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13章 奈何做贼

第13章 奈何做贼


  霍烟像兔子似的蜷缩了一下,向侧旁移开目光,脑袋埋进他的颈窝位置,根本不敢看他。
  
  “寒哥哥。”她战战兢兢,声音软得不成样子:“你弄得我好痛。”
  
  傅时寒垂眸,果然见他紧扣她的手腕,红了一圈。
  
  少女皮肤白皙身娇肉嫩,经不得半点力量的压迫。
  
  这让傅时寒胸口紧了紧,眼底泛起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一瞬间愤怒的情绪突然变了味儿,暗涌奔走。
  
  只是这暧昧的气息,似乎只有他嗅到了。
  
  他稍稍松了松手,霍烟趁此机会从他身下溜走,滑得跟条鱿鱼似的。
  
  然而傅时寒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反手落在她的肩膀上,又将她揽了回来,抵在墙边。
  
  “还想跑。”
  
  “没没没,我没想跑。”霍烟矢口否认,小胸脯一起一伏的样子,看起来吓得不轻:“寒哥哥,你...你放开我,咱们好好说话。”
  
  傅时寒鼻息间发出一声冷斥:“见了我就跑,这是想跟我好好说话的态度?”
  
  “那我不是害怕吗。”霍烟嘟哝一声。
  
  “你还知道害怕。”
  
  霍烟感觉傅时寒落在她肩膀得手加重了力道,简直要把她骨头都捏散架了似的,她浑身使不上劲儿,只能软软地瘫着。
  
  “是我平时给你派的活儿太少了,还是你这大学念着太无聊了?”傅时寒冷声质问。
  
  霍烟瞪大了眼睛,心说还真是和自己预想的台词一模一样啊!
  
  “那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让我辞职,立刻,马上?”
  
  傅时寒微微一愣,同时伸手扯了扯她的马尾辫,没好气地说:“这时候跟我抖什么机灵。”
  
  见他调子缓和下来,霍烟讨好地捏捏他的衣角:“寒哥哥,你别生气好不好。”
  
  傅时寒最受不住这小丫头憨傻可掬的软言相求,火气降了大半,嫌弃地睨她一眼,问道:“没钱了?”
  
  “有的!”霍烟生怕又摸钱包,一把抓住他得手臂,连声道:“我这不是体验生活来的吗,网上都说,没兼过职,没挂过科,没谈过恋爱,大学算白念了,所以我是为了不虚度大学。”
  
  “歪理那么多,平时没见你这般聪明透顶。”
  
  傅时寒被她抱着手臂,心里还挺受用,带了点责备的调子,严肃道:“少上网看那些没营养的东西,没事儿多跑跑图书馆,或者参加社团活动锻炼自己,兼顾学业的同时发展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明确未来人生的道路,这才是充实的大学生活。”
  
  果然是从小到大老师心目中的优等生,家人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同学口里正派的学生会主席。
  
  教训起人来,道理都是一套一套的,霍烟完全无从反驳,只能闷闷地应下来,嘟哝着说:“我知道了,寒哥哥。”
  
  “去把兼职辞了。”傅时寒像拎兔子似的要把她拎走:“将来毕业有你工作的时候。”
  
  “哎,好吧。”
  
  她这般顺从,倒让傅时寒有些意想不到,不过没两分钟,小丫头又忐忑道:“我朋友还跟我打赌,说我坚持不到一个月就会败下阵来,结果没到一天呢,就打退堂鼓了,她们肯定嘲笑我。”
  
  “自作自受。”傅时寒冷哼,懒得理她。
  
  “寒哥哥,让我把这个月的工资领了再辞职,好不好?”
  
  见傅时寒没吭声,霍烟又连忙道:“本来我也只打算干一个月,十月份课程少,社团也没什么活动,我就像趁机锻炼锻炼自己。”
  
  她可不敢跟傅时寒提关于钱的事儿,更不能说要为他下个月的生日做准备,只能一口咬定了是要锻炼自己。
  
  “每周上四天的班,工作时间是在饭点,不会影响学习的。”
  
  她偷偷观察他的脸色,见他眉心稍展,闷不吭声的样子,霍烟知道这就算是默许了,正要松一口气,却听身边男人冷声问道:“累不累?”
  
  霍烟赶紧拧着眉头装可怜:“累死了,胳膊肘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傅时寒冷冷说:“自讨苦吃。”
  
  哎,她就是自讨苦吃,不知道是为了谁呢,没心没肺。
  
  霍烟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等这家伙生日那天,她可要让他为今天的幸灾乐祸感到羞愧!
  
  霍烟脑子里正yy着要怎么让这男人无地自容的时候,傅时寒却握住了她的手腕。
  
  “哎?”
  
  他牵着她,朝着小花园走去。
  
  小花园有横椅石凳,他按着她坐在椅子上,然后按住她的大臂,轻轻地按摩起来。
  
  霍烟愣愣地望着他。
  
  他还冷着一张冰山脸,目光从始至终没有与她对视,而是望着她的胳膊肘,力道适中地拿捏着。
  
  眉目如画,明眸动人,紧抿的锋利薄唇让人有抑制不住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这颜值,不混娱乐圈简直可惜,网络上诸多流量小鲜肉与他相比,恐怕都会黯然失色。
  
  从小时候见他的第一面,她便被他的英俊容貌给窒息了好久。霍烟自觉,自己的眼光格外客观公正,因为他是姐姐的“未婚夫”,所以她绝对不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不存在“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可能性。
  
  傅时寒,是真的美啊!
  
  “嗷。”
  
  傅时寒下了狠手,用力捏了她一下,霍烟本能地往后缩了缩手臂:“干嘛?”
  
  “看够了?”傅时寒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
  
  邪得很。
  
  “谁在看你。”霍烟咕哝说:“哎哎,你轻一点。”
  
  傅时寒放轻了力道,替她揉捏着酸疼的臂膀,骨节分明的一双手白得跟葱玉似的,尤其手指分外颀长,好看至极。
  
  这男人浑身上下,完美得无可指摘和挑剔。
  
  霍烟是真的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又偷看他第二眼,被他目光撞上,她便立刻移开,假装看别的。
  
  傅时寒鼻息间发出一声闷哼:“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什么佳人做贼的。”霍烟理直气壮:“听不懂!”
  
  傅时寒揪着她的胳膊将他拉近,两个人面面相贴,鼻尖都要碰到一块儿了。
  
  霍烟猛然瞪大眼睛,呼吸急促,心跳不可抑止地砰砰砰狂跳起来。
  
  他英俊的五官模糊了又清晰,近在咫尺,浓密而纤长的睫毛几乎要与她相触,她甚至能感受到他体表的温度。
  
  “若喜欢看我,就正大光明的看。”
  
  他嘴角微扬,一双桃花眼灼灼动人,霍烟白皙的脸颊“刷”的一下子变得通红,挣扎着站起来,转身跑掉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傅时寒还没忘出言提醒:“慢点儿,别摔了。”
  
  话音刚落,某人身形就踉跄了一下子,稳住之后,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傅时寒站在槐树之下,展眉微笑,清隽动人。
  
  **
  
  最近学校的女生们敏锐发现,傅时寒每天中午露面的阵地从二食堂转到了三食堂,于是连带着一波走,原本生意兴隆的二食堂一下子门庭冷落,而三食堂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而人流的增加,也加大了员工们的工作量。
  
  所以许明意最近总是拧着眉毛,话语更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思索宇宙真理。
  
  下课之后,许明意拉住傅时寒,脸色难看:“老四,跪求雨露均沾,每个食堂都临幸一遍,别总惦记着我们三食堂,贫僧这胳膊肘最近都酸得快抬不起来了。”
  
  傅时寒拿着书,面无表情走出教室:“朕精力有限”
  
  许明意追上傅时寒:“我帮你看着妹子,你就这样回报我的。”
  
  “我自己会看着,不劳你这假和尚费心了。”傅时寒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用手里的书敲了敲许明意的脑袋:“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边上沈遇然看着许明意吃瘪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我们一贯万事妥当的许二爷,也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那一天。”
  
  许明意活动着自己酸疼的手臂,愤愤离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人贱有天收,贫僧马上让他哭着来求我。”
  
  食堂打饭窗口,霍烟正一盘接着一盘地为同学们盛菜,专心致志的模样让边上的阿姨都不禁啧啧赞叹。
  
  “霍烟,你学得真快,一般人至少得半个月,才能掌握分量一勺妥帖,你这才来几天啊,居然比老师傅还熟练。”
  
  霍烟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哪里,我还差得远。”
  
  阿姨露出慈爱的微笑:“你也甭谦虚,我在食堂工作这些年,带过不少兼职的学生,大多不是嫌脏就是嫌累,你是最沉得下性子的一个,就连这看似简单打饭,你都肯花心思去学,去琢磨,阿姨看得出来,你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霍烟受宠若惊,更加不好意思,她很少受到别人的夸奖,大多数亲戚包括父母,都只会在夸奖霍思暖的时候,连带夸一夸霍烟,说她老实本分懂规矩。
  
  食堂阿姨这样的赞赏,听得霍烟心里美滋滋的,不过像她这样笨笨的女孩,能有什么大出息呢,真正有本事的应该是姐姐那样的人吧。
  
  许明意换了工作服,走到他隔壁的窗口,一直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讲。
  
  “小和尚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说什么?”霍烟都察觉到了他的异样,这可不像是平时闷不吭声静心参禅的许明意。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许明意神秘兮兮地望向她:“就之前那五百块钱,其实不是贫僧捡的...”
  
  霍烟一边打菜,一边好奇地问:“那是谁捡的?”
  
  “对啊,那是谁捡的?”
  
  窗口边,一个低醇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传来,吓得许明意手里的铁勺抖了抖。
  
  只见傅时寒将自己的盘子递到霍烟的窗口,眼角微勾,似笑非笑望向许明意:“同学,怎么不说话了。”
  
  许明意一个哆嗦之后,重新镇静下来,面不改色地说道:“是我同学捡到,说今天老天开眼咱们见者有份,于是我严肃地批评了他,告诉他拾金不昧是大学生的优良品格,我们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他终于被我感化,落下了悔恨的眼泪,终于决定交出钱财,重新做人!”
  
  他以二倍语速说完这一切的同时,狠狠瞪了傅时寒一眼。
  
  霍烟目瞪口呆地看着许明意,这个平时少言寡语惜字如金的老和尚,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屁话。
  
  傅时寒抽回目光,懒得理他,只将盘子递给霍烟,柔声道:“丫头,我饿了。”
  
  于是霍烟给傅时寒打了满满一大勺的蒜苔牛肉,还偷摸给他加了两个鸡腿。
  
  盘子递出去的时候,隔着蒸腾雾气的窗玻璃,她还没忘冲他清甜一笑,甩了个你知我知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