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剑起风云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人压内门,绝世之资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人压内门,绝世之资


  
      第五百八十七章一人压内门,绝世之资
  
      开玩笑哪!现在这小家伙可是宫主和众长老的心肝宝贝儿,哪个核心弟子不要命的敢出来趟这趟回水?
  
      人比人,气死人。
  
      连大师姐她们都得不到宫主和众长老这般宠爱,咱们一伙人要是惹得那小家伙不舒服,估计到最后咱们要脱几层皮。
  
      这个小家伙惹不起,还是窝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为好。不然碰了这小家伙一根头发,怕是要捅了整个长老团了。
  
      隐居在各大名山和修行洞府的核心弟子都苦笑不已,他们一想到众长老发飙的模样,身子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一个师兄师姐打算出山?”
  
      “此人已经击败我宗三十二人了,要是在没有师兄出面镇压的话,咱们沉府宫年轻一代的面子可就丢光了。”
  
      “以前遇到这事儿的时候,咱们可都是精诚团结,一致对外的,为何这次没有任何一位核心弟子出面呢?”
  
      “按理来说沉府宫每个角落发生的时候,宫主和长老他们都应该知道吧!为什么此人占据了流水涧却没有发出通缉命令呢?莫名的,我……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今日,沉府宫极为的热闹,几乎都是在讨论流水涧所发生的事情,很多人更是停止了修行,朝着流水涧火速而去,看看情况如何。
  
      这时,沉府宫深处的一座大殿,宫主柳依然和众长老都看着悬浮在空中的一面镜子。
  
      这块镜子乃是一件灵宝,可以看到沉府宫的每个角落。
  
      此刻,镜子内呈现的正是流水涧的画面,一个手执青锋的白衫男子正对战诸多弟子,如火如荼……
  
      “这小家伙的剑道天资太变态了,哪怕他没有施展自己的剑道真意,仅凭借大成剑意都可以在天玄境中难逢敌手了。”
  
      一位长老渍渍称道。
  
      “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绝世妖孽吧!二十出头便能够走到这一步,当真是令我等汗颜哪!或许百年以后,这小家伙便可能超越我们了吧!”
  
      有人长叹一口气,忍不住看着镜子内投影出的顾恒生的身影,大加称赞。
  
      “虽然小家伙天资绝世,但是想要百年便可超越我们,不可能吧!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天玄境的武者,连道境都没有触摸。”
  
      一个长老不太相信,反驳道。
  
      站在大殿上的长老,哪一个不是修炼了数千年才达到了今日的成就。要是被顾恒生百年就赶超过去了,那也太憋屈了吧!
  
      “不要用常人的目光来看待恒生,他可是千万年都难出一尊的妖孽剑修,有谁能够猜到他可以在二十出头便领悟自己的剑道真意呢?”
  
      宫主柳依然打断了众长老的话,沉吟道:“他能够走到哪一步,没有人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他只要不夭折,未来必入仙台,当世剑仙定有其一席之地。”
  
      众长老低眉沉思,纷纷点头,认可宫主柳依然的这个观点。
  
      仙台哪!拦住了太多的天骄妖孽和强者了。偌大的沉府宫,除了开宗立派的那位老祖宗之外,便再无人能够迈入仙台了。
  
      所以,众长老一想到未来的沉府宫将会有一名绝世剑仙,心里就泛起了激动之色,憧憬不已。
  
      “好了,现在宗门上下估计都认识了恒生,该去收尾了。”宫主柳依然看着镜子投影中被击败的弟子,露出了一抹苦笑:“要是再让他们打下去,估计恒生这小家伙可以把内门弟子挨个揍一遍了。”
  
      “宫主,我去吧!”一名长老自告奋勇的出列。
  
      “嗯,此事便交给伍长老解决了。”
  
      宫主柳依然点了点颔首,同意道。
  
      ………
  
      流水涧,气氛凝重至极。
  
      一侧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近百个天玄境的弟子,还有数千人用火热的目光紧盯着踩踏在清潭水面上的顾恒生,跃跃欲试。
  
      “今天一定要把此人抓回戒堂,审判他的罪行!”
  
      有人指着顾恒生的鼻子,义愤填膺的大声呵斥道。
  
      “对!今天的事没完,他一个外人凭什么在咱们沉府宫放肆,传出去了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沉府宫无人。”
  
      “我建议咱们所有人出手制服此人,然后交给长老处置。”
  
      当这个建议出来后,很多人都咬了咬牙齿,面色憋的通红,感到极为的惭愧羞辱。
  
      他们这么多人车轮战都被顾恒生碾压了,内门弟子颜面尽失。要是在全部一起出手的话,制服了还好说,没有制服可就丢人到极致了。
  
      “我同意,大家一起动手。”
  
      “我也同意。”
  
      ……
  
      足足有上百人从人群中腾空而起,打算一起对顾恒生动手,誓要拿下顾恒生,挽回他们那仅存的一丝丝面子。
  
      见此,顾恒生皱了皱眉头,他不动声色的将惊鸿剑归鞘,握住了更加锋利的血霄剑。
  
      上百尊天玄境武者一起出手的话,顾恒生仅凭大成剑意和惊鸿剑恐怕根本抵挡不住。
  
      难道要施展出全力吗?
  
      顾恒生心里暗想,这里人多眼杂,不能够轻易露出自己剑道真意,以免惹上什么麻烦。
  
      “等一等。”
  
      顾恒生呵停了正打算出手的上百人,面色凝重。
  
      “怎么?你害怕了?打算束手就擒了?”有人冷笑一声。
  
      顾恒生慢慢的从胸口的衣服中掏出了一块紫色的令牌,对准了在场数千人。
  
      顾恒生没有记错的话,这块令牌好像象征了他的身份,想来有些作用吧!
  
      “你们可认得这个?”
  
      顾恒生右手执着血霄剑,左手举着紫色令牌,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众人侧目望来,看到了顾恒生手里的紫色令牌。
  
      一眼而去,所有人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目瞪口呆。
  
      令牌呈紫色,上有沉府宫的特刻雕纹和禁制,这不是核心弟子才有的身份令牌吗?
  
      难道眼前的白衫男子是核心弟子?他莫非是已经跨入道境的某位师兄?
  
      可他不是三师姐刚刚带回来的剑侍吗,怎么可能会是核心弟子呢?
  
      “核……核心弟子的令牌,你……你是谁?”
  
      数千人惊恐万状,呆滞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