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870章 给个教训

第870章 给个教训

    炮击终于结束了,从天空上传来的尖啸声和地上的爆炸声虽然结束了,但是对于鬼子来说,噩梦却没有结束。手机端htts:
  
      整个指挥部帐篷周围三百多米的地方几乎都被炸成了一片焦土,大黄一口气将八十发炮弹全部打完了,九七式迫击炮的理论战斗射速在30发左右每分钟,两门炮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鬼子的炮兵虽然发现了大黄他们藏身的山头,但是由于大黄将两门九七式迫击炮设置在了山坡的反斜面之上,鬼子无法确定准确的位置,虽然进行了还击,但是仓促之间落在大黄他们身边的炮弹寥寥无几。
  
      而鬼子就比较倒霉了,以支队的指挥部帐篷为中心,到处是燃烧的帐篷、木箱,以及地上散落的无头的尸体与被炮弹残碎的残肢断臂,随着滚滚的硝烟弥漫着的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田崎隆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被冲击波震晕了而已。
  
      当他感到浑身刺痛的时候,才幽幽转醒。原来,他身上的毛发都几乎被帐篷燃烧的大火给燎着,露在外的面部、手部感到烧灼般的疼痛,环顾四周,只见视野之内一片赤红,无数的日军官兵正在烈火中来回奔走,一些士兵显然是身上沾到了汽油,身上的火苗呲呲地到处乱窜,他们拼命地挣扎着、竭力翻滚着、无助哀嚎着,但是最终却被熊熊烈火所吞噬,转眼间就被烧成漆黑的一段焦炭。
  
      田崎隆拼命地摇摇头,直到现在脑子还是晕乎乎的,视线之内的景物在旋转着,突然之前,田崎隆想到了什么,他像是发疯了一样猛然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沙哑地吼叫着“支队长,支队长”双手用力地推开压在木川省三身上的两个警卫,这一推不要紧,手上顿时触到黏糊糊的一片。
  
      田崎隆睁大了眼睛,只见那个鬼子卫兵的后背已经被一截胳膊粗细的木桩插着,伤口皮肉外翻、血都已经成了褐色,不用问,这个鬼子卫兵的小命保不住了。田崎隆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推开鬼子警卫,身下的另一个鬼子警卫并没有受伤,显然也是被冲击波震晕了。
  
      当田崎隆看到木川省三的之后,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木川省三眉头紧锁、双目紧闭,一张脸被尘土覆盖了一层,但是依然盖不住那惨白之色,嘴角还在淌着血,在地上已经汇集成了一小片。
  
      “支队长,支队长”田崎隆将木川省三从地上紧紧地抱起来,口中大声地呼喊。
  
      这时,山崎清也灰头土脸地爬了过来,这小鬼子也没受伤。
  
      田崎隆大叫“支队长受伤了,快叫军医,快叫军医”
  
      很不幸的是,原本支队也就是旅团的两个军医也在爆炸之中阵亡了,只能从其他的联队急召军医。
  
      当松井节带着军医赶来的时候,木川省三已经被抬到了行军床上,只是两眼紧闭着依旧未醒过来。
  
      在来的路上,松井节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越想心中越是害怕,支那人是从自己的防区进入营地的,又是自己派人向支队指挥部增援的,无论是木川省三,还是支队长指挥部出了事情,他都有责任。
  
      当医生给木川省三检查过后,松井节、田崎隆、山崎清纷纷围拢过来询问。
  
      那鬼子医生道“支队长阁下在炮击爆炸的时候受到了冲击波的强烈震荡,导致其内脏多处受伤了,所以才会吐血,虽然并无大碍,但是还需要好生的将养才行。”
  
      松井节等人脸色大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了主意。眼下还没有和独立团交手,指挥官就受了重伤,这该如何是好
  
      三个鬼子正在愁苦郁闷之间,只听得躺在行军床上的木川省三喉咙里发出汩汩的声音,几个鬼子纷纷来到了床前,只见那老鬼子缓缓地睁开了眼,三个鬼子心中大喜,但是随即看到木川省三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松井节一把抓住了鬼子军医的白大褂,凶狠地道“我命令你,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治好支队长阁下,明白吗”
  
      那鬼子军医被这一抓吓得瑟瑟发抖。
  
      田崎隆过来对松井节道“大佐阁下,请息怒这种事情我们也插不上手,还是让医生去治疗吧。”
  
      于是,三人出了帐篷
  
      当鬼子营地中遭到了猛烈的炮击的时候,黑子、刘一鸣等人正在火急火燎地往鬼子的营地赶,还没到鬼子的外围阵地,迎面遇到了一个人影快速地向他们这个方向跑来。
  
      黑子低声道“隐蔽”
  
      所有人纷纷找隐蔽物藏了起来。
  
      两分钟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都出来吧,是我”
  
      黑子和刘一鸣听到之后立即大喜,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常凌风的。
  
      只见常凌风大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团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刘一鸣上前一把抓住了常凌风的胳膊。
  
      黑子也道“团长,我们以为你遇到了麻烦,不好脱身,这才过来接应的。”
  
      常凌风笑眯眯地道“我没事,鬼子表现不错,大黄的炮打道也挺准,就是不知道木川省三这个老鬼子有没有去见阎王爷。”
  
      刘一鸣道“我看差不多,大黄估计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光了,老鬼子不死也得脱层皮,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常凌风拍拍刘一鸣的肩膀道“咱们先撤,别让小鬼子闻到味道追过来。”
  
      于是,众人向大黄他们的炮兵预备阵地方向靠拢。
  
      来到炮兵预备阵地之后,大黄耷拉着脑袋走上前,一副犯了错误等待着挨批的模样。
  
      常凌风笑着问道“怎么了,立功了反倒没精神了”
  
      大黄微微抬起了眼皮,道“团长,那啥,我把炮弹都打光了,你处分我吧”
  
      常凌风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处分你为什么要处分你啊你把炮弹是打光了,但是小鬼子可算是倒了霉了,我这一路上这么远还听到鬼子哭爹喊娘的声音呢。”
  
      “团长,你说的是真的”大黄惊喜地道。
  
      “当然是真的了,这次给你记上一功”常凌风拍了拍大黄的肩膀。扭头对黑狼道“这里给鬼子留点纪念,一会儿鬼子可肯定会派人过来”
  
      黑狼沉声道“团长,早就准备好了,咱们现在就可以进入自己的站位。”
  
      “那感情好让小鬼子来了之后再喝上一壶吧,咱们走”
  
      在鬼子营地遭到了炮击之后,特别是支队长木川省三受伤之后,日军事实上并没有丧失指挥,也没有陷入混乱。松井节等联队长很快稳住了局面,这个时候鬼子最害怕的就是遭受独立团的突袭,因此在营地四周都加强了警戒。但是,让鬼子担心的独立团并没有出现,反而消失匿迹了。当时爆炸的硝烟还没散尽,各个单位的日军正在各自部队长的带领下,迅速展开战地救援,营地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忙乱的。
  
      另一边,松井节已经命令一个步兵中队沿着山坡向着刚才独立团的炮兵阵地奔袭而去,这小鬼子也知道中国人肯定是打了就跑,但是他又不甘心。这些该死的支那人,能够抓住一个、击毙一个也是好的,也能暂时消消心头之气。
  
      “杀改改”鬼子中队长率领着一个齐装满员的步兵中队,一百七十多个鬼子气势汹汹地从营地里出来,这个鬼子中队长也是充满了怒气,常凌风他们杀的那个帐篷里的一个步兵小组就隶属于他的中队,所以鬼子发誓要将这伙该死的中国人追上,全部消灭。但是,鬼子中队长可不会相信中国人就在原地等着他们上门,肯定是早就逃之夭夭了,所以做好了远距离追击的准备。
  
      山上的都是羊肠小道,整个中队的鬼子像是一条长蛇一样沿着蜿蜒崎岖的小路前行,鬼子中队长不住地在后面大声催促着,但就是即将在登上山坡顶上的时候,队伍的中前方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猛烈爆炸声。
  
      紧接着,突兀的枪声就从小路东侧的密林中响起,二十几个日本兵当时就倒了下来。
  
      “支那兵”
  
      “有支那兵”
  
      “撒丝改改”
  
      “撒丝改改”
  
      鬼子中队长指挥手下的鬼子士兵们趴倒在地,举枪射击。
  
      但是让他们感到很郁闷的是,树林非常的茂密,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中国人。此时,太阳已经爬上了山头,正在将光芒投向大地。迎面照来的阳光让鬼子们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加上浓密的树阴以及草丛,起到了很好的遮蔽作用,鬼子根本看不到特战队的枪口焰,只能凭着感觉朝着林子里放枪,其杀伤力大大折扣。
  
      条件对鬼子不利,但是对于特战队来说简直是不要太舒服
  
      从树林里射出的子弹,几乎全部准确无误地射入了鬼子们的身体之中,不断地有鬼子痛苦地中弹倒在血泊之中。钟老三将三八大盖用成了连珠步枪,转眼之间就击毙了五个鬼子。在换弹夹的时候,他瞟了一眼周宝手中的汤姆逊冲锋枪,心道,还是这家伙带劲,一梭子出去准保躺下十几个鬼子。
  
      抗日之陆战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