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14章 腰真细

第14章 腰真细


  自从霍烟在三食堂打工以来,班里的同学,还有她的室友们,全都喜欢到她的窗口来打饭。
  
  霍烟见着是同班同学,勺子总是下得重了些,她心地善良,人缘好,食堂里的师傅阿姨见看见了也当没看见,只是慈眉善目地对她笑笑,包容了她的小偏心。
  
  霍烟渐渐发现,周围喜欢她的人越来越多了,每次去上课,进了教室之后都有很多同学招呼她,希望她能坐到自己身边来。
  
  这跟初中和高中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大家好像都不怎么喜欢她,觉得她蠢蠢的,笨笨的,跟她玩是拉低自己的智商。
  
  可是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好像都很愿意和她交朋友。
  
  傅时寒告诉霍烟,迈入大学就等于进入半个社会,人跟人之间或多或少存在那么点儿利益关系,像你这样人畜无害不会算计的家伙,当然成了大家愿意为之交心的香饽饽。
  
  霍烟闷闷地说:“那你还是变着方儿说我傻。”
  
  傅时寒揪着她的马尾辫儿说:“大智若愚,未尝不好。”
  
  霍烟皱眉,离他远了些:“你能不能别总是扯我头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傅时寒嘴角微绽,松了力道,卷起一簇细滑的发尖,在指尖缠绕了一圈又一圈,乐此不疲地把玩着,她的发丝质地不硬,分外柔软,也没什么弹性,安安分分地就这样缠绕着他的手指。
  
  发随了主人,柔软听话,不闹腾。
  
  傅时寒自小家教严苛,爷爷是扛枪上过战场的一代将豪,而父亲也任职军区首领,对儿子的管束分外严格,要求他规行矩步,不能顽皮,不能胡闹。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傅时寒便学会端着一股子严肃认真的姿态,待人接物无不尽善尽美。
  
  所有人都夸奖,傅家的儿子是栋梁之才,人中之龙。
  
  那年,他认识了霍家姐妹。
  
  姐姐端庄大方,小小年纪偏要操着大人的姿态模样与他讲话,傅时寒当然也以此回应,两个人你来我往,皆是无趣的场面话,半刻钟便觉得没了意思。
  
  偏偏边上的小丫头,翘着高矮不一的羊角辫儿,拖着腮帮看着他们,眼神透着茫然,却又听得兴致勃勃。
  
  单纯的模样让傅时寒顿生亲近之感。
  
  一来二往,傅时寒跟霍烟很快热络熟悉起来,小丫头心眼实诚,天真憨傻,在她面前傅时寒可以全然卸下伪装,释放天性。
  
  因为她不会用诧异的目光盯着他看,仿佛他变成了一只怪物。
  
  傅时寒不想成为一只怪物,跟霍烟在一起的时候,他能做回自己。
  
  小时候拿她当朋友当哥们,戏弄玩笑,霍烟经常被他弄哭,梨花带雨,委屈巴巴地瞪他。
  
  不过小丫头心眼实,生气不过三秒,傅时寒变着花样哄人的技术丝毫不亚于他捉弄人的技术,所以她总是没出息,分分钟便破涕为笑。
  
  渐渐长大了,傅时寒心底却隐隐生出了些许别的心思,从第一次发现早起之后床单潮湿,他便时常梦见这丫头,梦里的旖旎自然不足为外人道,有时候又觉得罪恶。
  
  小丫头还没长开,他便这般禽兽。
  
  但总也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翻过墙去找她,逼迫她叫他哥哥,以前这声哥哥,是真的哥哥,后来的寒哥哥,在他听来便有了别的意味。
  
  曾经在饭桌上听到父母聊起与霍家的婚约,说起霍思暖,端庄得体,温柔婉约,是儿媳妇的上佳人选。
  
  过问他的意思,傅时寒直言拒绝,父亲生了雷霆之怒,说这门亲事是你爷爷定下来的,没有转寰的余地,那也是傅时寒自小到大第一次违逆父亲的意思。
  
  “谁也不能逼我娶不爱的女人。”
  
  谁也不能逼他,放弃心爱的姑娘。
  
  后来这件事便搁置下来,谁也不提,父亲态度看似退让,实则以退为进,将霍思暖安排在傅时寒身边,初中,高中,乃至大学。
  
  父亲是极为固执并且孝顺的人,爷爷当年订下的婚盟,父亲必定不会违背,同时霍思暖方方面面,也无可挑剔。
  
  傅时寒对霍思暖一直保持着不冷不淡的关系,没有太过疏离冷淡,毕竟是从小认识的情分,即便小时候什么都不懂,但好歹也叫过一声妹妹。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管高中还是大学,全班全校好像都知道他的未婚妻是霍思暖。
  
  聪明如他,当然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他从不承认谣言的真实性,若有人来问,自然矢口否认。
  
  他对霍思暖,从始至终没有半分情意,虽然年少的时候也试过与她认真相处,但是总感觉浑身上下都特别不自在。
  
  这个女孩完美得不可挑剔,但他就是喜欢不起来。
  
  “你在想什么呀。”少女脆生生的嗓音打断了傅时寒的沉思,傅时寒垂眸,见她黑漆漆一双杏眼,毫无防备地望着他。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为什么不喜欢霍思暖,偏偏喜欢这丫头。
  
  因为在她的眼睛里,他看见的自己,不是一个怪物,而是原原本本的傅时寒。
  
  “你又心不在焉。”霍烟放下手里的笔,明明说好给她补习高数,这家伙总是断片儿走神,显然是没用心。
  
  “不在状态就算啦。”她将草稿纸夺过来,自顾自地演算着:“我自己做。”
  
  阳光从教室天窗倾洒而下,恰将她笼在一片光雾中,她微红的耳垂隐隐可见细白的绒毛。
  
  “霍烟。”
  “嗯?”
  
  她头也没抬,专注地做着习题。
  
  “你想让我当你哥哥吗?”
  
  霍烟手里的笔触微微一顿,漫不经心道:“挺好的呀。”
  
  “什么挺好的,想,还是不想。”傅时寒恢复了严肃的神情,似乎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到底。
  
  “现在你是我哥哥,以后是我姐夫,这有什么问题吗?”霍烟这才抬起头来:“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姐夫。
  
  傅时寒喃着这两个字,眼底泛起一层冷色:“你想让我当你姐夫?”
  
  又是这个问题,他都问了多少遍了。
  
  霍烟放下笔,重申:“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是你想不想的问题,好吗,以后不要再问我啦,我能左右你的想法吗!”
  
  “我不想。”
  
  霍烟突然愣住:“你...说什么?”
  
  傅时寒眼神冷然,微微侧过身,松了松衬衣领口:“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当你的姐夫。”
  
  霍烟还没回过神来:“你不喜欢我姐啊?”
  
  傅时寒看她的目光柔和了许多,没好气道:“我从来没说过,喜欢她。”
  
  “那你也没说不喜欢呀。”霍烟挠挠头,还是疑惑不解。
  
  傅时寒理了理手腕袖子,淡淡道:“她没跟我表白,找我的时候,不是学习的事,就是学生会的事,反正总有缘由,你让我怎么开口。”
  
  霍烟思忖琢磨着,也是噢,姐姐那样骄傲的人,在男生开口表白之前,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心思。而傅时寒这般谨慎之人,则更加不会主动牵起这个话题了。
  
  原来他们之间还没有相互表明心迹啊。
  
  这都多少年了,还真能折腾。
  
  霍烟心说,要是换做自己,如果喜欢一个人,肯定憋不了这么久,这可不得憋坏了吗。
  
  她忐忑地说:“那...那我姐知道了肯定要伤心,你真的不喜欢她吗?”
  
  她话语里还希冀他能有所转寰,然而傅时寒却一口咬定:“不喜欢。”
  
  不能更笃定。
  
  霍烟叹息一声:“好吧,那咱们就没缘分当家人了。”
  
  傅时寒见这丫头眼里竟然还有些许不舍之意,忍不住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什么?”
  
  “谁说一定要当姐夫才能做家人。”
  
  “不然呢,虽说是哥哥,总不是亲哥哥,你跟我做家人,就只有......”
  
  霍烟似乎灵光乍闪,悟出了什么,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除了姐夫,他若要当她的家人,还可以成为她的......丈夫。
  
  他嘴角勾起一圈淡淡的弧度,趁她不备之际,手落到了她的后背,直接将她揽了过来,两人贴身相对,霍烟双手放在胸前,抵住他坚硬的胸膛。
  
  他眉眼下敛,长而浓密的睫毛半掩着,危险至极。
  
  夕阳的霞光笼罩着他英俊的脸,周遭的空气里涌动的暧昧的气息。
  
  傅时寒垂眸看她,她的耳朵已经红得晶莹通透,紧紧抿着唇,全身瑟缩着,微微颤抖。
  
  本来只是开个玩笑,但她的反应,却让他心头真的升起了旖旎的波澜。
  
  霍烟本能地伸手推搡他,却被他反握住手腕,按在一边。
  
  霍烟全身的血液直冲脑门顶,脸红得跟烧红的烙铁似的:“傅时寒,你不是讲...讲真的吧,我...我没有这个想法,你不要乱开玩笑...”
  
  傅时寒见她惊惶失措,结结巴巴的样子,越发惹人怜惜。
  
  怎么感觉,自己变成了禽兽?
  
  傅时寒并不想吓坏她,旋即松开了手:“不逗你了。”
  
  霍烟乍得自由,立刻往边上挪了挪,与他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对面衣冠楚楚的男人笑得越发没了章法。
  
  霍烟才知道自己是被他戏弄了,果然,这家伙在她面前就从来没有正经过,小时候不知道上过多少回当,这次居然还是着了道。
  
  她憋闷着,背起小书包气呼呼地离开。
  
  望着她的背影,傅时寒嘴角笑意渐渐收敛,中性笔在灵活的指尖转了一圈,掌心还留有她的触感。
  
  腰真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