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无限见稽古 > 第九十二章 承包晓学院

第九十二章 承包晓学院


  “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看着我,这里还有联盟的骑士在。”
  月影膜牙想要做什么对秦墨来讲都是没有多少所谓的。
  秦墨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更何况,从表面分类上讲,他甚至属于大国同盟。
  月影膜牙需要说服的并不是秦墨,而是在场的另外两个人。
  一个现A级联盟世界排名第三的「夜叉姬」西京宁音。
  另一个是联盟培育伐刀者的教育机构破军学院的理事长新宫寺黑乃。
  月影膜牙站了起来,走到了新宫寺黑乃和西京宁音身前。
  双膝就这么跪了下去。
  “已经十多年了,看到这个噩梦以来,我只为了这个活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方法了,请相信我,拜托了!”
  新宫寺黑乃立刻上前将月影扶了起来。
  “老师,请不要这样,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也是一个日本人。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是有计划的吧?”
  “反正你是总理,你想做什么随便去做就好了。”西京宁音似乎也接纳了月影膜牙的说法。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两位。”
  月影膜牙再次向两人鞠了一躬。
  “我确实有一个作战,叫做国立晓学院计划。你们也应该知道日本国内存在着不少的反联盟意见吧?”
  “是的。”新宫寺黑乃点了点头。
  一直有人认为即使不加入联盟,日本也能以一个大国的身份存在于世。
  有的人一直将联盟和政府的两立视为问题。
  现在的日本没有联盟的许可,甚至没有办法培养伐刀者或者惩罚伐刀者,这个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自己国家的伐刀者居然要靠别的国家的来教育,不少国民都很有意见。
  事实上,月影膜牙能从一个普通的老师爬上首相的位置也是因为他拉拢了不少反联盟的势力。
  “设立一个国家培育伐刀者的学院,国立晓学院。让他们参加「七星剑舞祭」并且夺冠,来否定联盟的教育成果,从联盟手中夺回伐刀者的教育权。打击联盟的声望,实施脱离联盟时必须取得的国民投票过半数赞成的作战。”
  月影膜牙将他的计划全盘托出。
  如果事情真的按照他所想象的发展,完全切断与联盟之间的关系也是很有可能的。
  新宫寺黑乃作为破军学院的理事长听到这个计划心情有些复杂,不过想起刚才月影膜牙给她看过的那份未来影像,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然而这个计划有一个阻碍。”
  月影膜牙将目光投向了秦墨。
  “晓学院的学生再强也无法战胜一个可以毫发无伤击败「魔人」的人。”
  「七星剑舞祭」无法夺冠,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
  “所以呢?月影总理是想对我下手?或者做一些手脚让我不能参赛?”秦墨饶有兴趣的看着月影膜牙。
  “不不不,请你不要误会。如果我要这么做的话,今天就不会请你过来了。能不能请你放弃「七星剑舞祭」的冠军呢?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不管你想要什么东西,我基本都可以满足你。”月影膜牙微笑着试探着秦墨。
  “理事长,有人在找你的学生进行不正当的交易。”秦墨有气无力的喊了一下新宫寺黑乃。
  新宫寺黑乃别过了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居然是这个反应吗?
  “请恕我拒绝,「七星剑舞祭」的冠军是我的,谁说话都不好使。”秦墨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开玩笑,要是答应了,谁来赔偿秦墨损失的幻想点。
  不过,月影膜牙的话倒是让秦墨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果然没有这么容易吗?月影膜牙的脸色闪过一丝阴霾。
  不过秦墨接下来的话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或者说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不知道你们晓学院缺不缺客座生,你看我怎么样?”
  “秦墨!”新宫寺黑乃一脸不可置信。
  旁边的黑铁一辉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而西京宁音更多的是一种类似看好戏的感觉。
  “缺!非常缺!绝对欢迎你的到来!”
  月影膜牙的兴奋似乎已经完全掩饰不住了。
  “先别高兴得这么早,我可是有条件的。”秦墨朝着月影膜牙笑了起来,“你是那个什么国立晓学院的理事长吧?”
  “是的。”月影膜牙点了点头,做好了秦墨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那个国立晓学院从今天开始被我承包了,可以吗?”秦墨不紧不慢道。
  “但是那里还有……”月影膜牙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出来。
  “放心,我知道有什么。”秦墨意味深长的看了月影膜牙一眼。
  他只是察觉到未来的某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些无聊,想要去搞事情而已。
  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可以少了他呢?
  ……
  从自家隔壁出来之后,秦墨跟上了黑铁一辉。
  “黑铁同学?你知道史丹利同学去哪了吗?”
  “你找他有事?但是他……已经回去了。”
  黑铁一辉想起昨天史丹利突如其来的告别,心里就很难受。
  “哎?是吗?那可真是遗憾。”秦墨心里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一定会再次相见的。”黑铁一辉像是在强调一般说道。
  “嗯嗯。”
  基本已经见不到了啊!少年,你已经失恋了。
  而另一边的新宫寺黑乃则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小黑,你怎么了?”西京宁音疑惑道。
  “联盟的事情也就罢了,总觉得有点对不起秦墨。”新宫寺黑乃的脸色有点难看。
  “你这个人就是太容易钻牛角尖了!妾身比你更了解秦墨这种人,搞不好他现在还很开心。”西京宁音不以为意道。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理事长。”
  ……
  “月影,这样真的好吗?”
  在秦墨几人走后不久,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样就可以了。「月天宝珠」无法窥视秦墨的命运,本来我还以为他是抵达了命运外侧的「魔人」,然而他并不是,反而像是一出生就超越了这颗行星的命运。”
  “所以你把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
  “不,更多的还是在一辉君身上。成功了自然很好,但是如果我失败了,会把希望寄托在一辉君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