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22章 生日礼物

第22章 生日礼物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十一月,霍烟拿到结算的工资,便辞掉了食堂兼职的工作。
  
      她答应傅时寒只干一个月,期满之后便辞职,这不是她当时的权宜之计,既然答应了就一定做到,这是霍烟一贯坚持的原则。
  
      傅时寒当然深知这一点,所以他非常信她。
  
      她离开了食堂,叔叔阿姨们都特别舍不得她。因此每天她来打饭的时候,他们都会给她打超量的饭菜,总说她太瘦,生怕她吃不饱似的。
  
      即便不在食堂打工了,霍烟还挂念着被她关照的那些小猫小狗,只好拜托许明意每天帮她预留一些剩余的饭菜。
  
      本来以为许明意又要老生常谈念叨他的“支持微信支付bao转账”,却没想到这一次,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下来。
  
      “你怎么不问我收服务费啦?”霍烟接过他递来的口袋,里面装了热腾腾的剩饭菜。
  
      “学校里的猫狗也是生命,生命都是平等的,居然用金钱来衡量。”许明意鄙夷地说:“你真俗气。”
  
      霍烟:......
  
      无话可说。
  
      她刚离开没多久,苏莞便来了食堂窗口前,冲许明意盈盈一笑:“和尚哥哥,霍烟呢。”
  
      听到和尚哥哥四个字,许明意手里的勺子抖了抖,抬眼,便望见苏莞春风迎面的乖巧脸蛋。
  
      她很漂亮,乌黑浓密碎发齐肩,肌肤格外细腻,小巧的脸蛋在食堂灯光下显得白里透红,五官清透动人。
  
      许明意垂下眸子,长睫毛掩着眸子里的光,只懒洋洋说道:“后花园当慈善大使。”
  
      “好的,谢谢和尚哥哥的情报。”苏莞主动摸出手机:“我给你转账。”
  
      许明意微微睁了睁眼睛。
  
      这他妈还是第一次遇到人主动要给他的情报付钱。
  
      “既然你这样坚持。”许明意摸出自己的手机,隔着玻璃将二维码展示给苏莞。
  
      苏莞扫了他的微信:“多少钱呀。”
  
      “江湖规矩,第一次不收费,结个善缘。”
  
      苏莞问:“哪里的江湖呀。”
  
      “我的江湖。”
  
      卷毛刘海掩住了他的眸子,他拿着铁勺,轻轻舀起西红柿炒蛋,浇向餐盘里的白米饭。
  
      气定神闲,风光霁月。即便是打饭,都能打出绝尘隐士的气质。
  
      苏莞好像不能呼吸了。
  
      是...心动的感觉吗。
  
      “你还有事?”许明意平静地问。
  
      “没...没有了。”苏莞突然脸红:“那我就不打扰和尚哥哥了,下次再找和尚哥哥帮我算命。”
  
      许明意点头:“记得提前预约。”
  
      “好,那我走啦,和尚哥哥再见。”
  
      “嗯。”
  
      **
  
      “湫湫。”
  
      食堂后面隐蔽无人的小花园里。
  
      霍烟手里提着两袋剩饭菜,东张西望,四处寻找着什么。
  
      她将口袋打开,放在老地方——一棵苍劲的梧桐树下。
  
      没多久,香味弥漫来开,有三条灰溜溜的小狗崽便从草笼里钻了出来,撒欢儿似的朝霍烟跑来。
  
      狗崽不过四五月大,全身毛发灰溜溜的,憨态可爱,只不过看上去有些瘦弱。
  
      她每天都会带了食堂剩下的饭菜过来喂养它们。
  
      她查过资料,不能给狗喂骨头,尤其是鸡骨头,很容易刺破肠胃,所以带的都是吃剩下的肉丝,饭里还拌上了汤汁,香喷喷的。
  
      没几天,小狗崽呼朋唤友,又带了自己的伙伴过来,那是几只乖巧的橘猫。
  
      每当日暮时分,它们就会准时来小花园,喵喵地叫唤,等着霍烟。
  
      “你在这儿啊。”苏莞从穿过曲折的小径走过来:“找了你好久呢,和尚说你在花园里做慈善。”
  
      “他没问你要情报费吧。”
  
      苏莞嘻嘻一笑,榛色的眼眸透着光:“我主动给了,但是他没收。”
  
      “哟,太阳打南边出来了。”霍烟笑了笑:“看来是不同的人区别对待呀。”
  
      苏莞赶紧拆开话题问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儿。”
  
      “是有事想请你帮忙来着。”霍烟从包里摸出六百块钱:“我上个月兼职赚的钱,傅时寒生日就快到了,我想给他买点好的礼物,可是又不大懂应该送男生什么,怕没送好他不喜欢。”
  
      苏莞看到霍烟手里皱巴巴的几张红票子。
  
      这些钱都是霍烟辛苦工作赚回来的,每一分每一毫都凝结着她的努力。
  
      真让人心疼。
  
      苏莞揽住了霍烟的肩膀,说道:“这个容易,走吧,姐姐带你去商业区兜一圈,看看有什么值得买。”
  
      商业中心步行街,两个人兜兜转转直到夜幕降临,苏莞带她去了不少专卖男性衣饰的名品店,帮她分析——
  
      “听说傅时寒将门出身,这样家庭的男孩子可不像那些富二代那么张扬爱炫,你看傅时寒平日里的打扮就知道他有多低调,奢侈名品就不用考虑了,他收了也不会用的,而且你也买不起。”
  
      霍烟连连点头,虚心受教地望着苏莞:“我都没有注意过他的衣服是什么品牌。”
  
      “虽然在穿着上,傅时寒并没有刻意追求,但是他也很看重自己的外形整理,绝非不修边幅。”苏莞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你不需要刻意注重品牌,考虑到你只有六百块,我给你的建议,帮他买一条皮带吧,这玩意儿挺实用,六百块也能买到质量不错的皮带了。”
  
      霍烟觉得有些道理,傅时寒是学生会主席,有的时候他着正装,也会束皮带。
  
      “只要做工精致,品质上乘,品牌不算什么。”
  
      苏莞拉着霍烟走进了一间皮具店,两个人精挑细选了四十多分钟。
  
      霍烟为傅时寒选中一款牛皮质地的双层皮带,摸上去质感很硬,印着精致的暗纹,色泽是褐黑色,方形的扣带泛着金属的质感光泽,给人一种阳刚而沉稳的感觉。
  
      问好了价格,整好五百八,霍烟毫不犹豫掏了钱包,苏莞拦住她,说道:“你这辛辛苦苦一个月下来,可就挣了600块,这一下子全兜出去了,好歹留一些给自己买点什么呀。”
  
      她指着身边另一款档次稍低的皮带:“这款也是牛皮,400块,看起来也还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霍烟刚刚看过,椭圆的扣带她不喜欢,觉得傅时寒就应该佩戴自己手里这种方方正正的带扣才最合适。
  
      她就不考虑那款了。
  
      “那你就把钱都花光了啊,为了准备他的生日礼物。”
  
      “嗯。”
  
      霍烟设身处地想,如果是傅时寒的话,大概也只会选最适合她的礼物,而不是随便挑一件应付了事。
  
      这个世界上对霍烟好的人不多,能有一个她都百般珍惜。
  
      付了款,霍烟心满意足拎着黑色礼盒从皮具店出来,迎面便撞上了从对面店门走出来的霍思暖。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霍思暖率先朝霍烟走来。
  
      苏莞注意到霍烟拎着礼盒的手似乎下意识地往后藏了藏,不过随即就停止了这个动作,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苏莞眸子里透出某种深长的意味。
  
      “烟烟,买什么呢?”霍思暖问。
  
      “给傅时寒买了生日礼物。”霍烟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以前每年都要送的,今年也不例外。”
  
      毕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
  
      霍思暖面上似乎没什么异样,好奇地瞥了一眼霍烟手里的礼品盒,又望了望她身后的皮具店,问道:“你在这家店买的啊?”
  
      “嗯,买了一条皮带。”霍烟又问道:“姐姐是出来逛街吗?”
  
      “今天没课,随便逛逛。”霍思暖说。
  
      两人宛如不熟的朋友般寒暄了几句,便告了别。
  
      苏莞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回头,看到霍思暖站在原地不动,似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告诉霍烟自己还有点事,让她先回学校去。
  
      霍烟没有多想,便和苏莞告了别。
  
      苏莞一路尾随霍思暖,见她进了一间皮具奢侈品门店,磨蹭了约莫半个小时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同样的一个小小的黑色礼盒。
  
      待她走后,苏莞径直走进了那间奢侈品店。
  
      见她进门,店员立刻迎了出来,脸上挂着礼貌而含蓄的微笑:“小姐,需要我为您介绍吗?”
  
      “我给男朋友买礼物,不知道选什么好。”苏莞在店里溜达了一圈,漫不经心说道:“刚刚出去的那位小姐,选的是什么?”
  
      “那可真是巧了。”小姐立刻拿来了一款鳄鱼皮的皮带,笑意迎面,向她推荐道:“那位小姐也是给男朋友选生日礼物,买的是我们店今年最新款设计师皮带。”
  
      霍思暖也是买的皮带?
  
      苏莞眼角挑了挑,瞥向那款皮带,光看外形设计,的确极具质感。
  
      “多少钱啊这款。”
  
      “一万七。”店员详细介绍道:“这款是鳄鱼皮的,外形设计非常适合年轻男士。”
  
      一万七啊。
  
      霍烟买的礼物可是连这一款的零头都够不着。
  
      两款皮带无论是品牌、外形设计还是材质,霍思暖买的这款都要远胜一筹,到时候两姐妹同时送出礼物,高下立见。
  
      霍思暖打的可是一手好算盘,看来故意要跟她的这位亲妹妹叫板了。
  
      那么苏莞就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霍烟。
  
      如若告诉霍烟,以她不争不抢的柔婉性子,说不定会避开姐姐的锋芒。
  
      辛苦打工赚钱买的这款皮带就不会送出去了。
  
      霍烟曾说,傅时寒每年生日,他的母亲唐婉芝都会让他请一些熟悉的好朋友到家里吃饭,唐婉芝亲自下厨,为傅时寒做一顿生日宴会。
  
      而霍烟和霍思暖都会收到邀请。
  
      如果苏莞不告诉霍烟,届时两姐妹拿出同样类型却价值相差悬殊的礼物。
  
      究竟会是怎样一番修罗场的局面呐。166小说阅读网Ps:书友们,我是春风榴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