珍娘听后心中一凛,干她们这行生意的最讲究的就是察言观色,仅仅从只言片语当中便听出了眼前这两个人是跟着日本人混饭吃的。眼下谁的势力最大呀,当然是日本人了。即使是蔚县的县长魏光明,也只有跟在日本人屁股后面吃灰的份儿。
  
  “哎呦,原来两位大爷是皇军的人哪,怎么不早说呢?”老女人的脸变得比翻书还快。见她笑起来之后脸上涂的香粉扑簌簌的掉了下来,心中不觉得一阵恶寒。
  
  常凌风开口道:“我们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向两位太君报告,又知道他们现在在哪个房间里,所以才来麻烦你!”
  
  常凌风的语气并没有那些狗腿子那样盛气凌人,入耳听了十分的舒服。珍娘道:“不知道你们是想要找哪两位太君呢?”满春园的生意不错,但是在日本人身上却挣不到什么,因为这些鬼子每次付账的时候都是拿出一张张跟废纸似的军票。珍娘和众位姑娘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我找佐藤长官!”常凌风道。
  
  珍娘眼睛一亮,说起佐藤来,她是最熟悉不过的了,这个佐藤是驻县城部队的一名军需官,平时从军营出来之后办一些采买的事情比较多,因此会经常溜到春满园这个地方来。久而久之,他在这里有了一个相好的姑娘,叫作凤鸾。就在前一个时辰的时候,还是珍娘将佐藤领进了凤鸾的房间。
  
  “你们找的是佐藤太君?他今天可是喝了不少酒,还带了另外一个太君一同来,我想此刻他们应该还在房间呢吧!”珍娘说道,“要不我给你们去看看?”
  
  常凌风点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你了,要是他们两个还没有醒的话,也不要吵醒他们,我们我们稍微等一下也不妨事!”
  
  珍娘见常凌风剑眉虎目,脸庞上棱角分明,身材高大,说话的口气也不似刘一鸣那么粗鲁,忍不住对着他抛了一个媚眼,笑道:“还是这位大爷说话中听,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之后再次抛了一个媚眼,闪身走出了房门。
  
  刘一鸣悄悄的说道:“瞧见没有,这女人好像对你有意思呢!”
  
  话音刚落,头上就被常凌风手指轻轻的敲了一下:“不要胡说八道!”
  
  刘一鸣揉了揉脑袋,道:“你是没瞧见他刚才看你那眼神,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常凌风笑道:“我看她是看上你了吧?”
  
  刘一鸣连忙摆手:“我这样的粗人可入不了她的眼睛!她明明看上的是你!”
  
  两人说话的工夫,珍娘已经推门回来了,笑嘻嘻的对着两个人说道:“两位大爷,那两位太君现在胡天胡地一番,现在睡得正香,姑娘们也不敢叫醒他们。两位不妨在我的房间里稍等片刻,用点茶点也好!”
  
  “要不我给你们一人叫一个姑娘来陪着你们解闷?”
  
  常凌风连连摆手。
  
  珍娘说完之后过来给两个人倒茶,刘一鸣本来就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又怎么会喝她的茶水?接过来之后顺手就放在桌子上。
  
  珍娘见了之后也不生气,继续跟二人套着近乎:“我怎么以前在城里没见过你们呢?你们应该不是我们蔚县的人吧?”来春满园的人,三教九流无所不有,而珍娘又有一副极好的记性,所以整个县城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认识。
  
  常凌风笑着说道:“我们不是本地人,是从张桓来的。”
  
  “难怪呢,你们是从大城市来的,怪不得看不上我们这里的姑娘。”珍娘看常凌风的目光中不由得多出了一分崇敬和巴结。
  
  刘一鸣最烦这个女人,自己找了一个一把椅子坐的远远的。而常凌风则不然,竟然和珍娘聊起了天儿。还别说,这个女人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再也收不住了,蔚县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谁经常来春满园,喜欢找哪个姑娘,说得头头是道。连一些奇闻异事,她也知道不少。
  
  常凌风听得连连点头,虽然没有特别重要的情报,但对于他们了解蔚县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常凌风不着边际的说道:“我们还是头一次来蔚县,这里是产粮大县,粮食一定比其他的一些县要多的多。”
  
  “谁说不是呢?我们这地方可是有名的风水宝地,往年别的地方闹饥荒的时候,这里的人一般都能够吃饱肚子。”珍娘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最近的情况有所变化,我们园子门口经常会来一些要饭的小叫花子们,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那这是为什么呢?”常凌风问道。
  
  “还不是日本人来了,把粮食都收走了,现在除了一些大户人家之外,家家户户也没有多少余粮……”珍娘说完之后就后悔了,眼前这两个人是给日本人办差的,自己竟然当着他们的面说起了日本人的坏话。
  
  常凌风看出了她的顾虑,笑了笑说道:“你不用紧张,咱们都是中国人,我是不会向日本人告密的!”
  
  珍娘拿着手绢的手在自己的胸口上轻轻的拍了几下,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多谢这位大爷了!随便说说而已,哪里真的敢说那些太君们的坏话呢!”
  
  常凌风接着说道:“张桓城里的粮食已经堆成了小山一般,根本就不需要从各个县里面在征用粮食了,你们蔚县的日本人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珍娘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懂这些呀,我也是听那些来来往往的客人们说的,日本人现在征集的粮食城里的粮仓已经都放不下了,他们便将一部分运到了城南的孙家集,那里有一户姓王的大户人家,也是给日本人办差的。”
  
  常凌风和刘一鸣相互对视了一眼,这可以算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如果在孙家集储存的粮食足够多的话,那么他们这次肯定不至于会白跑一趟。
  
  常凌风继续问道:“佐藤太君能到你们这里来吗?”
  
  “那是当然的啦,整个县城里面也就是我们这个园子最有名气,县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喜欢到我们这里来。不过话说回来了,我们真不愿意接日本人的生意,这些日本人不仅跟三寸丁似的,事后往往都用他们的军票付账,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珍娘见常凌风看着亲切,不由得大倒苦水起来。
  
  常凌风呵呵一笑,从怀中掏出来三块大洋,拍到了桌子上,道:“实话对你说了吧,我们两个的真实身份并不是中国人,而是驻蒙兵团司令部宪兵队的,这次来你们这里主要是明察暗访,看看皇军的部队里有哪些人违法乱纪,谢谢你刚才向我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报,这点钱是奖赏给你的!”
  
  常凌风说完看了一眼刘一鸣。刘一鸣没想到常凌风会如此的随机应变,转眼之间,就换了一个身份成了日本人,而且是专门盯着日本军队内部的宪兵队。
  
  刘一鸣走了过来说道:“今天我们和你的谈话,不准对任何人讲,日本人也不行,否则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