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945章 冒名顶替

第945章 冒名顶替

常凌风在鬼子军曹带着士兵赶来之前就换好了鬼子骑兵的装束,原本以为混入了鬼子中就没什么大碍了,没想到骑兵小队中竟然还有一个人跟随着车队一起行动,要是被这个鬼子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所以说必须尽快解决这个家伙才行。
  
  森鸥外催促的很急,所以,车队很快就出发了。这次鬼子司机将卡车开得更加快了,恨不得将油门踩到发动机里面去。
  
  有了骑兵小队的事情,森鸥外总觉得车队后面不安全,于是将贺小辫他们乘坐的那辆卡车调到了最后去。
  
  贺小辫此时此刻心里正暗爽呢,因为又一个鬼子骑兵小队被消灭了,五六十号骑兵呢。忽然之间,他的头往驾驶室外一扭,从后视镜里看见一个鬼子骑兵正在纵马飞奔,被汽车车轮卷起的尘土弄了个灰头土脸,虽然有个口罩挡着,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心说,活该,就是弄不死你也把你呛死!
  
  常凌风现在一心想找出另一个鬼子骑兵,好让自己这个假冒的骑兵变成名正言顺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坐在驾驶室里的贺小辫,他只是不断地催动战马,向前疾冲而去,只是那几辆卡车开得飞快,能够勉强跟上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根本不可能超越。
  
  一个多小时之后,车队来到了郭磊庄镇,据点里的鬼子小队长早已经得到了报告,率领着手下的鬼子和伪军过来迎接。
  
  “诸君一路辛苦了,我们准备了热水和食物,请各位跟我进来休息一下吧。”
  
  森鸥外从驾驶室里出来,这里是日军的实际控制范围,已经不用担心遭到伏击了,因此他的原本十分紧张的心情松弛了下来,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鬼子小队长道:“多谢了,我们还要着急赶路,不会叨扰你们太多的时间。”
  
  这个鬼子小队长身材肥胖,看来在这里是个肥缺。
  
  森鸥外又差人唤来了保护自己的鬼子小队长,这个鬼子和郭磊庄的胖小队长相比,就显得瘦多了。
  
  森鸥外道:“一路上你们杀敌有功,回去之后,我会一一告知你们的上司,让他们为你们叙功,眼下我们没有吃早饭就匆匆赶路,途中又遇到了支那人的伏击,大家利用这个时机好好地休整一下再赶路。”
  
  瘦鬼子小队长犹豫一下,上前道:“多谢大尉阁下的体量。”他的本意是抓紧去张垣,免得夜长梦多。
  
  森鸥外离开了战场,仿佛换了一个人,笑着道:“走吧,让我们一起进去看看。”说着大步迈进了鬼子的据点。
  
  胖瘦两个鬼子小队长紧随着森鸥外走了进去。
  
  “排长,这小鬼子们都去吃饭喝水休息,把咱们兄弟扔在外面这算怎么回事啊?”一个伪军骂骂咧咧地对贺小辫道,出发之前,无论是鬼子,还是伪军,都是带着干粮的,但是人家郭磊庄据点的鬼子只给日本人准备了食物,压根就没把伪军算上。
  
  “呸!”贺小辫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这会你们算是看清楚了吧,鬼子根本没有把咱们当成看!你们是不是还想着回去给鬼子当狗腿子啊?”
  
  “不!不!不!我怎么会继续给鬼子当狗腿子呢,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
  
  “咱们车上的那个鬼子骑兵呢?”贺小辫回头问那个伪军道。
  
  那个伪军用眼一扫他们刚才乘坐的卡车,道:“还在车上躺着呢,他们的人都死了,也没人管他了。”
  
  原来,出发没多久的时候,鬼子骑兵小队中就有一个骑兵肚子疼,疼的死去活来,根本骑不了马,鬼子骑兵小队长只好和森鸥外、鬼子步兵小队长沟通了下,让自己的那个手下坐车,于是这个鬼子骑兵病号就被安排在了伪军的车上。
  
  车厢中本来就拥挤,这家伙还躺着,更是占了不少的地方,弄得这伙伪军们是怨声载道。
  
  “娘的,饿死他最好!”贺小辫骂了一句。
  
  刚骂完就看到自己的那个手下脸色不对,他猛然一回头,只见一个满身被泥浆包裹住的鬼子骑兵牵着战马走了过来,那战马原本油亮的毛也被尘土覆盖,一人已满显得风尘仆仆,正是刚才在后视镜里见到的那个鬼子骑兵。
  
  战马毕竟不如汽车的耐力好,所以常凌风比鬼子的车队晚到了近五分钟。
  
  贺小辫心里恨透了鬼子,心说刚才这一路上怎么没有呛死你,或者是从马上掉下来摔死你呢,但是脸上依然露出了春天般灿烂的微笑:“太君,您这才来啊,其他的太君都进去米西米的了!”旨在让这个鬼子骑兵赶紧地从自己眼前消失,他怕忍不住怒火拔刀捅了这个鬼子。
  
  常凌风并没有认出贺小辫来,事实上他和贺小辫见过两三面而已,根本没有说过话,现在一心想赶紧找到鬼子骑兵小队的漏网之鱼。看也没看,直接走进了鬼子的据点。
  
  “娘的,这个鬼子好嚣张啊!”刚才那个伪军说,“排长,你怎么不说话,发什么呆啊?”
  
  贺小辫正望着常凌风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个背影和刚才的眼神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
  
  常凌风大步走进了鬼子的据点,森鸥外的人和鬼子不兵小队都在进餐,根本没有人理会,世态炎凉这个词在鬼子的群体中同样的存在,若是鬼子骑兵小队长他们还活着的话,恐怕鬼子步兵就要给骑兵们让位置了。
  
  不过,不被关注更好,这样更加有利于自己的计划。
  
  常凌风根本不打算去清洗一番,因为这样更加能够掩饰自己。
  
  他在鬼子的据点里转了好几圈,都没有见到鬼子骑兵,不禁有些纳闷,听鬼子小队长的意思明明是有个骑兵跟着车队一起行动啊,怎么就找不见了呢?
  
  他找准机会,问了一个鬼子士兵,没想到那个鬼子士兵也不知道,这让他感到很郁闷。后来还是救他的那个鬼子伍长见到他告诉他的,原来那个“同伴”竟然在伪军的车上。
  
  常凌风立即转身出了鬼子的据点。
  
  贺小辫等人正蹲在地上就着凉水吃干粮,当然期间少不了要骂鬼子几句,没想到常凌风突然杀了回来,拿着大饼的手随即就僵住了,嘴里鼓鼓囊囊的,呆呆地看着常凌风。
  
  “你的,过来,骑兵在哪里?”常凌风用半生不熟的汉语问道。
  
  贺小辫这才知道这个行为有些奇怪的鬼子是在找他的同伴,骤然起身,用力地吞咽了一下,但是动作有点急,连立即涨的通红,咳嗽起来,指着旁边的一辆卡车道:“太君,另一个太君在这里,好像还在昏迷中!”其实他心里他巴不得那车上的鬼子骑兵赶紧死翘翘呢。
  
  常凌风听完之后径直走向了那辆卡车,探头一瞧,只见上面大厢板上果然躺着一个鬼子骑兵,半缩着身体,脸色苍白。
  
  常凌风回头看了看贺小辫等人,他本来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这个鬼子骑兵,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还不好下手了,好在这个鬼子骑兵现在还是昏迷的,一时半会儿也不担心他醒过来。
  
  之后,不理会贺小辫等人的目光,径直有走进了鬼子的据点中,片刻之后又大步走了出来,手里面拿着两盒打开的牛肉罐头,他用刺刀挑出里面的罐头,边走边吃。
  
  贺小辫等人忍不住地咽了一阵口水,心说,娘的,鬼子就有罐头吃,我们在这里啃干巴巴的大饼。
  
  常凌风众目睽睽之下吃完了罐头,不过他并没有离贺小辫他们太近,因为他知道自己可是疑似鼠疫病毒的携带者,越少接触人越好。
  
  贺小辫盯着常凌风,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十分的熟悉。
  
  常凌风不再理会他们,径直去找他的战马,那战马狂奔了近一个多小时,早已经全身大汗淋漓,直到现在鼻孔内仍在喘着粗气,常凌风上前拍了拍马头。
  
  又过了片刻,森鸥外在两个鬼子小队长以及其他鬼子士兵的簇拥下从据点内走了出来,有说有笑的,看样子这伙鬼子刚才也是吃饱喝足了。鬼子们登车和胖鬼子小队长等鬼子告别之后,扬长而去。
  
  一路无话,车队直接开进了森鸥中队的秘密基地外围。
  
  因为前面有森鸥外的人带路,所以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一路畅通无阻。
  
  在山里转了几个弯之后,车队便在一处卡口处停了下来。
  
  森鸥外不知道和鬼子小队长嘀咕了几句什么,鬼子小队长和伪军的车便溜了下来,而森鸥外带着另外两辆卡车就要就要继续往前开。
  
  突然一匹战马斜刺过来拦住了头前森鸥外乘坐的卡车,鬼子司机猝不及防,猛地一踩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坐在驾驶室的内的鬼子在惯性的作用下猛地撞向了前面的挡风玻璃。森鸥外的金丝眼镜当时就出现了裂纹。
  
  “八嘎,你干什么?”森鸥外看清楚前面拦住去路的正是侥幸没有阵亡的那个鬼子骑兵,立即发出了一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