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814章 下一个目标

第814章 下一个目标


      运输炮弹的最后一辆大车爆炸之后,不可遏制的发生了一连串的殉爆,到了最后仅仅剩下两辆大车逃得快,才得以幸免。整个弹药小队几乎可以说是全军覆没,那个举着军刀乱砍乱劈的鬼子弹药小队小队长也早已经被炸得粉身碎骨,而山鹰在听到地一声爆炸响起之后便溜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总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个弹药小队的炮弹几乎化为乌有。
  
      当鬼子炮兵中队长和后面的小笠原五郎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之后了。近两百多米的公路近乎被炸成了焦土,木箱和大车的车架仍然在大火之中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火光中夹杂着烟尘,将公路映照得一边血红。就连路边十余株粗大的杨树也被齐腰炸断,横躺在路基之下,枝叶完全被熏黑,散落了一地。
  
      碎木板、士兵和骡马的尸体到处散落着,地上血流成河,地上满是焦黑残缺的尸体和炸断的残肢断臂,偶尔能听到几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但是很快就停止了。
  
      浓重的血性味直往鼻子里面钻,让小笠原五郎直皱眉头,他掏出了一方白手帕挡在了鼻子上。
  
      就刚才,他听到了前面炮兵中队的爆炸声,立即匍匐倒地,剧烈的震动从地面传来,仿佛要将人的心脏震裂一般,耳鼓旁涌进的炸雷声几乎要将人的脑袋撑爆,随即冲天的火焰腾空而起,整个视野都是一片血红之色,无数个火球瞬间就点亮了漆黑的夜空,惨叫声、哀嚎声此起彼伏、久久回荡……
  
      直到爆炸稍停,小笠原五郎便站起来身,只见跟炮兵中队最近的步兵第一中队有二十多个士兵受伤了,好在并无性命之忧。小笠原五郎这才在鬼子步兵第二中队中队长的护卫下来到了事发现场。鬼子炮兵中队长比他早到了一步,却早已经吓傻了一般,像打愣了的鸡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
  
      “这是怎么回事?”小笠原五郎厉声问道。
  
      “长官,这……这……”鬼子炮兵中队长已经完全懵圈了,脑子里简直就是一片空白。刚才一切都还还好的呢,突然就听到了身后的爆炸声,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弹药被毁掉了十之七八,连半个弹药基数都没有了,就是走在队伍前面的炮兵小队的步兵炮也被天上跌落的大车轮子砸坏了一门,四个士兵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这简直就是祸从天降。
  
      要是森田联队长知道了被活劈了他,鬼子中队长满脑子都是怎么应付森田联队长的问责。作为弹药小队,弹药的安全是重中之重,出发之前都是经过他带着人认真检查过的,不可能出现什么纰漏。
  
      小笠原五郎咬着牙道“八嘎!赶紧抢救伤员,问问是怎么回事。”
  
      鬼子炮兵中队长这才如梦方醒,急忙组织人员抢救,连步兵第二中队的鬼子也加入了抢救大军之中。
  
      但是结果却是让人无比沮丧,整个弹药小队54人,仅仅有4人生还,其中两人是最前面两辆大车的车夫,对事情的经过根本就是一无所知,侥幸逃得一命之后脸色惨白、呆若木鸡一般。剩下的两个士兵应该是知情者,但是都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怎么叫也叫不醒。
  
      沉默半饷之后,小笠原五郎眉毛一挑,突然说道“一开始是两声手雷的爆炸声,没错,是手雷的爆炸声。”
  
      站在一旁的鬼子步兵第二中队中队长加藤也连忙道“没错,是手雷爆炸的声音,是手雷先爆炸才引爆了车上的炮弹,可是这手雷爆炸又是怎么回事呢?”
  
      鬼子炮兵中队中队长恍然大悟,他刚才的却也听到了两声手雷爆炸的声音,只是刚见到这种混乱的场面,脑袋里一团乱麻,所以早就把这个茬给忘记了。但是这家伙没有说话,因为弹药小队的士兵们也是配枪、配手雷的,很可能引爆炮弹的手雷就是自己的手下的,这话茬一旦接了就纠缠不清了。
  
      小笠原五郎眉头紧锁,他也搞不清这手雷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所有的鬼子官兵心头都笼罩着一层阴云,犹如尚在头顶未散开浓浓硝烟,压得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良久之后,小笠原五郎看了看满目苍夷的现场,沉声道“事实已经发生了,赶紧打扫一下,看看还有没有能用的物资,不要落下了!部队继续停留,直奔董家村大桥!”
  
      言下之意,竟是不再管炮兵中队的这个烂摊子了。
  
      顿了顿,小笠原五郎又指着炮兵中队长道“你去电台发报,亲自向森田联队长解释!”
  
      鬼子炮兵中队长犹如被雷击一样,直愣愣地看着小笠原五郎。这里几乎都被夷为平地了,哪里还有什么可以抢救的物资,这分明就是让自己背锅!
  
      小笠原五郎抬腿迈过一具焦炭般的尸体,也不管皮靴底是否沾上了鲜血,大步朝前走去。
  
      加藤紧紧地跟在小笠原五郎的一侧,表情复杂地轻声道“大队长阁下,我怎么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
  
      “嗯,确实诡异!可到底是哪里的手雷引爆了炮弹呢?”小笠原五郎愁眉不展。虽说将报告的事情推给了鬼子炮兵中队长,但是终归自己也逃脱离不了护卫不力之责,因此眉头之中隐隐藏忧。
  
      这时,加藤突然说道“大队长阁下,卑职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小笠原五郎心头一突突跳,冷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婆婆妈妈的?快讲!”
  
      “哈依!”加藤心中一凛,“卑职怀疑是我们的队伍之中混进了奸细!”
  
      话一出口,小笠原五郎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疏忽了,疏忽了,一直以为独立团的主力已经东渡洋河而去,把这里当成了安全之地,反倒忘了常凌风等人是无孔不入的,他越想越心惊肉跳,如果引爆炮兵中队的炮弹是他们第一个小目标的话,那接下来这些支那人一定还会有动作的,那到底会是什么呢?
  
      加藤见小笠原五郎神情凝重,隐隐有发怒的迹象,还道自己是说错了话,忙道“卑职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真凭实据!再说了,这件事已经由山井中队长向森田联队长发报汇报了,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人不小心引爆了手雷,跟咱们大队并没有多少关系。”
  
      小笠原五郎猛然抬头,目光死死地盯着加藤。
  
      加藤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冷颤,颤声道“大队长,你这是”
  
      小笠原五郎恍如从梦魇中惊醒一般,厉声道“加藤君,你刚刚说什么?”
  
      加藤一愣,忙道“我说这可能是他们自己人不小心引爆了手雷,跟咱们大队并没有多少关系。”
  
      小笠原五郎摇摇头,依旧恶狠狠地道“不对,不是这一句!”
  
      加藤更加疑惑了,想想之后道“卑职说这事是由山井中队长向森田联队长发报汇报……”
  
      “对了,就是这句!”小笠原五郎一拍大腿,“是电台,一定是电台!”
  
      一惊一乍的模样将加藤委实吓了一大跳,心说这大队长莫不是被刚才的爆炸吓疯了,怎么言语行动如此无状?
  
      小笠原五郎并没有理会,转身径直往急匆匆地往回走,那加藤只好赶紧快步跟上。
  
      只听小笠原五郎似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电台,一定是电台,支那人的下一个目标一定是电台……”
  
      加藤听出了门道,电台是他们小笠原大队包括运输队和炮兵中队与步兵第15联队以及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之间唯一的联络途径,一旦电台落入了支那人的手中或者是被毁掉,那联络就彻底中断了,整个大队就成了聋子瞎子一般,其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小笠原五郎的身材肥胖,两条腿又短,虽然步履匆匆,但是速度并不快,那加藤见状立即发足狂奔,同时大声道“快,保护电台,保护电台……”
  
      加藤仿佛得了失心疯一般向后急速狂奔,眼见那鬼子炮兵中队长山井兀自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自然是没有去向森田联队长报告了。
  
      加藤和小笠原五郎以及四个卫兵相继向队伍后面跑去,惹得一众正在爆炸现场抢救物资的鬼子官兵们目瞪口呆,不知道平素素来注重仪表的长官们何以如此慌张。
  
      “让开,让开……”加藤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双手挥舞不断地推开路上的士兵们。
  
      电台一直是随着小笠原大队的大队部行动的,位置在鬼子步兵第二中队行军序列的中部,此时为了救援,整个步兵第二中队连同后面的步兵第四中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两个中队的人都往前涌,挤到了一起,人声既噪杂,场面又混乱,想要马上找到电台兵确实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电台呢,电台在哪里?”加藤虽然声嘶力竭,叫喊声瞬间就淹没在周围如沸水般喧哗声、尖叫声、脚步声、呼喊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