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941章 得意忘形

第941章 得意忘形


      由于鼠疫细菌和疫苗的意外被烧毁,长川支队对独立团的扫荡作战暂时处于了停滞状态。但是为了达到迷惑独立团的目的,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所有的鬼子还是做出了一番开拔的样子。
  
      长川真田望着正在忙碌装车、收拾物资的鬼子士兵们,心中无限的感慨,从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这次打仗这么费劲过。
  
      五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席卷着烟尘从长川真田的前方经过,头车突然嘎吱一声停了下来,后面的四辆卡车也只好跟着停了下来。
  
      长川真田看到一个日军大尉打开车门向自己跑了过来,正是森鸥外。
  
      “支队长阁下”森鸥外敬礼道。他一早准备出发,在出营地之前正好看到了站在路边的长川真田,于是下车来打个招呼,无论怎么说长川真田对他还是很不错的。
  
      长川真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昨晚都在哭泣的日军军官,发现他精神很是憔悴,显然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心头一软说道“森鸥君,路上可以休息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情况的,调整好精神状态还得投入到对独立团的作战之中呢。”
  
      森鸥外眼圈一红,重重顿首道“多谢支队长阁下关心,请您放心,卑职一定尽快调整好状态,把这笔账和支那人算清楚。”虽然现在火灾的原因没有调查清楚,但是他自然而然地将原因归结到了中国人的身上,若不是为了扫荡作战,他干嘛要来这个七星镇呢。
  
      长川真田点点头,道“火灾的原因查的怎么样了”虽然这个任务是交给了石本寅三,但是事件的当事人都是森鸥外的手下,想必他也应该知道一些情况。
  
      哪知道接下来森鸥外的表现让他大为惊讶,只见森鸥外的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卑职不是很清楚,火灾的现场已经被完全隔离了,所有在现场的士兵目前正在接受石本将军的调查。”不是森鸥外不想知道,实在是人家根本不让他插手。
  
      “哦,原来是这样”长川真田尽管不知道石本寅三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是既然任务已经交给他了,自己最好不要再去指手画脚的好,相信石本寅三一定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石本寅三的确现在忙的是焦头烂额,正在看着北白川宫永玖王和小笠原五郎带人在火灾处重建现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森鸥外的药品器材帐篷着了那么大的火,怎么可能瞒得住北白川宫永玖王,当石本寅三回到自己的营地之后,北白川宫永玖王早就在等着他了。
  
      无奈之下,石本寅三只好据实相告。
  
      果然,北白川宫永玖王对火灾的起火原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毛遂自荐要帮着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石本寅三一开始是坚决不同意的,但是后来架不住北白川宫永玖王的软磨硬泡,北白川宫永玖王让小笠原五郎将森鸥外请来,专门给石本寅三解释了一下大火之后的细菌基本上是不会有危害的,同时又向森鸥外借了几套防护服、口罩、长筒胶靴等物资。
  
      石本寅三一看,既然专家都说了,也只好同意了北白川宫永玖王的请求。
  
      来到了现场,北白川宫永玖王当即敏锐地发现并没有那名救火的士兵的尸体,按理说就是被烧死了也多少会留下一具焦石之类的,可是现场翻了几遍都没有。
  
      北白川宫永玖王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看来事情远非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不过北白川宫永玖王得知这些生化兵们竟然将汽油、煤油等油料和药品器材一起存放的时候,也是哭笑不得,这不是自己找事儿呢吗
  
      火灾现场可以有用信息的东西并不多,没有人知道救火的士兵到底去了哪里,但是北白川宫永玖王在询问中得知,这个士兵说话的声音似乎与平时不同,这是个最明显不过的疑点了,如果当时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就好了,可惜现在于事无补了。
  
      其实带着常凌风进入帐篷内的鬼子士兵是撒了谎的,并没有将二人在帐篷内的谈话如实说出来,因为听着北白川宫永玖王的逐步分析,很可能说明那个救火消失的士兵是中国人假扮的,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纵火的帮凶
  
      于是,鬼子士兵决定这件事就此烂到肚子里,打死也不能说。
  
      北白川宫永玖王拍了拍防护服上的灰尘,看着一地的灰烬有些无奈,他作为堂堂的特战队队长,竟然干起了警察的工作,尽管成功破案带来的感觉是非常好的,但是也不能总是这样啊。他在心里暗想,什么时候也和常凌风对调一下角色,让常凌风在自己屁股后面破案。
  
      “殿下,可有什么新的发现”石本寅三满怀着希望问道,因为之前北白川宫永玖王已经给了他一次意外之喜。
  
      北白川宫永玖王摇了摇头,他并不是专业的勘验人员,根本无法从一堆灰烬总找出失火的原因。
  
      “难道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吗”石本寅三的表情颇为失望。
  
      “没有,我们现在只能是推测,有支那人混进了森鸥中队的士兵中实施了纵火,然后假借着救火的幌子堂而皇之的逃跑了。”北白川宫永玖王说话显得有气无力。
  
      即使是个推测,对石本寅三而言已经是个不小的打击了,震惊之余,却是无比绝望,中国人简直就是无孔不入,戒备森严的长川支队大营里都能混进来,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倘若中国人昨晚袭击的不是森鸥中队的药品器材帐篷,而是长川真田的指挥部又或者是他石本寅三的行军帐篷,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后背生出了冷汗。
  
      石本寅三和北白川宫永玖王就这么相互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一旁的小笠原五郎感到当下的气氛十分的沉闷,赶忙说道“参谋长阁下,殿下,卑职看这边勘察的也差不多了,长川将军那边已经准备出发了,我们是不是也”
  
      石本寅三颓然挥手道“开路”
  
      森鸥外此次回张垣的车队共计有5辆车,一辆是空车,是专门用来拉器材和细菌等的,一辆是他的手下乘坐,两辆由小笠原大队的一个步兵小队乘坐,最后一辆则是留给了保安三团的伪军。
  
      但是,在车队出了长川支队的军营之后,山崎清的一个骑兵小队立即跟了上来,同时伪军乘坐的那辆卡车则被调到了最前面。
  
      伪军中领头的则是贺小辫,这也是二郎神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安排,贺小辫脑瓜子灵活,能够见机行事。昨晚后半夜解散之后,二郎神又借着查营的由头找常凌风,但是依然一无所获,好像这个人从此就消失了一般。二郎神已经猜出了这次的押运任务一定是跟鬼子的细菌武器有关,因此让贺小辫精心挑选了一些心腹,又叮嘱他务必记住鬼子细菌部队的详细位置,并且配合独立团伏击车队的部队行事。
  
      贺小辫将头靠在驾驶室的后壁上,目光凝视着前方的公路,若有所思。这次负责押运的鬼子就有一百多人,除了步兵还有骑兵,可见鬼子对这些细菌武器的重视程度是非常高的,可是如何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呢,这件事着实让人头疼。
  
      森鸥外已经命令了所有的鬼子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这样才能继续他的细菌战计划,所以每辆车都开的飞快,引擎不住地轰鸣着,排气管更是突突地冒着黑烟,这个时代的油品都不怎么样,能够解放双腿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公路两旁杂草丛生,路上却是坑坑洼洼、尘土飞扬,贺小辫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鬼子卡车,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狗曰的小鬼子,先让你们跟在老子后面吃饱了灰再说
  
      坐在驾驶室里鬼子军官们还好说,但是在车厢里鬼子士兵可就倒了霉了,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几个家伙更是被呛得直咳嗽。
  
      骑兵小队十分爱惜自己的战马,他们的马靴擦得锃亮,军装也是一尘不染,处处彰显出他们不同于步兵的超然地位,因此骑兵小队长命令这些骑兵远远地跟在了车队的后面,拉开的距离足以确保车队扬起的尘土沾不到他们的战马和军装身上。
  
      每一名鬼子骑兵都跟骑士一样,显得十分的威武和潇洒,甚至有几个鬼子骑兵一边纵马飞驰,一边大叫大笑着,神情极为放松。顿时,路上人喊马嘶声响成了一片。眼下独立团已经被长川支队围在了七星镇之中,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来劫皇军的路,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鬼子骑兵小队长单手抓着缰绳,身体随着战马的奔驰也有韵律地上下晃动,他此刻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们把押运保护任务当成而来阅兵,这才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