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12章 卷毛

第12章 卷毛

“你知道吗?”傅时寒看似随意地问霍烟。
  
  霍烟毫不犹豫答道:“团委办公室在行署楼三楼308。”
  
  之前她准备初试,把学校的各个大楼的行政职能摸清楚了。
  
  沈遇然挑了挑眉:“不错嘛,既然我们寒总都开口了,恭喜你,通过了面试。”
  
  此言一出,蒋俊凯立刻变了脸色:“你们学生会招人都这样草率吗?她明显能力不如我啊!”
  
  “同学,话不能这样说。”沈遇然神情有些尴尬:“霍烟同学虽然没有经验,但是进来之后可以慢慢学,没人天生就什么都会。”
  
  “我不服。”蒋俊凯愤愤地说:“因为这个破问题,就把我淘汰,那只能说是你们学生会的损失。”
  
  傅时寒目光略冷,声线下沉:“不服?”
  
  “当然不服,这种问题,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傅时寒淡淡一哂:“那就用你的方式,再来一次。”
  
  蒋俊凯攥了攥拳:“来吧。”
  
  霍烟心头有些忐忑,不过傅时寒睨她一眼,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带了几分安抚的意味,这让霍烟稍稍定了定心。
  
  只听他缓缓开口:“请说一说我不该录用你的理由,随便说,至少三条以上。”
  
  傅时寒话音刚落,蒋俊凯立刻自信满满地说道:“首先,我以前担任过高中的学生会主席,我有任职的经验;第二,我脑子灵活,能力很强,经常会有新奇的idea冒出来;第三......”他顿了顿,说道:“哎呀,反正不用我是你们的损失啦!就这样。”
  
  说完之后他还自信满满地看了看霍烟,似乎已经稳操胜券了。
  
  然而沈遇然却无奈摇了摇头:“蒋同学,别怪我们寒总不给机会,这次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
  
  蒋俊凯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寒总提的问题是,说一说我不该录用你的理由,是不该。”沈遇然笑道:“你刚好回答反了吧。”
  
  蒋俊凯愣了愣,好像...他真的回答反了。
  
  “你这...这明显就是故意刁难!”蒋俊凯嚷嚷说道:“哪有人提这种问题的。”
  
  “为什么要刁难你,我认识你吗?”
  
  “我………”
  
  傅时寒随口一声反问,蒋俊凯竟无言以对。
  
  傅时寒不紧不慢,气定神闲地说道:“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缺陷,才有可改进的空间,别的部门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我们实践部,要的是能脚踏实地的干事,不要眼高手低目空一切的‘主席’。”
  
  他嘴角微勾,眼底不带半分笑意:“当然,除非你有本事把我从这个位置干下来。”
  
  “那她又有什么本事!”蒋俊凯气呼呼地指着霍烟:“就因为她知道团委办公室在哪里?你们招人这么草率吗。”
  
  傅时寒挑挑眉,问霍烟:“除了团委办公室,你还知道什么。”
  
  “唔。”
  
  霍烟望向傅时寒,一个眼神,她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傅时寒似乎对她很有自信啊。
  
  霍烟当然不能让他失望,于是道:“学校的行政机构,我大概都了解一些。”
  
  她当然是谦虚的说法,而沈遇然却有些不信:“你都知道,不是吧,包括学院的各个行政办公室,好几十个呢。”
  
  霍烟抿了抿嘴,她之前准备考核的时候,有做过这一块儿的准备,所以所以只要他们问,她应该能答上来大半。
  
  “你知道财务处在哪里吗?”一位学姐干事问。
  “在行署楼A栋508。”
  
  “政教处呢?”
  “田家炳大楼203和204。”
  
  沈遇然偏不信邪了:“化工学院的实验室在哪里?”
  霍烟想了想:“四教五楼,整五楼都是。”
  
  沈遇然和几位干事目瞪口呆,又连珠炮似的问了好几个问题,有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可是霍烟就像个活地图似的,居然全都能答上来。
  
  蒋俊凯闷哼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记忆力好吗,记这些有什么用。”
  
  沈遇然道:“当然有用,学生会的干事经常会去学校行政部门递送文件,或者到财务部报账,学校这么大,干事知道这些部门在哪里,岂不是比到处询问要来的省时高效?”
  
  终于也有学姐干事忍不住说道:“有些人眼高手低,连最基本的小事都不一定做得好,谁给你的自信,还想大刀阔斧改革我们学生会。”
  
  蒋俊凯偃旗息鼓,无话可说了。
  
  沈遇然望向傅时寒,从始至终,他未发一眼,目光却没有从面前的女孩身上挪开,那双狭长的眼眸中,泛着某种骄傲的意味,就像看着自己的宝贝被众人欣赏才会流露出来的慈父般的神情。
  
  这......这还是一贯冷清的傅时寒该有的表情吗?
  
  沈遇然有些凌乱。
  
  这一轮面试结束,霍烟被顺利学生会的实践部顺利录取。
  
  林初语喜滋滋地告诉霍烟,她也被宣传部录取了,而且面试的时候还见到了她的女神霍思暖。
  
  霍烟知道霍思暖是宣传部部长,招新面试她肯定会来。
  
  “女神不愧是女神啊,坐在办公桌前,美得跟朵白莲花儿似的,一看见她,我都差点忘了自己是在面试了。”
  
  苏莞扑哧一笑:“什么白莲花,我都要怀疑你是霍思暖的高端黑了。”
  
  林初语笑着说道:“那不能,还是女神开口收了我呢,我告诉她,我会画画,还会ps,能熟练运用各种办公软件,她还冲我微笑呢。”
  
  “可别高兴得太早,你会这么多,当心被人当驴使唤了。”
  
  林初语高兴,懒得跟她计较:“你这人,满肚子的阴谋论。”
  
  苏莞转向霍烟:“你怎么一言不发。”
  
  作为舍长的霍烟正在填写宿舍人员的表格,闻言,抬头问道:“说什么?”
  
  “以前我骂霍思暖的时候,你总是忍不住替她辩解,现在怎么不吱声了?”
  
  “哦,我没听见,你们刚刚说什么坏话啦?”
  
  苏莞摆摆手:“算啦算啦。”
  
  唯独洛以南,深邃的眸子睨着霍烟,嘴角渐渐浮起了一丝微笑。
  
  恐怕不是没有听见,是心底已经生了罅隙吧。
  
  **
  
  十月之后,社团招新活动也收尾,学校开始正常行课。大一新生课程不多,以马原等公共课为主,同学们自行安排的时间比较多。
  
  霍烟看到三食堂有招聘学生兼职的告示,于是便应聘报名。
  
  这种学生兼职不限制时间,每周只需要去四天就可以,自由安排,上下班打卡计时,按小时结算工资,时间安排不过来随时可以辞职。
  
  有时候跟苏莞林初语她们去市中心商圈逛街,她也有想要买的漂亮衣裙,只是奈何手头拮据,大部分时候只能试穿过过瘾。
  
  父母给的生活费有限,所以霍烟也想自己挣一些零花钱。而且最重要的是,傅时寒的生日在十一月份,她想趁此机会,给他准备好一些的生日礼物,还他之前多次相助的人情。
  
  三食堂,经理看着霍烟这瘦瘦小小的模样,很怀疑她究竟能不能干下来。
  
  “在食堂简直很辛苦,我们一般都只招男孩子。”
  
  “我不怕辛苦。”
  
  经理见她这般坚持,也只能说道:“好吧,我先带你去窗口学打饭,试用几天,看能不能干下来。”
  
  几分钟后,食堂窗口,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站在霍烟面前,他戴着帽子和口罩,穿着白色的工作服,一双幽黑透亮的眸子打量着霍烟。
  
  “是你?”
  
  霍烟也认出了他那一头自然卷,正是那日拾金不昧捡到她五百块钱的男生。
  
  男生平静的眸子没有丝毫波澜,淡淡说道:“开始吧,先教你打菜。”
  
  倒像是不记得那日的事情似的。
  
  霍烟见他不怎么喜欢说话,于是也不再瞎聊,跟着他认真学习。
  
  平日里食堂吃饭,看着阿姨们打饭打菜挺容易,可是直到自己上手,霍烟才发现其实没那么简单。
  
  首先,勺子是铁质的,太重,霍烟需要单手端盘,单手执勺,这就需要用到手腕的力道。
  
  其次,打菜的时候,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量度需要好好把握,最好一勺就能适中。
  
  因为打太少了就需要补勺,耽误后面排队同学的时间,打太多了,总不能从人家同学的碗里再把食物抠出来吧。
  
  总之,这看起来容易的食堂打饭的工作,霍烟发觉,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许明意一开始其实并没有好好教她,因为以前也来过不少兼职的女生,说什么要体察生活的艰辛,来食堂兼职赚取生活费,然而一天不到,她们就全都打了退堂鼓。
  
  然而霍烟却是认认真真地学了一整天,到晚上开饭时间,竟然也能够亲自上手为同学们打饭了。
  
  这让许明意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我叫许明意。”他主动对她说了自己的名字。
  
  “噢,我叫霍烟。”霍烟浅浅一笑:“谢谢你今天教我。”
  
  “善哉。”
  
  霍烟见他脖颈间系着红绳,悬了一枚玉观音,才知他信佛。
  
  许明意一边打饭,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是来体验生活的?”
  
  今天一整天,这位自然卷都没说一句话,难得现在主动找她说话。
  
  “我是来赚钱的。”霍烟毫不掩饰地回答:“谁吃饱了撑的来体验生活,有这时间我倒不如多背背四级英语单词。”
  
  “你倒是坦诚。”
  
  “嘻,谢谢。”霍烟微微一笑,窗口顶端高墙光映射在她的脸蛋上,皮肤白皙通透,一双杏眼水盈灵动,清澈坦诚。
  
  “不过有那人在,你还需要干活儿赚钱?”
  
  “谁?”
  
  许明意脱口而出才发现自己失言了,于是又喃了声:“善哉。”
  
  上次的事情算他帮傅时寒一个忙,傅时寒千叮万嘱,绝不能让她知道,那五百块钱是自己掏的腰包。
  
  许明意认识傅时寒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没见他这般紧张过谁,可见他有多在意这女孩。
  
  “你到底在说什么?”霍烟不解地问。
  
  许明意立刻补救:“你没有男朋友吗?他如果知道了,能同意你来食堂兼职?”
  
  霍烟粲然一笑:“我没有男朋友啊。”
  
  许明意眉毛上下歪了歪:“当贫僧没问。”
  
  他心说,傅时寒也够辣鸡了,一张张红票子掏出去,居然还没泡到妹子,他都替他心疼。
  
  “不过...”
  
  霍烟神秘兮兮说道:“我有个凶巴巴的哥哥,现在也是我的顶头上司,如果他知道肯定不会放过我,我都能猜到他会说什么。”
  
  说到他,霍烟的眉眼情不自禁便柔和了许多。
  
  许明意好奇地望向霍烟:“哦?”
  
  霍烟放下铁勺子,拧着眉头,清了清嗓子,学着傅时寒严肃的调子朗声道:“是我平时给你派的活儿太少了,还是你这大学念着太无聊了?为了这点钱浪费时间,现在就给我辞职,立刻,马上!”
  
  许明意没忍住,嘴角勾起了笑,很难想象,一贯冷静的傅时寒也有这么不讲道理、气急败坏的时候啊。
  
  不过,她学得还真是挺惟妙惟肖,那男人就喜欢拿腔拿调地说话。
  
  虚伪至极,佛祖都救不了他。
  
  许明意说:“既然有个心疼你的哥哥,何必来吃这种苦。”
  
  “不是亲哥哥,虽然他很照顾我。”霍烟的手捏紧的饭勺柄:“但是我不想依靠任何人。”
  
  就像苏莞说的,霍思暖为了与他相配,把自己生生活成了另外一种人,丧失独立人格就是丧失自我的开始。
  
  霍烟不喜欢霍思暖那样。
  
  许明意欣赏地看着她:“你不怕被你那凶巴巴的哥哥发现?”
  
  “他平时都在距离男五宿更近的二食堂吃饭,很少来这边。”霍烟摊摊手,无奈地说:“所以我才来三食堂的嘛。”
  
  她真不敢让傅时寒知道自己在这里打工。
  
  许明意说:“那你可要小心。”
  
  “我会的。”
  
  许明意说完,低头便给傅时寒发了一条信息:“贫僧有一条重要情报欲售于有缘人,只要68.88,接受支付bao转账。”
  
  **
  
  晚饭时间,傅时寒沉着脸出现在霍烟打饭的窗口,看向她的目光宛如刀刃一般,带着阴恻恻的寒意。
  
  霍烟目瞪口呆,手里的饭勺都差点滑落。
  
  “许明意你帮我顾一下窗口!”
  
  霍烟说完拔腿就跑,从食堂后勤的员工通道溜之大吉。
  
  被傅时寒发现了还得了,肯定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不想她刚溜出小门,手肘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后背重重地靠在了墙上,面前的男人如山一般挡住了她的去路。
  
  霍烟后背紧贴着墙壁,他整个人都压了过来。
  
  两个人如此近距离地紧贴着,傅时寒英俊的五官呈倍数放大,眉梢带怒,不似往常的清远疏淡,而是呈现一种乖张和锋锐之感。
  
  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略带愤怒的灼烫呼吸,就拍打在她的脸畔,一吸一沉。
  
  生大气了啊!
  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