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760章 真实意图

第760章 真实意图


  一个职业特工的感觉往往要比普通人敏感很多,原田一郎最近一直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时刻地盯着自己,自从自己回到张桓之后就一直有人阴魂不散地在秘密调查自己。根据原田一郎的推断,这个人几乎可以肯定就是铃木杏子。
  只是,不知道铃木杏子的背后是不是有毛笠英寿的暗中授意。若是铃木杏子个人的行为,那就好办多了。要是背后是由毛笠英寿操控的话,那就麻烦了。毛笠英寿绝对是一只老狐狸,别看他表面上对自己推心置腹,又是委以重任的,但实际上戒备心依然很强,绝对没有把他原田一郎当自己人。
  原田一郎坐在大班桌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他的思绪正在飞快地转动,得找一个什么样的办法来破除当前的窘境呢?
  正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原田一郎厌恶地看着那电话机,他真想把这个家伙给砸了。直到第五声铃声响起的时候,原田一郎才极不情愿地接起了电话。
  声音响起,电话竟然又是毛笠英寿打来的。
  “机关长阁下!”原田一郎立即站直了身体,恭敬地说道。
  “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毛笠英寿言简意赅道。
  “哈依,我马上过去。”
  当原田一郎走到毛笠英寿所在的楼层时,刚好对面遇到了铃木杏子,这个女人应该刚刚从毛笠英寿的办公室里出来,原田一郎主动打了一个招呼。作为一名特工,即使是泰山崩于前也不能变色,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甚至是敌人也得是笑脸以待,不然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在这个行业里生存下去。
  铃木杏子勉强地笑了笑,算是打过了招呼,这个女人整天板着一张臭脸,好像每个人都欠了她钱似的。
  两个人匆匆擦肩而过,原田一郎的鼻子不由自主地嗅了一下,太香了,实在是太香了。这个蠢女人难道不知道作为一个特工最重要掩饰就是让自己扔在人堆里根本就找不着吗?
  铃木杏子踩着高跟鞋笃笃地远去,原田一郎的眉头不由地蹙紧了,忽然,他的眼睛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鼻子的嗅觉告诉他,铃木杏子之所以喷了这么浓烈的香水,是为了掩饰她身上的另一种味道。
  这种味道是什么呢?原田一郎一时之间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便装的特务走了过来,这个人原田一郎认识,正是毛笠英寿的副官。
  那副官道:“原田君,机关长已经在办公室恭候您了。”
  “哈依,多谢提醒!”原田一郎重重顿首。
  敲开毛笠英寿的办公室之后,见毛笠英寿背对着他看着窗外,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机关长阁下!”
  “原田君,打扰了。”毛笠英寿慢慢地转过身来,他说话十分的客气,“这里有一项任务需要你去完成。”
  “请机关长吩咐。”原田一郎见毛笠英寿直接开门见山和自己说,就知道任务比较紧急。
  “兵团司令部即将对张桓以西的晋绥军用兵,为了防止独立团掺和这件事,所以我们急需弄清楚现在独立团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我手上有一条情报线,现在将他转给你,你去把这件事落实一下。”毛笠英寿走到了办公桌旁打开抽屉,将一个信封掏了出来递给原田一郎。
  “总之,我只有一句话,一定要把独立团的动向摸清楚,马上向我汇报。”
  “哈依!”
  从毛笠英寿的办公室回来之后,原田一郎并没有直接打开那个信封,而是在仔细地思考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毛笠英寿的真实目的真的是让自己去探独立团的底吗,还是这其中根本就是个圈套,其目的就是在试探自己。
  他们这么想不是没有原因的,可以说,在驻蒙兵团,任何针对独立团和常凌风的情报都是绝密的,只有毛笠英寿和他的心腹铃木杏子才掌握,怎么会轻易地把这条情报线交给自己呢?
  猫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
  但是有什么猫腻呢?恐怕还要等到打开面前这个信封才能看出一二来。
  正当原田一郎要打开信封的时候,门外响了敲门声,他赶紧将信封放进了抽屉里。
  门从外面被推开,原田一郎抬头一看进来的是川崎太郎,是和自己一起从七星镇逃回来的“难兄难弟”。
  “川崎君,有什么事吗?”原田一郎对川崎太郎还是怀着戒备心理的。
  “原田君,我是特意过来看看你的,从七星镇回来之后,我们一直都没有好好聊聊。”川崎太郎说道。
  原田一郎请川崎太郎坐了下来,缓缓地道:“川崎君,七星镇是我们都不愿意再提起来的事情,如果你是来和我聊工作的,我非常愿意奉陪。但是,你要是想和我聊七星镇的事情,那就对不起了,我一会儿还有工作要做。”
  川崎太郎咧嘴一笑,道:“长官,那也是我不愿意回忆的。所以,我主要是和你随便聊聊。”相比原田一郎,川崎太郎最近并不是很得意,没有毛笠英寿这样的大佬照顾,别的特务们对他很是排斥,所以才想着要找原田一郎来请教一下,毕竟两个人都是外来的,还有一定的情分在。
  原田一郎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川崎太郎,缓缓道:“这样的话,我倒是愿意和你聊聊。”他知道这个川崎太郎已经暗中投靠了独立团,是独立团钉在特高课的一枚钉子。
  “长官,听说毛笠机关长对您很是器重,所以卑职向请教一下,我接下来的工作应该如何开展,念在咱们是从满洲一起过来的份上,还请您不吝指教啊!”川崎太郎重重顿首道。
  原田一郎摆摆手道:“川崎君,你太客气了。要说现在特高课里,就是你、我以及渡边的关系最为亲近,我们三个人之间相互帮助是理所应当的。我看你最近跑进跑出的很是忙活啊,怎么会不被赏识呢?”
  原田一郎知道,川崎太郎回来之后一直在铃木杏子的手下做事。
  川崎太郎叹了一口气道:“别提了,周围的人都像是防贼一样防着我,只想让我干一些边边角角的事情,核心的任务是不会分给我的。”
  特高课中最重要的便是电讯侦听、情报以及外勤三个部门,这三个部门之中干外勤的人员最多,平时的危险系数比较高不说,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功劳,是很难出头的,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苦差事。而川崎太郎在这些人当中也是属于打杂的,更是苦得不能再苦了。
  原田一郎十分了解川崎太郎的境遇,毕竟他们三个人的身份还存在着很多的疑点,按照特高课做事的惯例来说,短时间之内是不会让他们接触一些核心任务的。正因为如此,原田一郎对刚刚毛利英寿交给自己的那个信封也是存有疑虑的。
  “川崎君,如果可以的话,我非常愿意帮你的忙,但是我和你的上司铃木小姐并不是很熟,所以我怕我自己也说不上话呀!”
  川崎太郎看到原田一郎的态度有所缓和,心中自然是十分欣喜的,说道:“长官,你能有这句话,我就已经十分感激不尽了!”
  短短的几句话,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于是,川崎太郎便开始大到枯水。一开始的时候,原田一郎并没有把这些话当做一回事,反而听了十分的不耐烦,只是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川崎太郎打开了话匣子之后就收不住了,他继续说道:“不知道您听说过火车站的事情没有?”
  一开始的时候,原田一郎并没有反应过来。
  川崎太郎道:“就是跟华北方面军开过来的那辆军列有关系的,军列在牛头山被劫并不是偶然发生的,那些滞纳人一定做足了功课。”
  原田一郎心中暗道,这家伙现在跟自己说军列被劫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用意呢?难道这是在试探自己?他的心里很快做出了好几个假设。
  川崎太郎是被中国人策反过的,保不准军列的具体行车计划就是他透露给独立团的。
  “原来是这件事情,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据说火车站做饭的那个中国人就是支那人的线人!”原田一郎道。
  “哈依!”川崎太郎道,“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对火车站进行了认真的排查,并且去到火车站做饭的那个中国人家去进行搜查,但等我们的人到了,早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支那人显然已经给自己留好了后路!而且当天,这个中国人还介绍了另外两个人进来帮他做饭。据当时车站上的士兵说,新来的那两个家伙做饭还挺好吃。”
  原田一郎并不知道川崎太郎跟自己说这些话到底真正的用意何在,只有跟他随声附和着:“这个我也听说了,好像他们做的就是蛋炒饭!“
  “对对对,就是这个蛋炒饭!”川崎太郎道,他并没有把那天在火车站门口见到的那两个熟悉的身影的事情说出来,他不敢说。一旦他说出来就是知情不报,甚至自己也会被认为是中国人的帮凶。与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