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792章 真真假假

第792章 真真假假

叶明胆颤心惊的往前爬,还好没有被人打冷枪,将近五百米的距离爬了将近半个小时,气得在后面的小笠原五郎哇哇大叫,但是又无计可施,这就应了那句话,你行你去啊!
  
  叶明此时距离独立团的阵地已经很近了,前面的地上堆满了尸体,都是刚刚冈岛中队留下来的,叶明不小心碰倒了一个鬼子士兵的尸体,猛然一看,那小鬼子正用空洞无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顿时吓得浑身冷汗直冒,急忙往前爬。
  
  可是前面依旧有尸体挡着路,地上都是鲜血,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这个时候,叶明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回头看了一眼鬼子的阵地,仿佛看见小笠原五郎正在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咽了一口口水,强忍着血腥味继续往前爬。
  
  又爬行了十来米,突然脚脖子冷不丁地被什么东西绊住了,整条大腿都动不了,叶明使劲地踢腾了几下,后面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可还是没有挣脱,这家伙回头才发现是一个鬼子的水壶缠在了自己的脚脖子上,于是赶紧将带子解了下来,将水壶往旁边一扔,结果水壶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一个鬼子的脸上。叶明继续往前爬,他并没有发现刚才被水壶砸中的那个鬼子咧了一下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越往前,心里越紧张,上一次侥幸从独立团的手里捡了一条命回来,这次估计不会那么幸运了。
  
  越往前,鬼子的尸体越多,叶明腿肚子也都不自觉发起了抖。
  
  在距离阵地还有二百米的地方,这家伙停住了动作,躲在一个鬼子尸体的后面微微抬起头朝前望去,今夜只有稀疏的几颗星星,一轮弯月隐在深厚的云层之后,似乎是对这黑夜很是失望,根本不愿意将俏脸露出来。
  
  对面的阵地上静悄悄的,叶明微微眯着眼睛,眼前只有极其模糊的光和影,阵地的轮廓仿佛被一层浓雾笼罩着。
  
  叶明壮着胆子又继续往前爬,每一步都异常小心,生怕弄出一点声响被对面阵地上的人听到。直到往前爬已经将整个阵地都看清楚了,仍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这家伙的胆子大了起来,独立团不会是真的舍弃阵地逃走了吧,他的心里激动起来。
  
  叶明屏住了呼吸,他支棱起耳朵听着,像只警觉的猎犬,还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太静了,独立团一定是逃走了。
  
  想着,想着这家伙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猫着腰往前走,很快就到了独立营的阵地上,四周望了望,果然不见一个身影,地上散落的子弹壳被他走路的时候踢得当啷当了直响。
  
  沿着阵地走了个来回,都没有发现独立团的影子,这些家伙必定是逃走了无疑。叶明如释重负,激动地看着空荡荡的阵地,刚刚的忧虑一扫而空,眼里满是难以置信的喜悦。
  
  当叶明回去兴冲冲地将这一“喜讯”报告给小笠原五郎的时候,并没有得到日本人的赞赏,反而脸上已经狠狠的挨了一巴掌,他捂着脸委屈的盯着打他的小笠原五郎。
  
  小笠原五郎根本就不顾及叶明的感受,咬牙切齿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支那人还是逃走了。”
  
  渡边纯一郎道:“支那人应该不会逃太远!我们必须马上追击!小笠原君,请马上命令所有部队展开追击!”这次说话的时候竟然用上了商量的口吻。
  
  小笠原五郎眉毛紧蹙,道:“中佐阁下,万一支那人有诈怎么办?我的建议是派一个小队去看看。”这次他才不会由着渡边纯一郎瞎指挥呢。
  
  渡边纯一郎道:“可是,这样会丧失宝贵的追击机会的!”和小笠原五郎不同,他的目标只有独立团,而追击独立团的成本是可以不计较的。
  
  “不!万一我们中了支那人的埋伏,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小笠原五郎冷声说道。
  
  “这……”渡边纯一郎一时语塞,“好吧,就派出一个小队,速度要快!”
  
  片刻之后,一个鬼子步兵小队在小队长的指挥下从鬼子阵地上鱼贯而出,快速地朝着对面独立团的阵地冲去。近八百米的距离眨眼工夫就到了,鬼子小队长看到地上都是同伴的尸体,不禁内心悲凉起来,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人,现在都是一个个冷冰冰的尸体。
  
  阵地上果然如同刚才那个保安团的人所说的一样,一个人也没有。鬼子小队长急忙命令传令兵向身后的大部队发出信号。
  
  当传令兵的手电筒刚刚点亮时,独立团阵地的后方突然之间喷出了三道火舌,除此之外还有一百余支步枪一起开火,子弹已是如雨点般地向鬼子小队射来。
  
  鬼子小队长等大多数的鬼子当场就被打死,剩下了二十来个鬼子仓皇朝着日军的阵地方向逃窜,却发现刚才冈岛中队的士兵尸体堆积的地方也喷出了三道火舌,鬼子们想散开卧倒却已经是来不及了,转眼之间就被扫倒了。
  
  几个鬼子士兵只是受伤倒地,当时并没有断气,急忙呼救:“救救我……”鬼子伤兵们心中还有一丝求生的希望。
  
  几个穿着皇军军装的同伴正在爬过来。
  
  但是很快,这些鬼子伤兵惊奇地发现爬过来的同伴到了跟前的时候,脸上都带着诡异的笑容,没等这些鬼子伤兵反应过来呢,便被同伴手中的刺刀结果了性命,有的是割喉,有的只直接刺穿了心脏。
  
  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后面的渡边纯一郎和小笠原五郎直接懵了,不好,独立团还没有撤走,刚才一切都是假象!
  
  结果了鬼子伤兵之后,五个身穿鬼子士兵军装的黑影缓缓地爬进了独立团的阵地。
  
  常凌风对一旁的山鹰道:“没事吧?”
  
  山鹰摸了一把连上的鲜血道:“没事,这血是小鬼子的,刚才那个狗曰的伪军竟然敢拿水壶砸我的脸,下次见到他我非活劈了他不可!”
  
  常凌风笑了笑。
  
  黑熊说道:“刚才那小子就是之前来过我们这里的那个伪军。”
  
  山鹰道:“我知道,我早就记住他了!”
  
  常凌风道:“好了,咱们也该撤了,鬼子马上就该报复了。”
  
  五人一起出了阵地,和阵地后方的十连官兵汇合之后,很快就隐匿在了黑暗中。他们离开阵地不到一分钟,阵地上就遭到了鬼子的猛烈的炮火袭击,常凌风他们身后气浪滚滚、硝烟弥漫。
  
  小笠原五郎被想到又被独立团摆了一道,整整一个小队又没了,这小鬼子此刻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除了命令让炮兵对独立团的阵地再次实施炮击之外,还让人将二郎神和叶明带了过来。
  
  二郎神倒是没什么,而叶明听到对面的枪声腿早就软了,几乎是被两个鬼子士兵拖死狗一样拖过来的。
  
  “八嘎,你不是说对面的支那人都已经撤走了吗?”小笠原五郎劈手扇起了叶明的耳光,一边打一边骂,这耳光就跟不要钱似的。
  
  “太君,我……”叶明还没有来得及辩解,就已经被打成了猪头一般。事实上根本容不得他做任何的辩解,向日本人报告独立团已经撤出了阵地的人是他,而就在刚刚一个日军小队全军覆没,这样的情况之下,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叭!”小笠原五郎气愤至极,从腰间掏出王八盒子直接将叶明一枪击毙。
  
  站在一旁的二郎神表面之上露出骇然之色,心里却是十分的痛快。这个狗腿子早就死有余辜了,只是刚好日本人杀了他,实在是大快人心。
  
  而在另一处战壕里的二张飞听到了枪声,就已经预感到不妙了,自己这个倒霉的兄弟,多半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他的牙齿咬着格格作响,把这一切怨恨都算在了二郎神的身上。
  
  枪毙叶明这个谎报军情的家伙固然可以消气,但是却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从目前来看,独立团的主力并没有撤走,但是渡边纯一郎和小笠原五郎又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唯一的办法只有等,等着森田范正带着步兵第15联队主力赶来。
  
  此时的森田范正已经在十来里之外听到了枪炮声,有枪炮声说明独立团还没有走,森田范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当即将传令兵全部都叫了过来,让他们通知三个步兵大队分别从正面、东面和西面三个方向向宋家坳包抄过去。
  
  鬼子的部队很快就开始展开了,森田范正亲自率领步兵第一大队从正面悄悄的向独立团的阵地接近。在之前的电报当中,渡边纯一郎已经将独立团阵地的详细位置告诉了他们,因此他们虽然是夜间行军,但是目标非常明确。
  
  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独立团的阵地后方,而步兵第二大队和步兵第三大队由于采取的是迂回包抄的战术,所以到达指定的位置的时间会稍稍晚一些,但也就是15分钟左右。届时,皇军将从四面方向同时像宋家坳阵地内的独立团主力实施围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