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15章 亲妹妹

第15章 亲妹妹


  霍思暖将几本书装入手提包里,走出了教室,身后崔佳琪追出来,一把挽住了她的手腕,笑吟吟说道:“思暖,一块儿去吃晚饭呀。”
  
  霍思暖脸上挂了微笑:“好啊。”
  
  崔佳琪身边还跟了几个小姐妹,都是霍思暖平日里玩得比较好的女孩子。
  
  霍思暖的班上家境富裕的女孩不少,平日里奢侈品商圈逛街,或者高档餐厅吃饭,今天你买了一瓶爱马仕香水我拎了一个LV的包包,相互攀比炫耀的同时,也彼此奉承。
  
  这个年纪,这个圈子里的女孩,背地里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谁也不服谁,但是见了面依旧笑嘻嘻,总能玩到一块儿去,关系倒也融洽。
  
  霍思暖平日里也跟她们一块儿玩,没别的原因,她们是上流阶层的淑女名媛,得到她们的青睐和好感,可以提升自己的身价。
  
  至于她们为什么愿意跟她交往,霍思暖知道,是因为傅时寒的缘故。
  
  即便现在她的消费水平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但是她们依旧愿意和她接触,仅仅只是因为......
  
  她是傅时寒的未婚妻。
  
  当然,这些念头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也绝对不会承认。
  
  “思暖,你买了新包包啊。”崔佳琪一眼就看出了霍思暖的白色手提包:“你之前用了快一年的Chanel,终于换新包了。”
  
  霍思暖脸色沉了沉,不悦只是一晃而逝,她立刻道:“上课的时候用的,可以装很多书。”
  
  “我认得,这是韩国的潮牌啊。”
  
  “嗯,是挺受欢迎的。”霍思暖得体地微笑道。
  
  “是挺好看的,不过...”
  
  崔佳琪话还没说出口,霍思暖立刻接过了她的话头,说道:“平时出门肯定不会背这包,就上课的时候用一下,我就是觉得它容量大,可以装很多书。”
  
  崔佳琪脸上堆起伪善的微笑:“是啊,我正要提醒你呢,平时跟我们出去逛街,你就别提这包了,还是拎你的Chanel吧。”
  
  霍思暖心头像是被针刺了一下。
  
  Chanel那款包是她大一的时候让妈妈帮她买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妈妈二话没说,就给她汇了几万块过来,让她自己买,不够再说。
  
  后来这个包就成了霍思暖的招牌,她也换不了第二个了,转眼大二,她觉得是时候再换一款包,给父母打电话商量,父母却说因为妹妹刚念大学,家里交了学费开支很大,暂时拿不出几万块来。
  
  霍思暖为此和家里闹了几天的脾气。
  
  后来母亲说出去借钱,霍思暖生气地说:“不准出去借,还嫌不够丢脸吗,一个包都买不起。”
  
  于是她决定先买一款几千块的包包暂时拎着,省得崔佳琪她们总背地里说她拿得出手的只有Chanel那一个包包。
  
  然而霍思暖没想到,这包今天刚刚拎出来,就被崔佳琪她们给认出来了,说是韩国的潮牌,证明她们知道价格,跟她们背的包比起来,自然上不得台面,所以霍暖只好说是上课才用的。
  
  但是她们看她的眼神,却让霍思暖感觉心里刺刺的。
  
  因为晚上还有课,霍思暖她们去了距离教学楼最近的三食堂。
  
  在打饭窗口看到霍烟的时候,她还愣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霍烟冲她微微一笑,还给她的盘里多添了一勺子。
  
  霍思暖端着盘子,愣愣地走到崔佳琪她们身边坐下来,魂不守舍。
  
  崔佳琪问霍思暖:“刚刚打饭的那个女孩,一个劲儿冲你笑呢,怎么,你认识?”
  
  霍思暖微微一惊,连忙说道:“不认识,我怎么可能认识那种人。”
  
  “也对。”崔佳琪点了点头:“可能是你的小迷妹吧,毕竟你在我们学校可是风云人物。”
  
  霍思暖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她们又讨论起新秋上市的几款时尚衣裙,霍思暖没有加入她们。
  
  而这边阿姨让霍烟提早下班,她见姐姐还没走,也打了饭菜准备跟姐姐一块儿吃饭,闲聊家常,毕竟俩人快半个月没见了。
  
  霍烟端着餐盘迎面朝霍思暖走来,脸上堆满了笑意,然而霍思暖抬头看到她的时候,脸色却骤然起了变化。
  
  霍烟从她的眼眸中竟然读出了些许惶恐的意味。
  
  这不禁让她顿住了脚步。
  
  霍思暖立刻埋头继续吃饭,就像是不认识她一般。
  
  她身边有一个空位,可是放着她的潮牌手提包,霍思暖没有将它挪开。
  
  她的身边,没有霍烟的位置。
  
  “思暖,我看中了这款包包,你觉得怎么样。”身边的女孩将手机递到霍思暖眼前,霍思暖看了看,说道:“这是新款吧,不过你要仔细,别找代购,代购容易买到假货。”
  
  “当然不找代购,我爸最近从法国回来,我让他帮我买。”
  
  霍烟只是稍稍顿了两秒,便立刻明白过来,这些打扮时尚靓丽的女生,都是霍思暖的朋友。
  
  霍烟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还没来得及换下的员工服,明白了什么,径直错开了霍思暖,坐到了她前面的位置,假装不认识她。
  
  霍思暖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思暖,我听说你还有个妹妹啊。”崔佳琪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上次傅时寒在女生宿舍楼下闹出那么大的事情,好像就是为了维护你的妹妹。”
  
  霍思暖闷闷地“嗯”了声。
  
  “傅时寒对她可真好啊。”女生们感慨地说道:“从那以后,好像都没有男生敢深夜在女宿门前表白了。”
  
  崔佳琪说道:“你们懂什么,那叫爱屋及乌,还不是看在我们思暖的份上。”
  
  霍思暖脸上挂着一抹勉强的微笑,并未回答。
  
  崔佳琪又说道:“思暖,下次带你妹妹出来让我们见见呗。”
  
  “是啊,思暖,下次带她出来咱们一块儿玩啊。”
  
  霍思暖极不自然地应着:“行啊,没问题。”
  
  她抬头看着前方女孩的背影,霍烟垂着头,一筷一筷地吃着饭,一言未发。
  
  吃过晚饭以后,霍思暖先告别了崔佳琪,说自己还有些事,不和她们一块儿了。
  
  霍烟刚刚将剩余的饭菜喂完学校的流浪猫狗,回来的时候便在食堂后门处见到霍思暖,她似乎在等她。
  
  见她过来,霍思暖连忙迎上去:“烟烟,你怎么在这里打工呢,刚刚吓我一跳。”
  
  “锻炼自己。”霍烟面无表情地说道。
  
  霍思暖忐忑地看了看她:“刚刚我没有跟你打招呼,你不会怪我吧。”
  
  霍烟抿抿嘴,没有说话。
  
  “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霍思暖拉着她的手,撒娇道:“你不知道,那些女生特别势利,如果她们知道我妹妹在食堂打工,第二天肯定传得整个学院都知道了。”
  
  “我给姐姐丢脸了吗。”霍烟压抑着声音,质疑地看着霍思暖:“我凭自己的劳动挣钱,姐姐觉得这让你没面子吗?”
  
  “当然不是。”霍思暖连声否定,循循善诱道:“凭自己的劳动挣钱当然没什么不好,但就是...你也知道,那些女孩都是富家小姐,她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在锻炼自己还是手头拮据,她们只会说霍思暖的妹妹在食堂给人家打饭,说得可难听了,咱们跟她们的思想不一样,很难解释明白的。”
  
  “那你还和她们当好朋友。”霍烟甚是不解:“姐,你这样不累吗?”
  
  “有什么办法,她们是我在班上唯一的朋友,你总不能让我没有朋友吧。”霍思暖可怜兮兮地拉了拉霍烟的手:“人长大了,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霍烟虽然不太能够理解霍思暖,但是心里憋闷的火气也消散了不少,只闷声说道:“那你以后就不要来三食堂吃饭了。”
  
  “烟烟,你是不是缺钱了?”霍思暖从自己的手包里摸出三百块递给霍烟。
  
  “不要,姐,我有钱,昨儿刚发了工资。”霍烟推掉了那三百块:“这是爸妈给你的,留着吧。”
  
  跟那帮富家小姐在一块儿,免不了有花钱的地方。
  
  “行,要是生活费不够了,随时告诉我,被一个人硬撑,晚上我还有课,先走了。”霍思暖说完,仔细地看了看周围,好似做贼一般,确定没有认识的人,她才放心地离开。
  
  霍烟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转身便看见许明意斜倚在后门的墙边,额间几缕卷毛遮住他的眼睛,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和尚,你偷听我们讲话。”
  
  “这里谁都能来,谈何偷听。”许明意振振有词:“我是光明正大地听。”
  
  霍烟心情不爽,也不想和他纠缠,转身正要离开,却听身后许明意悠长的声音传来:“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
  
  “故弄玄虚。”霍烟听不懂他的话,也没在意。
  
  几天后,学生会实践部的干事们聚餐。
  
  饭桌上,傅时寒首先开宗明义地跟大伙儿摆明了态度。
  
  “今天是第一次,我请客。以后部门聚餐,无论大餐小食,均由干事们自掏腰包,AA制,不可以挪用部门公款一分一毫。”
  
  几位新干事听话地点头。
  
  沈遇然却说道:“寒总,团委每个学期都会根据活动组织情况,给学生会拨下一笔款项,落实到每个部门。办活动其实花不了多少钱,我听说其他部门聚餐,很多都是用的这笔钱,反正不用,放那也是放着,何必呢。”
  
  傅时寒脸色顷刻便冷了下来:“哪个部门,说清楚。”
  
  沈遇然为难道:“这...这个我可说不好,但是我知道得情况就是这样,大家都这样干,心照不宣啊。”
  
  那些部门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的,具体他也不是很清楚情况,只是听说没让干事们拿一分钱。
  
  “别的部门如果这样做,被我知道了,我不会轻易放过,但实践部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霍烟想起许明意说的面由心生,看傅时寒眉峰高挺,剑眉斜梢,眼眸清澈如水,生得便是一派正义凛然,光明磊落的模样。
  
  霍烟也知他自小便是正人君子。
  
  只是桌下,他的膝盖总是有意无意地靠到霍烟的腿边,跟她肌肤紧贴着,刮刮蹭蹭,没一刻消停。
  
  她挪开一寸,他便进了一尺,摆脱不得。
  
  霍烟皱眉抬头,傅时寒依旧在和沈遇然讨论学生会经费滥用的问题,严肃又正经,甚至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这男人,总藏着两副面孔。
  
  霍烟狠狠踩了他一脚,力道可不轻,而傅时寒面不改色,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对沈遇然说:“平时留意一下,哪些部门聚餐挪用过公款,知道了告诉我。”
  
  “行,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
  
  随即,傅时寒阴恻恻的目光扫向了霍烟。
  
  霍烟这才松开脚,挑衅地抬起下颌,算是给他一个教训。
  
  饭后,大家伙提议去KTV唱歌,反正今天是周五,既然都已经出来了,不如玩个痛快。
  
  傅时寒没什么意见,于是众人兴致勃勃来到了KTV,却在大厅里遇到了宣传部的同学。
  
  林初语最先望见霍烟,连连冲她招手,惊喜地问道:“烟烟,你们怎么也来了!”
  
  “真巧啊。”
  
  不过...霍烟目光一转,便望见了刚从服务台开了房间过来的霍思暖。
  
  以及她身边的几个小姐妹,其中就有崔佳琪。
  
  见到熟悉的面孔,霍思暖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她先看到的是傅时寒,随即便又望见了跟在他身后的霍烟。
  
  崔佳琪是学生会宣传部的副部长,见到傅时寒等人,连忙招呼一声:“你们实践部也来了啊,真是巧了。”
  
  沈遇然笑说道:“咱们部门刚刚在聚餐,这不,学弟学妹们又想唱歌,便带他们过来了。”
  
  崔佳琪的目光,望向了傅时寒身畔的霍烟。
  
  她对霍思暖说:“咦,那位小学妹好面熟啊,是不是三食堂窗口打饭还冲你笑的那个?”
  
  霍思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霍烟也感觉到了霍思暖眼睛里射出来的寒凉之意,她本来还想继续装做不认识姐姐,低下了头没敢看她。
  
  然而身边的傅时寒是何等伶俐之人,自然一眼就看清楚了姐妹俩之间的暗流涌动。
  
  他顺手便将霍烟揽到自己身边,抬眸挑了挑霍思暖,嘴角溢开一抹薄凉的笑意。
  
  “怎么,亲妹妹都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