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9章 表白

第9章 表白


  霍烟坐在树荫底下乘凉,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似乎有点中暑的征兆啊。
  
  林初语接了水回来,兴奋地说道:“傅时寒居然真的来了!难以置信,这么热的天,他在这儿一站就是两个小时,这也太反常了吧。”
  
  苏莞倒没有林初语那么激动,只说道:“学生会给同学们提供饮水,人家干事就能坚守岗位,他虽然是主席,但也没有高人一等之说,在这儿呆两个小时,正常吧。”
  
  “不正常!”林初语道:“他是咱们的直系学长,我听朋友说,他除了每天繁重的课业,还加了AI机器人编程实验组,特别忙。而学生会主席团也要参与策划学生活动,所以这些小事,根本用不着他亲自出马。”
  
  苏莞没话反驳,回头望向霍烟,见她面色不是很好,关切地问道:“烟烟,你没事吧。”
  
  霍烟有气无力地说:“刚刚热着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林初语拍拍裤脚上的草屑,拿起霍烟的保温杯:“我去给接点水来。”
  
  然而她话音刚落,便望见傅时寒端着水杯,朝着她们走来。
  
  林初语瞪大了眼睛,看着傅时寒错开她,径直走到霍烟面前。
  
  她甚至都忘了去接水,跑到苏莞边上,俩人隔着不远的距离,目不转睛盯着傅时寒和霍烟。
  
  霍烟抬头,见傅时寒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身影显得格外挺拔。
  
  他替她挡住了灼目的阳光,笼入阴影中。他的容颜因为逆光的缘故,显得有些模糊,不甚真切。
  
  霍烟眯了眯眼睛,觉有脑袋越发晕乎乎的。
  
  傅时寒拎了拎裤子,自然而然地坐在她身边,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她。
  
  霍烟看见杯中飘着几瓣白色小雏菊,分外可爱。
  
  “谢谢。”
  
  霍烟接过了水杯,浅浅抿了几口。
  
  柠檬茶带了菊花的清香,因为热水加了冰块的缘故,现在不算太凉也不热,温度刚刚好,入喉甘甜,又带着菊花的清新和柠檬的酸涩,非常解暑。
  
  “慢点。”傅时寒低沉的嗓音入耳,温柔缱绻。
  
  “嗯。”
  
  他侧眸睨她,汗津津的头发丝黏在脸侧,白皙的脸蛋透着被太阳晒过之后健康的绯红,宽大的军绿色迷彩体恤将她瘦弱的身子包裹着,露出一对漂亮的锁骨,纤细而小巧。
  
  这乖小的女孩,自小到大总是被旁人无视,但是不知为何,傅时寒总是能在人群中一眼便望见她。
  
  久而久之,这抹小小的身影,便在他的心头留下一道印记。
  
  一饮而尽,霍烟感觉精神好多了,她用袖子擦了擦嘴,低声道:“谢谢寒...谢谢学长。”
  
  她半路改口,也是考虑到身边苏莞和林初语两人,正专心致志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呢。
  
  姐姐霍思暖不想让别人知道霍烟是她的妹妹。而霍烟闹不准傅时寒对此到底是什么想法,所以就再也不对人说,她认识他了。
  
  傅时寒倒是没想这么多,只关切地问道:“难受吗?”
  
  “现在好多了。”
  
  “如果撑不住,就请假回去休息,没必要逞强。”
  
  咦,今天的傅时寒和和以往不大一样,这么温柔,还给她送了水。
  
  良心发现?
  
  霍烟抬头,却见傅时寒眉心微蹙,薄唇轻抿,只有在他分外严肃并且着急的时候,才会不自觉露出这样的神情。
  
  刚刚霍烟跑步的时候就看见他了,本以为他会讥诮她一番,所以她才一直忍着,没有去学生会的供水棚那边接水。
  
  想来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霍烟看着手里空空见底的水杯,白色菊花趴在杯底。
  
  她自小被人忽视已成习惯,所以格外珍惜旁人待她的好。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其实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霍思暖平日里对她笑脸相迎,电话里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但是真要说起来,作为亲姐,她比不上这位八竿子打不着一起去的傅家哥哥。
  
  傅时寒虽然喜欢捉弄她,总说她笨,以后嫁不出去,但他是真心待她好。
  
  霍烟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别人对她再坏,再嫌弃,她都不会哭,唯独受不住旁人待她好。
  
  特别容易满足,也容易被感动,如若将来有一颗真心能让她捧在手里,铁定是要当成最最珍贵的宝贝。
  
  跟着就要掉眼泪了,于是傅时寒夺过她手里的杯子,沉着脸凶巴巴说:“行了,以后做事儿放聪明点,别跟人硬碰硬,受了委屈搁我这儿装可怜,懒得管你。”
  
  他以为霍烟是因为刚刚受委屈才红了眼睛,心里莫名难受至极。
  
  他最受不住的便是她对他哭,感觉五脏六腑都扭到一起,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很快,集合的哨声吹响了。
  
  “寒哥哥,我要过去了。”霍烟起身说。
  
  傅时寒拍了拍她的脑门顶,没好气地安慰道:“我在这儿盯着,没人敢欺负你了。”
  
  “嗯。”霍烟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我以后能当着别人,叫你寒哥哥吗?”
  
  傅时寒侧头,目光下敛,掩住眸子里一片柔情似水,嘴角微微扬了扬。
  
  “我从来都没有不准你这样叫,是你自己想太多。”
  
  “唔。”
  
  她的确想太多,瞻前顾后,害怕让人指指点点说闲话,但她更深的害怕......是霍思暖。
  
  现在她不怕了,傅时寒对她好,所有人都见着,没什么需要遮掩的。
  
  坦坦荡荡一声“寒哥哥”,从今往后,他就是她亲哥!
  
  女生们眼睁睁地看着傅时寒做了一杯柠檬菊花茶,亲自送到了霍烟的手里,而沈遇然眼疾手快,立刻又做了一杯送给了洛以南。
  
  这几天傅时寒的反常他看在眼里,可以说,自从霍烟这丫头入校以来,傅时寒就没消停过,没事儿的时候,拿着手机逛各种美妆店,购物车都加满了,三天两头取快递。
  
  他既是傅时寒的室友又是哥们,自然一眼便心知肚明。
  
  为了避免这一辈柠檬菊花茶给霍烟拉来全校女生的仇恨,沈遇然便又做了一杯,给刚刚跑了步的洛以南送过去,说是剧烈运动之后容易中暑,得清火去热,学生会服务到家,不让任何一个新生生病缺席。
  
  这让女孩们眼睛都要红出血了。
  
  早知道,早知道被惩罚跑步还有这样的福利,她们也都愿意顶着烈日多跑几圈啊。
  
  **
  
  每天军训结束以后,各大社团便忙碌起来,音乐广场定点摆摊,招纳新成员。
  
  林初语加了各式各样的社团,说是要多尝试,试过才知道喜不喜欢。
  
  而洛以南则加入了街舞社,却没想到街舞社的社长,居然是冯青青的好朋友。
  
  因为那一巴掌之仇,街舞社社长对洛以南总是百般刁难。
  
  洛以南是个暴脾气,直接约社长来了一场斗舞的battle,就在操场,好多同学都去看了。霍烟和409的伙伴们也去给洛以南加油打气。
  
  洛以南跳了一段热辣的爵士舞,火爆全场。听说她在高中的时候就赢得了全国高中生爵士舞比赛季军,这位社长当然不是她的对手。
  
  而经过这一场battle,洛以南名正言顺在社团里扎根立足,成了团里的领舞,而那位社长也没脸再继续干下去,所以自行辞职了。
  
  洛以南这个名字被许多人知道,那段惊艳全校的舞蹈,让她直接成了今年S大新生校花人选,她本身身材又好,模样漂亮,最重要的是气质好,很多人说她把霍思暖都给比了下去。
  
  虽然芭蕾和爵士属于完全不同的舞种,但是看热闹的人民群众可不管这么多,什么好看他们就喜欢什么,于是洛以南的人气日渐提升,人们提到霍思暖,总要拿洛以南跟她进行对比。
  
  每天也会有好多男生出现在女宿楼下,当众对洛以南表白,花样百出。
  
  洛以南性格直爽,做事也不顾分寸,几盆凉水浇下去,男生们的热情被浇得淹淹一息。
  
  这朵性格火爆的霸王花,还真没人能轻易攀折。
  
  林初语那叫一个嫉妒啊,跟洛以南表白的男生里,有一个她心仪已久的学长,现在人家学长正专心致志在女宿楼下挂气球,摆蜡烛,准备告白事宜。
  
  林初语捶胸顿足,对洛以南说:“说如果你不喜欢,跪求把学长让给我啊,你看他站在蜡烛里面手捧玫瑰花的样子,多英俊啊。”
  
  洛以南挑挑眉,道:“能不能出息点,那位学长当众点蜡烛摆桃心,策划这种创意全无的告白活动,顶多也就感动感动他自己,傻冒才会被打动呢。”
  
  林初语拧了拧眉,反应了很久,问霍烟:“她是不是骂我傻冒了?”
  
  霍烟实在人,于是点头:“是,她拐着弯骂了,你快反击。”
  
  林初语指着洛以南,憋了良久,憋出三个字:“我反弹!”
  
  洛以南气定神闲:“反弹无效。”
  
  几个女生正闹腾之际,楼下学长摆完了桃心,拿起了话筒,对着女宿开始了一段深情款款的表白演讲。
  
  “409计信学院的霍烟同学,也许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却对你的一切很了解,我有一段话要对你说。”
  
  霍烟一个激灵,手里的水杯都抖了抖。
  
  洛以南和林初语相互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位居然是冲着霍烟来的。
  
  “从军训结束之后的大检阅,你成为标兵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了。”
  
  “那天你飒爽的英姿,巾帼不让须眉,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里,午夜梦回,我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你。”
  
  苏莞正喝着果汁呢,闻言直接喷了出来,面前的电脑算是遭了殃。
  
  她哈哈大笑:“妈呀,好恶心!”
  
  学长的告白活动还在继续——
  
  “我发现你总是一个人去三食堂吃饭,打一碗饭,一盘青菜,偶尔加一个鸡腿。”
  
  “你晚上会去田径运动场跑步,跑个四五圈,酣畅淋漓。”
  
  “没事的时候,你也会去图书馆,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会儿书,阳光从落地窗倾泻进来,照着你白皙又可爱的小脸。”
  
  ......
  
  这位学长将霍烟所有的日常行动通过高音喇叭全曝了出来。
  
  霍烟脸色酱紫,没有感动,反而鸡皮疙瘩落了一地,阵阵后怕。
  
  难道她所有的活动,都被这个人看在眼里吗,他跟踪过她吗!
  
  这也太...太吓人了吧!
  
  而周围女生竟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反而花痴地说道:“哇!好感动哦!”
  
  “太深情了吧。”
  
  “快答应啊!”
  
  学长完全沉浸在自我营造的浪漫氛围中,以他自以为极有磁性的温柔嗓音,含着宠溺的调子,说道——
  
  “其实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注意你很久了,将来,我希望你不再是一个人,我希望我能陪着你,陪你吃饭,陪你跑步,陪你去图书馆看书......”
  
  洛以南已经接了满满一盆水,回头对霍烟说:“这傻几把玩意儿,不浇真的对不起观众了。”
  
  霍烟本来觉得浇人这种事,很不礼貌,可是这个男生真的让她很生气。
  
  她性格内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曝光隐私,这个男生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的日常行踪抖落得干干净净。
  
  霍烟毫不犹豫接过了洛以南手里的水盆,气势汹汹走到窗台边,正要浇下去。
  
  男生的声音却戛然而止了。
  
  楼下一片混乱,闹哄哄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阳台上有女生们兴奋说道:“学生会过来查寝,说那男生深夜扰乱寝室秩序,话筒都被人拔了!”
  
  “拔话筒的人是学生会主席傅时寒!”
  
  “从没见过他生那么大的气!”
  
  “哇,那人要倒霉了!”
  
  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