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小温柔 > 第30章 二更

第30章 二更

晚上,霍烟在宿舍楼下等了约莫半个小时,霍思暖才珊珊迟来。
  
  她换了一套崭新的阔领半身裙,重新化了妆,丝毫不见今天在生日会上的狼狈之态。
  
  她睨着霍烟,神情倨傲“你还有脸来找我”
  
  这一次,霍烟不再如过往那般唯唯诺诺,她直视霍思暖的眼睛,说道“你给傅时寒买生日礼物的钱,是爸爸典当了奶奶留下来的手表。”
  
  霍思暖脸色微微一变,显然也知道那块手表的珍贵。
  
  那是奶奶年迈神志不清之时的唯一的精神寄托。
  
  不过霍思暖绷着面子,讪讪说道“一块破表而已,早就不值钱了,当了就当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于你而言,什么都没有傅时寒重要,对吗”霍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奶奶临终之时的嘱托也可以抛之脑后,你忘了奶奶以前是怎么对咱们的”
  
  “我没忘。”霍思暖打断了她,高声说道“正是因为我没忘,所以我才要嫁给傅时寒,这是爷爷奶奶为我许下的婚约,我必须遵从。”
  
  “为了嫁给傅时寒,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霍烟终于把一直以来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你简直就是我们家的蛀虫,为了你的面子,你吸干了我们的家庭”
  
  “不服气是吗”霍思暖看着霍烟,冷笑道“我知道,从小到大你积攒了不少怨气,嫉妒我,憎恨我,因为我比你聪明比你漂亮也比你懂事,父母把最好的都给我了,你什么也没有,所以你心里憋着一口气,早就想跟我发泄了,今天是个好机会,当着那么多人,你让我出丑,狠狠地报复了我一把,是不是很开心”
  
  霍烟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我只是心痛,小时候那个温柔可人的姐姐,现在变成了一个刁蛮任性甚至不讲道理的女孩子。”
  
  “伪装成大人眼中乖巧懂事的好孩子,你知道有多累吗。”霍思暖那精致浓艳的面容带着狰狞的神色“为了讨他们的欢心,我想方设法卖乖抖机灵,我努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将来,我不会让你轻易将它夺走。”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你纠缠这个。”霍烟满心失望,不想再浪费时间“既然礼物没有送出去,你把货退了,用这钱换回奶奶的手表。”
  
  她没有说手表已经被傅时寒赎了回来,如若说了,不知道霍思暖还会闹出什么事来。
  
  她只是想拿到那笔典当费,还给傅时寒。
  
  “不可能。”
  
  没曾想霍思暖竟然一口拒绝了霍烟,半点犹豫都没有。
  
  “为什么”霍烟大惑不解“你买的那条皮带”
  
  “是,那条皮带已经被傅时寒拒收了,可那又怎样。”霍思暖提及此事便来气“我霍思暖买的东西,从来不会退货”
  
  “可是奶奶的表”
  
  “别再跟我提表的事了。”霍思暖眼角微微颤动着,沉声说道“不过是一块旧表而已,奶奶去世了什么都不知道,根本没必要耿耿于怀。”
  
  她说完转身要走。
  
  霍烟紧紧攥着拳头的手突然松开,高声叫住她“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你说什么。”霍思暖微微展眉,不明白霍烟的意思。
  
  “从小到大,你明明拥有最好的一切,可是你总是不满足,想要更好的”
  
  “这有什么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不想被我的家庭牵绊,这有什么错”霍思暖嘶声质问。
  
  “有错”
  
  霍烟死死盯着她,斩钉截铁地说“我要让你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你所认为的那些理所当然,都是错误的”
  
  “而我”她指着自己,痛声说道“我不是蠢才不是笨蛋,我不想永远活在你的光环阴影之下,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本来就应该属于霍思暖,现在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霍思暖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很难想象,面对自小不公正的待遇,从来一声不吭的霍烟,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一直以为这个妹妹就是蠢笨,就算自己吃了亏也不知道,所以她心安理得地霸占着最优势的资源,一星半点都不愿意分给妹妹。
  
  反正是个笨蛋,什么都不懂,她又有什么好愧疚的。
  
  然而直到此时此刻,看着霍烟那愤怒的眼神,里面分明涌动着不甘与屈辱。霍思暖才反应过来,这个妹妹并非蠢笨,恰恰相反,很多事情她看得分明,只是从不与她相争罢了。
  
  霍思暖皱着眉头,不确定地问“霍烟,你想与我为敌吗”
  
  霍烟摇了摇头“我不会与你为敌,但是我会让你明白,你不是最好的。”
  
  霍思暖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来霍小妹是不甘心,想要和她叫板呐。
  
  真是可笑。
  
  她略带嘲讽的语调“我不是最好的,难道你是吗”
  
  霍烟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直到霍思暖摇着脑袋上了楼,霍烟才缓缓开口“我是不是最好的,你会知道。”
  
  声音低醇,仿佛不是说给她听,而是说给自己听的。
  
  身后突然响起了掌声,苏莞从花园里走了出来,一个劲儿给她鼓掌。
  
  “霍小妹真棒”苏莞连声说道“迈出这一步虽然不易,但是我早就看出来了,霍烟,你就是一支潜力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
  
  苏莞是霍烟拉来给她壮胆的,别看她刚刚好像表现得特别勇敢,其实心底怕得要死。
  
  她从来没有对姐姐说过那样硬气的话。
  
  霍烟走到苏莞身边,现在感觉腿都是轻飘飘的,特别不真实。
  
  “我刚刚,帅吗”她忐忑地问苏莞。
  
  苏莞用力拍了拍霍烟的肩膀“简直酷毙了说实在的,你姐那副高高在上理所当然的模样,真是太讨厌了,你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我支持你”
  
  “反正不管怎么样,能把心里憋了这么久的话说出来,已经很痛快了。”
  
  苏莞欣慰地点了点头,而霍烟立刻又很是无奈地说道“其实我只是来找她要钱的,但是她不给我。”
  
  苏莞眼角微挑,露出一抹坏笑“想要问她讨账,还不简单”
  
  几天以后,学校的公众号表白墙的九宫格里,发出了这样一则讨债的信息
  
  “艺术学院声乐专业的霍思暖,你欠我的两万块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如果你在这周五之前还不还的话,当心我把你抵押借钱的照片公之于众,让你出丑。”
  
  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则消息,瞬间引爆了公众号的评论区。
  
  “什么霍思暖居然找人借钱”
  
  “两万块啊”
  
  “还说什么照片,难道女神给对方留下了照片抵押”
  
  “校园裸借了解一下。”
  
  “我女神会向这种不正规的借贷机构借钱还不还吗肯定是造谣,大家散了散了。”
  
  “不风不起浪,人家都到这上面催账了,说明霍思暖的确借钱不还”
  
  “女神形象瞬间崩塌了。”
  
  评论区里说什么的都有,霍烟浏览这那条消息,抬头问上铺的苏莞“裸借是什么”
  
  这条消息的原o主苏莞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前段时间新闻上经常看见的,女大学生为了借贷拍o照抵押,我不过借题发挥一下。”
  
  霍烟睁大了眼睛“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苏莞嘻嘻一笑“我哪里说她就是裸借了我就说把她的照片公之于众,又没说是o照,都是下面的吃瓜群众瞎猜的,跟我可半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她这样解释,不过怎么看都是强词夺理,她这样的用语,还加一个引号,明显就是要把同学们带偏,霍烟只能感叹,中文汉字的博大精深。
  
  虽然这样做的确有些太过火,不过是霍思暖不义在先,就别怪霍烟手段激进了。
  
  果不其然,这条消息在发出不到半个小时,霍思暖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霍烟浑身一个激灵,拿着手机不敢接,求助一般看向苏莞。
  
  “接。”苏莞果断地说道“反正已经撕破脸了,索性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霍烟点点头,接了电话。
  
  “你到底想怎么样”
  
  电话那端,霍思暖的声音似乎已经气急败坏到不行了“你赶快赶快去把那条消息撤了。”
  
  “我把奶奶的表赎回来了,但是问别人借了两万块,我现在要筹钱还给人家,姐,我只能问你要了。”
  
  “霍烟,你疯了是不是”霍思暖歇斯底里地吼道“你要赎表,关我什么事你凭什么问我要钱”
  
  霍烟定了定心,沉声说道“这件事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执意要给傅时寒送那么贵的生日礼物,父亲不会把表典当了,所以,我现在是在要求你,不是恳求你。”
  
  霍思暖威胁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父母。”
  
  “我不怕。”
  
  霍烟在说完这三个字以后,心头不知缘何竟然就真的不害怕了。霍思暖除了以父母作为要挟以外,竟然半点都奈何不了她,而父母本来就不是站在霍烟一边的,所以霍烟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想法。
  
  霍思暖不同,她在乎的东西太多了,名誉、面子、在别人心目中的女神形象所以她漏洞百出,满身破绽,轻而易举就能被人要挟利用。
  
  霍烟看着苏莞递过来的眼神,深呼吸,说道“霍思暖,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两万块,我撤掉那条消息,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念多年姐妹之情,反正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霍烟说完之后主动挂断了电话。
  
  苏莞合拳大喊一声“霍烟,你太有范儿了,我果然没看错人”
  
  霍烟看着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也越发有了底。霍思暖表现得越疯狂,她就越冷静,知道自己拿住了霍思暖的七寸。
  
  霍思暖这些年掏空了霍家,用所谓的名包名牌,好不容易立起来的女神人设,她绝对不会任由它毁于一旦。
  
  所以这钱,她一定会还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霍思暖就将两万块转给了霍烟。
  
  而这件事,算是彻底崩断了两人的姐妹关系。
  
  霍烟并不觉得可惜。霍思暖咎由自取,她早已寒心,姐妹之情不过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
  
  收到霍思暖的转账,霍烟片刻没耽搁,尽数转给了傅时寒,并且附上留言欠债还钱,言而有信
  
  傅时寒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坐在图书馆的书桌边看书,清浅的目光瞥了手机屏幕一眼,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身边的沈遇然拿着手机,正在刷校园论坛,现在论坛上全在讨论霍思暖校园借贷的事情,就算之前的帖子被删除了,但是这件事却一传十十传百,闹得沸沸扬扬。
  
  “小丫头平时闷不吭声,没想到办起事情来雷厉风行,半点不含糊,这是要大义灭亲的节奏啊”
  
  傅时寒一边回霍烟的短信,漫不经心道“交了一帮最佳损友,我那丫头心思浅,分分钟就带偏了。”
  
  “挺护犊子啊。”沈遇然笑着说“不过这件事的确闹得有些过头了,霍思暖这段时间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傅时寒眼睛都没有抬一下,目光凝注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编辑短信
  
  “快期末考了,多跑跑图书馆,别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和事白费心思。”
  
  “嘻,我知道了。”霍烟发来一个吐舌头的表情“公共课还好说,就是感觉数学有点伤脑筋。”
  
  傅时寒闻言,快速收拾了桌上的课本,放进自己的黑色书包里。
  
  “寒总,说好一块儿复习,你去哪儿。”
  
  “有事。”
  
  傅时寒走出自习室,低头编辑短信“晚上8点,大学生活动中心门口等我。”
  
  霍烟“啊,干什么啊”
  
  傅时寒“补课。”