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无限见稽古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渣滓

第三百三十一章 渣滓


  这里是〈箱庭〉的下层,2105380外门。
  
  〈箱庭〉都市从上层到下层共分为七个支配层,而隔开每层的门都标有数字。
  
  各层级外壁上的门,其位数与层级数相等。
  
  最低为七位数然后是六位数、五位数……
  
  位数越小越接近都市中心,同时所居住的人物的力量也越强大。
  
  在〈箱庭〉之中,只要来到四位数外门,就已经是受到知名的修罗神佛分割占据,完完全全的人外魔境了。
  
  2105380外门便是典型的七位数外门之一。
  
  在石砌的道路之上,黑兔蹦蹦跳跳地走在秦墨与三个问题儿童前面。
  
  她的步伐正如她此刻的心情一般轻盈。
  
  然而,上天似乎看不得这只兔子得意多久。
  
  黑兔的笑脸在看到某个存在的时候消失了。
  
  “哎呀!这不是黑兔吗?”
  
  有些粗鲁的声音的传了过来。
  
  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男子,身体之外的燕尾服绷得紧紧的,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这个男人名为贾尔德·盖斯帕,『ForesGaro』的首领。
  
  除开根据地在其它区域或者上层的〈共同体〉与连夺取价值都没有的无名〈共同体〉,只要是在2105380外门活动的〈共同体〉,全部都在『ForesGaro』的支配之下。
  
  一个在最下层建立起势力的〈共同体〉首领本不会让黑兔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箱庭贵族」。
  
  重要的是,黑兔听说过很多关于这个贾尔德·盖斯帕为非作歹的传闻,他的名声在这2105380外门附近非常的差。
  
  无风不起浪,黑兔不想与他接触过多。
  
  “反应真是冷淡呢!还在为了那帮臭小鬼来回奔走吗?用自己的薪水支撑着那弱小的〈共同体〉真的有意义吗?有时候,真的觉得你非常可怜,身为「箱庭贵族」,拥有数量众多的强大〈恩赐〉,无论去哪一个〈共同体〉都会备受宠爱,何必要过像现在一样的生活?如果真的喜欢呆在下层的话,加入我『ForesGaro』怎么样?”
  
  贾尔德自顾自的说着,同时将自己的身躯挡在了黑兔之前。
  
  “我会帮你照顾好那些臭小鬼的,保证他们可以活得比现在更好。”
  
  “不行,黑兔的兔耳是我的所有物。”春日部耀走到了黑兔的旁边。
  
  “说话还真是难听。”
  
  逆回十六夜就这么说着,与久远飞鸟一同走了上来。
  
  “抱歉,黑兔对加入别的〈共同体〉不感兴趣,可以请你让开吗?”黑兔以不耐烦的口吻说道。
  
  “那还真是遗憾呢!”
  
  贾尔德·盖斯帕叹息着,似乎是放弃了的样子。
  
  接着,他转移了目标。
  
  “你们就是『NoName』的新人吗?”
  
  听说一口气加入了三人。
  
  但是现在连同秦墨在内,一共出现了四人。
  
  “差不多也应该知道那个『NoName』的惨状了吧?优秀的人才自然要加入更为优秀的〈共同体〉,几位可以参观一下我所在的『ForesGaro』,考虑一下加入……”
  
  “住口!”
  
  黑兔愤怒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
  
  竟然当着她的面挖人。
  
  “哎呀?反应很大呢!难道黑兔你对自己的〈共同体〉信心不足?”
  
  贾尔德不紧不慢的说着。
  
  “『ForesGaro』?好像是一个〈旗帜〉上有着老虎花纹的〈共同体〉吧?我之前在最近的〈境界门〉上也看到了这个〈旗帜〉。”秦墨微笑着说道。
  
  “这么一说,很多商店和建筑物都有这样的花纹。”
  
  久远飞鸟回想起一路以来的所见。
  
  最起码在这个外门,『ForesGaro』看起来很有势力。
  
  “正是如此,我曾在双方同意的状况之下,与这个地区的〈共同体〉分过胜负,并且最终取得了胜利,才有了『ForesGaro』的今天。”
  
  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贾尔德脸上出现了些许自得。
  
  “怎么样?这位女士,能不能邀请您来我的〈共同体〉一观呢?”
  
  他向着久远飞鸟伸出了自己的手。
  
  “离我远一点。”
  
  久远飞鸟对着贾尔德说道。
  
  然后……
  
  一股莫名的力量支配了他的身体,贾尔德瞬间后退了好几步。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贾尔德现在比较混乱,他之前并不是想要后退的。
  
  于是贾尔德试图再度上前。
  
  可这个时候,久远飞鸟的声音又传来了。
  
  “就给我在那里站着。”
  
  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位少女究竟做了什么。
  
  他刚刚伸出的右脚收了回去,贾尔德发现自己四肢的自由被完全剥夺了,根本无从抵抗。
  
  “不,他没有资格站着。”
  
  秦墨反驳了久远飞鸟的话。
  
  “跪下。”
  
  “轰————!”
  
  伴随着一阵巨响,贾尔德的双膝深深嵌入了石阶之下。
  
  “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贾尔德惨叫出声。
  
  “难听死了,闭嘴!”
  
  久远飞鸟明确的表示了嫌弃。
  
  “……!!!”
  
  贾尔德张开的上下颚以极大的力道瞬间闭合,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都有能够随意支配别人的〈恩赐〉吗?
  
  “他看起来火气挺大的。”
  
  逆回十六夜缓步走到了贾尔德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刚才说过,曾在双方同意的状况之下,与这个地区的〈共同体〉分过胜负,并且最终取得了胜利。”
  
  “就算是刚来〈箱庭〉,我也知道将〈共同体〉本身当成赌注是很少发生的事情,并不是魔王的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一直进行赌上〈共同体〉本身的大型〈恩赐游戏〉呢?”
  
  〈箱庭〉的魔王拥有名为〈主办者权限〉的特权,一旦发起〈恩赐游戏〉,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拒绝。
  
  昨天回到了〈共同体〉之后,逆回十六夜从黑兔口中得知了这一情报。
  
  没有〈主办者权限〉的贾尔德究竟做了什么才能让这么多的〈共同体〉甘愿与他进行〈恩赐游戏〉呢?
  
  是手段过于肮脏,让了解到某些信息的秦墨感到生气了?
  
  逆回十六夜如此猜测着,将目光投向了久远飞鸟。
  
  “大小姐?”
  
  “回答他的问题。”
  
  久远飞鸟冷冷的下了命令。
  
  “强……强制对手的方法有很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绑架对方〈共同体〉的女人小孩并以此胁迫。至于不吃这套的对手就先放一边不管,等到慢慢吸收其他〈共同体〉后,再把对方压迫到不得不接受〈恩赐游戏〉的状况上去。”
  
  尽管贾尔德露出挣扎的表情,全力抵抗着,但是他的嘴还是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果然下三滥呢!连我忍不住要揍你了。”
  
  但逆回十六夜并没有下手,他还有着疑问。
  
  “接着这种手段吸收的〈共同体〉会顺从的当你手下吗?”
  
  “我们会从每个〈共同体〉抓几个小孩当人质。”
  
  “咔————”
  
  当贾尔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逆回十六夜脚下的石阶出现了几道裂痕。
  
  连本来对这些事情没多大兴趣的春日部耀也不快的盯着他。
  
  “现在那些孩子们在哪里?”
  
  兔子黑着脸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她知道贾尔德名声不好,但真的没想到过他竟然会做到这种程度。
  
  “当然是已经杀掉了,那些臭小鬼整天想爸爸找妈妈的,烦也烦死了。杀掉之后,为了不留下证据,我会让心腹将那些孩子的尸体吃……”
  
  突然之间,贾尔德发现不受自己控制的嘴发不出声音了。
  
  这一次,和刚才被支配的时候不同。
  
  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