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短跑天才 > 758.选手尊严和赛事尊严

758.选手尊严和赛事尊严

费利克斯·卡哈尔在伦敦,非常地悠闲。
  
  游荡于赛场边上的人,在哪里记录着赛事的热点。偶尔,费利克斯·卡哈尔也会去博览会的现场,看一看。是的,偶尔的时候,他也会去博览会的现场,看一看。
  
  “,astic...exciting!“lsaid.
  
  “白城的赛事,非常地精彩……尤其,这个奖牌,还有这个射箭的赛事,非常地精彩!”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Isit......g!“gsaid.
  
  “是吗……那,赶快地聊一下……这个赛事,可是一个非常让人感到激动人心的事儿!”王强,说道。
  
  这个王强,在说着话的时候,脸上的那份表情,非常地激动。在厨房里面的他,说着话的时候,声音不觉然的时候,放大了不少!
  
  对于赛事,王强一直在关注着。尤其,是有着一些独特的赛事,对于这个王强来说,他更是如此。赛事,有着好的项目,也有着一些不好的项目。
  
  不过,这个射箭,听说今年有着女子射箭的项目。这个项目,王强是知道的。关于伦敦白城的赛事,每天的报纸上,都是有着报道的。
  
  “eisqiang!‘’lsaid
  
  “今天,报纸了没有,王强!”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no,what“gsaid.
  
  “没有,怎么了!”王强,说道。
  
  王强,将这个水壶放在煤气上,一脸地淡然模样。是的,这个王强,脸上的表情,是一脸地淡然模样。迈着轻松脚步的这个王强,脸上带着微笑。
  
  在客厅里面,这个时候,费利克斯·卡哈尔在哪里坐着。
  
  “gsaid.
  
  “怎么了,这个报纸上,有着什么新奇的事儿吗?”王强,说道。
  
  “ldhaven“srace...‘“xcajal.
  
  “这个,报纸上应该有着女子比赛的报道……”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是的,这个时候,费利克斯·卡哈尔在哪里坐着。生活的当中,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所感受到的事儿,是不一样的。费利克斯·卡哈尔说着话的时候,一脸地认真模样。
  
  “I“y!“gsaid.
  
  “是吗?我今天,没有看这个报纸!”王强,说道。
  
  这个王强,在哪里说着话的时候,看着茶叶。
  
  茶叶,在这个桌子上放着。没有烧开水,也就没有办法冲茶叶!
  
  “Oh...““xcajal.
  
  “哦……”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关于女子射箭的比赛,报纸上,确实有着报道。
  
  只是,这个王强和费利克斯·卡哈尔都没有看。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在哪里说着的时候,脸上的那份表情,更多的,也只是一份不一样的淡然模样。其实,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压根刘没有看着报纸。
  
  说报纸上,有着报道,也是这个在哪里猜测的想法。是的,说是报纸上有着报道,也是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自己的一个猜想罢了。
  
  其实,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他也没有看这个报纸。
  
  “isite...Havey...water,Idon““gsaid.
  
  “这个绿茶,是有着讲究地……今天喝上一杯……只是这个伦敦带着水,不知道会是一份什么样子的感觉?”王强,说道。
  
  “ing!“lsaid.
  
  “什么感觉?非常好的感觉!”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Isit?’’
  
  “是吗?”
  
  ““...,Idon“,....
  
  “我觉得和这个咖啡,是这个样子的……这个茶,就不知道是这个样子的,还是那个样子的……一方水土一方人,这个你总是听说过了吧?”王强,说道。
  
  “Oh,thing!‘’lsaid.
  
  “哦,是有着一些意思的啊!”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两个人,子啊说着这个话的时候,一脸地淡然模样。生活的当中,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所感受到的事儿,是不一样从。
  
  此刻的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脸上所带着的那份情感,一脸地淡然。这个绿色的茶叶,被他拿起了,放在嘴里。
  
  “...,“.
  
  “味道,还是不错的……这个茶,为什么不能够直接吃呢?”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这个问题,比较深刻。有着深度,不一样的深度。
  
  是的,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的这个茶,是有着一定深度的茶。至少,在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的眼中,这个茶,是这个样子的。
  
  “e“sacertain......
  
  “这个,有着一定的……我,先去看一下水,烧开了没有……伦敦的比赛,还有着什么新奇的地方?”王强,说道。
  
  关于和这个比赛,王强的眼中,所看到的,可是不一样的。有人,看到的是热闹。有人,看到的是一份平静。
  
  对于王强俩说,此刻的这个王强,脸上所带着的那份情感,在某种情形下,是一份淡然。家中的琐事儿,让王强很少有着机会,到这个伦敦,看一下比赛。儿子,虽然能够将他分担一些事情。
  
  可是,更多的,在这个王强看来,儿子的作用也不是很大。王兵这个孩子,在这个家里面,周末回家。大多数的时候,这个孩子,在学校里面。前短时间的比赛,王强就是因为学校和家里面的事儿,没有去参加儿子的这个表演赛。
  
  “women“etition?’’lsaid.
  
  “女子的射箭比赛,你还想听一下子吗?”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course...ento!“gsaid.
  
  “当然,当然……这个射箭的比赛,听一下也是不错的!”王强,说道。
  
  关于比赛,费利克斯·卡哈尔觉得自豪感,是最为重要的。关于这个比赛的当中,现在已经是有着一种声音,在私下地传播。是的,要进行着对比。
  
  “Its...“se!“lsaid.
  
  “听说,英国这次的奥运会上,会进行这个奖牌榜的……什么,什么意思?是,是这个奖牌榜的一个争夺!”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I“,“gsaid.
  
  “这个,我听说过了!关于比赛,本就是有着这个项目的。这个比赛当中,有着这个比试的项目,也是非常正常地。你说呢?”王强,说道。
  
  “关于奖牌,那可是一个选手的最好奖励!”费利克斯·卡哈尔,说道。
  
  “It“rdfor.
  
  “不仅仅是选手的最好奖励,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个选手尊严!或者说,是一个民族的最严!”王强,说道。
  
  这个王强,在说这个话的时候,一脸地平静。生活的当中,对于不同地人们来说,所关心的事儿,是不一样的。王强,起身到厨房里面。
  
  这个茶,这个茶叶,要搭配好,然后才能够沏出好茶来。是的,是这样子的。在这个王强看来,是这样子的。
  
  这个家伙,一下子就将这个赛事的高度,提升的这么高。在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的眼中,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的,在这个费利克斯·卡哈尔的眼中,可是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