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6章 秋后算帐

第6章 秋后算帐

S大表白墙是一个扣扣空间公众号,S大同学们都会关注这个公众号,平台上每隔两个小时,就会发布各式各样的信息组成图片九宫格。
  
  这些信息有的是找男女朋友,有的是校园卡丢失找回,有的问选修课或者问某某老师联系方式,也有寻找小伙伴一起上自习或者夜跑健身,还有校内小狗小猫小仓鼠领养启事.......
  
  林初语刚进校就关注了表白墙公众号,只要上面发布了找女友的信息,她都会试着加人家的扣扣,脱单的心愿可以说是非常迫切了。
  
  那天她无意间发现一条信息如下——
  
  墙,麻烦帮忙发一条失物招领,9月13号我在田家炳大楼捡到五张红纸,请丢失红纸的同学联系我的小号:2716489162,加我请备注是丢纸的同学。
  
  这组九宫格的评论下面也很热闹。
  
  【五张纸,说不定是人家随手扔的,干嘛还要找主人】
  【楼上,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肯定另有玄机】
  【是什么样的红纸啊,上面有写字吗?】
  【突然被勾起好奇心。】
  【满满都是悬疑情节的既视感。】
  
  林初语纳闷地看着这条信息,掐指一算,13号不就是她们参观校园的那天,霍烟丢了五百块钱,为此闷闷不乐了好久,每天省吃俭用,看上去可怜极了。
  
  有人在田家炳大楼捡到五张红纸,红纸......
  
  林初语突然瞪大了眼睛,连忙将手机递到霍烟面前:“哎!烟儿,你看看这会不会是你丢的五百块?”
  
  霍烟还没反应过来,苏莞先接过了手机看了看,说道:“不是说五张红纸吗。”
  
  “肯定不能直说是五百块钱啊,否则大家都去找他招领,怎么确定钱是谁丢的,钱又不会自己认主人?”
  
  苏莞点点头:“也是,如果说成是五张红纸,真正的失主肯定会注意到,那人还挺聪明的哎。”
  
  霍烟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扣扣加了他的号码:“不管怎么样,先加了试试。”
  
  如果真的是拾金不昧的好心人,那可真是老天保佑了。
  
  几分钟后,那人通过了霍烟的好友申请。
  
  一个小号:?
  
  霍烟:我在田家炳丢了五张纸,听说你捡到了。
  
  一个小号:什么纸张?
  
  霍烟发了一张面值100的rmb给他,那人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道:“还记得有什么特征吗?”
  
  霍烟:因为那五张纸之前叠过桃心,所以有些皱了。
  
  一个小号:约个时间,我把钱还给你,或者直接给你转账。
  
  霍烟还是跟他约了晚上见面,顺便好好感谢一下对方。
  
  “哇,这是什么运气啊!丢掉的钱都能找回来!”林初语感叹道:“烟儿,这下开心了吧!”
  
  霍烟心情舒畅,嘴角有抑制不住的笑容溢出来:“这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啊。”
  
  连着这几天阴郁的心情都一扫而空了。
  
  “什么啊,还是因为在学校,你要放社会上试试,分分钟就被人捡走花光了,学校里面的同学素质比较好,但也不是全部,只能说你遇到好人了。”苏莞说。
  
  霍烟连连点头,心情好,苏莞说什么都对。
  
  下午,她和那人在食堂见了面,男孩头发有点长,却是自然卷,刘海几乎把眼睛都遮住了,看上去瘦津津的,穿着一件白色工作服。
  
  他似乎不善言辞,五百块皱巴巴的钞票,递给霍烟之后转身便走,霍烟连忙叫住他:“哎,我请你吃个饭吧,感谢你捡到我的钱。”
  
  “不用。”他脸色淡淡的,声音也很平静:“食堂晚上包餐。”
  
  霍烟这才注意到,他穿的是食堂员工的服装,可是看他的年龄分明与她相差无几,应该是在食堂兼职的学生。
  
  “那好吧,再次感谢。”
  
  男孩话不多,只冲他合手点头,念了声“善哉”,便离开了。
  
  奇奇怪怪的。
  
  霍烟也没多想,拿着拿五百块钱仔细打量起来,五百的钞票之前被傅时寒折桃心,现在折痕都还在,应该就是她掉的那几张。
  
  她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将钱仔细地揣好,可千万不能再掉了,下一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能够被人还回来。
  
  男孩进了食堂以后,便拿出他的诺基亚给傅时寒打了个电话。
  
  “收下了,没有怀疑。”
  
  电话那边,傅时寒说道:“谢了,和尚,晚些时候请你吃宵夜。”
  
  许明意点了点头,又发现傅时寒看不见,于是应道:“贫僧有些看不懂你的操作。”
  
  “看不懂什么。”
  
  “自掏腰包去填人家的坑。”许明意揉揉松软的卷毛,好奇地说:“这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
  
  为了一个女孩子。
  
  傅时寒淡淡道:“和尚今天你的话有点多。”
  
  许明意信佛不吃斋,于是冲他道:“阿弥陀佛,红尘苦多,希望施主不要沉沦美色,如果你愿意,今夜贫僧可彻夜与你讲经,渡你成佛,资费按小时计算,只需288,接受支付bao转账。”
  
  傅时寒淡淡一笑:“和尚今天已经说谎破戒,拿什么渡我。”
  
  许明意抿了抿嘴,依旧一本正经道:“善哉善哉,为了兄弟之义,贫僧也不得不破戒一次,想必佛祖会谅解的......”
  
  话音未落,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声响。
  
  许明意挂掉电话,摇了摇头,打开支付bao,向傅时寒发出一笔收款请求。
  
  **
  
  霍烟拿到钱便立刻给傅时寒转了账,知道还给他现金,他肯定不会收,这家伙比鱿鱼还滑,而且能说会道,肯定扯一堆歪理,堵得她哑口无言。
  
  霍烟反正在口头上从来就没赢过傅时寒,她索性就直接转账,傅时寒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转账信息过去很久,他没有回复,霍烟不确定他有没有收到,于是给他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似乎人声嘈杂,他的嗓音依旧温柔而富有磁性:“什么事。”
  
  “你好,我是霍烟。”
  那边似乎发出一声轻嗤:“知道。”
  
  “就是…那五百块钱我给你转过来了。”她倚着大理石冰冷的石壁,手在墙上画圈圈:“你确认一下,看有没有收到。”
  
  那边沉默了片刻。
  
  “傅时寒?”
  “我现在在实验组,有些忙,晚点见个面。”
  
  “噢,见...见面干什么。”
  “有事。”
  
  “噢,那好,那就在......”
  “见面的地点我待会儿发你手机。”
  
  挂掉电话以后,霍烟感觉好不容易轻松下来的心情,好像又七上八下不得安宁了。
  
  她和傅时寒的交往其实再正常不过了,傅时寒一直以来都把他当成小妹妹,一边戏弄又一边照顾着。
  
  可是霍烟心里头却总感觉,怪怪的,到底是哪里怪,她也说不上来,反正见着他,她就紧张,他一凑近,她就喘不过气。
  
  傅时寒约她在大学生活动中心的二楼的学生会办公室见面。
  
  霍烟轻轻推门进去,白炽灯照得整个办公室光线明亮。傅时寒站在原木色的办公桌前,修长的指尖拎着几份文件,专注地看着。
  
  此刻的他眉宇平整,目光下敛,平静的眸子在灯光下显出几分深榛色。
  
  这男人认真起来的模样,迷人至极。
  
  霍烟不敢打扰他,像小兔子一样蹑手蹑脚走进来。
  
  “门带上。”
  傅时寒头也没回,却知道她已经进来了。
  
  “关门干什么?”霍烟脚步一顿,心惊胆战。
  
  傅时寒放下手里的文件,微勾的一双桃花望向她:“怕我?”
  
  “我才不...不怕你呢,你有什么好怕的。”
  
  “关上门,是不想有什么无聊的人打扰。”傅时寒还是解释了一下。
  
  霍烟走过去关上了门,相比于傅时寒,她更不愿意被人发现。
  
  然而等她回身的时候,傅时寒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吓得她连连后退,背靠着门,退无可退。
  
  如同过往独处时那样,他总爱与她近距离说话,好像不凑近就听不见似的,非得要讲点悄悄语。
  
  “走的时候,我有让你给我打电话。”他湿热的呼吸拍打在她的耳畔,酥酥痒痒:“左耳进右耳出,嗯?”
  
  去年盛夏,他翻墙来找她,递出自己的号码。
  
  所以,这是要找她秋后算账了?
  
  “我给你打了啊。”霍烟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什么时候。”
  “刚刚...”
  
  她甚至都不敢看傅时寒的眼睛,已经能够预料他脸色有多难看。
  
  “刚刚。”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霍丫头,你要这样敷衍我?”
  
  霍烟咬着下唇,唇肉都有些发白了,踟蹰道:“其实...是因为没有手机。”
  
  傅时寒冷嗤:“还是敷衍。”
  
  霍烟又挣扎了一下:“想过借同学的电话给你打一个,可是又不知道打过来说什么。”
  
  傅时寒调子扬了扬:“说你的学习,你的生活,遇到什么麻烦,学校多少男孩跟你告白,最近开心还是不开心.......这些话题还需要我来提醒你?”
  
  “可这些无聊的事,你想听吗?”霍烟秀气而又浅淡的眉头往中间聚拢,抬头看他:“姐姐总说你很忙,你会有时间听我讲这些事吗。”
  
  傅时寒突然语滞了,咄咄逼人的他竟还被这丫头无意识地反将一军。
  
  弄得他现在反而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霍烟一双幽黑单纯的眸子凝望着傅时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感觉他有些脸红。
  
  “时间总会有的。”傅时寒不自然地轻咳一声:“人际交往就是这样,久了不联系关系会淡,你整年音讯全无,再见到我就会生疏,再建立值得信赖的关系,又需要重新相处。”
  
  “哦。”霍烟仔细琢磨傅时寒的话,觉得有道理,所以是不希望关系生疏,才让她给他打电话。
  
  “那...那对不起噢。”
  
  傅时寒嘴角又挑起了一抹笑意,意味深长道:“来日方长。”
  
  他们有的是时间。
  
  霍烟发现,其实傅时寒挺爱笑,他平日里总是冷着脸,私底下和她独处的时候,总是要笑的。
  
  他笑得时候,眼角会不自觉上挑,那一颗浅淡泪痣分外动人。
  
  还不等霍烟细看,傅时寒重新回到办公桌边,他拾起笔,在指尖转了转:“霍烟,你当我是什么人。”
  
  霍烟想了想,小碎步挪到他对面,乖乖地喊了声:“寒哥哥。”
  
  傅时寒真像个大哥哥一眼,循循善诱:“那哥哥给你的钱,该不该收。”
  
  可毕竟不是亲哥哥呀。
  
  霍烟纠结了一小会儿,突然灵机一动,笑道:“如果你是我姐夫,这钱我就不还你了。”
  
  “啪”的一声,傅时寒指尖的中性笔突然被他按在桌上,吓得霍烟小心脏都颤了颤。
  
  “你想让我当你姐夫?”他嗓音低沉得可怕。
  
  霍烟心想,这人还真是变脸跟变天似的,脾气也太阴晴不定了吧。
  
  她觉得不能总是被他压制着,于是反驳道:“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我的想法重要吗,你们是父母订下的......”
  
  不等霍烟把剩下的话说出来,傅时寒认真地凝望着他的眼睛:“你的想法,对我来说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