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3章 给你小心心

第3章 给你小心心

傅时寒眼疾手快,一把搂过霍烟。
  
  她的腰很细,一掌就能整个握住,与此同时,阵阵甜香扑入怀中。
  
  傅时寒眼角微挑,勾起一抹轻挑的弧度。
  
  周遭女生发出丝丝抽气声,议论纷纷。
  
  鲜少能看到傅时寒主动碰触女生,还是以这样的姿势——他几乎将她一整个搂入了怀中。
  
  夏日的衣衫布料单薄,霍烟感受到腰间那双大掌的灼烫温度。
  
  她的背紧贴着他平坦坚硬的腹部,隐约能触到肌肉的轮廓。
  
  霍烟手压在他的胸前,迅速稳住了身形,低低说了声:“谢谢。”
  
  声音软糯,就像弹弹的棉花糖。
  
  傅时寒心头像是被一片羽毛扫过,痒痒的。鼻息间发出一声轻嗤,算是回应了。
  
  林初语冲霍烟挤眉弄眼:“哎哟哟,脸都红了,快感谢我吧,这么好的机会都给你了,边上多少人羡慕呢。”
  
  感谢个鬼啊!
  
  霍烟简直想一脚把她踹到墙上去。
  
  就在她窘迫万分之际,突然感觉自己的手里被人塞进了什么东西,硬硬的,带着略有些尖锐的棱角,还有温度。
  
  霍烟回头,对上了傅时寒平静的目光,他浅浅勾了勾嘴角,眸子里熠着光。
  
  霍烟立刻会意,他给她递了东西。
  
  像是地下同志秘密接头会晤似的,霍烟一言未发,收下了他悄悄递过来的东西。
  
  从手感来看,应该是叠成了奇怪形状的硬纸条。
  
  **
  
  好不容易出了大礼堂,霍烟拉着林初语敏捷地穿过人群,一口气跑到校园后面的林荫道上,这才停下来,气喘吁吁。
  
  林初语纳闷道:“你这家伙做什么都慢吞吞,刚刚跑得跟兔子似的,怕学长因为刚刚那一摔,找你麻烦呀?”
  
  “对呀!”霍烟大口喘息,望望身后:“他肯定得找我麻烦,说不定还要教训我呢,他这人很坏的!”
  
  林初语揽着霍烟往后门小吃街走,浑不在意道:“说的你好像认识他似的,还教训你,你知道吗,在学生会查寝的时候,好多女生故意把违禁电磁炉、大功率吹风机,摆在明面上,想求他教训都求不来呢,他根本就不搭理女孩子好吧,你就别白日做梦啦。”
  
  “我认识他。”霍烟坦诚地说:“他很坏,总喜欢喜欢捉弄人,有一次趁我睡着,还把我羊角辫儿剪了,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你吹,接着吹!”林初语戳了戳霍烟的脑袋:“你这丫头一本正经说大话的功夫,怎么练出来的,怎么那么逼真呢?”
  
  霍烟委屈巴巴道:“我真的认识他,他刚刚故意走我后面,给我塞东西来着。”
  
  林初语抱着手臂,怀疑地问:“给你塞什么了。”
  
  霍烟这才想起来,摊开紧握的手掌,掌心里烫着一颗扁平的粉红色折纸桃心。
  
  借着路灯仔细看来,这不是平常的纸,这是一张百元的钞票!
  
  林初语惊讶地说:“钱?”
  
  霍烟也愣住了。
  
  傅时寒居然递给她一百元钱,还叠成了桃心的形状!如果刚刚发现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收下的!
  
  她以为傅时寒像以前一样,又给她传小纸条呢。
  
  然而,等霍烟小心翼翼将桃心给展开以后,赫然发现,这个鼓鼓囊囊的桃心不是由一张百元钞叠成的,而是
  
  五张!
  
  现在霍烟手里,多出了皱皱巴巴的五百元钱,她眉毛也拧得皱巴巴。
  
  林初语不敢相信:“傅时寒偷偷塞给了你500元钱?开什么玩笑!”
  
  霍烟将钱折好放进口袋里,对她说:“嗯,开玩笑的,我逗你呢。”
  
  “你可忒坏了,我差点就要信以为真了。”
  
  霍烟抿了抿嘴,不再多说什么。
  
  回想起多年以前,第一次见到傅家的那个男孩,是在两方父母的宴席间。
  
  彼时的傅时寒年不过十二,皮肤瓷白,年纪轻轻眉宇间便有了一股子少年英气,俊朗无双,一双灼灼桃花眼,内勾外翘。
  
  他端端正正坐在席间,一张小脸绷得严肃又正经,俨然小大人的模样。
  
  霍烟看见他,就像见到天上的星星一样。
  
  而那时候,霍思暖眼睛里也冒了星星。
  
  因为从小的姻亲,双方父母一个劲儿将傅时寒和霍思暖推一块儿。
  
  初中,高中,大学,两个人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而霍烟总比他们低一个年级。
  
  傅时寒和霍思暖的相处,就像电视偶像剧里的演的一样,举止端庄的淑女和礼貌帅气的绅士。
  
  那时候霍烟觉得,傅哥哥和姐姐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据说从来不会和女生交往的傅时寒,高中时期唯一的女性朋友就是霍思暖。
  
  那时候,霍烟听了妈妈的话,不要打扰傅家哥哥和姐姐的相处,别总屁颠儿屁颠儿跟着他们玩,要给他们留出独处的空间。
  
  所以霍烟也总是躲着傅时寒,尽管他从来没有承认霍思暖是他的女朋友,但是在霍烟心里,他就是姐姐的男朋友
  
  然而躲也躲不过,傅时寒时常来找霍烟,有时候是翻了墙来家后院儿,有时候是在学校里无人的墙角截住她,也不干别的,跟她插科打诨斗斗嘴皮子,或者捉弄捉弄她。
  
  在霍烟面前的傅时寒,完完全全另外的一个人,什么矜持稳重,都是装出来的。
  
  他丫就是一混蛋,流氓,臭不要脸的小痞子。
  
  当然,这样的傅时寒,也只有霍烟一个人见过,说给别人,别人压根不信。
  
  “什么,你说傅时寒捉弄你,欺负你?”
  
  “老天!他怎么不来欺负欺负我。”
  
  “好了你别做梦了,快醒醒吧。”
  
  反正说了别人也不信,霍烟索性也就不要到处告状了,反正好的那一面,他留给了其他人和霍思暖。
  
  badbo那一面,他留给了霍烟。
  
  霍烟心大神经粗,也懒得和他计较,不过纵使他有千般不好,但也不是全然的坏人。
  
  譬如有一次,霍烟被坏男孩堵截在学校后门外,傅时寒看见了,眸子里像是结了冰似的,二话没说撸起袖管子孤身上前,三五两拳便撂倒了所有人,揍得那些坏男孩嗷嗷大叫,再也不敢靠近霍烟。
  
  霍烟是那种“只要你对我有一点好,纵使千般的坏,她也只记得那一点好”的女孩。
  
  更何况,傅时寒对她可不止一点点的好。
  
  譬如现在她手里的这皱巴巴的五百块。
  
  刚刚林初语约她出去撸串,她犹犹豫豫的态度被傅时寒看在眼里,知道她手里拮据,才用这种方式接济她。
  
  爸妈都没这么体贴过。
  
  他关心她,大概因为她是霍思暖的妹妹吧。
  
  不过这五百块,霍烟是绝对不能要,一定得找机会还给他。
  
  **
  
  夜间,女生宿舍楼最不缺乏的就是热闹。阳台边,能听到女孩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要么是看见奇怪昆虫吓得尖叫,要么是谈天说地畅聊人生。
  
  林初语洗澡的时候问霍烟借洗发水,另外一名室友苏莞特别大方地将自己的洗发水递给了她。
  
  然而两分钟后,洗手间里的林初语嘶声力竭尖叫起来。
  
  霍烟的位置距离卫生间最近,第一个冲过去:“怎么了!”
  
  林初语颤声说道:“altea!三千六一瓶的洗发水!我的妈呀,我刚刚这一挤,起码挤掉两百块!苏莞!我对不起你!”
  
  霍烟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她摔跤了呢。
  
  室友苏莞家里很有钱,从她的穿着打扮就能看出来,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小小姐。
  
  可是三千六一瓶的洗发水,还是让霍烟有些咋舌。
  
  林初语虽然家境一般,但平时喜欢看一些时尚杂志,当然也是懂货的,难怪刚刚发出那样惨烈的尖叫了。
  
  “瞎叫唤什么。”苏莞毫不在意地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洗手间见鬼了呢。”
  
  “这特么比见鬼还让我小心脏砰砰跳好吗。”林初语夸张地说:“altea的洗发水,两百一次的头,我要洗二十分钟,谁都别拦我!”
  
  “行行,你洗一个小时也没人拦。”
  
  霍烟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边,拿起手机打开了通讯录,犹豫着想给傅时寒发条短信,谢谢他,也告诉他这五百块钱不能收。
  
  半个小时后,林初语从洗手间出来,霍烟的短信还没发出去。
  
  “我感觉,我的头发重获新生。”
  
  “有这么夸张吗,你要喜欢,那瓶洗发水送你了。”苏莞云淡风轻地说。
  
  “卧槽,你说真的?”
  
  “对啊。”
  
  “苏莞有钱人!你还缺腿部挂件吗?瞅瞅我还顺眼吗?”
  
  苏莞笑了笑:“行了,别开玩笑,大家都是室友,以后相互照应,应该的。”
  
  林初语虽然这样开玩笑,不过洗发水还是没收,毕竟是别人的东西,价格还这么贵。
  
  晚上女宿夜聊,林初语说起了迎新晚会上霍思暖的《天鹅湖》,啧啧感叹:“她真是太美了,简直就是我女神。”
  
  苏莞却冷哼一声:“什么女神,霍思暖就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女神经吧。”
  
  “你说什么!”不等林初语开口,霍烟调子却冷了八度。
  
  苏莞不屑地说道:“不是吗,她家也不算有钱,撑破天中产阶级,她却穿名牌,提名包,整天和她们艺术学院那帮富家小姐当朋友,那种圈子我又不是没混过,攀比啊,势利啊,没一个好货,个顶个的虚伪你说她图什么呢,为了这点虚荣,把自己的家都榨干了,是不是蠢,是不是女神经?”
  
  霍烟的手,捏紧了床单,幸而现在熄了灯,看不见她脸上变化的神情。
  
  林初语说:“她不是还有傅时寒吗,他们可是有婚约,全校都知道。”
  
  “嚯,有婚约又怎样,傅时寒会为她的吃穿用度买单吗?不可能的!”苏莞是个直肠子,继续说道:“更何况,我觉得傅时寒根本不喜欢她。”
  
  林初语惊呼:“不喜欢!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傅时寒说过他喜欢霍思暖吗,既然俩人有婚约,又彼此喜欢,为什么还没在一起?所以呀,我觉得这就是霍思暖一厢情愿,啧。”
  
  霍烟终于生硬地开口:“别人的事情,你不是当事人,这样子背后随意猜测议论,不大好吧。”
  
  几个室友都没想到平日里人畜无害的霍烟会突然生气。
  
  “随便聊八卦呗。”苏莞也没生气:“我敢说,就是现在,不止我们一个宿舍议论她,既然要招摇,就要承受得起旁人背后的闲言碎语。”
  
  “别说了,睡吧。”
  
  一直没出声的室友洛以南止住了苏莞的话。
  
  “睡了睡了。”苏莞打了个呵欠:“霍烟,别生气啊,我这人没事儿就喜欢八卦,要是得罪你了,道个歉。”
  
  “嗯。”
  
  女生宿舍重新陷入静谧的夜色。
  
  她握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光线将她秀美的脸蛋照出一圈暗光,犹豫了片刻,还是删掉了给傅时寒的短信,关掉手机,辗转反侧。
  
  苏莞的话,说得很难听。霍烟虽极不愿意承认,但她心里明白,她说的是事实。
  
  霍思暖的吃穿用度,几乎榨干了这个家,父母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全给她花销了。
  
  傅时寒是不可能给她花钱的。
  
  霍烟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傅时寒从来没有为霍思暖花过一分钱,那么他塞给她的五百块,到底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