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一刀倾情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萧东听了魏二宝的主意,心下大喜,连声道谢。张实、胡掌柜等人也随声附和,众人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萧东向魏二宝拱手说道:“咱们初来东辽县,人生地不熟,贸然前去拜访这位王员外,只怕多有不便。魏掌柜久居此地,定然是一位左右逢源的人物。是以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拜托魏掌柜将咱们引见给王员外?”
  
  魏二宝笑道:“若是各位有意前去与王员外商议购买木材之事,在下自然愿意带各位前往王家庄。只不过这座王家庄不比他处,立了不少规矩。”
  
  魏二宝说到这里,略停了停,这才接着说道:“王员外是咱们东辽县首屈一指的富户,他的府上虽然不能与达官贵人相比,但是在咱们东辽县也算得上一等一的大户宅子。寻常百姓自不必说,就连咱们东辽县的县太爷到他府上拜访,也要在门前等候,由门房前去禀报王员外,才能接入府去。是以各位要求见王员外,门包是必不可少的……”
  
  萧东不待他说完,便即抢着说道:“魏掌柜放心便是,一应费用,全由咱们出便是。”
  
  他说到这里,转头对胡掌柜等人说道:“各位掌柜,先拿二百两银票给魏掌柜,算是办成此事的定金。”
  
  胡掌柜等人在一边听魏掌柜和萧东说话,心下均想,姓魏的胡吹大气,将一个村里的土财主吹得上了天。人人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倒不是虚言。可是东辽县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之地,再加上姓王的不过是一个土财主,哪里敢摆这样的架子?!姓魏的如此虚张声势,无非是想多要银子罢了。这个王八蛋贪婪之极,比秦老五更加可恶。
  
  只是众人正自暗骂魏二宝之时,萧东竟然要几位掌柜送给魏二宝二百两银子,胡掌柜等人都吓了一跳。自从在宁波府码头上船以来,这六位掌柜前前后后被张实、秦老五、萧东以各种借口要去了不下一千两银子,人人心中都是肉痛不已。只不过想着此行若是顺利,人人都能赚一个盆满钵满,这才强自忍下了心中的怒气。只不过萧东又要众人出钱,而且一出就是二百两。六位掌柜面面相觑,却无一人答应。
  
  萧东见胡掌柜等人脸上都有忿忿不平之色,知道这几位掌柜都是爱钱如命之人,虽然个个家财万贯,可是哪怕要他们拿出一文钱,也像从他们身上割肉一般。须得以利诱之,否则非坏了大事不可。
  
  念及此处,萧东说道:“各位掌柜,谋大事不拘小节。咱们这趟买卖若是做成了,二百两银子对各位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算得上什么?若是各位心疼钱财,咱们不妨一拍两散,就此别过,这买卖也别做了。不过嘛,各位先前投进的大笔银子,自然也是打了水漂。其中利害得失,各位还要好好算计一番才好。”
  
  胡掌柜等人心下暗自咒骂,不过此时已是骑虎难下,想要收手已自不及。只见胡掌柜将牙一咬,对其余几位掌柜说道:“萧大……萧先生说得对!这钱该花就得花,否则蚀了老本,大伙儿都不好过,是不是这个理儿?”
  
  他说完之后,宋掌柜等人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胡掌柜接着说道:“既然各位都无异议,大伙儿凑一凑,先拿二百两银票出来给魏掌柜。”
  
  魏二宝站在一边,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一张脸笑得如盛开的花朵一般,眼睛直直地盯着几位掌柜,似乎想要看穿这几位掌柜将银子藏在了身上何处。只见几位掌柜各自侧过身子,自怀中掏出几张银票,一脸不忿地细细翻检。
  
  片刻之后,罗掌柜手中握了一张银票,愤愤不平地对胡掌柜说道:“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按理说这二百两银子应该咱们六人平摊,每人出三十三两。不过尹掌柜在船舱中养伤,他那份银子先由咱们垫上。是以咱们五人每人先拿出四十两银票,过后由尹掌柜付给咱们每人十两银子,不知道各位掌柜是否愿意?
  
  胡掌柜道:“这个自然!咱们的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幸幸苦苦一文一文赚来的。大伙儿虽然都有交情,可是亲兄弟,明算账,垫付给尹掌柜的银子,他还是要还给大家的。胡某以为罗掌柜的话很有道理,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娃
  
  宋掌柜等人纷纷点头称是,口中都说“本该如此”。张实、秦老五心下暗想,这几人能赚得万贯家财,果然个个都是锱铢必较之辈。他们趁尹掌柜不在,先订好了攻守同盟,每人都能从尹掌柜身上坑来三两银子。这份石头里头榨油水的功夫,当真令人佩服!
  
  胡掌柜等人计议已定,这才每人拿出了四十两银子的银票,凑成二百两银子,送到魏二宝的手中。萧东又从怀中摸出了五两银子,递给魏二宝,口中说道:“各位掌柜都拿了钱出来,萧某自然也不能落后。这五两银子算是门包,由萧某给了。”
  
  魏二宝得了二百两银子的银票,已是心满意足。又从萧东手中拿到五两现银,心下更是欣喜。他将银票和银子收好,笑嘻嘻地说道:“萧老板果然豪爽,在下佩服。若是各位着急,不妨现在就随在下上岸,一同前往王家庄去拜访王员外。”
  
  胡掌柜等人见萧东一番做作,只拿出五两银子不说,还厚颜无耻地做出一副替众人出钱的模样,是以人人心中都骂他大言不惭,卑鄙无耻。不过心中虽作此想,脸上却挤出几丝尬笑。
  
  萧东对魏二宝说道:“如此甚好。请魏掌柜稍候,咱们商议一下由谁和魏掌柜同去。”
  
  魏二宝颇为知趣,知道萧东与众人商议事情,定然不想让自己听到。是以他拱了拱手,便即走到船头,负着双手,做出一副欣赏景色的模样。只是时不时地伸手偷偷摸一摸怀中的银票和银子,几乎要笑出声来。
  
  萧东见魏二宝走开,这才压低了声音对张实、胡掌柜等人说道:“咱们这么多人,不能一窝蜂地都去王家庄,须得推选出几人去办这件事情才好。”
  
  众人连连点头,胡掌柜道:“请萧大人吩咐便是,咱们必定遵命行事。”
  
  萧东略一沉吟,这才开口说道:“我以为由张员外、胡掌柜挑头,带上船家一起到王家庄去买木头较为妥当。张员外走南闯北,颇有见识。胡掌柜为人精明,善于讨价还价。船家多年跑船,自然懂得挑选做桅杆的木材。由他们三位同去,自然是万无一失。”
  
  宋掌柜等人听萧东如此一说,人人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出言附和,都说萧大人目光如炬,胸有成竹,挑选张员外、胡掌柜、秦老五同去王家庄,乃是最合适的人选。
  
  张实和秦老五没什么异议,胡掌柜却是心下大急,暗想姓萧的王八蛋别人不选,偏偏选了我去王家庄办事,摆明了是想要我一人掏银子买木头。这亏我可不能吃!要花钱大伙儿一起花,绝对不能只从老子身上割肉!
  
  念及此处,胡掌柜急忙说道:“萧大人让在下和张员外同去,在下自无异议。只不过这是一件大事,在下一人前往,恐怕独力难支。在下以为再选两位掌柜同往较为妥当,遇到事情也好有人商议。”
  
  胡掌柜话音方落,萧东尚未说话,宋掌柜抢着说道:“胡掌柜过谦了。咱们几人之中,就数你胡掌柜最为精明。是以咱们公推胡掌柜前去办事,最为放心。只要你与姓王的谈妥了,咱们自无异议。”
  
  宋掌柜说到这里,转头对站在一边的白掌柜、罗掌柜等人说道:“宋某以为,只要胡掌柜与姓王的谈妥了,咱们定当照办。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