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863章 统一指挥

第863章 统一指挥

松井节对于木川省三的做法十分不理解,专门来到木川省三的行军帐篷中询问。木川省三耐心地说道:“松井君,我们刚刚接到航空兵团传来的侦察情报,有两股部队已经从七星镇的东、南方向开进了七星镇,大概有两个营的兵力,你能分析一下,这说明什么问题吗?”
  
  木川省三并没有直接告诉松井节答案,而是要让他自己思考,作为一名联队指挥官,光有敢于拼命的勇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学会冷静分析战场的诸多形势,要多动脑子。
  
  松井节想了想说道:“卑职猜测,这些部队一定是独立团留在外围对皇军进行袭扰的,现在他们看到我们并没有中计分兵,所以他们急于将兵力调回七星镇加强防守。”
  
  “呦西!”木川省三笑着点点头,“你说的很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根据情报现实,七星镇独立团共计有四五个步兵营,另外还有炮兵营,满打满算的话也就是两千多人,如果和我们打阵地战的话,用不了半天时间便可以将其全歼。但是七星镇背靠大山,南临洋河,又有一夫崖天险,令他们的防守能力大大的增强,这一仗我们要做好啃硬骨头的准备。”
  
  “支队长阁下,独立团也就是占据险要的地形,不然卑职认为紧靠我们联队就可以扫平七星镇。”松井节大言不惭地道。
  
  木川省三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眉头也紧紧地蹙了起来,刚刚还觉得松井节有长进,现在没几句话就又现了原型,不悦地道:“松井君,我跟你讲过多少次了,不要轻敌,不要轻敌,难道无名山谷中小林中队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松井节面露尴尬之色,连忙立正站好,说道:“卑职说错话了,卑职也知道独立团实在是我们进入支那之后遇到的劲敌,卑职也只是说在理想情况下和独立团对阵能够占得上风而已……”
  
  木川省三摆了摆手,示意松井节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在他看来打仗哪有理论上的事,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你以为森田范正是傻瓜吗,带着步兵第15联队眼睁睁地跳进独立团设置的埋伏圈之内?
  
  “松井君,多余的话我不想再对你说第二遍,不要轻敌!”木川省三表情严肃。
  
  “哈依!卑职知错了!”松井节重重顿首。
  
  木川省三道:“还有,现在驻蒙兵团的参谋长石本寅三少将也已经到达了七星镇的东侧。”
  
  松井节听了之后,忍不住撇了撇嘴,驻蒙兵团这样的三线部队,就是来再多的人又有什么用呢?
  
  木川省三并没有斥责松井节,因为他心里存有同样的想法,道:“我们之所以按兵不动,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对七星镇周围的地形并不熟悉,冒然出击的话很可能会中了独立团的圈套。”
  
  松井节恍然大悟,道:“您的意思是让驻蒙兵团的人先动起来,可是据卑职所知,他们除了两个步兵中队之外,其余的都是保安团,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可言。”
  
  木川省三道:“驻蒙兵团是没有战斗力,但是他们可以试探一下独立团,我们在后方观察,多少也能知道一些独立团的真实实力。”这个决定却是木川省三早早地就想好了的,驻蒙兵团的兵力尽管少的可怜,战斗力又弱,但是不用白不用,总比自己的人死伤要好。
  
  “只是石本参谋长能够同意吗?”松井节问道。毕竟人家是驻蒙兵团的,互不相属,怎么能够指挥的动人家。
  
  木川省三摸了摸自己的卫生胡,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道:“这个问题我已经上报了师团长,相信用不了多久方面军司令部就会同驻蒙兵团进行交涉的,我想指挥权很快就会落到我们的手中的。”
  
  “支队长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卑职实在是佩服!”
  
  木川省三再次摸着自己的卫生胡,眼神中透露出难以掩饰的得意,他早就摸准了驻蒙兵团的脉,因为步兵第15联队和森田范正的事,驻蒙兵团已经欠了华北方面军一个大大的人情,尤其是森田范正现在生死不明,这个时候提出要指挥权的事情恐怕驻蒙兵团没理由不答应。而且从作战的角度来看,也确实需要加强统一指挥。
  
  松井节向帐篷外看了看,道:“支队长,卑职在来支队司令部的时候,发现这里只有一个小队警卫,是不是兵力有些不足,你的个人安危关系到整个支队,卑职认为警卫兵力还是要加强一些,要不卑职从我们联队抽一个中队来保护您吧?”
  
  松井节并不是随便说说,独立团特战队的渗透作战能力极强,他们的指挥官常凌风又精通日语,有过多次化装混进皇军队伍之中的先例,不得不防。
  
  木川省三去满不在乎地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们整个支队近万人都驻扎这里,你觉得常凌风有本事能够近了我的身吗?”
  
  松井节愕然,两个步兵联队已经将支队司令部拱卫起来,还有骑兵大队围绕着临时的营地进行不间断地巡逻,按理说支那人是混不进来的,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个后果是谁也担待不起的。他还想力劝,但是木川省三脸上已经露出了十分不悦的神色,只要就此打住。
  
  木川省三拔出自己的军刀,道:“我还有一个比较担心的问题,万一独立团要是放弃了七星镇逃进了大山里呢?那样我们就很难再追上他们了,而且我们的山炮兵联队、骑兵大队、工兵大队似乎也没有了用武之地。”这个问题一直是木川省三比较头疼的事,七星镇后的火石山山脉绵延数百里,向西、向北已经进入了晋绥、内蒙地区,一旦独立团进入大山,那可真的就是泥牛入海一般了。
  
  松井节道:“这个问题卑职也考虑过,最为保险的办法是派出一支部队绕过七星镇,直接到达后山,切断其退路,但是这茫茫大山,行军要费不少的工夫,怕是还没有等到我们的部队到达,人家早就撤走了。”
  
  木川省三回身拿起了自己的军刀,掏出一方白帕,一边擦拭一边说道:“松井君,如果你是独立团的指挥官的话,你会放弃七星镇逃走吗?”
  
  松井节正在看木川省三的将官刀,心想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佩戴这样一把将官军刀,出神之时,猛听到木川省三在问自己,连忙道:“啊,卑职当然不愿意了,人都是有恋乡情节的,对于支那人而言犹甚,所以卑职相信他们不会轻易放弃七星镇的。”
  
  木川省三将军刀翻转了一个面,但见帐篷内刀光一闪,煞是晃眼,松井节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只听木川省三继续道:“嗯,你说的没错。支那人最不喜欢背井离乡,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确实是不会轻言放弃的。还有,独立团是八路的部队,他们和重庆政府的军队可不一样,即使转移恐怕也会带着当地的百姓,这样一来速度势必会慢下来,所以说我们应该还有时间。”
  
  松井节沉思后,恍然大悟说道:“卑职明白了,您是不想逼独立团太紧了,让他们看到希望,多留在七星镇一段时间,然后给我们围堵赢得时间,这手段真是高明啊!”松井节忍不住大声叫好起来。
  
  “支队长,卑职愿意率领步兵第136联队一部绕到七星镇之后,将独立团的退路封死,为支队主力从正面攻击赢得有利条件。”
  
  木川省三缓缓从军刀刀身上收回目光,道:“不用了,我已经让石田君派人去了。”松井节的虽然作战勇猛,但是有勇无谋,连同他步兵的136联队也打上了这种烙印,所以他并不放心将松井节放出去单独执行任务,相比松井节,石田金藏就要稳重多了。
  
  “是这样啊?”松井节讪讪地道,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很清楚去抄独立团后路的这支部队将会在战斗中发挥多么大的作用,可以说这是战斗获胜的关键之举,可是木川省三竟然将它交给了石田金藏,这口气实在是难以咽下去。
  
  木川省三对自己的两个部下最了解不过了,松井节的反应早就在预料之中,他说道:“松井君,我打算将这次主攻的任务交给你们步兵第136联队,你有没有信心啊?”
  
  松井节立正,朗声道:“请支队长放心,卑职定当竭尽全力完成!”
  
  木川省三呵呵一笑,道:“呦西!那真是太好了,接下来,我们好好研究一下具体的作战计划。”
  
  两个鬼子刚刚来到了地图前,一个作战参谋匆匆走了进来,递给了木川省三一张电报纸。
  
  木川省三看了之后,当即嘴角露出了笑容,将电报纸递给了松井节,松井节定睛一看,原来是方面军转来的,内容是驻蒙兵团石本寅三所部交由木川省三统一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